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完美重生在线阅读 - 194章 找家长

194章 找家长

        林美芳脸色相当难看,气极而笑的说道“难道我儿子只能是人渣,就不能是救人的英雄?”

        “算了吧!”林美云嘲讽的说道,“有警察在,还用得着他去救人吗?”

        林立明说道“救人英雄,你也说得出口,看看他,搂着女孩腰,抓着女孩胳膊的手一直都没松开。谁能救完人,当完英雄,还跟被救者这么亲密?而且还是个怀孕的女人。”

        林美云还想说什么,被林美惠拦住了“没有必要跟他说那些,等二川回来,问问就什么都清楚了。”

        林美芳冷哼一声,转身往住院部大门走,林美惠快步追了上去,林立鹏看了林美云他们一眼,无声的叹口气,转身走了。

        剩下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沈川,然后也都转身走进了住院部。

        这个时候,林艺一瘸一拐的在消防通道走出来,大呼小叫的喊道“二川,二川!”

        沈川回头,见到林艺脸色苍白,弯着腰站在那直喘粗气,“怎么了?”

        “我的脚崴了,好疼!”林艺说话都有点颤抖了,显然疼得有些受不了了。

        沈川跟女孩说道“你跟警察去做笔录,我一会过去找你。”

        女孩一把抓住沈川胳膊“你不会跑了吧。”现在沈川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她只有死死抓住沈川,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沈川一笑“放心,我说帮你,就会帮你。”

        女孩松开手,此时的她相当冷静“好,我相信你。”说完跟警察上了一辆警车。

        沈川快步跑过去“怎么这么不小心!”

        沈川蹲下身体,脱下林艺的鞋还有袜子,一只精致可爱的小脚丫出现在沈川眼前,只是脚腕已经红肿,看起来还很严重。

        “什么时候崴的?”用手摸了摸红肿的位置。

        “嘶,你轻点,疼!”林艺倒吸一口冷气,汗都下来了,“好像是在五六层的时候。”

        沈川没好气的说道“那你怎么不早点喊我,看看,都肿成什么样了。”

        林艺带着哭腔的说道“刚开始也没感觉有多疼,谁知道下来了,会这么严重,疼得让人受不了。”

        “活该!”沈川骂了一句,拦腰把林艺抱了起来,吓得林艺尖叫一声。

        “别喊,好像我对你怎么样了似的。”沈川抱着林艺来到住院部外的台阶上,“坐好,忍着点,我给你弄弄就不疼了。”

        林艺满脸的怀疑“你会弄?”

        沈川哼了一声,“小瞧我了吧,我可是会气功。”

        这个年代,气功很流行,公园了,广场了,你会看到很多人坐在地上,顶着个锅盖,说是能与外星人交流,而那些所谓的气功大师,更是极受追捧,还有什么特异功能,相隔几十公里就能给你治病,什么隔空取物,肉眼透视,耳朵识字等等,都不在话下。

        以前,沈川是绝对不信这玩意的,但他现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特异功能是存在的,气功也有,但绝对不会出现在世俗当中,现在那些所谓的什么大师,都是骗子,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存在。

        “吹牛!”林艺一翻白眼。

        “你还别不信!”沈川说道,“你自己想想,我要是不会气功,我怎么可能打得过林煜。”

        林艺眨了眨眼“咦,还真是哎。”

        “对吧!”沈川笑了一声,“忍着点啊,一开始有可能会疼。”

        其实沈川也不知道,他运转无名呼吸法,利用天地之气会不会管用。不过,管用不管用的,总得要尝试一下才行,反正也没有坏处。

        “等等!”林艺双手抓着沈川头发,哭丧着脸说道,“我怕疼,你……还是抱我去骨科吧,相比你的气功,我觉得,还是医生靠谱。”

        有了想法,又有了试验品,沈川怎么可能放过她,声音非常温柔的说道“刚才我说疼,是在吓唬你呢,乖,别乱动,一会就好。”

        “啊啊啊啊……”林艺猛晃脑袋,紧张的喊道,“别别别,不要啊不要!”抓着沈川头发的双手,又揪又扯的。

        “好好好!”沈川呲牙咧嘴的说道,“姑奶奶,我服你了,快点松手,我抱你去骨科。”

        “真的?”林艺抓着沈川头发不松手。

        沈川哭丧着脸说道“真的!”

