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暗道

第八十九章 暗道

        第八十九章                                                暗道

        秦猛一路快马加鞭来到了长沙城南大营之中。将南边的情况,告诉了张轩。

        张轩心中大定,虽然秦猛还没有说明张应元与何腾蛟之间的胜负如何。但是在张轩看来,不管是胜负如何,这一段时间之内,长沙城都没有援军了。既然如此攻打的长沙城的日子就要却确定下来。

        张轩立即调兵遣将,将大量的火炮从水师上借调过来。

        这似乎已经形成了惯例,凡是用到火炮的时候,从水师调用,连周辅臣也都习惯了。

        接近百余门火炮,虽然因为要上船的缘故。比清军的红夷大炮的稍逊一些。但是用来轰击长沙城垣也足够了。

        在张轩的命令之下,大队士卒前移,在距离成为两里左右的地方,形成一个个相对而来有些距离,但是非常密集的小方阵。在严密的步阵包围之下,无数民夫正在劳作。

        是要建立起一座炮台。

        以张轩对这个时代的火炮威力的估计,想要攻破长沙城墙,也不是一日两日。虽然明军的火炮不足。但也有不少。所以保护好好炮,就是相当重用的,张轩宁肯稳重一点,建立一个个炮台,设士卒把守,外面再有军队警戒。一个炮台炮手再护卫大抵有百余人上下。

        而且火炮并不是完全陈列在南门之上。

        城南仅仅是有一个方向,可以说,凡是张献忠破坏过的城墙,都有大炮对准。不过相比之下,有轻重缓急,虚虚实实的变化而已。夏军这样大举动作,根本瞒不过人。

        隆武对着一切看的清清楚楚的。

        但是他无能为力,当日一战,大败亏输之际,几乎将滇军给丧尽,也有赵印选兄弟带着千余人马逃回城中,不过滇军,滇奇营作为一个整体编制已经不存在了。

        各部元气大伤,只是堪堪维持而已。为了弥补缺额。隆武不得不强征长沙城中百姓登城。

        但是临时征调的百姓,仅仅能做一些辅助型的工作。而且长沙城墙有十几里长,十三个城门,最少一两万才能站满,更不要说,如果打起仗了,要迅速增援了。

        隆武手中的兵力,不过是堪堪够用而已。

        为了鼓舞士气,隆武更是每日金甲戎装,打着自己的仪仗巡城,让所有士卒都能看得见他,好鼓舞士气。

        但这并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一日,隆武再次巡城。

        他带着百余人走在砖石的城墙之上。大片大片的青砖,

        在风吹雨打之下,磨去了棱角,露出类似于岩石的本色。隆武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甚至与一些士卒说说话,叮嘱他们要好生守护城墙,援军不日即到。

        虽然一场大败,消耗了隆武很多威信。

        大明皇帝的名分还是用些用处的。

        在隆武的行动之下,长沙城中的士卒,好歹鼓舞了一些士气,准备坚守以待,那些并不存在的援兵。

        不多时,隆武就转到了长沙城东南角天心阁上。

        这天心阁乃是长沙城东南方向的一座角楼,也是整个长沙城制高点所在。在此处向西北看去,能俯视大半个长沙城,而向东南看去,将城外数十里方圆,尽收眼底。

        马士英一路跟着隆武来到这里,见情况合适,请隆武屏退左右,说道:“何云从之言,未必没有道理,还请陛下慎思之。”

        隆武轻轻一笑,说道:“你如此劝朕?即便朕答应,此刻的长沙城又如何走得了?”

        马士英说道:“正要禀报陛下,就在天心阁下方发现一道密道,宽可行车,直达数里之外,陛下轻装简从,丛此地出城,想来贼人定然不会发现?”

        “哦。”隆武微微吃惊:“带朕去看看。”

        古代城防工事,从来不限于地面之上,有些暗门地道也是常有之事,并非到了后世大家才知道地下工事的,只是如这般蔓延数里,宽可行车的暗道,还是少见的。

        这些工事都是洪武年间修建的时候留下的暗手,甚至有些因为年代久远,早以失传了,也是马士英详细的一处处的检查各个城楼才发现这个地道,或许是因为地下水的原因,天心阁地处高处,所以才有足够的土层,挖掘着样的地道。

        隆武立即与马士英查看下面的地道。

        地道入口是在天心阁下面的一处角落之中,推开石门,一股略带青苔与腐败的味道传来,似乎这里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用过了。

        马士英说道:“我已经派探查过了,出口就在数里之外。可以绕过贼军大多数斥候。”

        隆武忽然一笑,说道:“马先生,你走吗?”

        马士英微微一叹,说道:“臣已经老了。不想折腾了。”

        马士英年过半百,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来说,并不算太老,只是近年来一系列战事,让马士英操碎了心,再加上丧子之痛,让马士英痛彻心扉,国事家事如排山倒海一般压过来。

        让马士英迅速的老去了。

        此刻头发几乎半白,怎么看不像是一个五

        十多岁的人,反而像是天命之年的老者。

        随着殚精竭虑的考虑战局,让马士英有一种身体急速被掏空的感觉,他心中有一种感觉,他的大限将至。

        虽然不知道,着些是不是错觉,但是马士英并没有想离开长沙的意思。人老了,面对这样的局面,“不想折腾”这四个字,虽然有些悲观,但却是心里话。

        “朕也不想折腾了。”隆武说道:“如果天意如此,朕宁可死于此地。”

        隆武与马士英不一样,隆武更多是不愿意落一个大权旁落,受制于人的局面。他的班底,他忠心耿耿的将士都在长沙。他可以离开长沙,但决计不可能将自己的班底都带离长沙。

        也就是他到了广州之后,几乎可以说是孤家寡人了。

        而广东丁楚魁,也不是一个纯臣。

        与其这样,他不如身死殉国,为他已经在广州的弟弟,多积累一些威望。

        毕竟人死为大。他在长沙殉国,为唐王一脉多增加一些声望,他弟弟继承皇位就多了几分把握。

        “只是对不起辛童了。”隆武心中暗淡了几分暗道。他已经与曾氏说过了,在战败之后,他就想办法将曾氏送出长沙城,哪怕是隐姓埋名过寻常人的生活,只求诞下麟儿。能传承香火就行了。

        只是被曾氏拒绝了。

        一来是她誓与隆武共存亡,二来,她已经显怀了,快要临盆了。大肚便便,根本不良于行。如何能在贼人的追击之下,逃出生天,跑得慢了,跑不了,跑得快了,说不得一尸两命。

        与其这样,还不如父子夫妻死在一起,也算是一家团圆。

        “不过,此地却大有可为。”隆武将心中悲伤的感觉压制下去,努力将心思放在眼前。努力能守一日,就守一日,能守一时,就是一时。

        马士英也很通透,说道:“陛下可以准备派遣精锐突击贼人之后?”

        “正是。”隆武说道。

        马士英心中也绝了让隆武逃走的意思,声音微微低沉说道:“以这个地道的规模,最多能通行一两千人上下,如此的话,非要挑选精锐不可。只是,城中堪称精锐的,已经不多了。”

        隆武心中微微一叹,暗道:“何止是不多,简直是没有了。”

        两人一阵黯然,此刻谁也没有说话,忽然听见沉闷的声音响起。轰隆隆的有如天边的滚雷一般,隆武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滚雷,而是大炮。

        夏军的攻城,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