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32章?潜伏的红黑恶魔

第1032章?潜伏的红黑恶魔

        铁马兄弟会不缺人,问题是现在暴风王国的狮鹫有些短缺。

        驯养狮鹫这种猛兽只有矮人能做,算是种族天赋的一种吧,而野生狮鹫多数生活在辛特兰,那里生活的蛮锤矮人和暴风城没有什么交情,所以狮鹫的数量很有限。

        东拼西凑,情况紧急的状态下,温德索尔大概找来了五十来只。

        洛萨也知道这点,所以他只挑选少数精英跟他一起出发,去找寄生于麦迪文体内的恶魔算账。

        本来他是不打算带卡德加的,因为太弱,但学徒强烈要求要一起去。

        鉴于队伍中确实应该有个法师,尤其是熟悉萨格拉斯习惯的法师,洛萨还是分给了卡德加一只狮鹫。

        洛萨还是不相信丧钟是法师,怎么看都不是。

        在丧钟的指路下,一行人赶往将来的诅咒之地,也就是今天的黑暗沼泽。

        既然时间线变动了,萨格拉斯没有躲在卡拉赞的密室里,也不打算在法师塔和众人决一胜负,那他有一件事必须做,那就是去给兽人开黑暗之门。

        尤其是燃烧军团的恶魔折跃被丧钟阻止后,萨格拉斯短时间内能用上的大军只有嗜血兽人了。

        艾泽拉斯这一侧的黑暗之门,是他控制麦迪文偷偷修建在黑暗沼泽深处的,不说它试运行调试了整整三年,光是那么大的石头门还有大量魔法阵就不能轻易放弃丢掉。

        苏明就料准了这一点。

        他根本就懒得给洛萨讲萨格拉斯的事情,所以在飞行过程中,倒是卡德加一直再给秃顶中年人解惑。

        雇佣兵本人则是一边抚摸着狮鹫的羽毛,一边思考一些杂事。

        比如坐骑的问题,琴酒确实需要新的飞行坐骑,而阿斯加德的天马苏明又看不上。

        只不过艾泽拉斯的坐骑比想象中更真实,真的是马而不是缰绳,活物是无法通过空间包装回去的。

        等等吧,等到天灾军团降临,搞头冰霜巨龙回去给琴酒好了。

        而且自己从邪能战舰里掏出了邪能引擎,回去交给卡玛泰姬研究一下,这种用灵魂做能源的手段,看有没有开发价值,就算用不到自己的战舰上,拿去和地狱领主们谈条件也不错。

        现阶段在艾泽拉斯的布局其实更多是顺其自然,苏明最主要的目的是来这边搞到空间袋,同时研究一下‘时间’。

        找不到古一,那么在印象中对时间问题比较有研究的应该就是青铜龙军团了,虽然它们最后玩脱了,在时光之末变成了永恒龙,但经验可以拿来参考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在其他世界动用时间宝石的办法,至少也要避免自己和青铜龙一样玩脱。

        关于死亡,苏明从dc的‘死亡’那里得到了一个比较朦胧的回答,这让他有了对付漫威‘死亡’的预案。

        毕竟死侍想要去找死,这终究是拦不住的,苏明可不希望哪天死侍闲得无聊了,和死亡说想打斗地主,要表哥也死掉作陪什么的......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早些准备,免得事情真的发生了措手不及。

        现在此行的目的差不多都达成了,还有些意外收获,苏明剩下的任务只需要想办法和青铜龙搭上线就好了。

        直接闯时光之穴,有些太莽撞,自己就掌握着40k的时间之力,自然知道那技能的威力,万一在艾泽拉斯被青铜龙针对了也是很恶心的事。

        所以苏明介入卡拉赞和黑暗之门事件,在可能引起时间线变动的情况下,必然会引起永恒龙和青铜龙的注意。

        黑暗沼泽麦迪文开门的时候,永恒龙族应该会来捣乱,苏明就能通过杀永恒龙来刷青铜龙的好感度,至少让自己能安全进入时光之穴,去探讨一些问题。

        这样事情就会顺利得多,该刷声望的时候就一定要刷,否则做交易的时候就该后悔了。

        至于卡德加,最关键的‘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都教给他了,离开前再教教他怎么用巨剑,然后就可以把他丢回达拉然慢慢发展了。

