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在线阅读 - 第048章 万物复苏

第048章 万物复苏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大郎就不一样了,谁也欺负得了的性子,平日里看着也不太孬,个子也不算矮,长相敦厚之中带着一种让人有点想要欺负的小心翼翼。

        这……确定是胖春的良配吗?

        再说李大郎这家伙,虽然没本事,脑子也一般,但这家伙认死理。而且还懂得报恩。他从李洪口中听说了县令有收李逵做弟子的打算,顿时想到了报恩。可惜,他一无产业可以资助周元获得政绩,二没有才智能给周元出谋划策。

        想来想去,就只有糖炒栗子这点吃食可以聊表心意。

        大郎炒货店的第一份糖炒栗子刚出炉,就被他抱着送去了县衙。周元他可巴结不到,人家是官,是进士老爷,他一个平头百姓怎么可能见到?

        但是见不到周元,周家的老仆许伯也一样。

        每天一份热气腾腾的糖炒栗子,雷打不动的送到了许伯的手上。

        一来二去的,许伯也对李大郎有了不错的好感。这种好感来源于李大郎的胆小和心善,胆小好,自己的女儿胆子大就足够了,心善就更好了,难道找一个心黑的女婿让自己晚年生活在心惊胆战之中?

        许伯对大郎是越看越喜欢,可惜没有媒妁牵线搭桥,李逵的老娘也不见踪影,这可愁怀了老头。深怕李大郎这等好女婿有人捷足先登了。加上李大郎的炒货店生意着实不赖,他算过,按照李大郎的勤奋和炒货店的红火,他至少一天能挣一贯钱。

        一天一贯,一个月就是三十贯。

        一年……虽说炒货店做不了一年的生意,但四五个月总能做吧?

        往少了说也是一百多贯的生意。比一般的食铺好的多。

        左右不能等,怕等黄了的许伯于是就找上了李逵,却把李逵吓个半死。他不是对胖春有意见,只是他真的没想找一个长相魁梧的女人当贤内助。

        听许伯留意的人是大郎,他才将提着心放了下去,表示回去帮忙问问。

        炒货店打烊之后,李逵在院子看着狼吞虎咽的众人,饭菜简单的很,乱炖。但能看到肉腥,这很不错。米饭是真黍米饭,黄灿灿的,看着就有食欲。李洪,李林,还有大郎围坐在屋子里招灾似的飞快的将碗里的食物往嘴里巴拉,就见喉咙隆起,落下间,小半碗米饭落入了肚子。

        李逵走进院子的时候,只有大郎站起来,想要给自家兄弟盛饭,总不能来家了还让兄弟饿着。

        李逵摆手道:“我吃过了,最近生意如何?”

        “好啊!原本真没想到这炒栗子能卖这么贵,如今县城里很多人都天天吃。”说到生意,李大郎就有种说不出的满足,这生意是自家兄弟给的,也是他一手创立起来的生意。想着忙碌一天就能赚一贯多,甚至两贯钱,他半夜里经常笑醒。

        从今往后,娘有了供养,李逵拜师在县令门下,老李家距离发达的日子不远了。

        这时候,李林却欲言又止的起了个头,却又沉默了:“逵娃子,这个……”

        李逵见他这位族叔涨红了脸,多半已经知道了他的想法。努嘴对李洪道:“五叔,七叔这是怎么了?”

        李洪放下碗筷,没有了吃饭的心思,叹气道:“逵娃子,按理来说这生意是你的,我们做叔叔的已经沾了不少光了。村子里也托你的福,年关将近家家户户都有了点闲钱,可以扯一点布,做新衣裳,大家都能过个好年。”

        “可村子的情况你也清楚,大家手里都没有余钱,也都穷怕了,突然见到一条赚钱的门道,大伙都想要试一试。你放心,绝对不抢大郎的生意,他们准备去外县,这沂州五个县,京东路几十个县,足够百丈村的人有个可以度日的营生。”

        说到这里,李洪不好意思起来,偷偷看了李逵一眼,才发现这位百丈村的魔王没有发怒的迹象,顿时松了一口气。

        李逵很平静,他不在乎炒货的生意,这不过是大郎临时的营生。

        这玩意要偷师容易的很,用不了多久,聪明人就会看出门道来。他好奇的是为什么村子里人有了想法,但是李洪和李林还在这里帮忙?反而没有带着人手去外面讨生活?

