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30章?世界线变动

第1030章?世界线变动

        直到返回卡拉赞,苏明还在给卡德加分析不看爆炸的好处。

        “先不说保护视力,你想想看,你丢出个炎爆术,然后自信回头,任由敌人变成一滩黑灰,迎来无可避免的死亡,是不是很有格调?”

        苏明勾着卡德加的肩膀往楼下走,顺便给他嘴里也塞根烟,给他手里塞瓶酒。

        卡德加原本历史上怎么样另说,但是苏明插手了,他未来必须得会抽烟喝酒烫头。

        “唔......我还不会炎爆术。”卡德加挠挠头,对那个场面没有概念。

        “你咋这么实在呢?看来还是得从打架撒石灰开始教你啊。不过你掌握了气定神闲那样的瞬发技巧,看来果然还是奥术一系比较有天赋。”

        苏明路过舞厅,顺手拿了几个苹果,展览馆里的魔像全部停机了,看来麦迪文在离开前已经安排好了。

        “可是我从书上看到,有些怪物会转变自身的元素抗性,只掌握一种类别的魔法,就会被那种敌人克制,所以我得学习其他魔法。”卡德加还真的说起魔法来了,他一点不想学什么撒石灰。

        苏明点点头:“确实有,厄运之槌有种食人花,就能够转换自身的元素抗性甚至是反射魔法,那都是辛德拉法师会的实验品。对了,卡拉赞的附魔配方和食谱在哪里?找出来我带走,反正麦迪文也用不上了。”

        卡德加深深叹了一口气,他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苏明:“麦迪文大师真的救不了吗?”

        “他的灵魂消失在星界了,那具躯体里只有萨格拉斯,如果你对他有任何一点心软,立刻就会被恶魔利用,世界就完蛋了。”苏明打碎了卡德加的天真想法。

        麦迪文不是没法救,但是代价太大了。

        而且和卡德加比起来,麦迪文性格太别扭,不好掌控,还是暂时死掉比较好。

        卡德加有些难过地点了点头,嘴里的烟和脸上画着的小胡子都耷拉了下去,去帮苏明搜刮那些配方和图纸去了。

        几分钟后,两人走出卡拉赞的塔楼,晚风如同鬼叫一样在峡谷中呼啸,再看法师塔下的小镇,镇子里依旧非常安静。

        “老师......”卡德加感觉有些不太对。

        “啊,就是你想的那样,你去转转吧,也许还有幸存者。”苏明也知道可能性不大,这里的居民应该和塔里的人一样,都在影之塔里躺着或者挂着呢。

        卡德加急切地去镇子里检查了一番,但是和猜想中一样,房子里都是空的,甚至有些人的晚饭还放在桌上。

        他还有些不死心,发疯一样地把每间房子都搜索了一遍,答案也是一样的。

        十几分钟后,他回到苏明身边的时候,手里只拿着一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布娃娃,它被打扮得很用心,穿着手工裁剪的小裙子。

        “我不明白,老师,燃烧军团毁灭一个个世界究竟有什么样的好处?”卡德加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玩偶,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燃烧军团想要用邪能改变每个星球的星魂,从而用一个个世界组成卡组,对抗虚空大君。”苏明十分淡然地靠在卡拉赞门前的路灯杆上,看着天空抽着烟,这样子像是要下雨了。

        生死的轮回,在艾泽拉斯也不知道有没有那种循环。

        “星魂?卡组?虚空大君?”卡德加缓缓摇头,他听不懂那些陌生的词语,他只知道自己的心中充满了愤怒,小镇上的人曾经都对他很友善,而卡德加也认识这个洋娃娃的主人。

        但现在,玩偶还在,小女孩不在了。

        “有些人喜欢把世界当作棋子或者卡牌,用来和自己的敌人对战,毕竟茫茫宇宙中世界不可计数,而道路是黑暗的,不杀掉敌人,就会被敌人杀掉。”

        苏明掏出打火机,给卡德加把烟点着,尼古丁会对他稳定情绪有些帮助。

        大概今天这是卡德加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死人,这么多黑暗,缓不过来是合理的。

        好在他现在依旧没有崩溃,倒是展现出了潜力。

        “那你是这样的人吗?”卡德加抬起头啦,把洋娃娃收进自己的包里,他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苏明笑了笑,拍了拍卡德加的肩膀:“我不会给敌人坐上牌桌的机会,魔法往往需要依赖世界的能源来驱动,而刀剑不会。”

        “我明白了,老师,请你教我怎么使用兵器,怎么变得强大。”卡德加总算认可了丧钟的老师身份,他的眼神说明了这一点,他知道了最大的敌人究竟是谁,而仇恨也驱动他做出了选择。

        “好说,别的不说,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镋棍槊棒、拐子流星,你想要学什么,我都能教你。”苏明欣慰地点点头,心中有仇恨没什么大不了,只要合理地引导,它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动力。

        “这......老师你其实是战士对不对?”卡德加好像发现了什么,他的眼神变得犀利了。

        苏明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胡说八道,我是至尊法师,谁说我不是法师我就把他脑袋拍进胸腔去,现在快开个暴风城传送门。”

        卡德加呲牙咧嘴地揉揉脑袋,但他放松了许多。

        丧钟这种严厉又亲近的表现,让卡德加更感觉舒服,仿佛这才是他心目中老师应该有的感觉。

        .............................

        等卡德加和丧钟赶到暴风要塞之外,皇家卫队已经将王宫完全戒严,两人被挡在门外,只能从人缝中看到里面乱哄哄的,而且一个个都脚步匆匆,脸色异常难看。

        “发生了什么?”卡德加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起来是有重要人物出事了,你看那边,那些能进入警戒线的那些人。”苏明的盔甲虽然颜色鲜艳,但是在艾泽拉斯穿盔甲上街也没什么问题。

        世界线变化了一点,看来自己进入艾泽拉斯的时候,被有些人感觉到了啊。

        顺着老师的手指看过去,卡德加认出了那些人,他们穿着白色的法袍。

        “是洛丹伦王国的阿隆索斯·法奥大主教,他是来北郡修道院做两国交流的,他身后的是他的学生,暴风城大主教本尼迪塔斯。”卡德加担心老师不认识,所以介绍了他们的身份:“法奥大主教被视作光明的化身,他的真言术非常强大,本尼迪塔斯大主教则是擅长治疗神术......”

        “我能认出他们,你可以想想,现在的时间是午夜,这么一群高阶牧师进入暴风要塞,要塞又是国王的寝宫,你觉得是什么人出了问题?”

        苏明诱导着卡德加的思路,看着年轻的学徒脸色渐渐转白。

        “这.....可我得进去才行,告知他们卡拉赞的变故。”

        卡德加有些急切地踮起脚来,越过卫士们组成的人墙,探头探脑地往城堡中张望,随后他看到了一个年轻人在警戒线后一闪而过的身影,他连忙跳着招呼起来:

        “温德索尔!这里!看这边,我的朋友,快让我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