        现在虽然苏明和众人一起行动,但实际上并不是一条心,洛萨是想给国王报仇,卡德加是想阻止兽人降临,苏明则是需要兽人成功抵达艾泽拉斯,确保时间线不大改的情况下和青铜龙接上头。

        这中间需要动点手脚,不过很简单,苏明已经在黑暗沼泽的入口处,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法袍,手里拿着金色法杖的女侏儒。

        洛萨几人仿佛看不见她一样,这让苏明更有兴趣了。

        借口要降落方便一下,苏明支开了洛萨他们,自己径直走向了小侏儒,那侏儒金色的眼瞳也在看着他。

        而在她打算开口的时候,苏明一摆手就打断了她的话:“我认识你,克罗米,我叫丧钟,是来和你谈条件的。”

        小侏儒的眼睛都睁大了,脸上满是惊讶。

        ...................

        “呼......”

        返回漫威的苏明把一大堆丝绸包从费伦空间袋里倒了出来,躺在沙滩的椅子上出了口气。

        计划很顺利,萨格拉斯虽然实力不错,但他毕竟只是寄宿在一个人类法师的身体里,面对魔法免疫的苏明,加上麦迪文本人的灵魂在虚空中给他捣乱,所以最后连挑战都算不上。

        黑暗之门也打开了,面对数十万的兽人大军,苏明说撤退,洛萨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只当是自己来晚了,没有来得及阻止施法。

        但麦迪文被杀掉了,他也满足了,至于迦罗娜,这数十万兽人都绿油油的,肯定是找不到目标了。

        卡德加有些失望,但见到来的是兽人,没有什么恶魔,倒也不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虽然很糟糕,但不是最糟的那种,先撤退从长计议吧。

        苏明事后又在艾泽拉斯又留了两个月,王后因为悲伤过度也去世了,于是他趁机给瓦里安宣扬了一些对兽人的仇恨思想,又教卡德加锻炼身体,还要经常去时光之穴做客,倒是挺忙乎的。

        时间线还是出现了一些变化,在和麦迪文的战斗中,洛萨并没有受重伤,卡德加也没有中诅咒,因为寄宿在麦迪文体内的萨格拉斯一直都是丧钟一个人在对付。

        至于这改变是好是坏,让艾泽拉斯的时间流动一段就知道了。

        见到卡德加和瓦里安都学会了旋风斩,苏明就借口要去扭曲虚空中追查燃烧军团的下落,借机溜了。

        而兽人们那时已经占领了暮色森林,正在砍伐黑暗沼泽的树木制造攻城机械,准备进攻暴风城。

        战争很惨烈,从悲伤沼泽到赤脊山都已经沦陷,暴风城失守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在参观了一下部落酋长们现实中的样子后,苏明谁也没有惊动地回到了漫威,返回了他的夏威夷海滩。

        琴酒不在,不知道干嘛去了,苏明打开收音机听了听,日子并没有过去多久,正好是1955年的圣诞节前夜。

        他正打算试验一下时间宝石,看看从青铜龙那里得来的新知识有没有普遍性,远处的沙滩突然爆开,一个人影从里面跳了出来。

        只见那个人影在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然后双膝落地,以滑铲的姿势在地上拖出两道长长的轨迹,一直滑倒苏明面前。

        “啪!”韦德死死地抱住了表哥的大腿,掀起面罩伸手在嘴里蘸了蘸,拉下面罩后在双眼下画出两条湿润的痕迹,才抬起头来哭诉道:“斯莱德,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我的终生幸福就指望你了。”

        “法克!”苏明用力蹬腿,但韦德就像是牛皮糖一样甩不掉:“你在沙子下面潜伏多久了?”

