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54章?投诚计划

第1054章?投诚计划

        在娜塔莎动身之前,苏明干脆找来一台打字机,在套房里当场开始‘编写’利维坦的几项计划,打出来的文件又放在不同的背景板上,让黑寡妇用微型相机拍摄下来,她‘潜逃’的时候只会携带微型胶卷。

        这样一方面可以让弗瑞他们无法验证原件的细节,另一方面只要文件中的事有一部分能对上,就能证明娜塔莎的可靠性。

        当然,被关上一段时间是免不了的,但‘后勤处’内部如今就有不少蛛网的姑娘,娜塔莎的生命是绝对受到保障的。

        那些蛛网特工不会特意向上爬,不是每个特工的任务都需要当上高层。

        正确的手段是保证未来的神盾中每个阶层都有自己的人,这样能确保情报的广泛性,有人渗透科学部门,有人去专攻行政部门,还有些要渗透战斗小队,甚至专门有人去反间谍部门。

        是的,越是间谍机构,越是注意自身反间谍部门的建设。

        “好了,一次不能把甜头给太足,先拿‘红色卫兵’和‘回声’计划作为投名状,路过蛛网总部你去取一支水蛭药剂,不过放心,它经过了副官的修改,以目前世界的科研能力是无法复制的。”

        娜塔莎拍完了桌上的文件,随便翻了几页后把它们丢进壁炉里。

        “这些都是真的么?红色卫兵计划和回声计划?”

        苏明点点头,也许对于有些人来说这都是机密,但对他来说不是,他知道这些东西存在,只需要用自己的语言把它们书面化罢了。

        “红色卫兵是冬兵计划的一个分支,使用的药剂不太一样,前者用的是美国队长的血液二次提炼药剂,而冬兵计划使用的是偷来的德国货,你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要不要把他们的思路往冬兵计划上引,不过我估计冷战其间他们一定会感兴趣的。”

        “美国队长的血液又丢了?”娜塔莎有些无奈。

        苏明耸耸肩,重新给三人的酒杯中倒酒,今天的索契下雨了,外面的一切都显得灰蒙蒙。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天空显得十分的高,广阔无垠的黑幕上满是细如牛毛的银丝。

        “可能是当初在战场上搞到的,史蒂夫当年可是在欧洲处处抛洒热血,也可能是从美国军方那里搞到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利维坦在美国有多少特工,就像我们不知道过去的ssr在毛熊这边有多少间谍一样。”

        “那么回声计划呢?”娜塔莎看着炉火,确保那些纸质文件被完全摧毁,她十分优雅地晃动着酒杯中的液体。

        “回声计划,是利维坦在毛熊各个同盟国的大量海面钻井平台下搭建秘密基地,用来停靠潜艇,秘密运输核武器,暗中输送或者储备兵力的计划,如果冷战不幸转向热战......”

        苏明看着娜塔莎的小脸,抬起一只手,做了个翻船的手势。

        是的,不要怀疑利维坦有没有用核弹洗地的勇气,那些疯子想要在世界上找自己的位置,但他们的目的地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最高处的那个位置。

        娜塔莎笑了笑,嘴角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你是希望它发生或者不呢?”

        “我其实无所谓,只要别死太多人,让地球损失太多人力资源,那么出了问题也能补救。”苏明淡定地回答,端起酒杯走向落地窗旁,伸手摸了摸印着海鸥的窗帘,把通往阳台的门打开了。

        窗外的温度大概在零上七八度左右,所以随风飘来的细雨有着丝丝凉意,看着雨幕中那远方的高加索山脉,皑皑的白雪在高海拔地区依旧鲜明。

        苏明结束了谈话,任务说到这里就够了,剩下的只能看娜塔莎自己的发挥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傍晚时分,娜塔莎做好准备后离开了,而宽敞的套房中只剩下了苏明和琴酒。

        女武神走到了他的身边,伸手关上了阳台的推拉门,屋子里的风声顿时小了很多。

        “去准备一批新鲜的炮灰配合娜塔莎演戏,然后设计计划让利维坦和新的ssr对上,看看能不能入手零号元素......本来我不想掺合这事的,但是郑贤一说,偏偏提醒了我还有零号元素这种东西有用。那么你呢?你有什么别的计划?”

        苏明搂住了她的肩膀,两人都看着窗外的雨越来越大。

        “我得去华纳海姆,那里的经济体系改造还没有完成,如果我们打算拿那里作为宇宙港,恐怕要走的路还很长。”琴酒叹了口气,把脑袋搭在他肩膀上。

        “也好,那现在就行动吧,我上次在缅因州买了一块不错的山地,等忙完了就去那边盖房子,你知道怎么找我的。”

        “盖房子?你?”琴酒露出奇怪的表情,抬起头来看了看他。

        苏明以同样的表情看回去:“我会盖房子很奇怪么?虽然不说盖个城堡出来,但至少木屋是没有问题的。”

        ......................