        林艺松了手,沈川拦腰把她抱起,“看起来很瘦,没想这么重,真不知道你的肉都长哪了。”

        “二哥!”丁诗倚跑了过来,“姐,你怎么了?”

        林艺有气无力的说道“脚崴了!”

        “啊?”小丫头背着沉沉的兜子,一路小跑的跟着,“没事吧!”

        沈川说道“一个崴脚能有多大事,你不要跟着了,去看看跳楼的女孩做完笔录没,做完了,你带她来骨科找我。”

        “你认识那个女人?”丁诗倚好奇的问。

        沈川神秘兮兮的说道“你不是想知道,林灿把谁的肚子搞大了吗?”

        “啊!”林诗音啊的一声,捂住了嘴,大眼睛不停的眨,“不会就是那个跳楼的女人吧。”

        沈川点头“就是她。”

        “我的天!”丁诗倚转身又往回走,“我去找她。”

        林艺早就想问那个女孩跟林灿的事,因为脚腕太疼给忘了“那个跳楼的女孩,真的跟林灿有关?”

        沈川点头“这事能开玩笑吗?肚子都大了,孩子都有了,没关系能乱说?人家也要脸,不然跳什么楼。”

        林艺担忧的问道“你真打算带她去见老爷子?”

        “不然怎么样?”沈川说道,“凭你四叔四婶的德行,没有老爷子出面压着,这个女孩早晚会被他们逼死。”

        林艺看着沈川的脸“其实你是想报复林灿吧,顺便也给你四舅一个难看?”

        “瞎说!”沈川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林艺轻笑一声,暂时忘了脚腕上的痛,“我现在就能想象得到,林灿凄惨的下场了,还有你四舅和四舅妈阴沉的脸。”

        沈川说道“我怎么听着,你有点幸灾乐祸呢?”

        “有吗?”林艺摇头,“没有,我现在就要给我这个弟弟祈祷,希望他能长命百岁。”

        沈川仰头晃脑的说道“放心,不管他怎么渣,那也是姓林,老爷子舍不得打死他。”

        “哈!”林艺突然笑了一声。

        沈川问道“你怎么那么开心。”

        林艺挥舞着胳膊“我那弟弟终于要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了,我当然开心。”

        沈川一撇嘴“我怎么感觉,是你想到林灿被老爷子用皮带抽,你感到高兴呢?”

        “哪有!”林艺否认道,“你别血口喷人。”

        “到了!”沈川抱着林艺找了好一会,才找到骨科,把她放到门诊外的椅子上,“你在这呆着,我去挂号。”

        林艺刚要说话,沈川已经转身走了,“能不能等我把话说完。”

        沈川头也不回的摆摆手“等我回来你再说。”

        林艺无奈的叹口气,然后就看到丁诗倚东张西望的走了过来,她身后还跟着那个女孩。

        “在这呢!”林艺招呼了一声,摆了下手。

        “二哥呢?”丁诗倚走过来问道。

        “去挂号了!”林艺看起来很无奈。

        “挂号?”丁诗倚问道,“你没告诉他,去找我二爷爷吗?”

        林艺说道“我话没说完他就走了,告诉,等他挂号回来再说。”

        “好吧!”丁诗倚无奈的说道,“我去找!”说完把兜子放到林艺身边,“你看着吧。”然后又看向那个女孩,“你就在这等着吧。”

        时间不长,丁诗倚回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花镜,满头华发的老者。

        “二爷爷!”林艺叫了一声。

        老者点点头,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还把脚扭了。”说完蹲下身体,抓着林艺受伤的脚腕,“忍着点,我给你检查一下。”

        林艺点点头,漂亮的脸蛋一下子就白了“二爷爷,你轻点,我怕疼。”

        “没事,没事!”老者说道,“我就是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林艺点点头,然后咬着牙,闭着眼,紧张的握着双手,手心里都是汗了。然后就感觉到脚腕犹如针扎一样疼了一下,之后就没有感觉了。

        “嗯,看起来很严重,但没伤到骨头,没什么大问题,上点药,休息十天八天就好了。”

        “这就完事了?”林艺有点不可思议的问道。

        老者笑着说道“不然呢?我还给你做个手术。”

        林艺一吐舌头“需要吃什么药吗?”

