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21章?天外来客

第1021章?天外来客

        “这不是我的错,他们是坏人,当时他们正在做坏事,我只是制止了他们?”

        半个小时过去,史蒂夫还是稍微有些迷糊,苏明把加料雪茄的尾巴从他嘴里拔出来,丢出车窗外,看着那烟头落进直通大海的波多马克河里。

        “对,说得对,会说你就多说点。”

        苏明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成果,这不就把钻牛角尖的史蒂夫给扭过来了么?

        史蒂夫虽然穿着星条旗制服,但他更多时候喜欢和美国对着干,他不会参加他认为是不正义的战争,也不会去做明显带有黑暗色彩的任务,可以说更高层面上的干涉主义者。

        他以淳朴的道德观念,试图让世界变得更好,这就是他成为超级英雄的根本动机。

        很主观,很固执,但只要有办法‘说服’他,那么就无需担心他出什么问题。

        现在的好消息是——蘑菇有的是。

        史蒂夫晃了晃脑袋,他感觉自己有些迷迷糊糊的,但他心里好受多了,他知道自己没有错,他只是杀了一些坏人。

        现在就是不知道群众们能不能理解,但即使人们不理解,他也能够面对千夫所指,这是英雄应该做的。

        “我要说什么来着?”史蒂夫觉得稍微有点恍惚,他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那雪白的世界,此时车子正行驶在河边公路上,路基下不远就是越来越宽阔的河面,这意味着靠近入海口了。

        苏明笑着看了看他,把目光投向前方的路面:“你刚才说很久没有跟我一起出来看海了,记得我以前经常带你和巴基去海边玩吗?你更喜欢石子滩头,而他更喜欢沙滩,呵呵......”

        “他那不是喜欢沙滩,他是喜欢沙滩上穿着泳装的女孩们,呵呵。”史蒂夫也笑了,对了,之前就是在聊这个来着。

        “是啊,可惜现在季节不对,而且我们都不知道他究竟游历到世界上什么地方去了。”苏明的语气中充满了惆怅,就像是普通的老人在回忆过去的时光。

        史蒂夫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杀了那么多人的事情,或者说是不在纠结了,他安慰地拍拍苏明的肩膀:“正好我退伍了,接下来有很多时间,我会去找他。”

        “哦?那我以为你穿上这身,是为了参加万圣节舞会呢。”苏明笑着指了指史蒂夫的制服。

        “军方和国会想要把冷战扩大化,通过入侵越南和毛熊交手。尽管我知道这是意识形态不同造成的战争,但理由太可笑,就像是美国人民过得幸福,毛熊人民也过得幸福,两家因为争论谁家最幸福而战.....受苦的只会是老百姓,战争只会导致不幸以及仇恨,我绝不参与这样的争端。”

        史蒂夫深深吸了口气,对于国内的那些人他无力阻止,能做的只有让自己不参与。

        二战之后的美国,变得他都要认不出来了,好像很快就要成为昔日的法x斯,霸权主义充斥了联邦各层。

        “也好,可是如果找不到巴基,也不打算回军队,你打算去做什么?”苏明停下了车,站在了河堤上,冬天的大海总是显得很平静,就连天上都没有飞鸟:“要来威尔逊企业上班吗?”

        “还没想好,也许会去做漫画家吧,我小时候很喜欢漫画,你知道的,西部的双枪侠什么的。”史蒂夫也从副驾驶走了下来,站在苏明身边,举了举手里的盾牌:“但我得先把这面盾牌还给霍华德,这是国家的财产,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他去古巴了,考察动物园。”苏明十分淡定地说道。

        “什么?!这个疯子,他怎么想的?不行,我得救他回来。”本来还打算悠闲看海的史蒂夫大吃一惊,慌慌张张地回到了车上:“车子借我用用,我们回头见。”

        说完,他开着车就跑了。

        唔,希望史蒂夫去古巴的时候记得把制服脱掉,要不然霍华德还不一定暴露,但是星条旗出现的话......

        ...................

        苏明返回了卡玛泰姬,巡视了一圈自己的地盘后,回到茶室里静静地坐着喝茶。

        看着窗外的雪花缓缓飘落,落在那梅花枝头,将红色尽掩,他闭上了眼睛。

        其实,他是有想过让史蒂夫竞选总统的,那样能够让40k世界线的走向与地球1610的故事走向靠拢,让世界在不为人知的层面进行微调,在未来冒充某一个宇宙,从多元融汇的大事件里安然脱身,但这一计划看来是行不通了。

        史蒂夫现在自己虽然‘看开’了,但民众们短时间内是不会原谅他的,所以接下来一大段的时间,苏明只有安静地发展自己,等待大时代的到来,到时候再启动备用计划。

        世界都是由想象力和感情驱动的,驱动dc世界事态发展的根源,苏明现在可以肯定是各种‘欲望’,那么推动漫威这边的呢,应该就是各种‘爱恨’。

        这和其他的宇宙都不一样,猎魔人和变形金刚的世界意志是冷漠的,有一种拿钱办事的冰冷感,那里也是等价交换这一原则最直观体现的世界,给人的感觉几乎和苏明前世生活的那个地球一样现实。