        李逵问:“五叔,你们打定主意了就去。我绝无怨言,可以让大郎手把手的教你们,这是好事,又不是什么坏事。只有大家日子都过好了,百丈村的后人才能更好。”他压根就不相信李林和李洪会不知道糖炒栗子的配方,因为配方就一样东西——糖。李大郎做事背着外人还可能,但是背着他俩,恐怕真做不到。

        加上李林在村子里也是激灵的主,怎么会不知道配方呢?

        他是看破了,却没有道破,顾全着大伙的面子。

        李林气地蹲在地上,抱着脑袋道:“可是他爹那个老顽固就是不准,不仅不准,还让逼着我们对祖先起誓,你说气人不气人?”

        李林说的那个老顽固自然就是老族长三叔公了。

        这位的心思李逵多半也能猜想到,主要是怕一旦人都撒出去,想要再聚起来就难了。死活不同意,不仅如此,还逼着让大伙立下誓言,这就有点过分了。

        李逵想了想,也没有好办法,只好和稀泥,对李林道:“改日我去三叔公跟前问问。”

        李林闻之大喜道:“逵娃子,尽快啊,这生意也就做个小半年。”

        李逵说了个托词,拉着李大郎进了厢房。李林和李洪面面相觑之后,心头都有些忐忑,他们这可是替着全村人当了一回恶人。尤其是要认秘方,谁说秘方他们都知道,但没有李逵的同意,和抢有什么区别?

        宋朝的乡德都约束的挺严,对于私德要求很高。当然,这是对官僚阶层来说的,平头老百姓的约束不大。但一个普通人,真要是德行不成,会被周围所有人鄙夷和冷落。

        李林紧张道:“老七,你说逵娃子会不会对我不满?”

        “为什么?”李洪装傻充愣。

        李林瞪眼道:“你说为什么?”

        李洪想了想,叹气道:“我们都是长辈,帮不上忙,还好吃好喝的吃着大郎挣来的吃食。还惦记着他们兄弟的营生。着实不堪,但我以为逵娃子不会生气。”

        李洪鄙夷的看了一眼比他大了才几个月的李林,这时候才想到了不好意思,早干嘛去了?

        可他对李逵的人品还是非常佩服的,至少在钱上,李逵从来没有给人一种有贪心的时候,忒敞亮。

        “怎么可能?”李林表示不信,在村子里他是最有心机的人。当然这种心机和作恶是两回事,就是心里会算计,也不是算计族人,而是会权衡利弊,选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局面。而且在村子里还有不小的威信,但在三叔公面前,就是个渣渣。

        李洪笑道:“老五,逵娃子的脾气是不好,村子里的小崽子们被他欺负的够呛。就算是你我,顶撞起来也是敢动手的主,要不是我们不和他一般见识……”

        李林苦笑道:“那是你打不过他。”

        “我不成,难道你就成了?”李洪不屑道:“咱们都不是他的对手。要说这小子练武确实是把好手,没想到如今还读上书了,脾气好了不少。但是老五,你看到过李逵每次和人动手是因为钱财的原因吗?”

        “没有吗?”李林回忆了一阵,发现脑子里一片空白。

        还真如李洪说的那样,李逵这家伙对钱并不在意。以前李逵闹事的原因,让人哭笑不得。

        比如说看谁不顺眼。

        我都穿着破衣服,你丫竟敢穿新衣服?

