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16章?带霍华德相亲

第1016章?带霍华德相亲

        “怎么样?见到我找去给你带路的人了吗?”

        见到丧钟走进办公室,霍华德难得地正经了一下,询问在外面发生的事情。

        “唔,也算是吧,他们的血腥味帮我找到了罗慕路斯的位置,总体而言结果没差。”苏明拎着霍华德走向厕所,迎面走来两个女特工。

        看到二人的组合,她们愣了一下,然后捂着嘴憋笑跑掉了。

        “喂!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回来啊,今晚我请你们吃饭!让你们知道的我的爱好!”霍华德被揪着领子,还向那两女徒劳地伸出手去,像是想挽留她们的脚部。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还记得我们的协议吧,你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还在乎别人怎么看么?”苏明又把霍华德带回了女厕所,关上了门。

        霍华德十分苦闷地双手捂脸:“这完全是两回事,即便我是个天才,能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反正你也没什么好名声。”苏明抱起了胳膊。

        “这倒也是。”霍华德放下了手,他一点也不痛苦了:“这么说来我找的那几个人死了?”

        “大概吧,全身骨骼都碎了,普通人应该会活活疼死。”苏明看向洗手台上雾蒙蒙的镜子,原先画了两个小人的旁边,不知道什么人又多画了两个,在镜子角落还画上了一个八脚虫子的图案:“他们对你有价值?”

        “日本人对我们能有什么份量?”霍华德无所谓地摆摆手,他同样看着镜子上的小人,若有所思:“只不过是几个有点家族势力,希望能够拿到斯塔克工业产品销售权的傻子罢了,你的事情做完了?”

        “现在就等你关于国内间谍的报告,以及佐拉的实验结果了,我给小胡子准备了美女,这个美女不吃到他的灵魂是不会罢休的,我现在可以准备休假了。”

        苏明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很好,ssr内部潜伏的蛛网姑娘们已经接到了指令,她们会跟进佐拉那边的线索。

        要不然普通的女特工,在走廊遇见丧钟这样的恶魔抓着霍华德,怎么可能只是偷笑而不上来询问呢?

        答案当然是自己人。

        在富士山意外看到了琴酒和娜塔莎,她们接下来应该会到距离日本最近的己方基地去,那么就是夏威夷了。那里是苏明在漫威世界比较重要的一个据点,不光有着蛛网总部,度假的私人海滩,而且还有上百亩的菠萝田。

        “国内的事情比较复杂,最好还是让ssr和军方来处理......我打了几个电话,查了查之前浮士德的交际,得到的答案是可能和副总统有关,还有国会里的一些人,甚至icon里很多人也出了问题。”

        霍华德皱起了眉头,他虽然看似轻浮,但实际上脑子总是很清醒。

        icon俗称‘回形针计划执行委员会’,就是这项计划在战后将许多nazi科学家引入美国,希望他们的才智能够为美国所用。可是当icon也被九头蛇渗透之后,这项计划究竟执行成什么样,那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现在这么一比较,当初因为被俘而直接加入ssr的佐拉,如今在霍华德看来都干净极了。

        然而即便猜到icon出了问题,霍华德也没办法说出来,要不然如今遭受了全面袭击的美国,肯定会对所有回形针计划带来的科学家进行彻底清洗,这样会牵连很多无辜者。

        霍华德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身为科学家,他需要为未来负责。杀一个科学家容易,但是死者可能对未来的贡献,那么就再也看不到了。

        最好还是有点耐心,慢慢甄别。

        “唔,看来发动袭击的物资来源还是美国人自己,元首这一手玩得不错。”苏明笑着点评了两句:“那就这样吧,你脑子里倒也不全是女人。”

        霍华德整理着衣领:“那是,我现在可是有老婆的人了,话说你什么时候支付报酬啊?”

        “啊?虽然我们现在就可以放假了,但是你这么心急的吗?”苏明故意逗他。

        “废话,我付出了劳动和人脉,手下人还死了几个,我当然需要报酬了。”霍华德的小胡子耷拉了下去,脸拉得跟马一样,难道丧钟要赖账?

        “你不是说那几个日本人对你不算什么吗?怎么现在突然变成你手下?”苏明勾住他的脖子,两个人往门外走去。

        霍华德摆正脸色,一脸良心企业家的样子:“我刚才想了想,人家毕竟还是因为替我办事死掉的,怎么说也是条生命,我决定追授他们斯塔克工业荣誉编外职工这个称号,给他们的家人每家200美元的抚恤金。”

        “哇,你还真大方。”苏明语带揶揄地说。

        霍华德一撇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是,200美元都够在日本买一辆威尔逊企业的自行车了,咱们谁也别说谁,就准你剪战败国羊毛吗?”

