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求生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两翼齐飞

第三十五章 两翼齐飞

        第三十五章                两翼齐飞



        张轩自诩自己的战略目光很好,但是也被中原战场局限住了,居然没有想到。在朝鲜另外开辟战场这等妙招。张轩一时间脱口而出,说道:“傅先生,可愿留在南京?入翰林院?”



        本来张轩有意让傅山接替李云龙的位置,负责北地的情报网络,不过,听傅山这么一说,他立即生出惜才之心,将傅山留在身边。



        虽然在电视剧之中,将各种情报机构传的神乎其神的。但是以张轩这些一两年的体会,这情报工作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就那个样子。



        如这个时代情报工作真的重要。负责天地会的陈近南。也不至于一事无成。



        之前让傅山担任李云龙的位置。



        一来是李云龙的推荐,二来也是傅山合适,再者未必有合适的人选。



        上智者为间,想要主持北方大局,必定是一个能独挡一方的人物。而有这样的人物,张轩夹带里面也不多。



        看胡澹就知道,胡澹主持过情报。但是在广东之后,就想办法脱离了这个工作。



        有人选,张轩也就顺势为之了。



        但是而今,张轩有一些后悔了。



        傅山这战略目光如此透彻,在张轩麾下麾下的文臣之中,也是少有人及。



        张轩不由的想将傅山留在身边,以备咨询。



        但是即便张轩想要傅山,也不可能将傅山骤然提拔到高位之上。



        原因很简单。



        如果是草台班子的话,各种提拔晋升,可以由着性子来。但是而今夏军已经不是草台班子。很多人的提拔,都要按照典章制度来。



        虽然而今各种典章并不严格,但是如果将傅山一个外人,提拔到高位之上,却也是受到内外的压力。



        翰林这个位置,张轩尚且能做得了主的,让傅山在翰林院之中养一阵子望,等有机会了,再提拔重要不迟。



        “谢陛下恩典。”傅山说道:“不过,臣愿意留在北方,为家乡父老尽些心力。”



        傅山虽然答应为夏朝效力。但是更多是为了反清。故而对于在南京为官,他更想在北方第一线,为对抗清廷做些准备。



        张轩看傅山言语之间,坚定无比。叹息一声,说道:“既然如此,傅先生在北方一定要保全自身。”



        “当初将李先生任职方司,不过是权宜之计。傅先生如此大才,自然不当任兵部小官。傅山先就任北方六省寻访使,为朕寻访山东,山西,北直隶,河南,陕西,辽东。有先斩后奏之权。朕当下令有司,为傅先生更换印信,令牌。并有密折专



        奏,只抵御前。”



        傅山起身行礼说道:“多谢陛下。”



        张轩又与傅山商议了一些北方的事情,傅山的意思上萧规曹随。



        继承李云龙的做法,以商铺之名,在各府县立下据点。



        这一点上,傅山并没有要改变的意思。不过,傅山根据清军对佛教的重视,决定让一部分人假扮僧人。



        甚至想以张轩请一些南方的高僧去北方,不用这些高僧做一些什么,只需派一些小沙弥在这些高僧身边就可以了。



        这些高僧被清廷礼遇,这些高僧身边的人,也很自然的能接近清廷上层。



        将这些事情都商议好了之后。张轩这才送走了傅山。



        等傅山走了以来。张轩让李辅国将下面的人都拦住了。张轩细细思考起来。



        之前张轩想过的四川攻略,与这一次傅山谈起来,朝鲜攻略。两个方向的战事。



        让张轩细细权衡起来。



        最近一两年之内,大战是打不起来的,但是咬咬牙支撑一处局部战场却还是可以的。



        但是四川与朝鲜谁先谁后?谁主谁次。却要张轩多费思量,甚至他还想两翼齐飞。



        这一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定下来。



        他还要与各位大臣商议,还有没有在南京的郑成功与李定国商议。



        事有轻重缓急,一时间这事情并不是太急的。



        傅山纵然心中归心似箭,想要回北方。但是张轩还有留傅山参与朝鲜大计。



        所以傅山还没有离开南京,但是李雯却要先离开了。



        驿站之中。



        李雯看着后方来的书信,心中一阵恍惚,盯着油灯。眼神不知道游离在什么地方了。



        “九王走了?”



        李雯都有一些不敢相信。



        入关之后,多铎作为清军的主帅,南征北战,南征夏朝,北征蒙古。



        可以说是清军第一名将。



        也是清军武力的信心的第一部分。



        多铎死了,不仅仅对李雯,就是对天下人来说也是震撼。要知道名将也是清廷的震慑力之一。



        而且自从清军入关以来,清军似乎有陷入青黄不接的情况之中,老奴提拔起来的那一批人,天寿也都到了,大多如代善一般。而中生代之中,阿巴泰,多铎,豪格,等大将,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离世。



        甚至让李雯有一种想法。莫非东虏的天命已经用到了尽处。



        他甩甩头,将这个荒唐的念头甩了出去。



        李雯将注意力放在书信之上,将书信放在身后,站在窗前,却见窗前一片碧绿,远处有一条小河荡漾。



        南方不愧为水乡。即便是在南京城里,依然有小河穿街走巷。



        对李雯来说,这里有一种家乡的感觉。他并不习惯北国风沙。



        只是这样的小桥流水人家,他恐怕看不见。因为北京方面的书信,督促他尽快回程。



        与夏朝和谈之事,不用谈了。



        李雯猜测与多铎之死有关系,却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关系,毕竟多铎之死,在书信里面只是提了一下,并没有说其中究竟。



        李雯一时间猜不到多尔衮是什么意思。但却也知道,他不可能违逆多尔衮。



        离开南京之事,他即便是多不愿意,也必须走了。



        既然要走了,很多事情也都要排上日程了。



        比如说接柳如是母女。



        李雯立即去找柳如是。将这事情告诉了柳如是。



        柳如是听了之后,如同朽木一般,平静的一点波澜都不起,说道:“多谢李先生了。却不知道何时动身。”



        李雯说道:“不知道北方出了什么事情,上面催得非常急,明日我就要向南朝说明,大概后日一早,就要乘船渡江了,还请夫人做好准备。”



        柳如是说道:“请放心,妾决计不会误了时辰。”



        李雯也没有在柳如是这里久留,毕竟寡妇面前是非多。他通知到位之后,就让柳如是好生准备。他就离开了柳如是这里。



        只是走出门之后,感觉到柳如是的表情似乎有一些不大对劲。



        不过,他也没有注意。



        一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在南边的友人不仅仅是钱谦益一个。走得如此之急,他自然要一一通知到位。



        还有一些是清廷交代,毕竟清廷在南京城之中埋了不少伏子,他虽然不直接接触,但也要有所安排,更不要说与夏朝之间的一些流程要走。



        很多事情,算起来也非常匆忙了。



        如果不是因为钱谦益的关系,李雯不会自己来见柳如是,派一个仆役通知一下就可以了。



        柳如是送走了李雯。回去看钱孙蕊,钱孙蕊还是小孩子,睡性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柳如是细细看着钱孙蕊,钱孙蕊的长相有些像柳如是,虽然还没有长开,但是决计是美人胚子。看上去就好像是瓷娃娃一般。



        柳如是却不知道怎么的,悲从中来,再也忍不住了,用手帕遮住声音,任眼泪横流,冲开妆容。抑制不住的悲伤,却不想让孩子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