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大会战之尾声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大会战之尾声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会战之决战时刻六

        王龙之死,鄂王大旗颠覆。在战场仅仅是一个插曲而已。

        王龙虽然号称主将,但是实际上,他对罗岱,马三宝,王得功等人,并没有多少统辖之权了。

        故而夏军仅仅是一愣而已。罗岱二话不说,带着本部人马上前,接管了王龙的位置,再次向多铎所在杀了过去,不过这其中,难免耽搁一点时间。

        却听清军三呼万岁,却是多铎加入战场了。

        八旗士卒大多,上马为骑,下马为步。多铎见今日不能守了,自然是大举杀出来。

        这个时候,清军数万骑兵四方合围,将夏军骑兵围在一起,团团厮杀,一时间将夏军骑兵与步兵之间,分割开来。

        邓和见状,督促大军上前。

        一排一排火铳打了出来。大军以严整的阵势步步向前,看似缓慢,其实非常快。不过一会儿功夫,就从南边逼近了战场范围。

        邓和心中非常着急。

        他并是着急这边,而是担心张轩。

        他身后杀成什么样子了,他并非不知道。只是张轩的命令在此,他却不敢有一丝的违背。唯有大败多铎之后,才能回师救张轩。他甚至不敢相信,一旦张轩身死,他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人贵有自知之明。

        邓和就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正因为知道,自己的能力边际,他才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心一意跟随张轩,搏给开国爵位而已。因为他知道,他夏军之中立足,最大功劳,并非别的,就是他跟随张轩数年的故旧情分。

        一旦没有这一分故旧情分,夏军换了新主,他这样的人必然被边缘化,甚至被边缘化还是好的。很可能被当做张轩的党羽,被穷追。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父子相承尚且如此,张轩儿子太小,乱世之中,根本立不住跟脚。故而张轩死后,上来的还不知道是谁?

        他其实很想立即回去救张轩。

        但是又不敢违逆张轩的命令。

        一发狠,就身先士卒,站在所有军队的第一列。

        虽然张轩一再强调,高级军官不得在大军第一线,只是此事此刻邓和也顾不上许多了。他一上前,下面各军军官纷纷上前,一时间队列最前方,大多都是军官。

        将军官们都是如此,下面的士卒自然奋起勇气。大举压上,对着清军的骑兵,一阵阵火铳,随后又

        有长枪。大刀,乃至于临颍小炮。总之这些在混搏杀之中的清军骑兵,在严谨队列的夏军之前,几乎等同与活靶子一般。

        蒙古骑兵最为激灵不过了。

        他们自然远远的避开了。看上去想从其他地方,击溃夏军军阵。不过列阵而战,是夏军的老本行了,从来没有丢过,不管是什么的人,进入军营之中,第一个训练的就是队列,从没有例外。

        在夏军之中服役,队列伴随始终,除非是死了,残了,决计没有列不好阵的地步。

        故而此刻,夏军整个大方阵已经分散开来了,但是分散开来的小方阵,依旧是严阵以待,不过蒙古骑兵从什么地方进攻,保准碰一个馒头钉。不过蒙古骑兵从激烈交战的战场之中撤出来,可不是为了投入另外一个送死的战场之中。

        他们之所以如此,是他们怕了。

        原因很简单,除却蒙古八旗之外,其他蒙古骑兵与清军的关系并不是太和睦的,黄金家族与爱新觉罗家族之间的恩恩怨怨,说上一两天都没有问题,这些太古老的东西,就不用说了,单单说多铎不久前就击败腾思机,平定西蒙古叛乱。就可见一斑。

        满蒙一体,或许有的,但是决计不是现代这个时候。

        他们这些蒙古兵不过是雇佣兵而已,拿钱办事。

        而今他们已经吃饱喝足了,从江南捞够了,一一个都想回乡享福。如果这一仗好打,他们不介意打打太平拳。但是这一战好打吗?鏖战数个时辰,尚且胜负未分,而且打得越来越激烈了。

        大拼夏军将领,成批成批的死去,王大炮与王龙,不过是两个典型而已。

        可以说,张轩积累下来的军官体系在迅速燃烧着,他的亲信子弟兵,亲自调教出来的学生。几乎每一分钟都在死亡。这都是张轩的家底,赖以统治南国核心。

        张轩如此,八旗难道不如此吗?

        从交战到现在,其他各部的伤亡不去说,单单说八旗士卒,决计伤亡过万。

        满清入关时,八旗不过十二万上下而已。纵然这几年八旗人丁滋生,再加上将很多汉族将领编入汉军旗之中,但各类八旗大军,也决计不会超过二十万的。

        万人战死,足以让北京内城遍布哭声了。

        满清为了国家大计,依然在坚持作战。但是蒙古骑兵为什么要熬下去?

        钱已经有了,与满清也没有多大的恩义,刚刚拼杀一阵,也折进去不少士卒。他们自然不愿意再继续往里面填人命了。而且一些蒙古

        将领,也嗅到了一种2味道。

        这种味道不是别的,而是他们觉得,今日之战,最后的胜利者未必就是满清了。自然要观望一二。

        一旦大败,脚底抹油的时候也好快一些。

        所以而今的蒙古骑兵不过装装样子。

        当然了,他们一旦看到夏军败局以定,自然也会痛打落水狗,为清军那边卖好。想来清军也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盖因他们看出来,清军即便是能胜,也是惨胜。

        惨胜之后的清军,自然要拉拢他们。

        今天的事情,不过打打板子,杀几个人,也就过去了。他们自然有的是替罪羊。

        蒙古骑兵的抽离,给了邓和大方便,邓和大军挺进,冲散了清军的骑兵,与夏军骑兵重新取得了联系。一时间夏军欢声雷动。说实话,而今的夏军骑兵虽然厉害,但是他们也在数年之间,有了另外的演变。

        这个时间的夏军骑兵,他们最拿手的并不是骑兵作战,而是与步卒配合作战。步卒与骑兵汇合在一起,一些杀了精疲力尽的骑兵,也可以在步军军阵之中休息。

        不过在邓和的督促之下,加快行军,冲得太猛了,一时间夏军的军阵也分散开来了。营与营之间,乃至于哨与哨之间,都有了缝隙,这缝隙有的很窄,不过任一马纵横而已。

        这样的缝隙是无关紧要的。

        毕竟军阵之中留有的通道,都比这个大一点,借清军一个胆子,他也不来冲。

        但是有些缝隙,就大多了,清军可以从中间想夏军军阵给截断开来。

        多铎见状,一咬牙,就要下决断,却见一人拉住了缰绳,说道:“王爷,不能再打下去了,不能再打了下去,再打下去儿郎们都去了。”

        多铎转脸一看却是图赖。

        这个图赖却不是佟图赖。乃是满洲老将,与多铎第一次打襄阳的时候,就有他在。

        只是这几年来图赖的身子骨越来越差劲了,到了江南之后,也大病一场,早已说好,这一次回京之后,就归家养病,不过这一战实在太重要了。重要到清军举国上下都不敢有一点怠慢。多尔衮在京中不知道多少次发信询问,甚至有心代多铎为将,不过也是京中顺治小皇帝无人压制,这才罢了。

        如此关头,图赖又怎么能归家养兵。

        多铎念他是老将,就带在身边,参赞军事而已,并没有放下去带兵。只是没有想到,他这个时候突然说话。多铎顿时有些不悦,问道:“你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