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31章?洛萨爵士

第1031章?洛萨爵士

        未来的温德索尔元帅,现在还是洛萨爵士帐下的亲兵,他比卡德加的年纪要大点,留着棕色的短发和‘范戴克’式胡须,身上穿着一套暴风城制式板甲,还套着蓝色的狮头战袍。

        听到卡德加的呼喊,他目光有些茫然地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番,才勉强看到一跳一跳,脑袋从人墙上时隐时现的卡德加。

        他走了过去,让卫兵把卡德加放了进来,有些好奇的看着他画的胡子,但依旧带着两人去往王座厅。

        暴风要塞由白色的条石堆起而成,虽然不够富丽堂皇,但也算得上雄伟壮观。

        苏明只是默默跟在卡德加身后,看着他匆匆的脚步。

        莱恩国王被迦罗娜刺杀,而众所周知迦罗娜往日都是居住在卡拉赞的,而且和卡德加关系要好。

        现在就算卡德加想走也走不了了,他必须把问题交代清楚,虽然温德索尔信任卡德加,但事实就在眼前。

        那个皮肤颜色诡异的女刺客在不久前说有要紧事向国王汇报,出于对麦迪文的信任,莱恩国王面见了早先的俘虏迦罗娜,一开始她讲述了暗影议会以及一个名叫兽人的种族情报,紧接着说起了麦迪文出的问题。

        可还不等她说出麦迪文出了什么问题,她就发出了痛苦的尖叫,之后突然暴起,用手中的两把匕首给莱恩来了一记毁伤,然后消失逃走了。

        那对匕首就是盗贼刺杀系的神器‘弑君者’,一把叫痛楚,另一把叫哀伤,不用想就知道,莱恩国王现在身中剧毒,恐怕是看不到日出了。

        现在黑暗之门处于‘试运行’阶段,兽人派来了极少量的斥候和苦工,验证黑门的传送是否稳定,他们就躲在黑暗沼泽里。

        迦罗娜因为是混血,也就是最低贱的试验品之一,因为‘意外’被巡逻队抓住,又被麦迪文讨要去了卡拉赞,算是陪睡的侍女和试验品吧。

        打入人类阵营去探听情报是古尔丹的计划,只不过迦罗娜并不知道,那时的麦迪文已经被萨格拉斯取代了,这一点古尔丹可没有告诉她。

        诅咒之地在这会儿还叫做黑暗沼泽,是兽人大规模入侵生生砍完了树木用完了水,再加上未来的战火,才把一片沼泽变成了日后的戈壁滩。

        不管从那种角度来说,苏明都对开局撸树有强烈的即视感。

        他现在是在思考,不光是莱恩国王,卡拉赞居民死亡的时间也被提前了,莫罗斯没有死在宴会厅,而是死在了影之塔,这里有些不对劲。

        时间线被改变了吗?而在艾泽拉斯玩时间的,无非是青铜龙或者永恒龙,自己的到来和插手果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跟着卡德加走进暴风要塞,苏明面无表情,脑子中的分析却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

        王座大厅中灯火通明,但此时王座旁的台阶上,莱恩国王就躺在地面上,墨绿色的血液从他的腹部流出,根本没有人敢移动他的位置。

        法奥大主教和本尼迪塔斯的神术光芒,更是一次次闪耀起来,就像是在犯罪现场不断亮起的照相机闪光灯。

        然而半兽人刺客使用的毒药取材自德拉诺的动植物毒素,在艾泽拉斯这边就是无解的陌生毒素。

        能解毒的职业,目前暴风城一个也没有。

        暗夜精灵目前还住在海加尔山,处于全族幽闭的状态中,暴风城连一个德鲁伊都找不到;更别说圣骑士了,法奥大主教还没有发明这个职业;武僧则在潘达利亚闭关锁国,除非能遇到外出游历的老陈。

        所以就算依靠着两个大主教和一群牧师轮流刷各种治疗神术,莱恩国王的情况也在肉眼可见地变糟,此时他正拉着一个秃顶中年人的手,像是在交代什么后事。

        苏明在王座厅里环顾了一圈,就看到了一个穿着华丽的女子搂着一个黑头发的男孩,正在泣不成声地说着话。

        而男孩的眼中充满了悲伤,还有显而易见的仇恨。

        看来这就是未来的瓦王了,今年是黑暗之门第三年,瓦王十三岁,他比洛丹伦的王子阿尔萨斯大六岁,比库尔提拉斯的公主吉安娜大七岁。

        洛萨让开了位置,而王后和王子走向了国王,秃顶中年人以探询的目光看向法奥大主教,大主教只是在施法间隙喘息着,微微地摇头。

        牧师们可以拖延的时间也不多了。

        洛萨朝国王微微鞠躬告别,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在瓦里安还没有成长到足够能肩负王权之前,他就是暴风城的摄政王,他将尽一切努力保证暴风王国走上正轨,不负国王重托。

        他是莱恩国王最好的朋友,还有麦迪文同样也是。

        麦迪文的父亲聂拉斯埃兰是曾经的宫廷大法师,洛萨爵士的父亲自然也是贵族,他们小时候就是莱恩的玩伴。

        但是现在,麦迪文明显背叛了莱恩,他所担保的女人成了刺客,洛萨必须向他讨个说法!

