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34章?被出卖的韦德

第1034章?被出卖的韦德

        像是橄榄球后卫开球一样踢飞了死侍,负音波少年弹头酷炫地扯了一下风衣领子,重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拿起手机继续和雪绪聊天。

        雪绪现在在泽维尔学院,正在烤姜饼小人,还发照片呢。

        “大叔你过来是什么事?”

        弹头还是抽空问了一句苏明,啪啪地给雪绪发了一堆可爱的表情。

        “大叔?”苏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弹头挑起眉毛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你是x教授和万磁王的长辈,美国队长那样的老古董都叫你叔叔,难道我得叫你斯莱德爷爷吗?很恶心好不好,你明明看起来那么年轻。”

        “不是,你平时怎么叫韦德的?”苏明拖过来一张椅子,和弹头对面而坐。

        少女嚼着泡泡糖,出神地看着手机,心不在焉地说:“垃圾,用过的呕吐袋,碧池,臭狗屎,烂pp之类,反正怎么叫他都答应,看我心情了。”

        苏明笑了,有了比较就好多了:“看来你和韦德相处得很好。”

        弹头无所谓地耸耸肩,拿起手机发了一串‘么么么’的语音,随手把手机撂到桌面上:“还行,虽然在这里一分钱都挣不上,但能躲过教授和老师们的唠叨也不错,还可以无限吃垃圾食品。”

        “查尔斯应该不是那么古板的人,蕾丝边在泽维尔学院应该不是问题。”苏明不明白查尔斯有什么好唠叨的,弹头的战斗力很强,而且是实战能力,性格也干脆,这是完美的战士啊。

        “我是男的。”弹头十分平静地看着丧钟,面无表情。

        苏明看了看她的胸口,又看了看她的脖子,还站起来看了看她的胯骨宽度:“不,你是女的。”

        “男的,和你们一样。”弹头抱着胳膊,又吹了个泡泡:“我性别男,爱好女,很正常,但教授和老师他们一直说我是女的,很烦人。”

        苏明不想在别人的个人问题上争执,人有用就行,管她什么病呢:“呃,你高兴就好。”

        弹头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行了,大叔你到底有什么事?如果没事我就要在韦德回来之前下班了,泽维尔学院的圣诞晚会要开始了。”

        “韦德接了个杀圣诞老人的单子,你知道吧?”苏明摸出烟来,给她也分了一支,看她直接用手指点火,十分惬意的样子。

        “知道,平心而论,虽然圣诞老人是基督教、北欧神话、变种人三重身份合一,但他肯定会被死侍恶心死的。”弹头熟练地吹出一口青烟,破洞外钻来的冷风将之打散。

        苏明点点头,弹头的情报能力也不错啊,消息挺灵通的,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韦德选她做秘书倒是真不错。

        “所以韦德找我帮忙,我们计划找一个好孩子,埋伏在好孩子家的烟囱下面,等圣诞老人来送礼物的时候活捉他。”

        “哦?不杀他吗?那家伙可是收了订金的。”弹头无所谓地回了一句,她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她身后有一个粉色礼盒,看来是给雪绪准备的礼物。

        苏明点点头,又递给弹头一瓶酒:“韦德打算反水,替圣诞老人把那些熊孩子反杀了,以此来和老人谈条件。”

        负音波少年弹头一点也不客气,接过酒瓶就喝,不过也不是白喝,说话客气了很多:“那大哥你的打算呢?不会就是陪臭狗屎胡闹吧?”

        “我算是度假,就跟着看看。”苏明确实是这么想的,当然,看看圣诞老人的礼物有什么也不错。

        弹头侧身坐在桌子上,抱着自己的摩托车头盔和礼物盒,把酒瓶收进大衣内侧口袋:“我是不知道死侍打算干什么,但我过不过圣诞节都无所谓,你记得提醒他给我发工资就好。”

        “那你认识什么好孩子吗?世界第一圣母病那种最好。”苏明问道。

        “蜘蛛侠。”弹头直接给出了答案,抱着礼盒走向门口:“他就是最大的圣母白莲花,有时候我看新闻,那些该死的人他偏不杀,看得我手指头都痒。”

        “他成年了,不算孩子。”苏明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日历,摇摇头示意弹头再想一个。

        “那你就跟我一起去泽维尔学院,让教授用脑波放大器,直接帮你锁定圣诞老人的位置。”弹头又给了一个主意,她已经拉开了门。

        苏明站起来笑着摇摇头,朝她眨眨眼睛:“可那样就不好玩了不是么?知道有钱人为什么打猎的时候开着直升机,还要带条猎犬吗?”

        负音波少年弹头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黑暗,就像是风干牛油果平时说的一样,你真是太黑暗了。”

        不过她喜欢。

        丧钟比死侍酷炫好多,而且还大方,出手的烟酒都是好东西。

        “走吧,你去陪你的女朋友,我去找找韦德的尸块。”苏明带上了事务所的门,也不用锁了,里面啥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就连接待处的电话机都不知道多少手的:“韦德平时还和你说了什么关于我的事情?”

        弹头扣上了自己的头盔,朝门外商店里的吉米竖起中指打了个招呼,风风火火地离开:“他说你一直觊觎他的美色,每次见你的时候他都会特意保护好自己的菊花。”

        “呵.....还有呢?”苏明抽出了弑神者,让它变成下水道疏通器的模样,想了想,又改成手摇钻。

        “他还说你是新世纪葛朗台,明明有钱得要命,却不给他花,让他在饥饿的死亡线上挣扎。”弹头毫不犹豫地出卖了韦德,反正他死不掉。

        还是电钻吧,用来挖矿的那种开山长钻,苏明捏着自己的下巴:“还有呢?”

        “他还说......”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弹头显得非常健谈,几乎把韦德平时背后说的坏话全部复述了一遍。

        几分钟后,苏明沿着弹道方向,找到了正在街道上如同毛毛虫一样蠕动的死侍,因为着陆太硬,他的骨头都摔碎了,只能像无骨蠕虫一样慢慢地挪。

        而就在他碎碎念,翻着花样诅咒负音波少年弹头的时候,弑神者的光芒照亮了暗巷,也照亮了他的小眼睛。

        “表哥?呜呜呜,你总算是来了,我刚才掉污水沟好不容易才出来,身上都是翔,快来帮我一把。”

        “哦?呵呵呵......”金光瞬间暴涨,红色的独眼在暗巷中划过长长的轨迹。

        附近街道的人们,只听到黑暗中传来了不符合节日氛围的一声惨叫。

        “雅蠛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