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轮回一剑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师姐说过的话

第三百三十九章 师姐说过的话

        “光明之力!竟然是光明之力!这次没有白来啊,光明、空间这种强大的属性竟然都能见到!”人群中再次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也许没有人看到,落雪散发出来的光明之力并没有对陈天豪造成太大的伤害,而是被他身穿的那身铠甲吸收到了其中。

        沙尘散去后陈天豪从擂台上的大坑中爬了出来,甩了甩身上的碎石摇晃了几下有些酸疼的脖子,随后用金之魄的力量汇聚出两把长剑再次朝着落雪杀去。

        东方飞尘一步跃起“轰”的一声钉在了落雪身前,随着长袖挥舞几十块五行石急速飞出散落在了他的四周,顷刻间便布出了一个小型的阵法,这个阵法他反复练习了三年,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也已经将布阵所用的时间减少到了最低。

        其实这也是他们五人在提升境界之余做的最多的一项练习,从三年前就开始了,他们修炼的阵法名为‘五行藏空’每人主持一个法阵,每人生出一种力量,合在一起便是五行之力,可以大幅度增强彼此之间的力量。

        随着阵纹的显现,地上的大阵已经成形,一道刺眼的金光涌进了东方飞尘的剑中光芒大胜!

        剑鸣声再次响起,一道道巨大的剑气从他的长剑中飞出,朝着陈天豪疾飞而去。

        此刻人们才意识到,他们来自北斗学院,那里最出名的是阵法!

        通过脚下大阵的加持,那一道道镀着金光的剑气已经爆发出了感知境四重天高阶的力量!

        这毕竟是团队战,不管谁受伤或是出局,带来的后果便是一起输掉比赛。

        除了还在对轰的两个巨人和那打的难解难分的穆红和林烟,魏天宇与书忆山已经先后出现在了陈天豪的身边。

        魏天宇挥舞着铁刀就像杨凡刚刚斩出的剑光,一刀跟着一刀,一刀推着一刀,让铁刀上斩出的力量不断积累叠加爆发出了更加恐怖的力量,已经帮陈天豪裆下了十几道金色剑气。

        而书忆山再次提剑行书,一字一句都在牵动着天地间那种玄而又玄的力量,将道道剑光挡在了天空中。

        陈天豪突然大吼一声,身体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那竟然是感知境四重天巅峰的力量!

        他踏碎了地面腾空而起,犹如离弦的铁箭在空中划出一道金光,震开了飞来的剑气朝着落雪杀去!

        “云涌!”

        落雪余音渐落七彩纱裙随风而起,只见落雪轻轻踏出一步,腰肢微微扭转双臂向后划于身体一侧,随后两只洁白如玉的手掌向前轻轻推出,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像一段充满了韵味的轻舞,一团圣洁的光明之力从落雪的手中涌出,犹如天空中翻涌的云朵飘向了迎面而来的陈天豪。

        白云轻飘,剑光斩而不散!

        看上去如此圣洁如此柔和的力量,撞到陈天豪的时候竟然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那团白云推着陈天豪的身体再次砸入了地面中,随着一阵阵的轰鸣声擂台摇晃不止,陈天豪已经不知到了几千米深的地下生死未卜!

        落雪这一招看似轻柔,却是蕴含了感知境五重天中阶的力量,又如白云一般聚散无常变化莫测!

        陈天豪被落雪轰飞,魏天宇和书忆山再次联手,借势杀向了东方飞尘。

        就在这时巨大的石人突然崩碎,化作一道剑光飞向了东方飞尘,而祝宁和林烟也不再恋战全部回到了东方飞尘的身边。

        剑光闪烁,五行石如雨般坠落,一个连接着四人的大阵在他们攻防之时逐渐形成。

        魏天宇将全部的力量灌入到了自己的铁刀中,火焰之力在刀中被不断压缩提纯,此刻那柄铁刀已经变成了散发着恐怖高温的红色晶石,就算魏天宇都开始有些握不住它!

        “杀!”

        魏天宇大喊一声卯足了力气对着东方飞尘扔出了铁刀,而穆红此时也运起了自己的火焰之力,甩出长鞭缠绕在了铁刀的刀柄之上,抡动着那柄犹如太阳般炙热的铁刀朝着北斗学院的四人砍去!

        在这期间穆红通过自己的长鞭将身体中的火焰之力源源不断的灌入到了铁刀中,铁刀虽然不是凡物但也开始嗡嗡作响到了它所能承受的极限,此刻它已经不再是一柄铁刀,而是一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恐怖的炸弹。

        “五行相生,归土位!”东方飞尘大喊一声开始挥剑主持阵法。

        林烟手腕轻抖反手握剑,将剑插在脚下的大阵之中,木之力通过长剑涌入其中蔓延到了祝宁脚下点燃了他的阵纹,祝宁同样插剑入阵将被木之力强化的火之力传到了严七脚下!

        这可不是魏天宇和穆红那种简单的属性相融,这是真正的属性相生,虽然现在这个大阵并不完整,但是这三魄相生的威力已经是非常恐怖了。

        严七的脚下喷涌出一道道强大的力量,灌入到他的身体中白衫飘荡而起,严七双手举剑挥斩而出!

        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整个擂台都跟着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就在那柄铁刀破空飞来之时地上突然伸出了一个巨大的岩石手臂,“哐当”一声就将那柄铁刀捏在了手中!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铁刀终究还是承受不了内外同时而来的强大力量爆裂开来。

        恐怖的爆炸力让那只巨手上突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火光四溢,随后又被从地面中涌上来的碎石包裹恢复如初。

        此刻的陈天豪再次从地下爬了上来,样子有些狼狈吐了一口瘀血准备再战。

        落雪看着他有些好奇,刚刚那一掌就应该将他打到的,而他只是收了一点轻伤。

        “飞虹!”

