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60章?小王不姓王

第1060章?小王不姓王

        进入了地洞之后,一切都仿佛变得暗淡了,不是单纯的黑暗,而是眼前都仿佛被笼罩了一层黑色的雾气,你甚至可以用手去搅动它们,然而它们无穷无尽。

        地穴里没有风,但这些漆黑如墨的雾气在自发不断流动,那冻得犹如钢铁般坚固的通道,已经结冰凝固在头顶的水滴,以及一路上随处可见的各种尸体,如果普通人来到这里,第一选择肯定是立刻尖叫着逃离。

        而苏明只是把巨剑抗在肩上,一路向下。

        通道是笔直的,甚至还能看到周围铁掀挖掘的痕迹,一个一个小切割面重叠铺陈,就像是龙的鳞片。

        “还真有他们的啊,在冻土层上用人力挖掘出一个隧道,这可是水磨功夫。”苏明伸手摸了一下墙壁,随后像是赞赏一样地点点头,这让他想起了地道战的老电影。

        小王没有夜视能力,所以他现在手上举着一个光球当作照明手段,在地面上的怪物尸体间蹦蹦跳跳地行走。

        “这些尸体全部死于枪伤,而且就在不久前,越往地下温度越高,它们的血没有凝固,这些是大老鼠吗?”

        他注意到至尊法师好像没有看那些尸体,就主动解说了一番。

        苏明对于王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见到这么多尸体丝毫不慌,对于恶心的抵抗力也很强,这就是未来呀。

        他拍拍王的肩膀,走到了一个稍微开阔一些的地方,手中巨剑上的银色星光更加闪耀:“出现在西伯利亚可能是河狸?无关紧要,我们现在已经走到地道的尽头了,你看,穿过冻土层,人工挖掘的通道已经连接到了天然形成的地下岩洞,这才是游戏开始的地方。”

        是的,随着越来越深入地下,人工的痕迹就越发减少,接触到岩石层的时候,这条隧道就和地下的天然岩洞系统对接了。

        “地下世界么.....我们可能会在那里接触到地底种族,他们基本上都是不友好的。”王叹了口气,地下种族,基本上就是最早一批恶魔们在地球的后代。

        当年蛇神赛特选择吞噬同类走上超越之道的时候,他手下也有不少小弟,就算他后来跑路,这些原初恶魔也并没有被完全消灭干净。

        它们躲入了地下深处,在那里繁衍生息,后来再加上天神组实验产生的部分‘异族’躲入地下,两者通婚混血,这就是如今地下种族的由来,经过数万年的发展,它们几乎遍布全球的深层地下空间。

        这也就是地球地下为什么会有传统的恶魔,也有牛头人以及蝎狮这类神话生物的理由。

        苏明点点头,看着眼前的三条岔路:“你说的没错,不过也有些地下种族是稍微温和一些的,比如在纽约地下的‘怪物大都会’,而且西伯利亚还有一个永恒族的超级英雄,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进行过活动,我们可以先暂时认为这里的地下环境比较安全。”

        怪物大都会就是夏坷垃家里的地盘,一个魅魔,也是韦德将来的老婆。作为一个恶魔,她也就比死侍大个三百来岁,可以算是年轻了。

        现在这个时候,怪物大都会的当权者还是她的父亲,那座雄伟的地下城也还没有和纽约下水道彻底合并。

        它们还躲在更深层的地方,不会上地面来,只是偶尔吃一些被丢进下水道的尸体,大多数时候是自己搞养殖业,养些触手或者史莱姆之类的东西吃,自给自足。

        王鼓起嘴来吹了口气,他稍微有些不太好的预感,涉及到时间或者异维度能量的事,从来都不是小事。

        不过他还是收敛了心神,把脸上的面罩捂得更严实了一些:“好吧,老爷,现在我们面前有三条路,我们该选哪条?”

        “无所谓,三个岔路都有黑暗能量涌动,想必不管走哪条,最后都是殊途同归,你看地上的足迹,三伙势力选择了不同的路,这就很有趣了。”

        苏明在每个洞口都站了一会,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头,伸出来感受了一下风力,结论是都一样。

        而整个地下系统中都是血腥味和黑暗能量,浓郁得像是麦片粥一样,绞杀和斗篷能够提供的帮助也变得有限了,这种时候还得看自己的经验。

        王点点头,充满童真的大眼睛在魔法光球下显得一闪一闪:“我知道它们都通向地底,可选哪条路,也应该听老爷你的。”

        苏明低头在地上看了看,选择了其中一条地面上有丝丝血迹的路,笑着赞许道:“好,懂事,如果偶像练习生都像你这么懂事就好了,不该碰的东西就别碰,当什么代言人?”

        年轻的小王一脸黑人问号:“???”

        丧钟收起了夜幕巨剑,有着血迹的岔路是三条路中最狭窄的,他换出了弑神者,短弯刀在狭窄的地方更好用一些。

        他抓着小王顺着通道飞了很长一段,才把人放下来,慢慢走着:“我们走的这条路,这血的气味是人血,血迹在这里中断了,我们看看能不能弄个活口。”

        “这些嗜血的变异生物在我们之前就追进去了,现在洞穴里这么安静,恐怕想找到活人很难了。”王跟上了至尊法师的脚步,他侧耳倾听,面前漆黑的弯曲地道里,根本没有开火抵抗的声音。

        苏明扭头看了他一眼:“你不会用枪,对吧?”