        老者说道“不用吃药,喷点云边白药喷雾就行了。”

        “谢谢二爷爷!”林艺道了声谢。

        老者对丁诗倚说道“你跟我来,去借个轮椅,等好了再给我送回来。”

        丁诗倚屁颠屁颠跟着老者走了,这时沈川拿着挂号单回来了“今天是周日,人怎么还这么多,排了半天队。”

        “生病,还管你礼拜天礼拜一啊。”林艺翻着白眼说道,“已经看完了,去买瓶云边白药喷雾就行。”

        “看完了?”沈川抖了抖手里的挂号单,“没有挂号单,哪个庸医给你看的?”

        林艺说道“京大医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特殊津贴,军区总医院骨科中心特聘专家。”

        沈川吧唧吧唧的砸了咂嘴,“这个……听起来还行,医术应该不会太差。”

        “嘴硬!”林艺不屑的一撇嘴。

        沈川不满说道“既然你认识人,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让我去挂号,排了半天队。”

        “哈哈!”

        林艺没有形象的哈哈大笑,见到周围的人都看过来,强忍着闭上了嘴,“这能怪我吗?我想告诉你,是你说的,等你挂完号回来再告诉你。”

        沈川满脸黑线,无力的一摆手;“好吧,我的错,我是自作自受。”

        “我回来了!”丁诗倚推着轮椅走了回来,“二哥,你把大姐抱上来。”

        沈川抱起林艺放到轮椅上“我真是欠你的。”

        林艺就当没听到“诗倚,推我去药局,买盒云边白药喷雾。”

        “不用买了!”丁诗倚在兜里拿出喷雾,“正好二爷爷那里有一瓶,我现在给你喷上。”说完扑哧扑哧的喷了几下。

        沈川推着林艺,对着那个女孩说道“跟我们走吧!”

        沈川的姥姥出身书香世家,即使快八十岁了,躺在病床上,也掩饰不住那种优雅的气质。

        “二川,怎么还没来啊。”

        林美芳刚要说话,林立忠冷哼一声“妈,你就别管他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会还要做一次检查。”

        老太太一皱眉;“你哼什么哼,我想见见我外孙子,还要征求你的同意吗?”

        见到老太太生气了,林立忠也不敢触老太太眉头“可能有什么事情耽误了,估计一会就能到。”

        老太太挥手赶人“林立忠,你给我出去,这里有我老闺女和我二闺女陪着就行了。”

        林立忠无奈的走出病房,看着站在一边的沈其荣,“沈川还没来吗?”

        沈其荣对这个大舅哥一直都很尊敬,但是现在心里有点不痛快,当父亲的,换做谁的儿子,总是被针对,估计心里都痛快不了。

        “没有!”

        对沈其荣的态度,林立忠有些不满,说到底就是瞧不起,用命令的口气说道“你去找一找,让他马上过来,老太太急着见他。”

        沈其荣眉头一皱,想着老太太急着见沈川,就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向楼梯口,可还没走几步呢,电梯叮的一声开了,只见沈川拖着林艺走了出来,丁诗倚拎着兜子和那个女孩跟在身后。

        林艺的母亲杨娟,见到自己闺女坐着轮椅来了,顿时脸色就变了“小艺,你怎么了?”

        林立勇也快步走过来,关切的问道“怎么还坐上轮椅了?”

        林艺说道“脚崴了,已经去骨科看过了,没事。”

        两人听到只是崴了脚,才松了口气,只是看着红肿的脚腕,还是免不了担心“怎么这么不小心,医生怎么说?”

        林艺说道“没伤到骨头,也不用吃药,喷点云边白药,养几天就好了。”

        杨娟蹲下身体,充满质疑的说道“都肿成这样了,不吃药能好?”

        丁诗倚有些不满的说道“是我二爷爷给大姐检查的。”

        “啊!”杨娟讪笑一声,“原来是丁教授,那就没问题了。”

        杨娟说完,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抬头就看到,所有人都看向沈川,还有他身后那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孩。

        林立忠绷着脸,非常严肃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沈川一笑“我很想叫你声舅舅,可看这情况,你并不打算认我这个外甥。”

        “不要嬉皮笑脸的,像个什么样子?”林立忠厉喝一声,“不管我认不认你这个外甥,不管你有没有吃林家大米,喝林家的水,有没有打着林家招牌做事,也无法否定你身体里流着林家血的事实。所以,无论你做什么事,别人也都会把你跟林家联系在一起。”

        “哦?”沈川恍然大悟,看来,昨天的一番话,真的刺痛他们的神经了,“说了半天,是因为我这个低贱的人,身体里流着你们林家高贵的血,让你们感到耻辱了。没事,明天我就登报,跟你们林家断绝一切关系,以后不管我是踹寡妇门,挖绝户坟,还是杀人放火,跟你们林家都不会有任何关系。”

        林立忠脸上的肌肉猛的抽搐了一下,气得头顶都冒烟了,厉声吼道“你这叫什么话?”

