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要做阎罗在线阅读 - 第642章:妈个鸡!这剧本有问题!

第642章:妈个鸡!这剧本有问题!

        每一个字,都如同惊雷一样轰在苏妲头顶。那种属于高阶阴差的气息她太过于熟悉,以至于熟悉到根本不需要辨认。

        这不对!

        她心里在疯狂尖叫着,地府新立,哪有那么多高阶阴差。就算有,为什么这么久了不管不问?自己这一封信过去,甚至有求和的意味,对方直接就过来了?

        地府真的不顾忌阎罗印?

        真的不怕他们殊死一搏?

        两败俱伤有什么好?活着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抓本宫去精灵球?

        这剧本有问题吧?

        然而,说出口的却是:“知罪。”

        一片死寂。

        现场上千修士,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几乎是一样的表情——微张着嘴,瞪圆了眼睛,神经质地轻轻摇着头。

        不敢相信……难以置信!

        “这就是地府?”一位年轻的修炼者声音都在发飘:“我们防御了那么久的化生级厉鬼,在地府面前,简直如同一个面团,捏扁搓圆随心。而对方竟然没有任何辩驳的想法?”

        他的声音很轻,没什么人听见。但是更多的人,却在这一刻身体都微颤起来。

        看似平静的几句话,波澜不兴,然而,却向阳间传达了一个意思。

        珠州,解放在即!

        地府亲自出手,罪魁祸首苏妲认罪。而地府……仅仅来了一位府君,一千阴兵而已。

        “佛祖在上……”禅明大师长叹一声,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最终,化为一声感叹。

        在这场漫长的战斗中死去的同志,你们看到了吗?

        全国三大灵异地点之一,珠州……已经点亮了希望的火炬!

        秦夜轻轻卷起了帘子,抱着一只京巴优雅地飘了下来。

        刷刷刷……一道道目光顿时集中在了他身上,可惜现在秦夜是阴差形态,谁也看不出他的真容。

        然而,那如山似海,煌煌正道的阴气,却压得全场都是一窒。

        众目睽睽之下,他缓缓走到苏妲的面前,微微弓下腰:“苏妲。”

        “臣在!”苏妲的声音完全走样了,颤抖着回答。

        秦夜的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可以让周围的修炼者都听到:“你以为,地府会忌讳阎罗印?”

        “你以为,董卓手里捏着八块阎罗印就敢叫板地府?”

        “你以为,你们可以逃出华国?正神结界不开,除了外国拘魂级别的阴差,厉鬼根本不出去。还是你以为,你们有本事毁坏地府第一神器的碎片?”

        苏妲满头冷汗。

        她错了……现在她真的知道错了。

        她不该试探对方的……她完全没想到,地府统一全国的决心如此强大!

        “我……”

        “闭嘴。”秦夜直起身子,逼格十足地轻轻梳理了一下谛听的毛发:“府君没问,也有你说话的资格?”

        现场所有修炼者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如果别人对一位府君厉鬼这么说话……后果他们根本不敢想!

        然而,苏妲就真的闭嘴了。

        以额触地,战战兢兢。

        “别用阎罗印来威胁地府。”秦夜缓缓道:“别以为是地府在求你们。华国地府数年内必须统一,这是本官给你们的机会。否则……本官一个,够杀你们一百次。”

        “你们有军阵?”

        “你们有阴灵石?”

        “你们有十二天罗的助力?”

        “最重要的……”秦夜笑了笑:“你们能进的来阴间?”

        “恐怕最多达到幽冥界吧?”

        苏妲已经从满头冷汗到了背心湿润。每一句话,都将她顽抗的心态剥夺一层。拉开一条裂缝,刺进去一把剑。不过短短几句,她就被刺得千疮百孔。

        这是事实,无可辩驳的事实。

        “还请大人宽恕。”无数人震撼的目光中,这位名震珠州的化生厉鬼,不知道多少次低下了她高贵的头颅。

        秦夜目光微微冷了冷。

        “姿态够低,可惜……闭口不谈投诚。”谛听嗤笑了一声:“这种废物留着干嘛?杀了吧。”

        它的声音不小,苏妲匍匐地面的身子猛然弓了起来。

        还不等她动作,秦夜一脚就踩在了她背上,轰一声将她硬生生踩了下去:“怎么?你想和谛听大人过过招?”

        “滋……”周围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传来。那是上千修炼者掩饰不住的震撼。

        谛听!

        苏妲眼前一黑,刚才那个声音……是谛听?!

        真的是谛听?

        亲自来了?就……在自己面前?

        她想说什么,想求饶,想尖叫,然而,此刻却瑟瑟发抖,难以名状的恐惧涌上心头,堵死了她的嘴。

        “好好考虑吧。”秦夜化作阴风,再次回到了车厢中,车帘落下:“明年清明节之前。是你最后的期限。”

        “是……”苏妲看着车辆缓缓离开,死死咬着嘴唇,周围阴气再次合拢,形成阴云,将珠州南部包围起来。

        “大人!您何必对他低声下气?您只要开口……”刚关上,一位阴将就咬牙抬头道。

        啪!话音未落,一个响亮的耳光就落在了他的脸上。苏妲头颅一百八十度转过来,面容狰狞:“本宫再说一次,给我闭嘴!!”

