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大夏兵制

第七十六章 大夏兵制

        第七十六章            大夏军制

        张轩在养病的时候,其实反复复盘过,他复盘最多的就是大洪山之战。已经之后的伏击战。

        无他,在襄阳之战中,不过两鼠斗于穴,狭路相逢勇者胜而已。要得是敢拼命,能拼命的勇气。

        张轩一仗仗打下来,这股敢拼命的架势,倒是养出来了,襄阳之战中,玩不出什么花样。只是针尖对麦芒,白刃交接。这样的仗,能玩的不过是小花样,比拼的军队的整体素质与勇气。

        这样的仗,很适合张轩打。

        张轩打仗固然呆板,但也有一股狠劲。这是这股狠劲让张轩坚持到最后,逼退清军。

        但是大洪山之战,与之后的交战,回旋的余地就多了。

        张轩细细回想,不管是许都的决然进攻,还是曹宗瑜的拖刀计。与他们对阵,张轩不敢说自己一定败,但却不敢言胜。

        张轩自己麾下,就这两个名将苗子,让张轩不得不长叹,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曹宗瑜与张轩一路走来,亦师亦友,曹宗瑜有此能,张轩早就知道了,而许都不愧为江南将种,却是出乎张轩的预料之外。

        那么除却两人之外,大夏百万大军之中,难道没有一二在领兵之上,胜过或者,与他张轩难分高下的将领。

        张轩想来,定然是有的。

        那么张轩对自己定位,再次出现了动摇。

        张轩扪心自问,他最大的价值,是领一旅之师征战于外,克敌制胜吗?

        在襄阳之战之前,张轩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在襄阳之战之后,张轩不是这样认为了。

        无他,襄阳之战中,承受着天下兴亡的压力。现在张轩每每想起来,都有一种夜不能寐的感觉。张轩想不想承认都不行,他在军法之上,未必比得上多铎,阿济格这些满清名将。

        不是,张轩不敢承担责任,也不是张轩不能承受压力。

        而是张轩深知兵者,国之大事,不要看现在天下局面似乎稳定下来,但是这个稳定的局面,很可能毁于一战之间。一战兴邦,一战亡国之事,历史上有太多了太多了。

        从历史能数次来的大会战,那一战不是这样。

        大夏承受不住一场几十万人,或者上百万人会战的失败。

        但是张轩也不过是庸碌之才,不敢说天资多好,最少连清华北大都没有考上。甚至清华北大的毕业生,放在历史长河之中,大部分人也不敢说是天资聪颖之辈。

        所以张轩所想的办法,就是在制度上来弥补。

        建立一套先进的军事体系,用来对抗清军战力,将领上的优势。

        而今有望于登上掌管大夏军政的位置之上,张轩自然很是兴奋,襄阳之战之后的一些事情,也就不放在心上了,而是全心放在对枢密院章程的修订之中,他还将他麾下的一些人也参与进来。

        比如姚启圣,胡澹,曹宗瑜,许都等人。

        有这些人的加入,张轩很多不合时宜的想法,也慢慢变得接地气起来。

        此刻罗玉龙问起来,张轩自然将自己所想的那一套体系合盘托出。

        “臣借鉴前明经验,将大夏士卒分为三部,一部乃是京营,或许说是禁军,常驻京师。乃是各地驻军所选之精锐。臣暂且拟一百二十营。一营三千人。共三十六万。”

        “营级编制及以下编制不变。”

        “这一百二十营,沿江驻扎,分驻南京。西京,九江。百营6军,二十营水师,掌控长江一线。”

        “百营6师,将以驻扎地,或者军事所需,数营驻扎一地,这设将军总领之,而京师所驻扎各营直属枢密院。”

        罗玉龙自然看得出来,张轩的布置。

        如今大夏的根基之地,就是长江一线,再加上浙江一省,除却这里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边边角角而已。三十万大军沿江驻扎,在加上水师勾连,可以利用便捷水道,很容易支援各处战场,比如南赣战场,长沙战场,那是淮安战场。

        这个想法到是不错。但是罗玉龙直接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说道:“这三十万禁军,归属何处。”

        罗玉龙如今也很有长进了,问出了关键问题。

        任何事情都需要讲制衡的。三十万禁军又在京师附近,如果没有足够的制衡,今后谁掌控了这三十万禁军,就掌控大夏政权,如何处置这三十万大军,才是张轩这个枢密院体系的重要之处。

        既要挥出战斗力,也不能有失控的可能。

        对皇帝来说,兵权失控甚至是比军队不能打仗更加恐怖的事情。

        张轩说道:“请恕臣先放下此节,等一会儿,会细细给陛下解释。”

        “好。”罗玉龙点点头,说道:“继续。”

        张轩说道:“除却禁军之外,还有边军,即淮安镇,淮西镇,襄阳镇,福建镇,南昌镇,五镇人马。每镇将领挂将军衔,下辖数营。看情况而定。”

        “除却边军之外,还有厢军。”张轩继续说道:“臣观战事一起,百姓有三苦,一苦于兵乱,大兵过境,常有乱兵为乱,国朝军法森严,如此之事,已经很少了。二苦于征敛。兵事一起,日耗千金,这千金从何而来,乃从民间而来。战事旷日持久,民间自然苦不堪言。”

        说到这里,张轩微微一叹。    有些事情,张轩看的清楚,但是却无法更改,就如同襄阳一战,将襄阳附近几乎毁于一旦,将白旺数年之经营,付之战火。张轩即便心疼又能怎么样?

        什么也做不了。

        “然百姓最苦,却不是此两者,而是重役民夫。”张轩说道:“十五从军行,八十始得归。那是唐时,而非今日,今日局面是,一征民壮,则生死无期,却不知道何地白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这是张轩最大的感受。

        任何战事死的最多的都不是战斗双方的战兵,而是辅兵民夫。

        可以说除非是就地驻守时,征召的民夫,负责转运粮食物资的民夫,最容易一出不回,很多是死在往来交锋之中,也有很多是被俘虏了,甚至还有一部分是被军队强制征召为兵了。说不定思在什么地方了。

        而且明朝制度之下,其实税不恐怖,恐怖的是役。因为基层财政几乎没有是余钱,而很多事情必须要办,就制定百姓负责此事,比如运输物资到某处。指定某个百姓担当,以这个时候的路况,很容易一去不回。在大兵过境,建立营寨工事,更是需要大量的民夫。

        这些民夫大量的参与战场,否则很多工事都不会那么容易修建好。

        但是民夫的死伤却从来不计入双方战损之中。因为他们不是正规军,张轩甚至查过了,很多人连抚恤都没有。

        张轩专门提出厢军。

        在张轩看来,所谓的厢军,就是战时的工兵部队,运输部队。非战时的工程兵部队,这样的部队即便是大明其实也有,那就是漕兵。专门用来维护运河的军队,宋代更不要说了。

        宋代甚至有专门的厢军经济。相当普遍,这里就不多说了。

        张轩不求别的,只求战争能离老百姓远一点。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来办。

        罗玉龙对厢兵并不是太在乎,或者说,他对不能直接打仗的军队都不大在乎,他在乎的重点,始终是战兵之上,于是乎问道:    “边军与禁军有何不同?”                张轩说道:“以臣所想,应该没有什么不同。大夏所有军队自然是一体的,军中不管是边军还是禁军,不应有所不同。不过是驻扎地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