        而dnd的费伦,则是混乱中的秩序,明明感觉乱七八糟,但始终以众神们制造的规律有序运转。

        至于艾泽拉斯,那里给人的感觉非常奇怪,有什么存在仿佛总是监视着每个人,可是仔细去琢磨,又什么都看不见。

        现在只是摸清了大部分的世界规律,但是想要总结出自己的东西来,增强自己力量在不同世界的共通性,还缺少一些关键的东西,任重道远。

        “大师,纽约圣殿报告有外星飞行器坠落在缅因州。”哈米尔走进了茶室,打断了苏明了思考。

        苏明叹了口气,放下了茶杯:“这种事情怀特大师自己处理不了?照旧不就好了嘛,如果外星人能变形,就让它变成人类模样,安安稳稳地在终生监视下过日子就好。”

        “情况特殊。”哈米尔简单地回答道,同时把苏明的茶杯偷偷拿走。

        “啧,本来打算去别的世界看看的,我还要去逛街买高级包包呢。”苏明站了起来,黑黄色的盔甲取代了休闲的家居衣服:“开门,话说你觉得我给王起个代号叫‘芝麻’怎么样?”

        哈米尔的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去逛街买包包?那不是女人喜欢做的事情吗?还有哪个法师代号会叫芝麻啊?!不要硬凑芝麻开门这种天方夜谭梗啊!

        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准备以后让王多注意至尊法师的心理健康,同时传送门也已经准备就绪了,可以看到在缅因州冬季的林间池塘里,一艘像是战斗机一样的小飞船斜插在破碎的冰面上。

        泥水溅得到处都是,此时正在慢慢冻结,厚厚的积雪被削掉了一大片。

        明明叫怀特,但实际是黑人的大法师正在传送门另一边等他,同时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穿着绿色紧身衣的高挑女子,捂着伤口靠在后面的树上。

        “克里人嘛,看来是她了。”

        苏明朝哈米尔点点头,迈步走进了传送门,瞬间转移到万里之外。

        “大师。”怀特大师见到丧钟到场,十分恭敬古板地鞠躬,然后整个人如同泡影般消散。

        他不能离开纽约圣殿,所以这是远距离的投影魔法,用来传话或者吓唬人的。

        苏明褪去了面具,露出了古一一样的亲切笑容:“来自哈拉的克里人,欢迎来到地球,但你没有预约,所以我来了。”

        但是对方一脸疑惑,她摸了摸制服手臂上的控制面板:“那是共生体?还有地球不是希阿帝国的领地吗?”

        “共生体没错,你倒是挺识货的,至于地球......奥丁说地球是他的领地,斯克鲁人说地球是他们的,希阿那些鸟人也说是他们的,你们克里也对这里宣称主权。但实际上呢?谁也没有胆子实质上占领这里,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不是么?地球是人类的地盘,而我是至尊法师,地球的保护者。”

        说着,斗篷带他缓缓升空,像是大鸟一样张开翅膀,在阳光下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将外星人笼罩其中。

        “那你是地球的领袖吗?”克里女人不亏是女皇卫队的成员,倒是很沉得住气。

        “不是,但是我说的话没有人敢违背。”苏明摆完pose就落回雪地里,随手掏出根烟,低头点上吸了一口,目光悠远地注视远方。

        女人也许是从他的姿态上感觉到了信心,她捂着肚皮走了过来:“我想申请政治避难,加入地球势力。”

        “看来至高智慧还是对王党下手了,但是帕阿姆女王不打算坐以待毙,你来地球有着特殊任务。”苏明随手拍了拍身边的高大松树,上面残留的积雪很好看地随风飘落。

        女人露出了惊讶和防备的神情,她强忍着去摸枪的冲动,疑神疑鬼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至尊法师无所不知,至高智慧的能力和我比起来就像是萤火之光。”苏明借着情报优势,就是一顿话术砸过去:“我还知道你名叫玛丽·厄尔,是女王近卫队第一队长,帕阿姆派你来地球为她安排后路,试图用这颗星球借势和至高智慧对峙。”

        玛丽伸手去腰间摸枪,但是还不等她动作,一把漆黑的巨剑就搭在了她肩上,让她不得不举起双手投降。

        是的,什么政治避难之类全是借口,她是来这里给克里女皇建分基地的。

        在首都哈拉的母星系中,帕阿姆根本不是蓄谋已久的至高智慧敌手,她打算撤退到偏僻的太阳系,通过地球的特殊性,将阿斯加德、希阿帝国、斯克鲁人全部拖下水。

        可是这计划,应该只有女皇本人以及玛丽厄尔两人知道,这个自称至尊法师的地球人类如果真的无所不知,难道......

        他是个宇宙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