        三天后。

        纽约中央公园。

        有些失魂落魄的史蒂夫正在这里......写生?

        其实他什么有意义的东西都没有画出来,他放下笔杠子的年头有些长了,不要说漫画了,就连一副像样的素描都无法完成。

        也许是天气太冷,让他的手指无法灵活自如地运动,至少是没办法画出漂亮的弧线来。

        他本打算来到这里,这个城市中心少有的空地上,来看看人们平时是怎么生活的,他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做普通人了,觉得自己需要学习如何正常地独自生活。

        如果两手空空,大冬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盯着别人看多少还是有些奇怪,所以他在收拾老房子的时候,拿出了他的小时候的画板。

        ‘比盾牌小很多。’

        就仿佛是本能反应一样,当他把画板拿在手里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这种想法不由自主地浮上心头。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哦,盾牌已经交回去了,他也不是美国队长了。

        不光是他,就连之前见到的另一个美国队长,也已经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就在他看着纸面上凌乱的线条思考之时,有些树枝上的积雪落进了他的脖子里,让他从纷繁的思绪中回到现实,他本以为会在树梢上看到觅食的麻雀或者鸽子,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不光如此,那树梢尖端晃荡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整颗树,或者说整座公园中的树木都在簌簌地落下雪花。

        史蒂夫立刻警觉了起来,他背起画板,蹲下来用手掌摸着地面,冰冷的水泥清晰地传递着震动感。

        这种不规则的突发频率,让他想起了二战时期战壕里的那些日子。

        炸弹,炮火,乃至于更糟,比如说巨型机器人,或者是自爆的飞碟。

        但现在不是思考那些问题的时候,他快速地站起身,在寒风中四处张望,寻找黑烟或者火光。如果是哪里有爆炸发生,那么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这里是纽约,而上一次的入侵还历历在目。

        然而没有,地面上没有明显的爆炸痕迹,无论哪个方向的天空,都是灰色的,大城市一如既往的颜色。

        “地下么?”史蒂夫立刻做出了判断,当事情牵扯到战斗,他总是反应很快。

        尽管他对于下水道之类的地方没有什么好印象,尤其是在那里被某位医生塞了一肚子的破布,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从长椅不远处拿起一个垃圾桶盖,找到最近的下水道入口,跳了下去。

        果然,进入下水道之后,那黑暗幽深的甬道把爆炸声和枪械开火的声音都送到了他的耳边,就像是进了地下的铁匠铺一样,各种杂乱无章的噪音都涌入耳廓。

        史蒂夫抬头看了看自己下来的地方,那里有微弱的光线照入,而且迎着光,能够看到下水道顶部有薄薄的灰尘落下。

        爆炸的地点离这里不远,而声音是从东面布鲁克林方向传来的。

        他迈开腿,就朝着那个方向跑去,尽管他不再是队长了,但他还是要守护这座城市。

        不知道转过了几个弯,在黑暗中又跑出了多远,就当他也稍微有些气喘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隐隐的火光,而且枪声也密集多了。

        而就在下一个岔路口,传来的脚部声,那踩着污水奔跑的哗哗声在枪声中也能轻易分辨。

        然后,他在黑暗中看到了一头红色长发,就像是暗红的柴薪,在无光之处同样引人瞩目。

        不过在他看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明显也看到了他,不像是一般被追杀的人,那个女人一边向身后开枪还击,一边脚步一转,向他的方向跑来。

        “救命!”

        史蒂夫没有多想,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穿着黑色紧身连体服的漂亮女人,怎么看也比他身后那群手中拿着冲锋枪,戴着防毒面具,穿着黑色西装的人群来得可信。

        他立刻举起了手中的垃圾桶盖,挡住了女人的后背,带着她快速逃离。

        而她的敌人一言不发,除了开枪就是使用各种爆炸物,所以强烈的气浪和炽热的子弹在他们身后一直如影随形,让两人的脚步不由地越来越快。

        “你是美国队长?”

        他听到身边的女人用带有俄语口音的英语问道,黑暗中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惊喜。

        “不,我不是。”史蒂夫警觉了起来,对方认识自己?

        “没有其他人能够像你一样使用盾牌,你一定是美国队长。”女人语速很快,还不等他反驳或者解释,又说道:“我是娜塔莎·罗曼诺夫,曾经的利维坦特工,现在向ssr投诚,我有非常重要的情报要向你们的领导汇报,这关乎到亿万人的生命。”

        史蒂夫皱起了眉头,他当然知道利维坦,而且以前也没有少和那些疯子打交道,虽然不是时时刻刻都敌对,但大多数情况下,双方见面都不会有愉快的结果。

        可是想到对方自称手里有关乎亿万人生命的情报,他还是决定先带她脱离险境,然后再核实情报的真实性。

        “ssr已经解散了,我现在也已经退伍,不过,我能帮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