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搓扁捏圆

第九章 搓扁捏圆

        第九章            搓扁捏圆

        张轩在萧县大开杀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诛杀乱军数百人之多,兼徐州土贼大小头目十余人,而且在动手的同时,以本部人马制萧县城内,袁时中镇城外,数万土贼一时间被制,无一人敢举兵相向。

        张轩此刻在县衙之中。

        萧县是一座新城。旧城在县城西北十里之处,距离黄河太近,为河患所扰。于万历五年迁到此处。屈指也不足百年而已。

        但是末世之季,即便是一座在崇祯七年就被程继孔等人联手攻破一次,不及修缮,只能草就而已。

        张轩走进县衙之中,大堂之上血迹未干,刚刚有一具身穿官袍的尸体被拖了出去。张轩知道是萧县知县,心中微微一叹,波澜不惊,只是见惯了。张轩将左右屏退,说道:“曹兄,我有意让你代管徐州土寇,却不知道曹兄意下如何?”

        曹宗瑜一愣,说道:“大人的意思是?”

        张轩微微一笑,说道:“私下说话,无须如此计较,称为凭之即可。”

        曹宗瑜却不敢这样说,说道:“张兄的意思是?”

        张轩心中叹息一声,似乎地位越高,威权也就越重,也越没有说真心话了。张轩说道:“我意,将南阳营,与程继孔的人马编练成的徐州营,合为一队,由曹兄掌管。曹兄觉得如何?能掌握住吗?”

        曹宗瑜听了张轩的话,似乎觉得有一些看不起他,他嘴角微微一勾,说道:“多多益善。”

        张轩其实有些羡慕曹宗瑜。

        张轩早就知道,曹宗瑜军事才能在他之上。

        人与人之间是互相影响的。张轩以后世浅薄的军事知识,学习这个时代的兵法谋略,也算是有一点成绩,可以说是一个合格的将军了。但是曹宗瑜与张轩可以说是一起学习的。张轩对这个时代的兵法启蒙,就是曹宗瑜教他的。两人互相影响。

        而两个人根基不一样。

        曹宗瑜被祖父曹林从小培养,就是想让曹宗瑜成为一个能支撑曹家门庭的名将。而且曹宗瑜在这上面也有天赋。所以曹宗瑜的军事素养相当高的,不管是临阵指挥,还是冲锋陷阵。

        而张轩又不是学军事出身的,他所谓的军事知识,大抵还要感谢一些电视剧与学校的军训。除此之外,只有一些军事理念而已,比如火器要终结冷兵器时代,火炮的集中使用,火枪兵会统治战场,等等而已。

        但是具体要怎么做,张轩却拿不准了。

        即便张轩学习了这个时代

        的兵法,但是实际上优时的根基,却决定了张轩的上限。张轩注定成就不了,那一种能以弱胜强,以寡敌众,统合百万之师,也如臂使指的名将。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上限。

        张轩看得出来,远得不说。张轩觉得自己部下之中,有能力将万人之上的将领,只有两个,一个曹宗瑜,另一个就是老兵油子的王进才。至于其他人,却差得远了。

        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正如是也。

        不过,张轩这么着急提拔曹宗瑜,却不是因为他管不住四五个营。而是张轩觉得自己必须提升自己的在右军之中的话语权。

        之前,张轩统领右军,遇事可以有几个营官还有杨绳祖一并商议。即便他不开口,下面的人也会向着张轩。但是现在张轩部下的扩大了,决策圈,却剩下张轩,杨绳祖,袁时中三个人了。

        如果将徐州土贼之中,再纳入一个人。也就是程继孔。

        这样一来,张轩的话语权就很难保证了,毕竟袁时中虽然臣服,但是资格老,张轩不敢怠慢,杨绳祖是罗汝才亲信,张轩更不敢怠慢,至于程继孔不过凑数之人而已。

        不遇见事情则罢,如果遇事三个人有分歧,张轩觉得自己恐怕很难压制住他们两个。张轩总不能事事与他们争论吧。最好将自己放在一个裁决者的位置之上,这个时候在决策圈之中,有一个代张轩说话的人就很重要了。

        最后再引一个入决策圈。

        张轩就想到了曹宗瑜。不过,这些事情张轩却不好细细给曹宗瑜说来,不过想来曹宗瑜也是官宦人家出身,这种几乎浅薄的心机,也瞒不过曹宗瑜。

        张轩与曹宗瑜打了招呼,随即叫外面说道:“外面行刑完了?”

        “已经完了。”秦猛说道。

        张轩说道:“带程继孔与王道善过来了。”

        “是。”秦猛说道。

        不过片刻,秦猛就将两人给带了回来。

        张轩高坐大堂之上,见两人带着几分轻描淡写的说道:“尔等可知罪?”

        “扑通。”王道善跪在地面之上,大声说道:“小的知罪。”

        程继孔也赶快跪下来,说道:“小的知罪。”

        张轩看过去,王道善是完全吓破了胆,再加上在刑场之走了一遭,此刻有如惊弓之鸟。张轩对王道善心中失望几分,知道此人不堪一用,倒是程继孔却有几分气度,看他的样子,虽然口称知罪。态度诚恳,但是眼神之中,却很是镇定。

        张轩忽然展颜一笑,说道:“知罪就行了。天下人谁不犯错,只要知错就改,就行了。来人上座。”

        随即有亲兵搬过来两把椅子,程继孔扶着王道善落座。程继孔坐定之后,说道:“谢大人。”王道善如同梦游一般,听到了程继孔的声音,才反应过来,说道:“谢大人。”

        张轩说道:“其实我也知道,今日之事罪不在两位,只是下面的人自行其是惯了,哪里是说改就能改的。“

        “对对对。”王道善说道:“大人英明。”

        张轩微微点头,说道:“不过,吴王殿下欲伸大义于天下,绝对不许麾下将士有如此不堪之行,今后回去之后,要好生整顿人马,不可再犯。否则绝不轻饶。”

        “大人放心,那些兔崽子再也不敢了。”王道善说道。

        “谨遵将军之令。”程继孔说道。

        张轩点点头说道:“至于那些散乱人马,就分别并与两位军中。

        王道善与程继孔不由对视一眼,看出了两个人心中欢喜。

        徐州土贼是以王道善,程继孔,张方造三人为首,但并不是说,三大寇之外,就没有土贼。他们三人如果有如此强的控制能力,根本不会被区区一万官军败得如此之惨。

        他们三个不过是大头目,下面还有零零碎碎的依附三人,半独立的,独立的杆子。

        这一次张轩大大出手,用来立威的,就是这些人。再加上张方造的残部,被张轩吞并了,如此一来,徐州土寇之中,数百人,千余人为一股的势力,几乎全部被吞并了。

        “多谢大人。”两人齐声说道。

        张轩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这个甜枣还真不小。

        张轩说道:“而且尔等军中老弱不少,我军中都不许有老弱,军纪军法也不堪的很。必须好好整顿。这位是曹将军。”

        听张轩介绍,曹宗瑜起身行了一个礼。

        王道善与程继孔立即还礼。

        张轩说道:“曹将军精通军中成法,我特地派人为两位整顿军中,不过,放心,绝对不会染指两位营中的。只要学好了,我也会让曹将军会来,我身边须臾离不开曹将军。”

        王道善与程继孔才不相信,张轩说的话,不过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张轩即便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他们也绝对认。程继孔说道:“属下谢过将军,也谢过曹将军。”

        王道善反应慢一拍,带着几分谄媚的笑说道:“谢过将军,谢过曹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