        “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指点!”

        说完,她化作阴风,轰然离去。

        狂风在耳旁呼啸,她如同行走在雨夜的旅人,过度的恐惧引起灵魂上的冰冷,此刻,她才来得及双臂环抱自己,牙关都在打颤。

        笑话。

        她以为的依仗,她认为的资本,在地府眼中不过笑话。

        什么阎罗印……地府根本不在乎!有本事你毁了它啊?地藏都做不到,就凭你们几个府君?

        想用它换取远逃国外的条件?

        想都别想!

        开不开放正神结界,主动权在地府,地府不让,你们死也得死在华国!地府威严不容挑衅!

        瓮中之鳖。

        带着恐惧与绝望,她飞快飞回了自己的老巢——珠三角最好的五星级酒店,暮云酒店。一头冲进了沙发中,胸口急剧起伏,双手发疯一样没入黑发,眼睛血红,一种短促的气音,从她喉咙里不断发出。

        怎么办?

        接下来怎么办?

        这个问题在她脑海中翻涌不已,她目光赤红地看向桌子上的地图,咬牙道:“怎么会这么快……”

        “百年没有阴差出行……说明地府阴差真的随着那次大破灭消失了。新地府出现,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多……竟然就出现了府君级别的阴差?”

        去年地府新立如在眼前,今年就府君驾临。地府竟然兵不刃血拿到阎罗印的机会都不要,只要他们的表态!

        疯了吗?!

        身为一国的决策,怎能如此肤浅!

        你现在打得起仗吗?就不怕我们一怒之下血祭三省?让你在地府历史上遗臭万年?

        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咬牙在空中一划,一片阴气光幕凌空展开。

        光幕的另一边,是翻滚如龙的阴气,其中有两点惨碧色的鬼火。一尊庞大的身躯,似在其中翻涌挪动。

        苏妲深吸了一口气:“本宫……刚见过了地府阴差。”

        “哦?”光幕那边似乎吃了一惊:“怎么样?”

        苏妲霍然站起,手没入黑发,狠狠抓着,七窍中阴气四溢,绝美的脸庞比厉鬼更恐怖,磨着牙说道:“府君……是的,真正的府君!你别带着什么侥幸!你告诉本宫……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阴气动了动:“用阎罗印碎片换取我们出国的机会,他不接受?”

        “不!!”苏妲一把捏碎了椅子扶手,咬牙切齿道:“别和本宫提阎罗印,秦府君说的很清楚,生是华国人,死是华国魂。地府不可能打开正神结界!”

        “地府不开,我们就是瓮中之鳖!你明白吗?只要府君降临,你我死路一条!哪怕换个巢穴,从此不吃血食,也只能苟且度日!”

        光幕那边久久没有开口,仿佛同样没预料到,这一任阎王如此有魄力,不花任何代价,只需要放走他们这些让地府碍眼的“旧臣”即可,这都不答应?

        不惜代价,不臣者,就要它灰飞烟灭!

        怎么……比前两任阎王还要强势?

        “怎么一代代的阎王都是这个德行?!”数秒后,光幕另一边,阴气中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哪怕地府新立,它又有多少阴兵?非要和我们百万阴灵对垒?他就不考虑一下代价吗!”

        “是七十万。”苏妲梳理了一下头发,长长出了口气,冷笑道:“秦桧已经投靠了地府。到时候咬我们咬得最厉害的,必定有他。”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怎么做?”她目光灼灼地看向光幕:“投降?一位府君坐镇,还有谛听存在,我们没有赢的希望。”

        “你疯了?!地府的话可信?你莫非还想去六道?!”

        苏妲深深看着光幕,许久才寒声道:“如果不去六道……让本宫改吃素,也未尝不可。”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一年半的府君,哪怕是速成,也是府君。

        如此恐怖的晋升速度,将他们的所有计划全部打乱。秦桧的背叛更给了他们沉重一击。但是,没看到的时候,始终还有些侥幸,当真正驾临,那种被往日恐怖吞噬的感觉……她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同样,她更不想,绝不想再次回到六道之下,这是她的底线。

        许久,光幕那边才有声音传来:“他的时限?”

        “清明节!!”苏妲一声尖叫,整个房间豪华的装饰,轰然化为齑粉。

        再次沉默。

        许久,光幕中才传出一声冷笑:“苏妲……我且问你,咱们荣华富贵了一百年,这个美梦,你想不想做下去?”

        “想当然想。但是要看值不值!”苏妲仰头看向头顶天花板——那里镶嵌着满满的人骨拼图:“如果用命去换,我说,不!”

        光幕中的声音带着无比的诱惑:“本太师也不想。”

        “我出西凉,入洛阳,从来没有拼都不拼一下就低头的时候。三十万西凉铁骑,本太师就不信,地府敢剿灭而不是招安!”

        “要想日后继续荣华富贵,哪怕投靠地府,也要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