        “温德索尔!召集铁马兄弟会的精英,准备好狮鹫。”洛萨爵士拔出了宝剑,杀气腾腾地喊道:“我们去卡拉赞找到那个女人,让麦迪文和她都付出代价。”

        “洛萨爵士,爵士,听我一言。”

        卡德加赶紧凑了过去,但洛萨并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而是有些怀疑地看着他。身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他能感觉到卡德加背后的那个陌生人,非常强大。

        “你为何而来,年轻的法师,是为你那背弃荣誉的主人来打探消息吗?”他用剑指向卡德加,保持了安全的距离。

        卡德加脸上画着两撇胡子,怎么看都让人觉得精神不正常。

        “不,洛萨爵士,我是来告知万分紧急的状况,麦迪文被恶魔占据了身体,他已经不是他了。”

        洛萨眯着眼镜看了他片刻,又看看他身后的丧钟,慢慢放下了剑,算是相信了卡德加的话。毕竟卡德加眼神清明,而且他这样的年轻人根本就不会说谎。

        爵士叹了口气:“你来晚了,国王遇刺,而刺客的担保人正是麦迪文。”

        “你是说......刺客是迦罗娜?”卡德加一脸难以置信,他和那个外表古怪的女人虽然认识不久,但是可以看出她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人。

        迦罗娜虽然很喜欢拿自己搞恶作剧,比如潜行到他身后给他口袋里塞个烟花什么的,但是她其实很照顾自己。

        可想起丧钟之前的教诲,又想起麦迪文和迦罗娜诡异的关系,卡德加很快收起了惊讶的情绪。

        是了,麦迪文既然是恶魔假扮的,迦罗娜也可以是,一切都是谎言。

        所以还不等洛萨再说什么,卡德加自己接上了自己的话:“我懂了,我曾经听她说过暗影议会和影月议会的兽人组织,那些异世界的生物背后就是恶魔,她可能是被控制了。”

        “恶魔的事情以后可以再谈,我问你,你那腐化的大法师,我背叛了国王的旧友在哪里?”见到温德索尔跑来报告军队已经集结完毕,洛萨想要从卡德加口中得到答案。

        卡德加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也不知道麦迪文在哪里,只好扭过头看了看丧钟:“我不知道......老师你呢?”

        一直抱着胳膊充当旁观者的苏明摆摆手,示意卡德加后退,自己上前几步迎上了洛萨的目光。

        他比穿着全身金色板甲的洛萨更高,更强壮,也更年轻。

        当然,他开口说出的话也让洛萨更惊讶:“我是卡德加的老师,至尊法师丧钟,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当然,是收费的。”

        “收费?”洛萨眯起了眼睛。

        “收费?”卡德加睁大了眼睛。

        苏明只是朝洛萨眨了眨自己的独眼,表情很自然地回答道:“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卡德加是达拉然王国的子民,而我来自魔法圣地卡玛泰姬,我们可都不是暴风王国的法师,现在是你们需要我们帮忙,理应付出代价。”

        “可是老师......”卡德加还想分辩两句,直接被苏明当头一拳把话打断了。

        他捂着脑袋蹲了下去,呲牙咧嘴地吸气,而丧钟只是微笑着看着洛萨:“怎么样爵士?需要雇佣服务吗?我先给你透个底,麦迪文的实力在我面前就像是魔法学徒一样。”

        洛萨眉头紧锁,心中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个人会是法师,刚才丧钟敲击卡德加的那一拳,无论是力量,技巧,还是速度,都说明了这是武艺高超的强大战士。

        如何让人疼痛难忍,又不造成严重的伤害,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洛萨思考了一下,如果麦迪文确实被恶魔占据了身体,那么必然是需要动手了。至尊法师究竟是不是法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麦迪文现在在哪里只有这个人知道情报。

        “你要什么?”洛萨打定了主意,现在时间紧迫,以暴风王国的国力,支付一个雇佣兵的报酬还是没问题的。

        “你和我的学生关系不错,他也很喜欢莱恩国王,我给你们算优惠些,一口价,500个丝绸小包,我帮你们弄死麦迪文。”苏明捏着下巴说了些客气话,随后一点也不客气地伸出一只手掌。

        洛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曾经和无数猎人以及雇佣兵打过交道,但是要求用丝绸包结算报酬的,这还是第一个。

        但暴风城作为暴风王国的首都,最不缺的就是裁缝,丝绸作为人们喜欢的一种布料,城中的储量非常多。

        500个丝绸小包市场价是1000金的样子,无非是一匹好马的价钱罢了,花一匹马的价钱解决一个顶级法师并消弭他带来的隐患,这怎么看都是大赚特赚。

        看来还真的是极大的优惠。

        洛萨不由地对丧钟有了些好感,他认为对方只是象征性地收了一点报酬,而不管是情报和出手相助,应该都不止这个价钱。

        所以他戴上了自己的头盔,伸出拳头和苏明相撞,算是应下了协议:“暴风王国感谢你的帮助,现在让我们出发。”

        而这时,王座厅一墙之隔的花园里,也传来了狮鹫们拍打翅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