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48章?送表弟上路

第1048章?送表弟上路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遗言什么的。”

        看到海拉一手握着灵魂石,空着的另一只手已经准备好了施法,苏明向小表弟提问,还给他嘴里塞上了最后一支烟。

        以前枪毙犯人都要给抽一根的,断头饭,上路烟嘛。

        因为抽灵魂存进灵魂石毕竟是实验,而且现在苏明认识的人里,好像只有古一知道怎么把灵魂塞回身体里去,韦德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能做个球了。

        死侍想了想,不知道为啥他心理有点慌,但是他十分想见死亡,在第三条腿的支配下,他还是决定参与表哥的实验。

        “我的万事屋帮我看着点,还有负音波‘现在大概在磨镜子’弹头你也照顾一下,但是我的女友们你可别替我照顾,我还要回来呢,如果你睡了她们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你这辈子大概还有十来秒,现在你就希望小圣不会钻合同漏洞吧。”苏明给他点上烟,自己也陪上一根,轻轻吐出青蓝色的雾气。

        “这倒是个问题,灵魂离体究竟算不算死?这辈子的期限究竟该怎么算,我得想想......”死侍看着黑暗的天花板,那油绿的壁炉火苗让他显得像死人一样苍白。

        苏明转头朝海拉点点头,海拉立刻用手指捅了死侍露在外面的脑门一下,还在计算薄荷糖问题的死侍一声不吭地软到在地。

        随着海拉的手指离开死侍的额头,她像是从那腐烂的果子里抽出了一条半透明的蛆,那条蛆在空中迎风就涨,很快变成了死侍的幽灵模样。

        就是那种最经典的幽灵,飘飘忽忽的半透明灵体,只有上半身没有双腿,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灯神款式的烟雾。

        “唔,以这样的视角看自己英俊的睡脸倒是头一回,简直要把我自己帅死,可是这样我就算死了吗?我明明还有自己的意识和思维,我的脑子里还像是一锅西班牙烩饭,有着各种杂乱的念头。”

        死侍的灵魂飘到了苏明和海拉中间,对地上自己的尸体品头论足的同时,还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的感受。

        “我只管把你送到你的‘奇卡’身边,你处于什么状态可不关我的事。”苏明无所谓地耸耸肩,他示意海拉可以进行下个步骤了。

        死侍低头看了看自己,腰部一下只有一团烟雾:“等等,没有我的小韦德,我去找她干嘛?我不去了,我必须得让她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那才叫感谢,我......”

        还不等他说完,海拉已经施法把他拖进了灵魂石里,城堡大厅中顿时安静多了。

        海拉把灵魂石丢给苏明,一扬自己的披风又坐回王座上,继续看她的电视节目,嘴里却试探道:“这块石头很有意思,它仿佛就是为了专门禁锢灵魂诞生的,我怕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

        “禁锢灵魂的东西很多,有陶罐,有稻草小人,有石头,现在无非是换成一个紫色水晶球罢了。”苏明收起了灵魂石,塞进自己的腰包里:“谢了,我得去出去转转。”

        “把你的垃圾带走,死侍的躯体在这里污染空气。”海拉指了指地上的尸体,死亡后的肉体已经大小便失控了。

        这么脏的东西,可不能收进包包里,苏明想也不想就摇头:“让你的狗把他叼到大殿门口去吧,我赶时间。”

        说完,绞杀在他身体内部按下了臂骨上的传送器,把苏明送到了众多宇宙犹如繁星般陈列的浩瀚星海中。

        海拉的目光从电视机移动到丧钟刚刚站立的位置,又移到芬里尔的脑袋上。

        冬日之狼也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拼命地摇着头。

        “去,把死侍用爪子拖出去出去,不许叼他,太脏。”海拉给狗下了命令。

        “呜呜呜......”大狼还是不想去,它的嗅觉比任何人都要敏锐,在它看来,死侍比上百年都没有清扫过的厕所还臭。

        但随着海拉一瞪眼严肃地看着它,它还是灰溜溜地去拖尸体了,只在宫殿中留下了一道黄色的拖痕。

        海拉重新把目光放回电视剧情上,嘴里却小声说道:“水晶球?骗谁呢......”

        ...........................

        死亡的领域。

        确切地说,更像是悬浮在宇宙未知层面上的一处花园,占地面积不小,但是显眼的建筑物只有中心的一个小亭子,周围再没有太显眼的建筑。

        “多元宇宙中的特殊上层位面投影么......那么单体宇宙中的死亡其实只是个分身?”苏明一边思考,一边降落在这薄薄的平面上。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的状态有些像是梅林啊,如果每个单体宇宙都有其存在,更高一层的死亡本尊又在哪里?

        还是说她同时出现在所有平行宇宙之中呢?那其他世界的死侍岂不是绿了他自己?