        “十天,我一直在沙滩下等你回来,你根本想不到涨潮的时候我有多痛苦,差点有寄居蟹钻进我的菊花里去。”死侍立刻开始卖惨。

        苏明揉了揉脸,他才刚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呢就见到这个恶臭的表弟,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好吧,我帮你还不行么,快松开我,不过先说好,别让我再杀你了,你的不死性就是丢进太阳都死不了的。”苏明一边说,一边把弑神者变成个榔头,用力猛敲死侍的脑袋。

        碎骨和脑浆四溅,死侍撒手了。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应该能死掉。”死侍摸摸自己残缺的脑子:“我原本回了我的时代一趟,你猜怎么着,有些小孩集资了五万美元,让我帮他们去杀圣诞老人,就因为他们不是乖孩子,从来都没有礼物,他们心理极度失衡,已经变得和你一样黑暗了。”

        “嗯,然后呢?这是你的生意,杀圣诞老人我没什么兴趣。”苏明坐回椅子上,抓紧时间喝点东西。

        “听我说完嘛,他们的订单让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向圣诞老人许愿自己死掉,应该很灵的吧?奇卡是个女神,圣诞老人也是神啊,只要我们找到他,用帮他反杀那些熊孩子作为条件,交换一个圣诞心愿,我不就死定了吗?”

        死侍发出了嘿嘿的笑声。

        “唔......我也说不好圣诞老人和死亡究竟谁更高一层,但是你自己去试试不就好了?干嘛找我?”苏明对于韦德的脑洞是从来不担心的,精神病人思路就是广。

        韦德像是狗一样摇晃着臀部,讨好地说道:“这不是我找不到他嘛,所以来问问万能的表哥啊。”

        苏明从包里掏出一只烤鹌鹑,用手撕着往嘴里送:“你见过谁许愿让圣诞老人杀了他的?让老头把你抱在膝盖上,然后用白胡子勒死你吗?”

        “可那些许了自杀圣诞愿望的人如果都死了,自然也没人能证明圣诞老人不杀人啊。”韦德缺了一大块脑子,倒是思路清晰了,这就是真的‘开窍’了。

        苏明叹了一口气:“好吧,我跟你走一趟,去你的时代看看,至于找圣诞老人的办法,我们用钓鱼战术。”

        “钓鱼战术?”韦德发动了自己的时空腰带,而苏明也同时用x金属驱动了时间宝石。

        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时间的流动就像是温暖的水,擦过身边,什么都没有改变。

        两人还是站在夏威夷的海滩上,而身后的小屋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油漆的颜色换了换。

        “你认识什么好孩子吗?”苏明扯着韦德从海面上飞向美国本土,大声地问道。

        “负音波少年弹头,她虽然纹身,抽叶子,随地吐痰,用中指跟路人问好,有自我性别认知障碍,搞蕾丝边,说我像臭狗屎,但她是个好女孩。”

        死侍毫不犹豫地回答,同时还用双手的食指和中指交错摩擦,模仿着蕾丝边磨豆腐的姿势。

        苏明踢了他一脚:“她真名叫什么你知道吗?”

        “呃......我需要知道吗?”死侍面罩上的白眼仁睁大了:“一般来说我喜欢把她代号里的‘少年’一词换成别的词来称呼,比如负音波‘爱嚼泡泡糖’弹头,或者叫负音波‘不穿内衣直接穿皮夹克’弹头,这个叫法是可以变化的。”

        苏明叹了口气,韦德随着大脑自愈又开始不正常了:“换一个,她不够好。”

        “这你可难倒我了,让我想想......”韦德闭上了眼睛,开始模仿一休,盘腿在空中思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