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女人

        罗玉龙在罗汝才的锻炼之下,这一点事情还是懂的,他大笑说道:“此事就要谢过三弟了。三弟乃我曹营的智囊,今后也是我丞相。你说的事,我从来没有不听的。”

        罗玉龙听了张轩这番话,的确是放宽心一些了。

        如果说,罗玉龙对张轩没有一点忌惮的话,那是假的。不过,从某种程度之上,罗玉龙还是信得过他这个妹夫的。

        既然张轩有给罗玉龙表明心意的想法,罗玉龙自然没有不接纳的道理。

        似乎是因为张轩的投诚姿态良好,让罗玉龙去了疑心。罗玉龙与张轩从公事之上,说到私事之上,说着说着就说到子嗣之上了。

        罗玉龙身边从不缺少女人,罗汝才自然也不会亏待自己的儿子,只是行军之中,的确不是养胎的时候,故而罗玉龙膝下一个站住的子嗣也没有,他说道:“三弟,有一件事情,你给我出一个主意?”

        “二哥,请讲。”张轩带着几分顺杆爬说道。

        罗玉龙说道:“现在有人劝我娶正妻,却不知道三弟说娶何人是好?”

        不要看罗玉龙从来不少女人,但是这些女人从名义上来说,都是妾室而已。而罗玉龙现在是吴王世子,娶妻就不单单是为了美色了,已经是一件政治事件了。听罗玉龙如此说来,张轩不得不多想一些。

        未来皇后背后绝对不可能没有势力支撑,而曹营本身应该没有是适龄的女子,无他,在艰难的战争之中,女孩很少能够长大,纵然有后来依附的将领女儿长成了,但是身份地位都当不得国母两字。

        在罗汝才的安排之下,曹营老人应该不会反对罗玉龙。这样一来,这个宝贵的未来皇后面额,就不能放在朝营旧将之中了,有些浪费。而罗汝才现在最缺少的却是士大夫的支持。

        如果能引入一家士大夫家族支持,单单是丈人家带来的政治资源,以及人才,就足够让罗玉龙在文臣之中一下子有影响力了,而且国丈在太平年间大概是一个阻碍,而如今乱世之中,却是一个自己人的标签。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想来对罗玉龙是最好不过了。

        但是张轩也不是多喜欢这个方案的,在他的计划之中,江南必定要清理一遍的,只有早晚而已。故而他仅仅想引入一个东林大佬,将来过河拆桥的时候也便利。只是将这个东林大佬变成未来的国丈,却是一个大问题。

        将来倒东林

        的时候,莫非还要换一个皇后以及太子不成?这可就是大动静了。

        他沉吟一会儿说道:“最好,选一书香门第女子为妃,以示天下,新朝不外士大夫之意。”

        多得就不说了,反正这个国丈还没有定下来,将来再说将来的事情不迟。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罗玉龙说道。他一拍手说道:“阮先生过来说话吧。”

        “是,殿下。”一个声音从罗玉龙后面传了出来,却见一中年男子,相貌堂堂,仪表风度极佳,有一股士大夫独有的气质,他出来之后,先向罗玉龙行了一礼,随即又向张轩行了一礼。

        “此人是谁?”张轩心中默想着,一边起身还礼。他知道,此人在罗玉龙会客的时候,在后面旁听,想来是罗玉龙的心腹之臣,不敢有一丝失礼。

        “学生阮大铖。见过张将军。”此人一开口,顿时让张轩心中一惊,暗道:“此人就是阮大铖?”

        “阮先生好。”张轩微笑说道:“久仰了。”

        的确是久仰了,在几百年之后,张轩都知道这一号人物。

        张轩第一感觉是不像。

        阮大铖后世的形象不堪之极。但实际上阮大铖不管怎么说也是进士出身,如果相貌太差了,根本就不会被录取。也不可能在朝廷之上厮混。而且阮大铖称得上多才多艺,在戏曲,音乐之上,都有独特的创见,阮大铖府中的戏班子,可以说是南京第一独占鳌头。

        南京可是六朝金粉之地,阮家戏班能有这水平可想而知。时人评论,阮家戏班之所以能如此,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阮大城有钱,有才。有钱不说,没钱是养不起一流的戏班子。而有才,却是阮大铖常常写些剧本,给戏子讲解。有阮大铖的调教,这戏班子才能南京第一。

        即便扒去阮大铖其他方面的成就,单单在这上面的成绩,如果在现代,混一个知名导演,剧作人那是轻而易举的。

        故而阮大铖的身上儒雅风度,却也不是假的。

        不过,纵然如此张轩一听阮大铖的名头,眉间也是微微一皱,随即抚平了,好像毫不在意的与阮大铖相对坐下。但是这一丝皱眉却是没有瞒得过阮大铖的眼睛。

        阮大铖心中苦笑,却也不好说什么。

        他知道他的名声在士林之中坏到了极点,无他,他本是东林出身。在东林与魏忠贤之间企图脚踏两条船,结果踩空了,掉到水里。本觉得仕途无望,结果还乡之后,

        东林人也不放过他。

        被东林小辈屡屡侮辱。所为复社四公子,还有大量东林后辈都是以什么成名的?文章,花酒,骂阮大铖。

        几乎全部如此,似乎任何东林小辈,想要成名,最好的办法,就是骂阮大铖。

        数十年来的一股抑郁之气,积郁在阮大铖的心中,早已按捺不住了。

        曹营下了南京之后,阮大铖观望了几日,使足了银子,将曹营的一些内幕也探听清楚了。见曹营在南京,说不少秋毫无犯,也抄了不少南京勋贵的家,但是杀人不多,百姓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打扰。

        阮大铖心中的野心,就好像是野草一样疯长。他暗道:“当年跟随魏忠贤之事,与东林结下梁子了,在今上在位之时,是万万不可能出仕了,只是大丈夫岂能不报此仇。罗汝才或有成事之像。”

        他想了数日之后,终于下了注。他没有去投罗汝才,而是投到罗玉龙麾下。

        三言两语之间,为罗玉龙解开不少难题,罗玉龙顿时大喜过望,将阮大铖倚为谋主。罗玉龙本想将阮大铖安置在长史府之中,将来开国建基之后,少不得一个尚书之位。

        但是阮大铖却看不上张质。

        无他,张质在张轩的影响之下,一切以务实为主。忙起来通宵达旦,下面的小吏都快步如飞,阮大铖进入长史府,恐怕一时间也不能替代张质的位置。阮大铖也不习惯这样的工作狂一般的作风。

        十几年的闲置,阮大铖早已过惯了富贵闲人的日子了。

        故而他就留在罗玉龙府上,成为罗玉龙的潜邸旧人,想等罗玉龙登基之后,直接与张质平起平坐。不用为张质的下属。

        阮大铖说道:“学生以为张将军所言极是,只是这人不好选,定然不是东林中人,东林尽为狂妄自大之徒,如果引入宫中,今后恐怕有不堪言之事。”

        罗玉龙微微一笑,说道:“区区一女子而已,有什么堪言不堪言的。听说三弟得了董小宛?”

        男人之间的话题,说着说着就说到女人身上了,那也是自然之极的事情。

        张轩带着几分苦笑说道:“二哥别笑话我了,我都不知道如果给玉娇说了,幸好过关了。”

        “三弟。不是我说你。”罗玉龙皱起眉头说道:“虽然你宠爱玉娇,但也不能太过分了,男子汉大丈夫,有几个姬妾算得了什么?如果玉娇说你,我做兄长的就教训一下她。    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为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