        苏明耸耸肩,谁叫现在日本觉得美国货什么都好,就算战败了还是有土豪追求‘国际名牌’的,此时在日本涨价不是正常操作吗?产品的定价要体现出不同层次,就算只是烤漆不一样,价钱也有大不同,才能从各层面上占领市场。

        10美元和200美元的自行车有什么不同?那得让消费者自己品味啊。

        “好了好了,我带你去行了吧,我之前已经让人确定了她的位置,瞧你急的。”

        “嘿嘿,那你看我现在怎么样?”霍华德从丧钟胳膊下面钻出来,脱掉身上的白大褂随手丢到走廊里,整理着里面的西装,还把领带往上紧了紧。

        “嗯......猥琐,十分猥琐。”苏明歪着头想了想,面对满脸荡漾着春光的霍华德,他只能想到这个词。

        霍华德翻了个白眼,肩膀耷拉了下来:“伙计,我知道你嫉妒我的英俊容貌,还有我这万人迷的性格,但是我现在面临着人生的巨大考验,你倒是正经些啊!”

        “好吧,你只要不笑不说话,倒还能过得去,就是头发有点乱。”苏明叹了口气,安慰了他两句。

        霍华德朝掌心吐了一大口唾沫,抹了抹自己的头发:“现在呢?”

        “噫!离我远点!”苏明咧了一下嘴,感觉好恶心,冬天这样出去不会结冰吗?

        ....................

        “我怎么感觉这是在往长岛走?”

        坐在车里,霍华德感觉这路是越来越熟悉。

        带着霍华德离开里海营就在飞行,不过倒了纽约郊外没人的地方,苏明也撤掉了装甲,变回了风衣西装的模样。

        昨天晚上纽约城里发生了暴乱,所以有很多人试图逃离那里,只不过天黑路滑,开车总是会出问题。

        苏明此时就在郊区路边捡了辆汽车,勉强修了修,就这样带着霍华德上路了。

        穿过兵荒马乱的纽约城区,经过曼哈顿大桥,大军团广场,到处都能看到战争后的景象,有些警察冒险上街维持秩序,而路边商店里残留倾倒的电视机则在轮流播放着新闻和官员们的看法。

        在过了皇后区东面的新海德公园之后,路面情况和周围的建筑物损伤就越来越小,直到渐渐地看不到了,一切都如同以往。

        乡村般的风景渐渐出现在车窗两边,而白雪皑皑的农田显得是那么干净。

        “确实是长岛方向,只不过更具体一些,我们的目的地是南安普顿。”开车的苏明轻松地回答了霍华德的问题,他倒是好久没有开车了,这种慢悠悠的感觉也不错。

        “南安普顿,东汉普顿,蒙托克......”霍华德扳着指头回忆地图,突然扭过头来:“你的学院就在蒙托克,这不就和你的老巢只隔一个镇吗?你该不会随便找个人糊弄我吧?”

        苏明挑起一侧眉毛,没好气地把霍华德推开:“你觉得我得有多无聊才来糊弄你?爱信不信,你要是信不过那就自己去好莱坞找真爱吧。”

        “不,没有不信的意思,我只是,有点紧张。”霍华德搓了搓手,继续捋自己的头发。

        “放心,她人很好的,不需要紧张。”苏明淡然地回答,把油门往下踩了踩,车子从路面上的一溜小坑驶过,霍华德的发型和车顶棚又是一连串的接触。

        发型又乱了,于是霍华德无奈地继续用口水修补,苏明暗中憋笑。

        车子又行驶了半个小时,终于在积雪的路面上停在了一处庄园门前,苏明将破车熄火,就此丢弃:“好了,就是这里。”

        “整条维安德斯路上就这一家,老城湖在她家后院里,房子像是乡村版的卢浮宫,你没说过她是个超级富婆。”霍华德这种战争暴发户,站在人家一看就很有底蕴的庄园门前,倒是更紧张了。

        “哦?我没说过吗?大概是我以为你这样的天才不在乎钱吧。”苏明从怀里摸出一根烟来,悠哉地点燃,靠在人家家的大门上:“她叫玛利亚·柯林斯·卡波纳(maria    collins    carbonell),关于这个姓氏了解吗?”

        “你以为我是谁?天才好吗?虽然我是物理学家,但是我外语意外地不错,如果是卡伯纳,那么就是法国人,如果是卡波纳,那就是西班牙裔。”

        霍华德不服气的劲上来,昂着头说出答案,脸上带着得瑟的笑容。

        “嗯,算是对了一半,她家从1866年开始做橄榄油生意,是在世界范围都数得上的,在西班牙内战时期这一家族的分支来到美国,虽然不想让你太受打击,但是她真的比你有钱多了。”

        霍华德一抹满是白霜的头发,从鼻子里发出哼哼声:“开玩笑,我的未来才是无价的,走,现在就进去,让她拜倒在我惊人的魅力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