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襄阳与南京二十二

第八十一章 襄阳与南京二十二

        第八十一章                襄阳与南京二十二

        清军的反击好像泥牛入海,看似声势浩大,但在无声无息之间,似乎消散一空。

        这样的阵势大出意料之外,清军猛攻过后,立即陷入泥沼之中。不过,此时的清军大部分都是肉搏好手,决计不是陷入混战之中,就不知道怎么办了。被步卒缠住了,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凶性,一个个以命搏命般是厮杀,扰乱了整个夏军的局势。

        正所谓困兽犹斗是也。

        虽然清军的两翼骑兵反击,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甚至这个代价并不是他们想付出的,但是他们出战的目的却是达到了。那就是缓解了祖家正面的压力。

        后路被骚扰,正在与祖家隔着车阵厮杀的将士们,心中难免有一阵心虚,不安。而在作战之时,这股心虚不安,会极大的放大。

        人从来是从众的动物,一个人或许是冷静者,但是一群人在一起,很少能保持理智的。

        这一点不安立即反应在战斗之中,那就是迟钝,迟疑。

        祖润泽立即抓住了这一点,大喊一声,带着亲兵猛地压上去了,说道:杀。

        祖润泽是将门出身,他自己的武艺怎么样,倒是另一回事,但是他身边的亲卫,却是一个个狠角色。当初与清军交战的时候,吴襄被俘,吴三桂带着家丁,硬生生冲进清军阵列之中,救父而出。

        这就成就来了吴三桂,孝勇双全的名声。

        而吴家本质上是商人,他们能有这么样的家丁,全靠舅家提携,而吴三桂的舅家是谁?就是祖家。

        如果再过几年,祖家的当初与清军争锋的家丁都去了,或许祖家的家丁战斗力就不会那么强大,但是而今祖润泽承父祖之余荫,身边家丁之强,未必输于吴三桂的亲兵。

        祖润泽大举进攻,立即挫动了夏军阵脚。

        许都虽然一打仗,就有一股冷酷无情的味道。但是却是最明智的人,知道后方不定,前方进攻自然无力,而且清军一两千骑兵中了他的算计,而今已经被困住了。

        正是要一举歼灭的时候。其他的事情都要放一放了。

        以军中不成文的规矩。

        清军各军之中,就地征召的军队,地方驻守军队,投降清廷的前明军,或者前夏军。人头首级是最不值钱的。陕西秦军的首级,要高一等,辽东人,蒙古人的首级要再高一级。

        而最高的就是满清八旗军的人头首级。

        如果在

        满清八旗之中再分的话,就是所谓的红带子,黄带子最值钱了。

        红带子就是姓爱新觉罗而不是老奴子孙的,而黄带子就是姓爱新觉罗,但是还是老奴子孙的。

        即便是一小兵能斩杀一个红带子,或者黄带子,就立即能官升数级。

        而边杀出的骑兵,正是八旗士卒。只要能将这两千人给吞下来,功劳之大,要胜过大破祖家的军队。不管是现实需要,还是功劳的诱惑,许都都做出了选择。

        不过,这个时代满清八旗士卒,是一等一的强悍,纵然许都四面八方合围,各种火器轰击不断,哪怕是不吝啬误伤。但是清军骑兵,即便是被分割开来,依旧顽强抵抗,各自少则三三两两,多着数十,百余,不用军令,就聚集在一起,坚持作战。

        由于满清八旗的组织形式,很多人都是沾亲带故的。如果看清廷文献,就知道,他们从来不说,是那一个人在某旗,而是那一个家族在某旗,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所以父子兄弟在有一旗之中,决计不在少数,即便是金华军用血肉之躯,硬生生将清军骑兵给分割开来。但他们依旧有分割不开的东西,正如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一般。

        不仅仅如此。

        满清政权或许对不起很多人,但是对八旗士卒,可谓厚矣。

        清廷在关内大举圈地,不知道杀戮了多少汉人百姓,但是直接受益之人,是谁?就是他们这些八旗士卒。

        而且八旗是父死子替。他们生死不仅仅关系着他们一个人,还有身后一大家子人。故而但凡有一点血性的人,都会选择奋战到底。而此刻的八旗,并非后世那些软柿子。

        而是从白山黑水之中杀出来,不知道打过多少仗。如果说没有血性,哪里能走到而今这一步。

        故而指望他们投降,几乎是不可能的。

        许都也不做此妄想。

        许都对八旗,也是新仇旧恨。新仇是张轩之仇,临颍,汝宁之屠,稍远,但是南京还是血迹未干。更不要说,当年在浑河血战,无一人投降的浙军,与而今的金华军也是血脉相连。

        很多父祖一辈,都战死在浑河。

        张轩早就有命令,凡是参与进临颍,汝宁之屠的八旗军,绝不受降。

        而许都的命令,悄悄的改变的限制条件,变成:八旗军,绝不受降。

        故而死再多人,金华军也只是沉闷的厮杀,连一句投降不杀的口号都没有。

        祖润泽见金华军撤退了,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就见一个人冲过来,一把抓住了祖润泽的领子,说道:快,快给我出击,给我救出我正蓝旗的爷们。

        祖润泽一见,这人打扮,一身精致的盔甲,闪闪发光。再加上腰间的一根红带子分外显眼,虽然年纪不大,似乎才二十出头。但也知道此人比如姓爱新觉罗。立即知道不敢怠慢,说道:主子爷,不是奴才见死不救,而是奴才实在不知道无能为力啊。

        主子爷请看,儿郎们是真没有力气了。

        祖润泽的话语之中,带着哭腔,但是他说的话,却不是假话。

        一道简陋的车阵,已经被刚刚的冲击,冲开了好几个缺口,而每一个缺口之处,都是厮杀的重心所在。一具具尸体层层叠叠的,有清军有夏军。

        而祖润泽所部,大部分士卒都靠着车辆坐下来,大声的喘息。似乎喘不过气来。有些人与尸体躺在一起,好像自己也是尸体一样,根本不想动,只是手中下意思的死死的握住长刀,一副随时准备厮杀的样子。

        这还是完好无损,保持战力的将士,除此之外,还有大量士卒身上受伤,浑身浴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还有一些人被放在地面之上,呻吟之声,不绝于耳。

        只是到了这个地步,能做的也仅仅是呻吟了。

        在治疗条件如此低下的时代,剩下的仅仅是看他们自己的命硬不硬,能不能,从阎王那边抢出一条小命来。

        祖家军,元气大伤,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这个时候的他们,实在没有主动出击,以弱胜强,救出被困的八旗军队的实力了。

        这个红带子大怒道:不行,你们这些奴才都死光了,也要救出来了。

        祖泽润的脸色顿时有些冷了,他缓缓的将这个红带子的手给掰开,说道:这位爷,说话在注意点。我等可是奉了郑王爷的令,在这里死守的,想让我救,将郑王爷的军令拿来。

        红带子虽然尊贵,但是也仅仅是远房宗室而已。也就是满清立国不久,血脉尚近。祖泽润对这个红带子有些尊重而已。军中真正的领军大将,祖润泽每一个都认识,即便不认识,也能混个脸熟。这个红带子从来没有见过,就可以看出来,这个红带子的地位如何了。

        客气几分是给个面子。谁知道他还真蹬鼻子上脸了。

        这一番话怼着这红带子哑口无言,怒气匆匆的向东而去,自然是要向郑亲王告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