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朱仙镇二

第二十二章 朱仙镇二

        第二十二章            朱仙镇二

        李自成一口一个,待敌有变。

        但是李自成能有耐心等下去吗?

        没有。

        别人不知道,罗汝才能不知道?

        大军暴师在外,日耗千金,对于没有稳定根据地的义军来说,没完没了的对峙,更是艰难的负担,即便在李信的主持之下,河南大片大片府县都挂上闯王的黑旗。

        但是久乱之后,能提供给大军的粮饷辎重,少之又少。

        李自成骨子里有一股韧劲,不管多么艰难的局面,他都支撑下去,但是能不将局面变得如此艰难,难道不好吗?

        李自成的计划就是这样,东南方向挖长壕,既是包围官军的措施,也是打草惊蛇的棍子。如果官军愚笨到连这一点都察觉不了的话,李自成自然愿意围住官军,他可不觉得到了被团团包围的情况下,官军还有士气坚持下去。

        如果官军提前发现了这一点,那么他们必然有所动作,或决战,或撤退,等等。

        而现在的李自成从不怕与官军野战。

        这一招上应下和,虚实莫测。罗汝才也不得不暗暗点头,罗汝才点头了,李自成分兵点将,将守护沙河西岸之任务,交给了曹营。罗汝才将这一件事情,交给李汝桂带这曹营步营去做。他们的战力虽然弱,但也不会连击敌半渡都做不到。

        李自成也将闯营的步营留守朱仙镇防线,抽调了闯营,曹营所有马队,大概五万骑上下,作为一支中原地区少见的骑兵集团,即要牵制官军,也要在官军有所行动的时候,给官军致命一击。

        种种事情都分配下去了。天已经黑了。

        李自成只觉得眼睛有一些涩,正要养精蓄锐,好生睡上一觉。却见顾君恩过来,将在小袁营发生的情况,一一报来,李自成听完哈哈一笑,说道:“袁时中不过一犬耳,落井下石,或许会,但反咬主人,决计不会的,大事在前,这些许小事,就不用来报了。”

        “闯王,如果袁时中有变。”顾君恩说道。

        李自成的困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来回踱步,说道:“有人比我们还担心,将这是传给曹操。”

        顾君恩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万一袁时中与曹操一起----”

        “不用担心。”李自成说道:“你忘记了曹操贼不杀贼之名。曹操那天与我分道扬镳,我信,那天与我决裂,刀对刀,枪对

        枪的火并,也有可能,但是他决计做不到,背后捅我一刀,这件事情,传给曹操,曹操会比我更担心,毕竟他的掌上明珠,还在小袁营之中。”

        李自成却是小看曹营。

        曹营在小袁营之中的耳目,只比闯营多,不比闯营少,几乎在李自成得到消息的同时,罗汝才也得到了消息。

        “袁时中是什么意思?”罗玉龙满脸烦躁的走来走去,说道:“不行,妹妹还在小袁营之中,如果小袁营投靠官军,妹妹岂不很危险吗?我要回去。”

        “坐下。”罗汝才满脸无奈,说道:“回去什么,现在大战在即,你这样回去,当我的军令是狗屁吗?”

        “爹。那妹妹---”罗玉龙说道。

        “有张轩在。你急什么?”罗汝才说道。

        “张轩那小子,心眼太多,而妹妹心思太死,张轩恐怕是靠不住的。他和我们不是一条心。”罗玉龙说道。

        罗汝才心中暗叹一声,他这个儿子,说聪明吗?聪明?临阵杀敌是一把好手,冲锋陷阵,不弱于人。心思也算敏锐,张轩的小心思,也没有瞒过他,但是怎么说啊?

        少了城府。

        心思让人一眼看透。

        “玉龙,这天底下除却骨肉至亲,谁能和你完全一条心啊?”罗汝才说道:“袁时中有些小心思,也是正常,但是你只有自己立得住脚,别人都不敢有所动作。虽然心中要存个警心,但是却万万不可说出口,今日这话,如果让张轩听了,他本来只是有些小心思,恐怕就要起别样心思了。人心度量,且要深思寡言。”

        罗玉成此刻却没有听老父教导之言,说道:“爹,这些没有话,有时间慢慢说,现在是妹妹的事情。”

        “放心吧。”罗汝才说道:“你妹妹没事,你说的对,张轩是有一点小心思,但是他对你妹妹的心思,却是真的。即便将来真有什么变化,你妹妹也没事。要不是这一点,我岂能容忍张轩到现在。”

        张轩若是听了罗汝才这一番话,恐怕汗毛就要竖起来了。

        张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种种小心思,在罗汝才看来,都如掌上观文。只是罗汝才身体渐渐不好起来,虽然有李正方调理,但是也觉得精神不济起来,争霸天下的心思淡,对下面控制的心思也淡。为一双儿女谋划之心,却是大起。

        对罗玉龙,罗汝才自然是将这一摊事交给他,他不肯向闯王低头,但是罗玉龙就没有这个必要,想来将来李自成开国立朝,罗玉

        龙也能弄个国公当当,而对罗玉娇的一番心思,却都落在张轩这个女婿身上了。

        女人在古代只是依附于男子,即便罗汝才这个做父亲,再有能力,也是隔了一层,故而罗汝才只能多培养张轩了。

        张轩或许没有觉得,他如果没有曹操女婿这个身份,哪里有那么容易上位成为拥兵数千的小军头啊。

        小袁营的事情,似乎好像一颗石头投入深井之中,什么变化都没有引起,或者有什么变化,也不过是在水底暗暗酝酿。

        这边的事情仅仅在酝酿之中,但是那边的事情,就已经在爆发边缘了。

        朱仙镇南数里。

        数万大营,环绕着一座中军大帐。

        烛火通明,散发出幽幽的光芒。大帐之中,除却侍卫之外,只有数名将军在坐。

        门帘一挑,丁启睿与杨文岳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大人。”四员大将立即起身行礼。

        “坐。”丁启睿眉目之间,带着一丝笑意,一摆手说道。自有一分春风和煦的气度。

        丁启睿坐定之后,立即说道:“今日攻朱仙镇不利,我能理解,大家远到而来,难免疲惫。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丁启睿的声音渐渐起来了,说道:“开封城心系圣心。    京城千里文书来往,也要求一日一报,每日都有圣旨从京师来,问大军行止何处?所谓主忧臣辱,主辱臣死,而圣心忧心如此,岂不是我辈之辱?    故而解开封之围,只能快不能慢。虽然我知道你们行军疲惫,但是我手中的剑,却不知道。”

        话说道这里,丁启睿的声音变得洪亮严肃,隐隐约约有杀机隐藏,说道:“之前的事情,暂且不论,从明天开始,诸位亲自上阵,督促进攻,有进无退,但凡有人擅自后退者,皆斩,而你们那营败退下来。    也不要怪我言之不预了。”

        丁启睿虽然战绩不佳。但是毕竟是久历宦海,也养出一分威严,如此声色俱厉的训斥,一般人在这里,也会被训斥的战战兢兢的,汗不敢出。但是在座各位都不是一般人,那个不是在战场之上,厮杀打滚过的,不吃他这一套。

        当然面子还是要给的,左良玉为首,虎大威,杨德政,方国安一起起身,左良玉说道:“大人的训斥,我们铭记在心。”

        其余三人也纷纷应和,几乎拍胸脯说,一定要打好了。

        丁启睿一张黑脸,这才转白,正要他想安抚一下的时候,却听见左良玉说道:“只是如此大有难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