        小爷今天手痒痒,第一个遇到就是你,算你倒霉。

        可是这家伙在钱上头,似乎永远都不在乎,要是按照他的能力,就算是窝在百丈村的山林里,李逵也能在极短的时间里里成为百丈村首富。甚至蒙山镇首富也不是难事。但他情愿将好皮子留给张氏,好肉招待村子里的傻子族兄,也不见他去换钱。

        毕竟,野味要比圈养的猪羊要贵上一些,而山林中的野兽,几乎对李逵毫无办法。他想吃那种野兽,就绝迹逃不掉他的魔掌。

        东厢房,李逵和李大郎对面对这么看着,李逵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李大郎是坐在门槛上随时随逃地准备逃跑,他不知道是否得罪了兄弟,似乎面色很不善。可是不说话他心里更难受,于是想到了街头最近传的一则消息:“兄弟你听说了吗?”

        “什么?”

        “牛肉,听说最近县里出现了病牛,还吃出事来了,已经有人病死了。”李大郎神神叨叨的样子颇让人手痒,你一个大男人,整的和街头嚼舌根子的怨妇似的,又要闹哪样?

        李逵沉着脸道:“别乱嚼舌根子,人云亦云的话有多少可信度?你只管做你的生意,等开春了,你这生意也就快结束了,到时候再想辙。”

        李大郎自信满满道:“兄弟,别想了,为兄已经给自己想好了。等到栗子没有了,我就在县城周围租上一块官地,种点粮食,收多收少都是一处进项。”

        “不准去!”李逵可没想过家里好不容易从百丈村出来,最后还是变成一个农户,倒时候这不看眼的东西农忙的时候让他去帮忙,他去还是不去?

        不去?

        无赖,好吃懒做。

        去!

        想想就觉得生气,他一打虎英雄,现在是做了半个多月的读书人了,怎么可能去种地?

        气氛一度尴尬沉闷,良久,李逵才问:“兄长,你多大了?”

        “你傻啊!我比你大七岁,如今二十有一了……”李大郎随口道,他见李逵不像是要揍他,心头的紧张顿时下去了一大半。

        “可有婚配?”

        李逵觉得挺难为情,他一个外表才十几岁的毛孩子,关心起兄长的婚事,你丫不会是对你嫂嫂有想法?

        可是李大郎却笑道:“以前家里穷成那副样子,谁敢给我们家说亲?不过自从炒货店生意红火之后,最近有不少媒婆要给俺要说亲。可是都被俺给拒绝了,俺想着先给你说个媳妇,好给李家传宗接代,再想为兄的事。”

        说完,李大郎还难为情地低下脑袋,似乎有种没脸见人的娇羞,就像是一个男人开始想女人了,就是一种道德败坏的罪过。此情此景,要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娘也就算了,你一个粗鲁的汉子,还做出这种姿态来,李逵瞅了一眼胸口就有点压不住的汹涌,太倒胃口了。

        气地李逵当场快炸了。

        “我的事你不用管,也不准插手,要不然对你不客气。”李大郎的话一开口,就让李逵怒了,这货简直就不知好歹,他的婚事都想要插手,难道是皮痒痒了不成?

        “可是……”

        “没有可是。我的事不准你插手,要是敢背着我找媒婆,回头让李全来收拾你。对了,最近也不要答应媒婆,过年的时候生意停下来,找个日子去见个人。”李逵站起来,他也很纳闷,为什么和大郎在一起,总是火气腾腾的往上窜?

        大郎问:“什么人?”

        “女人,比你小一岁,是个厨娘。喜不喜欢回家对我说,不喜欢,我好回绝了人。”李逵说完,甩甩衣袂离开了院子。他实在没办法和李大郎好好聊下去。

        李林和李洪凑上来,紧张兮兮的问:“都好好的,怎么就吵吵上了?”

        李大郎羞涩道:“俺兄弟给我说了个妮子,可是俺害怕,两位叔叔……”

        李林和李洪双双摆手,脑袋摇地如同拨浪鼓似的:“这事我们可帮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