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田雄再攻二

第一百零六章 田雄再攻二

        第一百零六章        田雄再攻二

        “我愿意接受命运的一切安排,但我并不屈服于命运,只有一线生机,我都奋斗到底。”张轩的手死死的抓住的手中的千里镜,看着下面走过了的士卒,以及那面“田”字,将旗。

        “来了。”张轩心中暗道:“邓和,临颍营,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交给你们了。”

        “杀。-------”一声暴喝从寨墙之前爆发出来。

        在田雄的指挥之下,百余名披甲的士卒一跃而起,从已经寨墙翻倒的缓坡之上,冲上了寨墙。

        “轰---”的一声炮响,

        无数铁沙喷射而出来,刚刚冲上来的士卒,被一炮轰了下来,整个人生生的从寨墙之中砸在地面之上,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发生在一处,还发生在数处。

        张轩也有火炮。

        张轩的火炮大多是从袁时中那边借过来,不过都是小炮。在张轩看来这些火炮,应该是步兵火力支援,而不能当火炮单独使用,故而分配到第二道城墙之上。

        第二道城墙其实并不是太结实,是在寨墙后面三四丈的距离,就地取材,将挖出的土堆积在一侧建造成的,普普通通的夯土工艺,如果面对大炮的轰击,估计还不如第一道寨墙有用。

        甚至第二道寨墙比第一道寨墙还有矮一些。

        第一道寨墙与第二道寨墙之间有长梯相连,此刻已经将长梯撤去了,每一个等上寨墙的官军士卒面对就是一道深一两丈的壕沟,壕沟里面还有无数根精锐的木刺,有手腕粗的木棍削尖构成,一旦掉下去,活命之事想都不要想了。

        而三四丈的距离,绝非一些士卒可以跳过去的,但是却在火散弹的打击范围之内。

        当然了,这个位置并不是火炮的火力死角,如果火炮像弓箭一些抛射的话,应该很容易就砸过来。

        不过,以张轩训练炮兵的经验来说,这个时代的炮兵还以直射为主,让他们打看不见的目标,真是难为他了。

        邓和冷笑一声说道:“放箭。”

        千余士卒立即弯弓安置邓和要求的角度射了出来。

        一时间箭如雨下,夺夺夺的射在寨墙之前,一两丈的距离之内,密集之极。

        说起这些弓箭,张轩还要感谢他的老丈人,罗汝才待他不薄,最少将他军中很多兵器的缺乏全部给补充了,虽然没有达到张轩所想的,每名士卒人手一弓,但是配给临颍千余张弓却是有的。

        而且这个距离很利于临颍营的弓箭手发挥。

        张轩军中或有那几个神箭手,但是实际之上,数量很少,大多数士卒都是才上手不久,能将弓箭射出去就不错了,这个距离刚刚好,再远一些,他们恐怕连覆盖性的齐射都做不好。

        “冲。冲,冲。”田雄大怒带着几十个亲兵站在箭雨之中督促士卒往上面冲。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到这里了,田雄自然一定要有一个成果,他才肯罢休。

        大批大批的官军士卒就好像是靶子一样冲上了寨墙,被火炮的散弹给打了下来,甚至还间杂着箭矢,短矛什么的。

        “大人,不行,里面有陷阱。”一个军官好容易从寨墙之上跳了下来,算是逃了一条小命,说道:“贼人在寨墙后面又修建了一道寨墙,两道寨墙中间有一道深沟,下面都是陷阱,过不多的,大人不能再这样攻了。”

        “我知道了。”田雄面无表情,猛地拔刀一刀将此人的首级斩下来,提在手中大喊道:“黄将军之令,此战有进无退,敢有回顾者,犹如此人。”

        本来有很多人此刻有些犹豫,但是一看这颗头颅,顿时一阵,再听是黄得功之令,更是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即便知道冲上去也是九死一生,但也不敢表现出一丝的胆怯。

