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美漫丧钟在线阅读 - 第1082章?斗歌

第1082章?斗歌

        呼啸的风声从耳边吹过,极速坠落带来的失重感仿佛让全身的血液都凝固在了头顶,眼前只有浓稠的黑暗物质,而那些各色的能量不断在黑黄色的盔甲上撞击,形成的电火花时隐时现。

        和半路就消失的那些行尸不同,苏明倒是直接降落到了大坑底部,尽管视野范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但落地后他还是不由地挑起一边眉毛。

        那些地下生物也不知道在这座城生活了多少年,反正如今看起来,他们的生活垃圾都没有分类,全部丢在了这深渊里。

        落脚处地面都是软的,不光是有海量的白骨,还有数不胜数的各种垃圾和尘土。

        好在地下生物和人类不一样,他们吃东西很干净,也没有什么厨余垃圾,但是什么破罐子,烂兽皮之类的玩意,也全被他们丢了下来,现在形成了厚厚的一堆。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垃圾堆。

        弯腰捡起一根骨头,随手捏了一下,风化的骨骼就变成了碎末,苏明左右张望了一下,除了身后是坚实的岩壁之外,视线甚至看不到十米以外的东西。

        空旷却又挤满黑云的空间,给人一种错乱的感觉,而乌云翻动时雷电的声音也在不时传来。

        看着眼前的景象,苏明想了想,从腰包里掏出一根火把来点燃了。

        之前他拿烟头试过,这些黑云会下意识地躲避火焰,这个火把也不是为了照明,只是降低自己身体周边的黑暗物质浓度。

        虽然有共生体保护,但是黑暗物质一直在向体内渗透,这种能量性质的东西可不是寄生虫,绞杀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绞杀,能闻到吸血鬼的味道吗?”一边慢慢向深渊中心位置走,他一边问自己的共生体,接下来要处理关键问题,不能放着吸血鬼旁观,容易出事。

        办事前要清场,这样更稳妥。

        绞杀像是豆芽一样从他肩上冒了出来,吸血鬼的味道是最好辨认的了,那是人血混杂着香水的气味,浮华中透着黑暗。

        然而黑色小豆芽像是狗一样各个方向嗅了嗅,随后摇了摇头缩回盔甲中,这里空气中全是黑暗物质的离子,它的嗅觉失灵了。

        “这样么.....没关系,我还有办法。”苏明一撩斗篷,弑神者拿在手中:“变成大号电喇叭。”

        .................

        话说塔图斯公爵那边,到底还是没有等来另外两位去探路的伯爵,他们仿佛是迷失在了黑暗里。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空气中的黑色颗粒越来越多,他下意识地就带着人找到了黑色物质喷出的源泉。

        但真的找到源头,看见只有腰那么粗细,在地面上不断喷出黑烟的小泉眼,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那东西虽然很小,但其蕴含着令人心惊的能量,就算塔图斯公爵不是巫士,也能感觉到自己胃里的血液在以黑烟一样的频率翻滚着。

        好在这种能量并没有给血族带来什么副作用,除了视野受限之外,没发现有别的影响。

        所以他决定围着小泉眼,和自己亲信的廷臣们......开个会。

        “安德烈夫卿,你怎么看?”塔图斯用一块白手绢轻轻捂着自己的口鼻,虽然吸血鬼不用呼吸,但贵族就得有贵族的样子,这种情况下就要表现出对肮脏环境的不满。

        他的伯爵自然也是有样学样,此时也用一块手绢捂着鼻子,整理了一下领口才回答道:“大人,我认为这些黑色物质可以利用,您看,它们自发地从地下喷涌出来,而且像云雾般扩散,我们可以把带来的‘死疽i型’病毒丢进去......”

        说话必须留一半,不管公爵采不采纳这个建议,都可以留有余地。

        掉下来之前,血族已经研究过这里的地形了,如今有了这些能自动扩散的黑云帮助,生化武器就能自动扩散到地下空间的角角落落,任何活着的地球生物都会全身糜烂而死,变成一个个血囊。

        他根本不知道,现在其实众人头顶上的‘岩石盖子’已经飞出大气层了,这些黑烟遮蔽了他们最害怕的阳光,同时也让他们没有察觉到上面的动静。

        如果他们现在把死疽病毒丢进这个‘泉眼’,结果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好。

        塔图斯微微颔首,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他只是用洁白修长的手指压了压自己的嘴唇:“达维登科卿,你是怎么想的?”