        “呃,热武器在法师之间并不是很流行,作为守护一族的后代,我只要会挡子弹就行了。”小王拿着之前丧钟给他的手枪,在手里比划了一下,可是他连枪支保险都没有开。

        黑暗中回荡着两人的脚步声,苏明能够感觉到随着温度的升高,脚下的岩石开始变得有些湿滑。

        “有种东西叫消声器,而且在这种狭窄的地方面对行动极快的敌人,能用冷兵器就用冷兵器,不行再考虑魔法,最后才是枪械。”他很有耐心地给小王教学,给他培养一些地道战思想:“当然,如果你手里有霰弹枪就另当别论。”

        “我记住了,老爷以后能教我用枪么?”王乖乖地点头,把至尊法师的教导记在心中。

        苏明看了看周围,新选的岔路进来后像是蚂蚁洞一样,在本就狭窄的通路上,不断出现更多的分支岔路和猫耳洞,坑坑洼洼一点也不平整,声音在这里的折射很不规律:

        “当然,多练练枪法总是有好处的,你想想会用枪的魔法师有多强,近战有巨剑,远程有重机枪......”

        “呃?那魔法呢?”王歪歪脑袋,他好像觉得哪里不对。

        “点个照明术就行了。”苏明回答,快步向前走去,绞杀闻到了活人的气味,而且是带有粉脂香气的活人气味:“这边,这条岔路中有活人,看我能不能给你捡个媳妇。”

        “媳妇什么的......我有个未婚妻来着。”小王涨红了脸,十分不好意思地挠着头。

        “嗯?娃娃亲吗?”苏明闻言不由地看了看还稚气未脱的小王,他自己都是个孩子:“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你还年轻,不要着急。”

        王摇了摇头,却并没有对爱情表现出什么向往来,也许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话说回来,卡玛泰姬的法师们在拥有漫长寿命的同时,也基本上都是没有家室的,哪怕是古一的大弟子德鲁伊大师,胡子头发都全白了,也连老婆都没有。

        “是家里长辈订下的,对方家就住在卡玛泰姬山下的村子里。”王见到至尊法师对此不知情,赶紧解释了两句。

        苏明表情奇怪地点点头,可不么,哈米尔的交际范围也就那样了。在纽约的时候他全天宅在办公室,除非苏明叫他,否则根本不出门。

        而在卡玛泰姬,除了偶尔回家浇花,他也是根本不离开藏书室的,这样能认识外面的人才有鬼了呢。

        “女方家里也是法师么?我闹不好认识她家的长辈呢。”苏明用手中的弑神者照路,搂着小王的肩膀打听八卦。

        “不,她家是农民,依靠种地为生,名字叫张爱梅。”王开口说道,他此时明显还没有认识到普通人和法师之间的寿命差距。

        苏明抿了下嘴,还是没有提醒他这点,以后他总会知道世界的残酷的,所以他摸摸王的脑袋:“天朝人吗?听名字应该是老实人,也不错。”

        “是的,我们家祖上那些事您肯定也知道,天朝血统对我们很重要。”王点了点头,没有太详细的解释。

        苏明确实知道,王的祖先其实是个和尚,俗家姓‘坎’,只不过有一次探查一个寺庙的时候,被庙中的魔法阵直接送到了宇宙的另一头,一个叫做席瑞达的世界,遇到了那里国王吉安和他的妹妹夏尔玛公主。

        他当时那是唇红齿白,细皮嫩肉,简直就像是唐三藏一样,人家公主捡到他,立刻就看上他了。

        而那时他虽然是出家人,但都被扔到外星球了佛祖也没来救他,他也认识到所谓诸天神佛的虚妄,天上没有神仙,反而只有外太空,外星人。

        加上外星公主美得冒泡,他十分快乐地当起了外星国王的妹夫。

        可惜好日子没过几年,国内爆发了叛乱,宫廷魔法师靠上了异维度魔王尼加莱,把所有人抓了打算玩血祭。

        夏尔玛公主为了救大家,和其他的魔王做了交易,虽然镇压了叛乱,但是她丧失了所有感情作为代价。

        于是坎以及他和外星公主生的孩子,都被无情地丢回了地球。

        坎认识到了异维度魔王的危害,为了不让后人遭遇到他一样的痛苦,决心遍访宗师,成立守护者一族,而他刚好遇到了当世最强的法师古一,被她收留并且教导。

        两人对于守护地球的理念都是一样的,于是他加入了卡玛泰姬,向维山帝发誓家族世世代代都作为家仆和弟子辅佐至尊法师。

        但是为了怀念外星公主,他们一家虽然是天朝人,名字却一直都奇奇怪怪,走的是外星风格。

        比如王自己叫作wong,哈米尔也不姓哈,只是名字叫hamir,他们全家都是天朝人和外星人的混血,这也让他们比一般人更耐揍些,没了,那个外星血统就这点好处。

        “话说如果将来你有了孩子,打算叫什么名字?”想到这家人祖祖辈辈都不同姓氏,苏明有些好奇地问小王。

        生孩子这种话题对于王来说还是太早了,他有些手足无措地揉着自己的衣角,但至尊法师询问就必须要回答,以前没想过,现在立刻想一个。

        “叫亚历山大怎么样?”

        他说出了灵光一闪想到的名字,还用心虚的眼神看着丧钟,好像准备接受反驳一样。

        只见丧钟整个人像是憋笑一样抽了两下:“压力山大?好吧,你喜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