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临危之际老臣心

第八十一章 临危之际老臣心

        第八十一章                临危之际老臣心

        首先崩溃的是越其杰所部。

        准确的说,是从两翼开始崩溃的。

        骑兵一般来说都是各部的精锐核心,本来南明军中各部都是新组建的,这样可以被称为骨干的士卒本就不多。这又将各部的精锐抽调出数千人来,这一样来,固然让隆武手中有一支堪称精锐的骑兵。

        但是也让各新建之军的实力被消弱了不知道多少,摇旗呐喊或许可以,但是想要充当主力决战,却是不行的。

        这一战真正交锋最惨烈的,是金华军与滇奇营。陈荩所部被隆武赐名为滇奇营。换句话说,也就是浙军与滇军。

        而两翼大多是摇旗呐喊的性质居多。

        但是摇旗呐喊的双方实力也不一样。

        张轩所部虽然人多有所增多,但是真正赖以为为主力的,其实也就是他原本的几部人马,其中一部安置在金华军之后,当做为后劲,其他也分在两翼做为辅佐。

        王进才所部就在战场西侧,也就是毗邻着湘江东侧。

        他虽然是老滑头,战场嗅觉却是一等一的好,本来他一直在保存实力磨洋工。在明军士气强烈波动的时候,他立即感受到时机到了。二话不说,督促各部强攻。

        果然,对面的明军,就好像是鸡蛋壳一样,“砰”的一声,就粉碎了。

        大军一处崩溃,所有士卒都坚持不住下去了,一时间除却少数人之外,再也没有多少面对南方,纷纷转身就逃。

        崩溃就这样开始了。

        隆武与张轩几乎同时失去了对军队的掌控。

        隆武是因为大军崩溃,指挥体系一时间也崩溃了,纵然没有崩溃        ,下面的士卒也只有少数士卒才会听令而为。

        而张轩崩溃,却是因为各部士卒几乎同一时间开始追击。

        因为这个时候,正在逃走,几乎没有抵抗能力的明军,在夏军士卒面前,每一个士卒的脑门之上,似乎写着两个闪闪发光的大字:“军功。”凡是开国之时,没有什么比军功更重的。

        虽然夏军军事体系在张轩还没有理清,但是下面士卒因为军功晋升体系,至少在张轩这里,是畅通无阻的。只有有足够的战功,哪怕仅仅是一小卒,也能晋升为将军。

        或许成为大将军,或许枢密院使的时候,会遇见天花板。

        但是这个天花板,对下面的士卒来说,根本就摸都摸不着,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越是如此,下面的士卒越受不了军功的诱惑。而现在这种几乎白捡军功的时候,可不多见,故而各部士卒都选择性的无视了上面的命令,或者根本不等上面的追击命令。一个接着一个咬着明军的溃兵杀上去。

        很多底层军官更是如此。

        于是乎,张轩这个大将军,在这个时候,除却身上的数千亲兵之外,几乎指挥不了下面一兵一卒了。

        张轩虽然心中有些不安,毕竟在战场之上,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危险的,即便是大胜之后。毕竟大胜之后,随即大败的战例并不是没有。不过,张轩细细想来,也觉得隆武未必能做到这种地步。

        心中微微一叹,暗道:“罢罢罢。算是给下面一点福利吧。”

        不过,张轩即便如此想,他依旧传令亲兵警戒        ,一旦出现了超出意料之外的事情,他也可以迅速做出反应来了。

        张轩的烦恼,是幸福的烦恼。

        而隆武几乎绝望了。

        “陛下速走。”陈荩拉着隆武的缰绳说道:“今日虽败,但何阁老,领兵在外,还有两广,云贵之兵,事尚可为。陛下当努力振作。保重身体。”

        “呵呵。”隆武的脸色苍白,双眼无神,毫无聚焦的看着眼前大军雪崩的局面,一只手按在长剑之上,松了又紧,紧了又松,说道:“陈先生,觉得事真的尚可为乎?”

        隆武是一个明白人。

        正因为明白,才更知道这局势的残酷。他忽然想起了弘光,弘光一直躲在皇宫之中,醇酒美人。未必不是不敢面对如此之局面。

        陈荩听了隆武的问话,看着隆武转过来的目光,本想说些安慰振作的话,只是话在嘴边,却一个字也说出来了,只是期期艾艾的说道:“臣,臣”

        隆武的手瞬间握紧了长剑,说道:“爱卿无须如此,太祖成祖,百战而成如今基业,未尝没有困顿的时候,朕岂能因为一败而一蹶不振。        ”

        不管隆武是真振作,还是假振作,总之,他不再纠缠于这一战如何,而是立即传令亲兵撤退。

        “是。”周之藩与熊纬两人立即答应下来。

        亲兵前队转为后队,立即后撤。

        这样的举动,随即引来链锁反应。见隆武都退了,最后坚守的士卒也失去了坚守的信心。随即也倒入崩溃的大潮之中,夏军再也没有遇见一丝抵抗,变成了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真正交锋之时,双方伤亡比例其实相差不大,即便有一些差距。唯独在追击的时候,才将伤亡比例彻底的拉开。

        其中死亡的人,未必全部是被敌人所杀的,还有不少,是死在自己人手中,特别是现在这个情况。

        明军是出城做战,他们后面就是城墙。

        长沙城城高池深,总共有十三道城门,但是在南边一共有三道城门,故而想要逃进城中的士卒,都拥挤在三道城门之前,还有一些士卒,绕城而走,想找其他城门入城。甚至有一些干脆不想入城了,有的跳进湘江之中,毕竟南方人大多会水,躲进湘江之中,找一个地方重新上岸。这湘江之上,固然是夏军水师的天下,但是夏军水师即便再厉害,也不可能将水中的人都抓住。

        在失去秩序的时候,三个城门的通行能力大大受到限制。为逃走,这些人从不介意用刀兵开道,故而越拥挤,越乱,越乱,就越慢。居然将隆武都堵在城外了。

        “砰砰。”的火铳声传了出来。

        这并不是夏军的火铳,而是明军的火铳。

        毕竟火铳,准确的来说是鸟铳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什,明军之中也有不少准备。

        隆武被堵在城门之外,眼看后面几乎打疯了夏军都要追上来了,周之藩不等请示,就下了辣手。

        一时间城门之外,被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凡是堵住隆武去路的士卒,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卒,不管是伤兵,还是别的,周之藩号令三声之后,立即开枪,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

        隆武纵马踩在这一条,几乎是用尸体铺成的道路之上。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知道是被战场之上的残酷吓到了,还是这样局面,让他无法应对。

        “杀。休走了明帝。”

        “抓住明帝者,封侯,赏赐千金。”

        夏军的口号,此起彼伏,看着隆武的龙旗,再听着一个个赏格,即便是再沉稳的人,此刻也失去冷静,一个个,红着眼,争先恐后的杀了过来。

        “陛下先走,老臣为陛下断后。”陈荩见状说道。

        隆武此刻也有一些手足无措。不管表现的再英明神武,第一次上战场,很多人都表现的不适应,更不要说是一场败仗了。隆武知道而今也不是客气的时候,说道:“陈卿保重。”

        陈荩深深行礼,说道:“老臣去也。”

        随即带着数百亲兵,反身向南,高举“陈”字大旗,要求所有溃兵都服从自己的号令,不从者立斩不赦。就这样纠集了数千人马,其中大多数是滇军残部,与追来的夏军硬生生的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