        会是和dc的死亡一样,她所处的地方既是宇宙之内,又是宇宙之外么?她们的存在是在证明量子的不定态?

        心中的各种想法并没有影响到苏明的行动,在这广阔无垠的花园中,一排长长的队伍蔓延到天边,队列中都是些死去的灵魂,什么样的生物都有。

        他们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地走进死亡的凉亭,在她的面前听候发落。

        只不过和隔壁的哥特少女相比,这个死亡显得冰冷很多,她是一具穿着紫色长袍的骷髅,也极少和死者交流,更不会笑。

        她处理灵魂的方法,就是漠然地注视,而灵魂自然会知道自己的命运,是消散在宇宙中,还是走向另一个远方。

        苏明自然不会和亡灵一起排队,他径直落在了凉亭之前,推开挡路的灵魂,迎上了死亡空洞的骷髅眼眶。

        在死亡王座的另一边,苏明还看到了一个熟人,正是地狱领主墨菲斯托,他看来是今天来找死亡报账的。

        老墨很客气地朝丧钟笑了笑,但苏明知道,他是想看热闹,看至尊法师冲撞了死亡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不过苏明不会给他看热闹的机会,在死亡开口之前,他就掏出了韦德的灵魂石,递给了死亡。

        原本打算说什么的死亡也顾不上了,她双手接过了灵魂石,抱在怀里摸了摸,透过那紫色的外壁,她仿佛能看见里面的韦德正在跳着霹雳舞。

        没有腿的霹雳舞。

        她抱起灵魂石亲了亲,但是只发出牙齿和石头碰撞的声音,死侍绕过了灭霸的诅咒,以半死不活的状态抵达了这里,她当然高兴。

        “先停下。”

        死亡直接丢下了公事,抱着灵魂石向花园深处走去,朝丧钟点点头,示意他也跟上。

        苏明看了墨菲斯托一眼,他还是笑着一言不发,老牌地狱领主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笑容满面的,这是营业需要。

        死亡领着苏明来到了另一个更加隐蔽的花园,这里不光有精心修剪的树篱,还有成片的玫瑰花海,一个圆形浴池就位于草地的中央,里面翻腾着热水。

        “我听韦德说起过你,他那从异世界来的兄弟。”死亡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还是抱着灵魂石,用十分悦耳的声音开口了。

        如果不看她兜帽下的骷髅脸,肯定会觉得这拥有这声音的会是个无比美貌的少女,因为那声音中满是甜蜜和幸福,而一个幸福的女人往往都是美丽的。

        “看来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死亡女神。”苏明嘴上很客气,但却大大咧咧地和死亡一起坐在了长椅上,两人面对着冒着热气的温泉浴池。

        “我不是什么女神,只是死亡,尽管我很想做一个普通的女人,但职责所在,我只能是宇宙的规则之一。”死亡低下头看了看灵魂水晶,里面的死侍灵魂正贴在透明的墙壁上,把嘴巴挤成菊花状,像是想亲她。

        所以死亡又把骷髅脸凑了上去,大大方方地和韦德亲热了一会。

        苏明叹了口气,他来这里不是看别人秀恩爱的,而是有些问题要问,从而和dc那边少女的答案进行对比得出部分结论:“那么你应该猜到为什么是我亲自送韦德过来的了吧?”

        灵魂石里的韦德处于一处紫色的小天地里,闻言之后倒退了几步。

        难道不是因为兄弟情义,别人送来不放心吗?难道表哥还有什么黑暗的计划?

        死亡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就像是百灵鸟的啼鸣一样清脆:“我原本还没有注意,但是你这么问,我就发现了你身上有着陌生又熟悉的气息,同样是死亡,却不是我的气息。”

        “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我们所处的全能宇宙之外,还有更高的一层又一层宇宙,就像是套娃玩具一样,另一个死亡,和你应该是平级的存在,但是你们之间有很大不同。”

        苏明随后从树篱上摘下一片黑色的叶子,而这叶子瞬间在他手中就变成了黑灰,消散开来。

        死亡点点头,伸出骷髅爪子:“把你的手给我,不是共生体的手。”

        苏明褪去了绞杀形成的臂甲,把手掌递给了死亡,而韦德的灵魂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条手绢来,双手攥着放在嘴里撕咬着,仿佛十分揪心。

        不过死亡只是短短握了一下手,就放下了丧钟的胳膊,默默思考了起来。

        好半天后,她才再次开口:“简单来说,以你们人类的角度来说,她比我强,在我这里死就是死,但在她那里,死不止是死,同样是生,她肩负了死亡和生命的双重概念。不过要是以更高层面的观点来看,我比她强,因为我更像是人,能爱能恨,拥有一点点的自由。”

        苏明从腰带中掏出一瓶酒,放在长椅上当作给韦德的圣诞礼物:“更像是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