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隆武决策

第一百二十七章 隆武决策

        第一百二十七章        隆武决策

        “下去吧。”隆武帝说道:“朕累了。”

        “是,”大小臣工都一一退下来了。隆武帝有些疲倦的靠着太师椅上,双手揉捏着眼角,只觉得满眼都是酸涩之意。

        隆武帝比之弘光好上了不知道多少。

        至少,现在长沙小朝廷所能掌管的地方官员,大小臣工,隆武帝都一一与之私谈,观其人品如何,还特别是注重选拔人才,一时间很多大臣都被隆武帝启用了。

        如文安之,张肯堂,如是等等。

        但是号令传达,还是需要时间的。

        一时间这些人都还没有到任。

        而隆武帝另一个爱好,就是给人或者地方起名字,如长沙就被改名为楚京,并召集行伍之中,能战之士,一一赐名召见,用以激励将士。故而在隆武的作用之下,回到长沙之后,军威复震,再加上章旷所带的长沙兵,也可堪一用。

        故此隆武帝第一个大计划,就是支援南昌。

        可以说,隆武帝的动作不可谓不快。

        南昌在隆武草草登基的时候,就已经是被包围了。隆武登基,整顿人马,调和诸臣,派人出兵,仅仅用了小半个月,就有了出兵之能。但是他这么几乎每夜都熬夜到后半夜的回报就是南昌陷落。

        他微微一叹,看着各样南昌城中逃出来的士卒描述。才算是了解了南昌的现状。

        百日围城,南昌城中民生困苦。特别是弘光落到曹营手中,罗汝才自然不会让他闲着,派人带着弘光在城头之下走了一圈,万元吉的精神就大受打击。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方国安来问战守之计,却窥出了,万元吉的无可奈何。

        方国安自然不愿意与南昌城共存亡了。

        故此,方国安就安排了人手,在城中发动兵变。

        乱兵洗劫全城,并直冲巡抚衙门。有人劝万元吉逃走,万元吉说道:“累江西父老如此,我又有何面目独活。”自杀而死。

        方国安杀了万元吉,随即投降张应元,张应元打下南昌之后,如今还没有动作,不过在整顿兵马而已。

        但仅仅是如此,就让隆武帝寝食难安。

        他接到手中的,是一个四处漏风的残破局面。他决计不愿意退到两广去,故此稳守江西,湖南就非常重要了。他本想里应外合在南昌城下打一场大胜仗。但是一个多月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来人打盆冷水来。”隆武大声吆喝一声。

        不过片刻,就有侍女将一盆冷水端了

        过来,隆武将自己的脸埋了进去,只觉得早春的寒意顺着皮肤往身体里面渗透,将整个人所有的细胞都唤醒了。

        隆武心中暗道:“不就是一次失败,我还有机会。”

        随即翻起一边的奏折,一封封的批阅起来,时不时在奏折之上写出大段大段的批注。

        “报。陛下。”一个侍女说道:“马大人来了。”

        隆武一听,心中微微有些不妙之感,说道:“快请。”

        虽然隆武引入了不少士人,但是一时间马士英的实力无可动摇。马士英如今深夜来访,定然是有大事发生。

        果然如隆武所料。

        马士英见了隆武,行礼过后,说道:“情况有变。”

        隆武说道:“怎么回事?”

        马士英说道:“张应元以叛贼方国安为先锋,向长沙而来。”

        隆武大吃一惊,手一下子拍在桌子上了,说道:“情况如何?”

        马士英说道:“现在还不用太过担心,方国安新降之辈,又是久战之师,应当没有多少,而今章大人督师江西。方国安不可越雷池一步。”

        隆武听了,嘴角带着苦涩的说道:“希望如此。”

        这固然不是最坏的结果,但也不是一个好结果。

        隆武手中的唯一一支机动兵力被牵制住了。虽然隆武偏居长沙,但是消息一点也不闭塞。    北方大局势,他又怎么能不知道。清军大举南下,曹营与清军的边界,从山东一直蔓延到襄阳,有数千里之遥。

        曹营与清军之间,早晚有一场大战。

        隆武本想趁着这个时候北上,从曹营手中沾些便宜。

        他不仅仅是为了改变长沙小朝廷的战略形态,还是为了巩固他自己的地位。

        毕竟隆武明白,他的帝位是怎么来的,根本不稳固,在乱世之中想要稳定地位,最好的办法就是打上一场胜战。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马士英也明白隆武帝的心思,他对隆武的态度,于弘光不同。

        弘光不过一富贵闲人而已。对朝政一窍不通,故此马士英一直将弘光当孩子一样哄,局面如果从不与弘光商议,因为商议也没有用,仅仅是在生活上照顾弘光,拉近与弘光的关系,比如给弘光进献美人。

        而隆武又不同了。

        隆武满腔报复压抑了几十年,正在兴头之上。大小事务,无不亲自批红。马士英也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说道:“臣请命再次征调两广士卒北上。”

        隆武说道:“如此一来两广就空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征调两广兵力了,从弘光武昌登基之后,两广之地作为大后方,出兵出饷,那可是一次又一次。正如隆武所言,几乎将两广兵力给抽空了。

        而今的两广也都不太平。

        不能说烽烟遍地,但是各地土寇蜂起。

        大明末年是土崩瓦解之势,不仅仅在北方,南方也有,不过有轻有重而已,在江南之地,尚且有白头军,更不要广东了。

        “事到如今,只能两权其害取其轻了。”马士英说道。

        广东的土寇不过是疥癣之疾。毕竟广东乱过很多次。数次平定。只要缓过劲来,这些乱子反掌就能平定。而如果曹营压下来,就是灭鼎之灾了。

        “朕准了。”隆武沉吟片刻,也只能点头答应下来了。

        “陛下,还有一事。”马士英说道:“清廷来使了。”

        隆武说道:“是谁?说些什么?”

        “是黄澍。”马士英说道。

        “黄澍。”隆武顿时大怒说道:“他还敢来,当真是不怕死,还是觉得朕太好说话了。”

        隆武如何能忘记当日武昌城中的事情,一想起黄澍与左梦庚摆了他那一道,隆武就气不打一处出。

        “陛下,小不忍则乱大谋。”马士英说道。

        隆武也明白这一点,不多说话了,就当不知道这一件事情,将注意力放在正题之上,说道:“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对待清廷?”

        马士英说道:“清廷狼子野心。决计不可相信,但是远交近攻,是必然之举,如果曹营势大,非我一家可敌,借师平曹,也是自然之举。”

        隆武心中有些烦闷。

        他对清廷没有一点点好感,不管清廷再怎么伪装,在隆武看来,与流寇相差不大。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有可能的话,隆武才不愿意与清廷合作。

        但是形势比人强。

        他要面对的敌人,首先是曹营,而不是清廷,纵然击败曹营之后,双方还会兵戎相见。此刻他也顾不得了。说道:“这件事情,由马先生负责,与黄澍好好谈谈,看看他有什么条件。”

        “不过,朕不想见黄澍。”隆武说道:“一次都不想见。”

        “臣明白了。”马士英说道:“此事我会一日一报,决计不会误了两国邦交。”

        隆武冷冷一笑说道:“两国之间有邦交吗?估计谈下来,我们也没有兵马可动。不过他想谈就谈下去吧。”

        这不是隆武有意耍诈,而是长沙小朝廷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