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追击二

第一百零二章 追击二

        第一百零一章                        追击

        阳光渐渐衰落下来,太阳似乎也羞愧的躲到了地平线之下了。

        又是一场徒劳无功的战事。

        八旗士卒并没有损失多少,但是叙州城下,却也是集尸如山,只不过死大多都是四川本地百姓。

        豪格见惯杀戮,对此丝毫不在意。

        他唯一在意的是攻进的进展。

        这一段时间之内,他并非没有派八旗精兵藏在这些士卒之中突击叙州城。但是被杨展一一挡下来了。有三四次登城的士卒,再也没有下来了。

        “收兵吧。”豪格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好像是一块石头一样,淡淡的说道。

        随着豪格一声令下,大队人马缓缓的退下来。

        城头之上,杨景新也松了一口气。

        杨景新目光一扫整个城头,却见不知道多少瘫软在地面之上。当然有些人躺在地面之上休息,有些人去是已经变成了尸体。

        连城墙上的女墙,如同牙齿一般的矮墙在火炮的轰击之下,有很多都砸翻了,一个个木头架子卡在缺口之上。

        杨景新一直冲杀在前,累得浑身痛楚难当。如果没有一身上好的盔甲护住,此刻杨景新估计浑身上下少不了伤口。

        杨景新正想下去休息,却别杨展一把拦住了。杨景新说道:“爹,今日一战已经过去了,你已经好几夜没有合眼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杨展说道:“等着。”

        杨景新不敢违逆父亲,只能站在父亲身后,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汗凝结在身上,很不舒服,问道:“爹,你在等什么?”

        “等看篝火,看炊烟。”

        时间慢慢过去,篝火与炊烟遍布整个夜空,但是杨景新横竖看过去,也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爹。”杨景新说道:“你再看什么?”

        杨展说道:“豪格什么时候退兵。”

        “这能看出来?”杨景新不敢说来,只能在心中腹诽。

        在清军大营之中,清军将领也在商议这一件事情,什么时候退兵。

        “王爷,孟大人已经传消息来了。后续的军粮不会有多少了。”满达海说道:“陕西方面粮食已经空了。”

        豪格也知道,孟乔芳不容易。

        甘陕本就不是什么富裕的地方,总体来说,清军粮食产两,比不上夏军。军粮这方面,这方面清军这方面一直很短缺。

        也幸好,豪格要攻的地方是四川,四川也算是粮仓,否则豪格的军事行动不可能支撑这么长时间。

        这一次征战,是豪格最后的努力了。一连数日的攻城,围绕着叙州城来回争夺,终于落下了帷幕。

        豪格轻轻一叹,说道:“好吧。明日退兵。”

        退兵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二日一早,清军各部都缓缓北上。

        “醒醒。”杨展一脚将杨景新给踹醒了。

        此刻天才蒙蒙亮。

        杨展在城墙之上,整整的站了一夜。

        而杨景新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用披风盖在身上。靠在城墙之上睡觉。

        杨景新说道:“怎么回事?”

        杨展说道:“清军退兵了。”

        杨景新一下子跳了起来,看着城外的清军。已经缓缓的拔营而去了。杨景新看着杨展,对父亲暗暗佩服,他不知道,父亲是怎么判断豪格什么时候退兵了。

        杨景新还有些迷糊的时候,杨展已经起身下了城墙说道:“快走。”

        杨景新说道:“爹,准备怎么办?”

        杨展冷笑一声,说道:“真当这里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的地方吗?”

        此刻从天空俯视清军队伍。

        马队在外,最外围的无数斥候在探查。在往里面一点,就是马队列阵看护,再里边一点是大队步卒,再往里面就是大军辎重,不过辎重并不是很多了。

        大军分成数队,宽数里,蔓延数里。

        对于撤兵,豪格也是很严谨的,提防着明军追击。

        对于杨展的手段,豪格也尝过了。不敢有一点大意。

        一天,两天,毫无动静。

        似乎杨展已经放弃了追击豪格了。

        豪格心中存了担心,但是清军上下却没有这种担心,很多时候清醒的人,并不是太多。清军虽然屡次在杨展手上碰壁,但都是攻守之战,而并没有野战过,故而全军上下,一方面将杨展当做硬骨头,一方面又鄙视杨展是缩头乌龟。

        前两日还能提着精神防备,但是两三日之后,大军北上一两百里,离开叙州城已经很远了,他们都觉得杨展不可能追击了。

        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警惕。

        却不知道,杨展已经箭在弦上了。

        简阳城北。

        万余人马埋伏在各处,杨展亲自带队,这些人都是杨展一直养精蓄锐的精锐部队,虽然只有万余,却是杨展的老班底。

        清军千算万算,算错一件事情,那就这里是四川,杨展也是川人。

        虽然清军所过之处,没有任何抵挡,但是并不意味着清军就完全掌控了这些地方了,张献忠对各

        地的叛伏不定,都大为头疼,更不要说清军所过之处,都要剃发。下面更是民怨沸腾。

        杨展更是抗清主力,赖杨展而活的川民超过百万,杨展在川人之中威望,就更不要说了。

        故而杨展的关系网四通八达,可以说整个四川,只有杨展不想知道的事情,没有杨展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杨展在四川的活动,有这些人的帮助,简直是如鱼得水,而在清军看来,更是神出鬼没,不可捉摸。

        而此刻的杨展就是这样。

        他从别路赶过来,先清军一步来到这里埋伏,但是清军丝毫不觉得。纵然有四方放出的探马,但有这么本地人掩护,也弄不清楚。

        只是杨展此行的风险也是极大的。

        原因无他,就是彼此之间的强弱对比。

        清军入四川,一战杀张献忠,各路收降了不知道多少人马,单单说入川的人马,就在十万以上。固然即便不算清军分驻各地的士卒,清军能够调动的主力人马,也在十万上下。

        杨展所部力不如人,又是步步血战,固然有城池作为凭依,但是伤亡数量也是高居不下。

        杨展能咬紧牙关,什么时候也不动用这万余精锐,已经是极限了,更多的士卒根本存不下来,而大战过后,清军粮草不足,士卒疲惫需要休整,而杨展能强行军数百里,过来埋伏于人马,也没有多少了。

        虽然杨展为了弥补人数的差距,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广泛连接各地人马,四川各地士绅,你出三百,他出五百,一时间也积攒了一两万人。但是这些人马,根本不能上战场。

        仅仅能用来虚张声势而已。

        清军平定各地叛乱的战例之中,有很多都是数十骑,数百骑击溃好几万人马,因为这几万人马,都是这样的。

        故而杨展很清楚这一战的目的,并不是歼灭豪格所部,而是在豪格所部身上死死的咬上一口。

        故此虚张声势也是有用处。

        “报,清军过来了。”明军下面斥候来报道。

        杨展眯着眼睛,带着几分闭目养神的味道说道:“等他大队人马过去。”

        “是。”杨景新亲自下去传令。

        这个命令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却难。

        清军绝对不是白痴,无数骑兵在外面巡弋,探查的各地情况,在清军大军经过的时候,这种探查更是密集之极,几乎是前脚跟着后脚。

        所有明军都闭住呼吸,一声也不敢吭。

        唯恐一个不留神就将大队人马给暴漏出来了。

        杨展本部有这样的素质,其他各部却是没有了。暴漏也是必然要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