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有无数神剑在线阅读 - 第60章 论剑排名

第60章 论剑排名

        找周剑神?

        周承辛若有深意的笑道:“此人确实有与你一战之力,你知道他在剑道领悟考核里获得怎样的成绩?”

        赵从剑脸色平静,问道:“玄品低阶?”

        他就是领悟了玄品低阶的剑法。

        所以他这个猜测,已经是高估周剑神。

        周承辛摇头一笑,赵从剑微微皱眉。

        只听他笑道:“玄品高阶。”

        赵从剑的瞳孔骤然一缩,向前一步,问道:“此言当真?”

        他连玄品低阶都只是勉强学会,玄品高阶……

        繁琐的剑招,光是记住就很难。

        周承辛点头,道:“是我亲自将他的白玉牌上交给谢无忧的。”

        赵从剑沉默。

        周承辛看着他,心里想到:“也不知这家伙与周剑神谁更强。”

        赵从剑忽然转身离去。

        望着他消失于人群之中,他摇头一笑。

        他走到不远处街边的一棵老树下,紧接着,一名黑衣人凭空出现在他身后。

        黑衣人遮蔽半张脸,只露出双眼,在树荫下,连双眼都无法看清。

        周承辛背对着他,道:“去查查周剑神住哪儿,若是落杨城杨家敢找事,就派人去警告杨大人。”

        “是!”

        黑衣人沉声应道,说完就消失在原地。

        ……

        临近黄昏,周玄机等人终于来到张天剑在剑侠城的府邸。

        这座府邸很大,有三个大院子,数十间客房,中央处还有花园。

        住在这里的是张天剑的另一个儿子,张如昙,手下有三十多位奴仆。

        张如昙一听说周剑神来了,激动坏了。

        张天剑一家都酷爱剑道,在大周境内,真正威名远播的剑修并不多。

        周剑神的横空出世颇具戏剧性,各种传言都有,再加上张如玉的书信,他自然敬仰。

        一路上,张如昙都兴奋的问个不停。

        “哥,真的假的,杨辙被周前辈扇耳光,七皇子还亲自接待周前辈?”

        张如昙向张如玉问道,他自然不敢正面与周玄机对话。

        张如玉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些问题你要问几遍,周剑神前辈还在后面呢,别让他笑话了。”

        闻言,张如昙回头,不好意思的看了周玄机一眼,赶忙继续带路。

        北枭王剑住一间屋子,皇莲心住一间。

        至于周玄机与小姜雪仍住一间,这妮子似乎不害羞,离不得周玄机。

        毕竟除了青河村,她很少来这种人多的地方,更别说与周玄机分开住,她会害怕的。

        三间客房相连,也好有个照应。

        当夜,张天剑亲自设宴招待周玄机等人。

        酒过三巡后,张天剑感叹道:“前辈,当初我还质疑过您,毕竟您实在是太过传奇,成名速度太快,现在,我真的是佩服您!心服口服!”

        北枭王剑翻白眼。

        好生无耻啊,拍马屁拍得滴水不漏,还顺便道歉。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张天剑是这种人?

        张如玉兄弟俩比起张天剑,有过之而无不及,拍起马屁来,可谓是天花乱坠。

        周玄机面带微笑,左耳朵听,右耳朵出。

        不过,这三人竟然轮流跟他敬酒。

        当真以为我年轻?

        前世,我可是大排档小王子!

        今生更是开光境修为,岂会醉倒?

        周玄机心中不屑想到,然后开始与他们觥筹交错。

        “今夜,只能有一个人走出去!”

        ……

        深夜。

        周玄机在小姜雪的搀扶下回到屋中。

        “我没醉……再来……今夜……不醉不休……”

        周玄机垂着头,嘟囔不停,右手还跟着挥舞。

        小姜雪将周玄机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然后将旁边已经备好的热水盆端过来,为周玄机擦洗身子。

        看着周玄机光溜溜的身子烧得火红,她既心疼又觉得好笑。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周玄机如此狼狈。

        不仅是周玄机,张天剑父子、北枭王剑全都烂醉如泥。

        张天剑拿出来的美酒很有诚意,皆是灵酒,霸道十足,别说开光境,即便是内丹境也不能海饮。

        迟早第二天正午。

        周玄机才从昏睡中醒来,他只感觉浑身酸麻,头脑昏沉,说不出的难受。

        小姜雪正在桌前喂养三睛旱鼠,小黑蛇在叫唤着。

        “小妹妹,给老夫吃点好的呗?就你们昨晚吃的酱猪肉,能让人给老夫做一份吗?”

        面对它的请求,小姜雪一直当没听见。

        小黑蛇没有恼怒,怕惊醒周玄机,然后又被踩。

        周玄机缓缓坐起,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昨夜的一幕幕浮现于脑海里,让他心虚。

        那酒真霸道……

        小姜雪看到他醒来,当即为他倒水。

        她一边倒水,一边嗔怪道:“下次别逞能。”

        周玄机瞪眼,双手交叉于腋下,哼道:“谁说我逞能?我还能喝!”

        小姜雪端着碗走到床边,用手推了他一下,道:“下次再喝醉,若是有敌人来袭,我们黄泉再见。”

        周玄机一听,顿时冷汗淋漓。

        他怎么大意了。

        这里可是大周……

        他打定主意,以后不能再醉了。

        喝了一碗水后,周玄机清醒一些,他起身穿衣,走到隔壁敲了敲门,北枭王剑没有回答,估计还醉着。

        他又问了问下人,发现张天剑父子还在床上晕着。

        他顿时得意。

        男人的酒,我没输。

        接下来几天,他没有离开张家府邸,小姜雪也没有出去,而是陪着周玄机修炼。

        她已经知晓周玄机的目标,可不想拖累周玄机。

        半个月时间一晃而过。

        周玄机在这段时间里,已将三十六路玉箫剑练出剑意。

        在他突破开光境二层的第三天,周承辛亲自前来拜访。

        他身后跟着四位下属,个个面容冷峻,虽极力压制气息,但仍透着杀气。

        面对他的到来,张天剑可谓是受宠若惊,连忙派人去请周玄机。

        众人相聚于大堂之中。

        周承辛对周玄机抱拳笑道:“前辈,你已经获得论剑资格,排名第九。”

        说完,他将周玄机的白玉牌递还回去。

        接过白玉牌,周玄机心里松了一口气。

        若是没有得到论剑资格,那实在是太丢人了。

        “怎么才第九?最起码也得前三吧?”

        张如昙不满道,张如玉跟着点头,认为有猫腻。

        周玄机脸不红心不跳,神情平静,心里则发虚。

        周承辛笑呵呵道:“在剑气考核上其他人都拼尽全力,再加上一些妖孽之辈也有参加,这个排名还算不错,以前辈的实力,论剑获胜应该有很大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