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海外的诱惑二

第一百一十六章 海外的诱惑二

        第一百一十六章        海外的诱惑二

        田川氏单名一个“松”字。

        田川氏的父亲乃是平户藩士。        也就是一个武士。

        而郑芝龙在日本厮混的时候,正是日本战国时代的尾声,这个时代的武士。还有一些战国时代余风。作为一个武士的独女,田川氏虽然表现的柔情似水,但是内心之中却不是没有主意的人。

        如果没有一点立场,她也不会在日本将郑成功与郑成功的弟弟,田川左卫门。

        而且,郑成功因为与母亲聚少离多,在田川氏从日本接过来之后,郑成功对母亲非常孝顺,很多时候,别人的话不听,但是母亲的话,郑成功还是会好好想想的。

        不知道郑鸿逵与他嫂子说了什么,总之田川松命人将郑成功叫了过去。

        田川松在平安城之中的居所,看不出一点点日本风情,看上去就好像是寻常汉人女子的房间一样。

        这不仅仅是入乡随俗的原因,还是夹杂的一丝自卑之感。田川松努力将自己装扮的与汉人女子一样,让所有人忘记她出身日本的事实。

        郑成功一进母亲的房间,就闻到一股檀香的味道,就知道田川松再为郑芝龙诵经度。

        在天下大事之中,郑芝龙之死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对田川松来说,这一件事情或许永远过不去。

        “母亲,”郑成功向田川松行礼道。

        “坐吧。”田川松从蒲团之上起身,郑成功连忙上前几步,搀扶住。

        郑成功从小就被郑芝龙从日本带过来,在田川松身边没有待多长时间,所以他们母子之间相处相当奇怪。

        似乎有一种拘束之感。

        “今天,你四叔来找我了。”田川松说道。

        郑成功闻弦音而知雅意,正要说话,却被田川松打断了,说道:“我儿也是男子汉,你做事,我从来不管。不过,你四叔既然说了,我总要给你说点什么吧。”

        郑成功说道:“母亲,您讲。”

        田川松微微一笑,说道:“我记得小时候,给你讲过,织田殿,丰臣殿,德川殿的三位殿下的事情吧?”

        郑成功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说道:“孩儿还记得。”

        从这一点上,就看出来田川松身上一些日本人的特征了,如果是中国人,决计不会称呼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叫什么什么殿的。而郑成功离开田川松的时候,才七八岁。

        对于这么小的孩子,田川松就讲这些

        打打杀杀的事情,就可见武士秉性了。

        田川松说道:“你觉得,这三人之中,谁最有才情?”

        郑成功想了想,不过他所想的不是田川松小时候讲的了。郑家在日本有生意,郑家水师之中还有不少日本武士。对日本的时势,郑成功还是要掌握的,而且而今距离他们三人的时代并没有多远。

        日本战国最后的余波,也就是大阪夏之阵,也不过是五十年前的事情。

        郑成功想不知道都难。

        郑成功沉吟片刻,说道:“应该是织田信长。”

        田川松说道:“其次?”

        郑成功说道:“丰臣秀吉。”似乎觉得仅仅这样评价有些意犹未尽,解释道:“织田信长是天纵之才,而丰臣秀吉却是一生都没有脱离织田信长的影响,自然是等而下之了。”

        田川松说道:“那么为什么而今的幕府是德川家的?”

        郑成功心中一动,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了田川松想要说什么了。果然田川松说道:“你性子刚强,但是有时候退一步而言之,也不能称之为错,老子云:柔弱胜刚强。这些道路你都懂,我就不多说了,不过,你也该去见你四叔一面吧,你爹走后,也是他一直支持你,万万不能寒了长辈之心。”

        郑成功说道:“孩儿明白。”

        田川松说道:“你不留你了,忙你的正事吧。”

        “是。”郑成功行礼之后,缓缓退了下去。

        他离开田川松的院子之后,微微一叹,说道:“去四叔那边。”

        郑鸿逵早在等候郑成功了。

        郑成功与郑鸿逵屏退左右,郑成功立即长拜向郑鸿逵行礼,道:“侄儿行事莽撞了,还请四叔见谅。”

        “好说,好说。”郑鸿逵一把将郑成功给搀扶起来,说道:“郑家小辈之中,要么没有长脑子,要么就是生意人而已,我早就知道,能使郑家家业兴旺的人,就是你。”

        郑成功说道:“侄儿不敢当。”

        郑鸿逵说道:“大木,不要觉得南京之败,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损失的都是这两年新征召的士卒,我郑家的老班底尚在,这八闽之地尚在,自然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而且你这一战,虽败尤荣,否则也不会两方都来我郑家。”

        郑成功一听,说道:“请恕侄儿无礼,父仇不共戴天,侄儿不想在平安城内见洪家的人。”

        在这样的局面之下,清廷也不会放过拉拢郑家的,他们派来的人就是洪承畴选的,原因很简

        单,洪承畴是福建人,对于福建情况最为了解不过了。

        郑鸿逵说道:“好,好,大兄之仇,也是我的仇,自然不能不报,只是你总要将你的想法说出来吧,我才好支持你吗?”

        郑鸿逵自然没有说不给郑芝龙报仇的话,毕竟郑家就是郑芝龙拉起来的,郑芝龙的几个兄弟,都是长兄一手拉扯起来的,说一句长兄如父,也不差多少。只是郑鸿逵却要为郑氏留一些余地。

        纵然对洪承畴十万个看不起,却也将洪承畴的使者留着。

        当然了郑鸿逵没有想做这样的事情,他只是知道洪承畴的人藏在什么地方,藏在谁哪里而已。

        郑成功说道:“张轩给侄儿一个出路。”随即郑成功将张轩海外封国的计划,告诉来了郑鸿逵,郑鸿逵听了眼睛一亮,说道:“陛下对我郑家可谓情深义重了。”

        郑成功一听就知道郑鸿逵已经入套了。他立即知道,张轩在画饼,恐怕郑氏的很多人都抵挡不住了。

        郑鸿逵说道:“侄儿你想答应下来了?”

        郑成功说道:“陛下如此心意,侄儿也不能不识好歹。自然愿意为陛下驱使。”郑成功口中这样说,但是他心中却有另外想法。即便是在海外,郑成功也决计不想被拘束于一两大岛之上。

        而今清军不是一日两日可以击败的。这一段时间,就是郑成功的机会,他纵然当虬髯客。也不能只当一个岛主,最少也要当一个南洋霸主吧。

        “张轩可以当6上皇帝,我就不能当海上皇帝吗?”郑成功心中暗道。

        郑鸿逵听了,心中猛地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准备如何表明心意?”

        郑成功听出郑鸿逵似乎话中有话,说道:“四叔的意思是?”

        郑鸿逵微微拂须,说道:“正好,我这里有一个不错的主意,你可听说,陛下要登基正位了?”

        郑成功说道:“四叔的意思是劝进?”

        郑鸿逵说道:“正是,我听说郭御史说了,陛下万事俱备,就等你的劝进书了。这一件事情上,万万不能失陛下之望。”

        郑成功说道:“侄儿明白。”

        郑成功既然决定了,动作就相当之快,立即召来陈鼎,令陈鼎代笔写了一封劝进书,并令陈鼎为使者。冒险走长江水道。而今的清军已经开始建立长江水师了,虽然有些稚嫩,但长江之上,毕竟是他们的地盘。

        长江水道变得不保险了,这也是郭之奇冒险从浙江到福建的原因所在。

        对张轩来说,这东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