        一个个士卒冲了上去,要么被打死,要么被退入深沟之中,被无数尖锐的木刺在身上扎出好几个窟窿。

        “你们跟我来。”田雄大喝一声,带着身边的亲兵说道。

        他二话不说,寨门之处冲去。

        寨门之处此刻似乎没有一丝人丁把守,田雄知道这里定然是凶险之极,但是如果不从这里冲进去,田雄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冲了。

        虽然他又严令逼迫不可撤退,但是也知道士卒的承受能力是有限度的,死人多了,一定会崩溃的,所以一定要在士卒崩溃之前,拿下此寨,甚至不拿下此寨,仅仅冲进去,也可以说明他并不是什么功劳也没有的,在黄得功那边也有一个体面的说法。

        几根鹿角被掀开,整齐的寨门,在官军士卒的撞击之下,不过一会功夫就打开了。

        寨门一开,田雄的眼睛顿时一缩,他看见数门火炮整整齐齐的摆在这里,身后站在数个炮手,正拿着烧红的铁签的等待着他,见寨门一打开,立即将烧红的铁签插入炮门之中。

        “散开。”

        田雄只来得及往旁边一扑,就感受到一股炽热的热流从他原来

        的地方冲过。

        数十名亲兵顿时栽在地面之上,田雄一看,顿时感到一股恶寒,只觉得一股烧烤的味道扑面而来,这些士卒已经面目全非,根本看不来,谁是谁了,有的变成了麻花脸,脸上布满了铁沙,有得干脆少了半个脑袋,红白交错。

        红的是血,白得是脑浆。

        “盾车。盾车。弓箭手,弓箭手。”田雄是打了老仗的人,这样的场面仅仅让他感受到一会不舒服而已,不过片刻之间,他就调整过来了,大声喊道:“盾车,弓箭手,过来,过来。”盾车与弓箭手,火铳手都是攻城战之中的必备。田雄岂能没有准备啊。

        不过片刻,数辆盾车推了过来,数十名弓箭手,也都集结在盾车后面。

        此刻失去田雄的督战,其他翻越寨墙攻城的士卒速度自然而然放缓了。

        毕竟在关系到自己性命的事情之上,所有人都会学得聪明起来,这是本能。

        盾车一来,炮口的火炮立即换成实心弹,这么近的距离想要打偏都不大容易,不过几炮下去,就盾车打散架了。

        但是这些小炮打出来的炮弹有得能将盾车之上打出一个窟窿出来,有的脸一个窟窿都打不出来,不过是将一些推车的士卒给震伤。对盾车本身伤害,也不过是将下面的支架打折一些而已。

        即便是残废的盾车,也可以给官军士卒很好的掩护,最少用散弹什么的是打不穿的。

        “咻咻。”弓箭飞射,官军士卒弓弩还击,还有一些士卒,一古脑的将什么百虎齐奔箭,什么一窝蜂,种种放火的不放火的箭矢打了出去,一瞬间几门火炮所在地方之上,几乎瞬间覆盖了一层箭矢,就好像是地面之上长一层名为箭矢的野草。

        纵然这些炮手有一些掩体遮挡一时间也有不少士卒中了招,炮火为之一滞。

        “杀。”田雄见时机到了,大喝一声,带着士卒冲了上去。

        田雄能从士卒到黄得功麾下的中级将来,无疑是会打仗,也敢打仗的,不如此不会被黄得功赏识,依为骨干。许以副将之衔,并不是那一个将官都被黄得功如此看中的。

        田雄并不仅仅狡诈,智谋出众。也是一员骁将,    敢拼命的时候,田雄从来不吝啬身先士卒,冲杀在前,一身武艺也很是了的。这也是黄得功的习惯,这种习惯也深深的影响了黄得功的下属,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

        “可以了。”因为没有寨墙的遮挡,张轩对此处的战斗看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