        被称为达维登科的那个血族看起来稍微年纪大一些,但这也只能说明他转化为吸血鬼的时候这具肉体年纪大,其实他还是塔图斯和安德烈夫的晚辈呢。

        虽然同为伯爵,可那也只是血统的功劳,从公爵的询问顺序来看,就能发现达维登科不如安德烈夫那么受宠。

        “大人,这黑烟的扩散不受我们控制,如果死疽瘟疫传到地面感染了人类,恐怕会和始祖的命令造成冲突......”他选择了稳妥起见,他的封地更靠近毛熊和天朝的边境线,他也很清楚南方大国的神矛局有多可怕。

        这里是西伯利亚的通古斯,虽然是荒无人烟的地方,但事情就怕万一,病毒要是上到地面被西北风一吹,到了天朝东北地区......

        那神矛虽然韬光养晦几百年,基本不参与世界上的事物只管自家的门前雪,但神矛强者太多,自己这点人都不够别人塞牙缝的。

        塔图斯的势力在血族中不算小,手下也有大大小小将近一万血族,血族不是狼人,发展后裔是很讲究的。

        但神矛局能够手撕日本人如撕纸的武者数量就不止一万。

        作为血族贵族,达维登科不能说自己是怕了人类,于是抬出德古拉的命令来遮挡。

        德古拉虽然没兵没地,但他是血族正统,占据大义,只要随便发个公告,就算是说某某公爵不穿袜子有失体统,其他心怀鬼胎想要吞并地盘的公爵就会出兵替始祖办事。

        他禁止血族向人类开战,那么稍微有些脑子的就不会违背这命令。

        更别说在毛熊国内传播瘟疫还会引来利维坦,利维坦手里也有强大的底牌。

        生化武器虽好,但不能乱用。

        塔图斯‘唔’了一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如同刀剑般的眉毛抖了一下,恐怕是也想到了这点,于是开始沉吟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了厉鬼嘶哑一样的歌声,那声音非常大,而且带着诡异的节奏感,甚至压过了头顶的风雷声。

        塔图斯抬起手,制止了手下打算说什么意图,侧耳仔细聆听那风中传来的声音。

        “......唱山歌嘞,这边唱来那边和,山歌好比春江水来,嘿,呀哩喂......”

        血族公爵一皱眉头,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简单,作为长生种,他中文倒是能听得懂,但这就是问题,天朝的人怎么会来这里?

        会是神矛局的人吗?死疽病毒的消息被走漏了?

        对方没有靠近的意思,听声音应该是停在数百米开外,什么也看不见,而且对方越唱还越起劲。

        ‘这算是什么?是某种警告吗?’

        ‘这是提醒我们神矛局发现了我们的计划?’

        ‘唱得太难听了,这简直是在强x我们的耳朵!’

        塔图斯依旧静静站在原地,听着对方诡异的歌声,而其他贵族们则无声地用眼神交流,心中各有不同的想法与猜测。

        乌云中的电光让每个人的脸色都忽明忽暗,他们都能看到大公爵拿着手绢的手指在颤抖着,像是在忍耐着怒气。

        “哼,用这狼嚎一样的歌声羞辱我?我们的乐团呢?”塔图斯听了片刻,扭头向身后的贵族们询问。

        安德烈夫一摊手:“宫廷乐团的成员实力太差,掉下来时全部重伤,现在还在缓慢自愈中。”

        “那你们去拿乐器来给我伴奏,我来唱《黑桃皇后》中的咏叹调选段,用人类的音乐来击败人类。”塔图斯傲然说道,身上散发出强烈的王霸之气。

        瞬间,周围贵族们的眼神焕发了光彩,行动中也充满了信心。

        玩音乐,还是血族最擅长,对方想要用音乐来劝退己方大军,那么我们就用同样的手段挫败对方的锐气!

        吸血鬼们寿命太长了,平时的日子也太无聊,几乎是个有点追求的血族基本都弹得一手好钢琴,越是活得久的,会的乐器就越多。

        宫廷乐团的成员并不是技艺最高超的,相反,他们是下人,一点地位都没有,和血奴差不多,真正的血族贵族们才是一个个音乐大师,伺候人那是低级血族干的活。

        但现在给公爵伴奏,不算丢人。

        很快,随着数十个手拿乐器的贵族们就位,仿佛交响乐一样的伴奏在漆黑的深渊底部响起。

        塔图斯闭上了眼睛,轻轻用手帕擦擦嘴角,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因为自带乐团的缘故,他表演得非常完美,吸血鬼的肺就是摆设,他们通过胃袋挤压空气发声,这是最正宗的腹式发音,最适合唱高音了。

        一开腔,他完美的唱腔就压下了远处传来的鬼叫声,对面没声了。

        塔图斯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得色,唱得更陶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