        落雪并指为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圣光,犹如一道彩虹再次落到了陈天豪的身上,也将他再一次轰入了地面之中,不过这次与上次不同,因为陈天豪已经被轰到了擂台之下!

        一人出局,一人断刀,天风学院已经注定了败局。

        当大阵再次轮转,由木生火,由火生土,由土生金,恐怖的力量来到东方飞尘脚下的时候,天风学院的四人也只能无奈的低头认输,因为他们知道下一刻东方飞尘劈出的剑气他们谁也抵挡不了。

        劈谁谁死!

        几人下台后古醉易便第一时间跑到了落雪身边嘘寒问暖,白凤也终于回到了自己主人的肩膀扇动了几下翅膀表现的很开心。

        而书忆山则是来到天风学院带队老师的身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很是认真的说道:“感谢学院这几年对学生的培养,我自然谨记于心不会忘记,追寻大道本就艰难,可为师者更是少之又少,刚刚我在那一枪中看到了我所追寻的东西,所以我要拜他为师,但请学院放心,如果学院有难我书忆山绝对会第一时间站在天风学院的大门之前与学院共存亡!”

        那名老师听后很是欣慰的笑了笑,拍了拍书忆山的肩膀说道:“去吧!”

        书忆山与几人告别后来到了古醉易的身前,再次郑重其事的行了一个大礼低头说道:“吾师请受弟子书忆山一拜!”

        古醉易难得认真的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从此刻起,你便是我古醉易的第一个徒弟,我们修的都是天地大道,无书可看,无物可鉴,大道本就飘渺至玄,不可言传只可意会,以后你便随我修行,一切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悟性!”

        “多谢师傅!”书忆山再拜。

        “等你到了融魄境我便带你回山上一趟,我二师兄也喜欢写字,我可以让他教教你!”

        书忆山心头一震,师父的二师兄,那必定是个更加了不起的大人物!

        随后古醉易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挺了挺腰杆对着书忆山说道:“下山的那天夜里三师姐曾经告诉我一句话,我现在也告诉你。”

        书忆山赶紧弯腰受教。

        “出门在外,不可滥杀,不管去哪,谁也不怕,不服就干,不行找她!”

        古醉意偷偷将三师姐说的‘我’改成了‘她’

        书忆山抬眼看着自己的师傅一脸懵逼。

        这样的事情他可不敢!

        这时他才隐约的意识到,自己也许拜了一个不得了的师傅!

        就算台上的几位神明,也不敢说出如此狂傲的话。

        不管去哪?魔都城你敢去吗?天罗湖你敢去吗?就算同属人族的海神庙你敢去吗?最起码台上那七人不敢!

        他在心中偷偷想着“怪不得师傅敢当着众人的面问长风无名是不是想死,原来背后有人撑腰啊,那人又有多么可怕?!”

        书忆山摇了摇头不敢再想!

        周围几人听了只是把它当成吹牛的大话,只有落雪好像回忆起了什么,脸上出现了难得的震惊!

        比赛之后十几名土之魄的修行者飞到擂台四周,对擂台进行了一番修缮,下一场的参赛队员也已经开始陆续上场。

        这一次上台的队员杨凡他们最是熟悉不过了,正是来自雷鸣学院曾经被他们打败过的雷鸣五虎。

        不过现在已经只有四虎了。

        雷昊炎,慕月,竺文山,长孙文哲,还有一人就连他们也没有见过,便是一直以来非常神秘的王川。

        他孤独的站在那里和衣着华丽的四人比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存在感,普通的院服,普通的长相,低首而立仿佛睡着了一般。

        “那个人是杀手!”南宫绍金皱着眉头盯着王川,虽然他的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波动,就连杨凡的感知力也察觉不到他有任何异常。

        但是南宫绍金却可以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直觉!

        “以雷鸣那小人的性子,可能早就在学院里安插了这步棋,为他那无用的儿子铺好了路,这样看来那人不会太弱。”十四不以为然的说了几句便坐到一旁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而与他们对战的队伍是来自北斗玉衡的昆仑学院。

        这一队给人的感觉很整齐,也很奇怪,五个男人全都身穿铠甲,左手拿盾右手拿刀,反而更像是哪里来的士兵。

        这样的打扮让人很难一下子分清楚他们谁是谁。

        雷昊炎走到两队中间,身体中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那竟然是感知境五重天初阶的力量。

        “不想死就现在认输吧,你们太弱了!”

        雷昊炎抬头冷冷的扫过来自昆仑学院的几人,却没有一人对他做出回应。

        “找死!射杀他们!”

        雷昊炎大喊一声,竺文山的箭已经离弦而去,带着一阵冰霜来到了五人之前。

        身为队长的霍穆向前一步跨出举起左手的盾牌,地面上冒出一层层岩石覆盖在他的盾牌之上,形成了一个直径十几米的石盾挡下了疾飞飞来的一箭!

        “竟然用丹药催升到感知境的五重天,老子垃圾儿子更垃圾!”古醉易肆无忌惮的骂了一句后再次将目光转向落雪。

        他那一旁刚收的徒弟却是心中一紧,然后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雷鸣的方向,发现他没有听到才放下心来。

        “缩头乌龟,我让你们躲!”竺文山大喊一声,再搭一箭射向了天空,铁箭在高空骤停,随后又突然改变了方向朝着几人的头顶射去!

        随着铁箭疾飞,天空中出现了无数根冰刺,犹如一场突然坠落的冰雹砸向了来自昆仑学院的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