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潮州之变

第二十一章 潮州之变

        第二十一章                潮州之变

        对着一面巴掌大的玻璃镜。胡澹正在整理仪表。

        王承业一副奴仆的打扮在一片伺候,说道:“大人,全部准备妥当了。”

        胡澹脸上神色一点变化都没有,看上就好像是要赴一个普通酒宴一样。丝毫没有感受到即将到来的刀光剑影。淡淡的说道:“承业,我的性命就交给你了。”

        王承业说道:“请大人放心,我即便是万死也会保护好大人。”

        胡澹轻轻一弹衣袖,说道:“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是。”王承业说道。

        胡澹带着王承业,来到了衙门之中。此刻衙门口,已经有很多人等候了。

        车重任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此人身格熊状,一举一动,看上豪气大方,但是在胡澹看来,却是粗鄙之极。胡澹忍着心中的不快,面上丝毫不露,带着几分和煦之色。说道:“胡大人听说,上面已经定下来了。”

        胡澹说道:“不错,我家大将军为将军力保,才让陛下同意的。今后车将军,不,潮王殿下,还要多多感谢大将军才是。”

        “那是自然。”车重任大声说道:“请大将军放心,今后我老车在外,一定会与大将军同气连枝的。”

        胡澹心中冷哼一声,暗道:“你也配与大将军相提并论?”连敷衍他的心思,也淡了几分,说道:“如此便好。”

        胡澹正欲与车重任一起衙门,车重任一把揽住了胡澹,说道:“胡老弟,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胡澹一时间不明白车重任说的是什么?说道:“将军的意思是?”

        车重任微微咧牙说道:“圣旨在哪?”

        胡澹说道:“车大人,你不会以为接圣旨,就在这个时候吧?”

        车重任微微一滞,说道:“有什么不对吗?”

        胡澹说道:“太不对了。接圣旨要选良辰吉时。纵然不挑日子,也要挑时间,一般都是每日午时,宣旨。而今朝廷的使者与护卫都在潮州城之中,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了。你今后就是大夏达官显贵了。这些礼数,也该明白。今日我们好生吃酒,明日正如设香案接旨便是了。”

        车重任对这个还真是一窍不通,听胡澹说的似模似样的。也就信了七八分,不过车重任对一点却是肯定的,的确有大概三百人左右的人马簇拥着一看上去高官的人进入潮州城,还是他特批的。

        想来在自己的地盘之上,胡澹不敢骗自己。

        车重任哈哈一笑,说道:“原来是这样,却是老车不识礼数了,等一会儿,定然罚酒三杯,为胡老弟谢罪。”

        胡澹大笑说道:“车老兄,是不是酒虫犯了,想法子想要喝酒啊?”

        车重任也大笑道:“却被胡老弟看穿了。”

        只是车重任没有发现,胡澹的眼神没有一点笑意,有的只是冷意,好像刀锋上的流光。

        晚宴开启了。

        这一场晚宴,乃是车重任精心准备的,可以说整个潮州城最高水准了。即便作为陪客的人,也是潮州城之中有头有脸的士绅,规格之高,谈不上绝无仅有,但也相差不大了。

        只是在喧闹的夜色之中,却隐藏了黑暗的角落之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黑暗之中,大概有三百人隐藏在轿夫之中,此刻纷纷掏出兵刃出来。罗岱亲自出马。又有内应接应。从门口开始一点点的向衙门离开渗透过去。似乎宴会所在阁楼灯火辉煌,远远的看去,让人忍不住挪开眼睛,这里有轻歌曼舞,也有种种丝竹,好似天外之音,与着浑浊的尘世互不相干。

        一个又一个护卫要么在无声无息的倒戈了。要么就无声无息的被杀了。

        “啊-----”一声要冲破屋顶的尖叫之声。猛地传开。是一个上菜的侍女,无疑之间看到了他们的行动。

        罗岱听到这一声尖叫,就知道暴漏了。罗岱一声怒吼道:“冲。”

        数百士卒从各个方向扑向主楼。

        这个再也不不隐藏行踪了,其实能隐藏到这种地步,对罗岱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事情了。

        吓得瑟瑟发抖的侍女,抱头蹲在角落之中,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哭都不敢哭出声。咬着舌头,任眼泪直流,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唯恐死在这些凶徒之手。

        不过罗岱带来的都是军中精锐的,此刻都将注意力放在车重任的身上,没有功夫放在这个侍女身上。一个个大汉拎着带血的长刀,从他身前冲过,似乎没有停留。

        只是地板之上,一连串血迹,才表明有人刚刚在这里经过。

        就在外面尖叫之声响起,紧接着喊杀之声响起,刀兵交击之声传了过来,喝到半酣的车重任立即觉得不对劲,猛地酒醒了大半。

        罗岱的选择这个时间,是与胡澹商议过的。正是酒席过半的时候,欢歌之余,参与于这件大事的士绅都一一退席了。感觉到风头不对的也都退席了。至于借口,很简单。

        他们年纪大了,玩不起年轻人的东西了。

        以车重任的德行,又怎么会单纯的喝酒。现代人在酒后,都有这么多的节目。比起现代人,古人玩的一点也不逊色。台上歌舞声声,台下玉体横陈。这边娇声连连,那边鸳鸯帐暖。

        剩下的人也就胡澹一行人,与车重任这边将领。

        胡澹玩的也很嗨,他嘴里叼着一个酒柄,正在横抱着一个女子,轻轻倾斜酒杯,一丝酒线流入樱桃小嘴之中,丝丝缕缕,情意绵绵。

        “怎么回事?”车重任猛地站了起来,一下子将怀中的两个女子摔在地面上。

        一时间歌舞也停了,丝竹也停了。

        这这样一来,厮杀之声,越发清晰。

        “是你。”车重任也不是傻瓜,他目光一转看到胡澹身上,说道:“是你安排的。”

        胡澹也猛地站起来,任怀中的女子摔在地面之上,说道:“怎么可能?我自己还在这里,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随即他做恍然大悟状,说道:“定然是郑家做的事情?”

        车重任眼睛微微一眯,凶光流动,就要喷薄而出,说道:“郑家?”

        胡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说道:“就是与你交手的郑彩。他家的后台是郑芝龙,与大将军关系不好,大将军招降你,他们自然不愿意了,他们这样做的就是为了抢功。”

        车重任微微一笑,说道:“原来如此。”脸上笑容不改,猛地拔刀,一刀劈向胡澹。

        早已准备好的,王承业猛地架起两柄匕首,当住车重任的一劈,但是事起仓促。王承业也吃不住力道,连退好几步,撞翻了好几张桌子,一时间碗,筷,盘子,碟子,砸了一地。噼里啪啦的崩得到处都是?

        王承业手腕有些疼,心中暗道:“如果有一把刀就好了。”

        并不是谁都可以带兵器的,王承业作为胡澹的随从,虽然能跟着进来的,但却不能带兵器,他只能在身上暗藏了两柄匕首。不能说匕首不好用,只是王承业是战阵上的猛将。用这样的兵器,不大习惯了。

        “你想骗我?”车重任冷笑一声,说道:“如果是郑家的人,他们根本不可能冲到衙门来,最多夺下一座城门就发动。而且,你身后这个保镖,崩得太紧了一点。果然是早有预谋。”

        王承业听了心中一沉,没有想到是他的问题才暴漏的。牙微微一咬,暗道:“胡大人,对我有知遇之恩,今日又因为我之故,身处险地,我即便是拼得一四,也要将他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