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金不换

第十四章 金不换

        第十四章            金不换

        “套路并不显老,有用就行。”张献忠说道:“能示之不能,攻东而打西,攻北而打南,我决定行军速度不能减慢,我们北上撩一下袁继咸。然后突然南下,吓吓杨嗣昌。我已经派人义子定国去襄阳了,只要襄阳那边安排好,到时候,你我一起发动,一口气奔袭三百里,来到襄阳城下,里应外合,襄阳城中那些酒囊饭袋,决计是想不到,我张献忠能飞到城下。”

        罗汝才默默思量,他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袁继咸是郧阳巡抚,掌管陕,豫,湖广,四川,四省交界数府县的兵马,其中襄阳在他的节制之下,而杨嗣昌就跟在他们身后。想要撩一下袁继咸,就要北上,然后忽然南下,去吓一下杨嗣昌。说起来容易,行军却是很难,特别是这附近都是大山。

        不过,这对张献忠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他们从来不怕走山路。

        日行三百里的突袭,更是艰难的行军,在官军嘴里面,张献忠好像能日日急行三百里,其实并不是,张献忠这样的突袭,也需要甩开辎重,只凭借马队突击。每一次都在透支马力。

        而中原腹地没有多少马匹,马力损失多了,张献忠机动能力受限,对他来说可是大大不妙,故而张献忠只有决战的时候,这样打。

        “计是好计。”罗汝才悠悠的说道:“不过该怎么着手啊?”

        张献忠与罗汝才在觥筹交错之中,将义军今后的计划给敲定了。

        张轩满头大汗,说道:“好了。这里要保持清洁,干燥。”

        张轩忙了整整一个下午,将曹大身上的衣服都扒了,全部清洗一遍,然后将曹大的绷带全部都清洗一遍,换了干净的布,其实也不过是粗布而已。张轩一直用湿毛巾放在曹大的头上。试图降低他的体温,至于其他的张轩什么也做不出来了。

        张轩对曹氏说道:“好了,就保持这个样子。至于你相公能不能挺过来,我不知道,最少比刚刚要好上一些吧。”张轩长叹一声,说道:“如果,有金不换就更好了。”

        “金不换,我这里还有一些。”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正是罗玉娇的声音。张轩立即从帐篷之中出来,却见罗玉凤站在外面,说道:“我大哥好多了,我特地来谢谢先生,却不想先生在这里,怎么样曹大的伤势如何啊?”

        张轩说道:“正要拜托姑娘,曹大的伤势发展的很不妙,还请姑娘出面,请王郎中来一趟。

        ”

        张轩根本无法做到见死不救,也顾不得其他了,立即恳求。

        罗玉娇说道:“好,田大娘。”

        那个如同母熊一样的田大娘,立即说道:“好,姑娘,我这就去找王郎中去。”

        田大娘去找王郎中了,罗玉娇进入曹大简陋的帐篷之中。

        却见曹大的帐篷之中,早已大变摸样了。一面好像是门板,又好像是床板的东西,放在地面之上。曹大就躺在这木板之上,上面盖着一个薄袄,遮挡不住曹大的大长腿,身上的全部重新包扎一遍,看上并没有什么地方渗血了。

        罗玉娇看着非常熟悉,因为曹大的伤口处理,与他哥哥罗玉龙的伤口处理方式差不多。

        罗玉娇想说什么,猛地一回头,却忘记帐篷之中空间狭小之极,猛地撞在张轩身上,她额头重重的撞在张轩的下巴上。张轩差一点咬住了舌头。

        罗玉娇看张轩的样子,脸上忽然飘过一丝红润,转身离开了帐篷。

        张轩立即出来相送,曹氏也准备出来。张轩说道:“你在这里看着曹大吧,等一会金不换来了,重新给曹兄上药。”张轩立即出了帐篷,却见在罗玉娇就在一旁等着他,回头一看张轩出来了,问道:“曹大能不能活下来。”

        张轩说道:“五五之分吧。”

        这样的伤势在后世,一个乡村的小门诊都能医治,但是在这个时代,却几近于绝症了。张轩忍不住说道:“这样的伤势,好好将养还是能就活的,如果伤愈之后的老兵,要比一些新兵适应战场,战斗力也会更强大的。姑娘何不建议罗大人,在老营之中设立伤兵营,专门医治伤兵,哪怕能活上两三成。也是一件好事啊。”

        张轩在为曹大清理的时候,也明白流寇之中对待伤员的政策,不过是自生自灭而已。能活下来,就算他命大,如果活不下来,那就是他自己命不好,死后不过是草草掩埋,连个棺材都捞不到。

        “其实,之前也是有伤兵营的。”罗玉娇神色有些暗淡,说道:“不过,官军在后面追得紧,而伤兵营走得慢,被官军追上了,没有一个活口,之后,爹爹就不弄什么伤兵营了,再者军中缺医少药。数千人之中,也就只有三五个郎中而已。即便是有伤兵营,也没有郎中来医治。有与没有,也没有什么两样。”

        张轩听了,知道自己想错了,说道:“对不起。是在下失言了。”

        罗玉娇说道:“没有对不起的。刚

        刚打了胜仗,猛镇被打垮了,在后面一时间没有追击的官军了,或许我们可以走得慢一点。我会给爹爹说,让他将伤兵暂时聚集起来,一起医治。”

        她眼神飘忽,四处乱瞄,不敢直视张轩。

        张轩对罗玉娇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姑娘菩萨心肠。”

        “我一个贼婆子,哪里有什么菩萨心肠,不菩萨心肠,只是,能少死一个人,就少死一个吧。”

        “姑娘,王郎中来了。”田大娘远远的喊到,他似乎看出罗玉娇与张轩之间,有几分不寻常,立即站到了罗玉娇与张轩中间,说道:“    也带来金不换了。”

        张轩一看,却见王郎中背着一个药箱正往这里走来,张轩立即迎了上去,说道:“王郎中,快请。”

        张轩将王郎中引进帐篷之中,小小的帐篷在进入三个人之后,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了。稍稍动一下,就能碰到帐篷。

        罗玉娇与田大娘只好留在外面了。

        张轩与王郎中商议,张轩不过是动动嘴而已,大多都是王郎中再做。张轩说道:“人被感染,就是被邪气内侵,故而所有沾到伤口的地方,都必须去邪。”

        张轩绞尽脑汁,想办法将这些知识转化成王郎中容易理解的词汇。

        “原来如此?”王郎中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烈酒,热水都是至阳之物,可以用来驱邪。”

        张轩眨眨眼睛,忽然觉得王郎中说的都对,但是合起来却为什么这么别扭?

        张轩对医疗的了解,不过如此而已,再多的也没有了,王郎中觉得将张轩的知识储备都掏空了之后,也就不再问张轩了,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瓷瓶,将红色的塞子打开,轻轻倒出一些白面,对曹氏说道:“这些药粉,一半内服,一半外敷。省着点用。”

        张轩问道:“这金不换到底是什么?”

        王郎中说道:“这就金不换是以三七为主材,配置出来的金疮药,三七以云南镇南府,广西田州所产,最佳,又被称作是田七,在外面是寸两寸金,而在军中,更是不二圣药,根本没有多少。”

        言下之意,要不是罗姑娘的面子,他根本不会拿出这些三七。

        “原来是云南白药啊?”张轩心头一动。    他却不知道,云南白药的配药之中有三七,却不是并不用三七的金疮药都是云南白药,云南白药在清末才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