        沈川冷笑一声“这叫人话,如果你还不满意,那我真的没办法了。血也不能随便放啊,现在的医学,更没有办法,把你们林家的血,在我身体里分离出来,对吧。”

        林立忠气得身体都哆嗦了,抬手就想打,沈川森冷的说道“你最好把手放下,我真不想让我老娘难做。”

        林立忠冷声说道“难道你还敢还手?”

        沈川说道“从小我这人就驴,何况还是一个从来没把我当成亲人的所谓舅舅,你说我敢不敢?”

        林立忠的手来回小幅度的挥了挥,最后还是没敢落下去,自己堂堂一个大区司令,要是被自己外甥打了,说出去脸都没地方放。主要是,打了也就打了,难道你还能把他枪毙了?

        “好好好!”林立忠放下手,脸色铁青的看向沈其荣,“这就是你教的儿子?说好听的,他这叫桀骜不驯,说不听的,他就是个人渣,把人家女孩子肚子搞大了,逼得人家差点跳楼,你沈其荣真是教子有方啊。”

        “等等!”没等沈其荣说话,沈川就抢过了话头儿,“你说,她的肚子是我搞大的?”

        “难道不是吗?”林立忠是越看沈川越不顺眼,如果是他手下的兵,得关禁闭关到复原,“事实摆在眼前,一切的狡辩都是徒劳。”

        “沈川!”林立明突然变得和颜悦色起来,“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犯了错误还不承认。其实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已经这样了,人家姑娘都有了你的孩子,这个责任,你必须得负,尤其是作为一个男人,这样的事情,更不能逃避。”

        “哼!”林立忠冰冷的说道,“在你还没登报跟林家脱离关系之前,你的所作所为,都关系着林家的脸面,所以,你必须要负起责任来。”

        听了林立忠的话,林艺和丁诗倚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而那个女孩也是一脸的懵逼,怎么说着说着,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换了爹。

        沈川看着林立忠“我该怎么叫你呢?要是叫你大舅,你肯定不高兴,叫你大哥,我妈得把我打死,那我只能叫你林同志了。你是一位军人,而且还是一位将军,难道你不知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道理吗?难道,在参加一场战役之前,你都不调查敌人,就发号施令吗?”

        “亲眼所见还有假吗?”林立明冷声说道,“要是你们没关系,为什么走路的时候,还搂着她?”

        沈川说道“有时候,亲眼所见,也不见得是真的。”

        “强词夺理!”林立明怒声说道。

        林立忠看着沈川平静的脸,突然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儿。

        沈川长长叹口气“林同志,作为军人,而且还是掌握着几万人生死的指挥官,在没有经过调查的情况下就下结论,这是大忌,更是致命的。”

        林美云突然说道“既然她跟你没关系,只是你救下来的一个想轻生的女孩,交给警察和她的家人就行了,你把她带到这里干什么?”

        杨娟也想说什么,被林艺一拉衣袖阻止了,然后趴在自己老娘耳边,轻声说道“别乱说话,看着就好。还有,告诉我爸一声,别参与这些破事。”

        杨娟抬头看看沈川,轻声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林艺看了自己老子一眼,“一会你就知道了,暂时你们就老老实实呆着吧,别乱说话把自己装里就好。”

        杨娟对自己闺女可是非常了解的,不管对什么事,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很少发表看法,可一旦说出了看法,事情肯定严重了。

        杨娟走向林立勇,把他拉到了一边,小声说道“丫头让你别乱说话,看着就行了。”

        林立勇张嘴想说什么,但想到自己闺女的话,又把嘴闭上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就听自己闺女的,免得让自己难堪。

        沈川看着林美云,笑眯眯的说道“我让她跟着过来,就是找真正对她负责的人。”

        “嗯?”林美云眼睛顿时瞪得多大,“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沈川说道,“搞大她肚子的人渣,不是我,是林灿。”

        沈川的话,简直是石破天惊,震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不可能!”林立明老婆张怀丽一声怒吼,指着沈川骂道,“你不要血口喷人,往我家林灿脑袋上扣屎盆子。”

        林立忠双眼死死盯着沈川,“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女孩肚子里的孩子,是林灿的?”

        4646361489342172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