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死者之怒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无冬之夜 下

第六十四章 无冬之夜 下

        微弱的白炽灯接触不良的闪烁着,机械义臂的海盗与w.l.u.f的干部正促膝长谈。

        “人大多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终其一生,只是活在社会的负担,与他人的希冀中,命运的奴隶。”畸形男人翻开书本,说道:“第五十七页第十二条,传统社会中,人的需求共五个层次,依次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需求,只有在满足上一条件,人才能追求下一层次。在革新社会中,意识形态高于肉体形态,能将之反推且同时满足需求的社会,才是完美世界。”

        “当今这世上,少有人能做到最后一点,不仅是做到,甚至就连理解都很困难。”

        畸形男人合上书本,口中开始复述着w.l.u.f领导人对他说过的话。

        “不仅是奴隶主,社会,世界,给予人类的诱惑太多,令人麻木的消费,麻木的劳动,失去判断力与觉醒的能力。”

        “不要让自己什么都有,你所占有的东西最后会占有你。”

        “劳动是光荣的,但因他人的险恶之心而劳动,却是可悲的,世人大抵可悲,必须有人替不能思考的人而思考,替无法作战的人而作战。”

        “加入我们吧,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使命,我们来完成神明未竟的事业!”

        “一切都将抚平,甚至是饥饿。”

        “一切都将消弭,甚至是羞耻。”

        畸形男人神情肃穆,面部肌肉轻微的抽搐着,他努力维持形象不让舌头伸出来,克服着自己与生俱来的怪病,舌头肌肉神经的失调。

        海盗头子很惊讶自己能听懂他在说什么,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父辈就是他所说的那种人,只不过自己离经叛道做起了海盗。更让他震撼的是,w.l.u.f想要的不仅仅是推翻奴隶制那么简单,这只是一个诱因,他们想要的更加恐怖,是整个世界规则的洗牌和清零,然后重建。

        “你们就没想过,这只是你们的一厢情愿吗?你们也许都被那个领导人给洗脑了,没有名字,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抛弃一切才是自由……这都是些什么胡话,但的确很诱人,这种三观彻底崩塌又转瞬重建的快感。虽然我没经历过,但我能想象,魔能革命之后,机械义眼被那些搞研究的发明了出来。”海盗头子用机械义臂摘下其中一颗机械义眼放在掌心里,说道:“肯定是像涅槃重生一样,和我第一次看到世界是什么模样的感受一样。但那又如何呢?这狂暴的欢愉,只能带来狂暴的结局。你们的终点或许也像我一样,我开始后悔,后悔目睹到这一切,民族,土地,仇恨,阶级,人性,这些懦弱,愚蠢,自作聪明的混合物,你们也会后悔。”

        “这样么?”畸形男人微微一笑,说道:“实践才能得出结论,就像你失明之前无从得知一样,总得尝试之后才能明白结果,即使是一个悲剧,那么也是意义重大的悲剧。”

        海盗头子不置可否,接着问道:“你有听说过恶龙的故事吗?”

        畸形男人支了支手,示意海盗头子继续说下去。

        “有着这样一头恶龙,嗜血成性,穷凶极恶,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每次都无人生还。又一个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龙穴铺满金银财宝,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闪烁的珠宝,慢慢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渴望翼翅,渴望鳞甲,渴望……咆哮。”

        “我讨厌这个故事,仇恨与统治的连锁,就像你们一样,不过是又一个……少年英雄。”

        啪啪……

        畸形男人鼓起了掌,他并没有对海盗头子的反驳感到不满,只是觉得高兴,海盗大抵是字都认不全的粗人,那样沟通起来才是最为困难,你无法和一个轻易被“体制化”的人讲道理,他已经被加工完毕,再无任何作为,无法觉醒。

        “你不像是一个海盗,像是一个思想家。”

        畸形男人对海盗头子刮目相看,不过仔细想一想这很合理,他和其他的海盗不同,懂得与时俱进,铁甲舰上的声呐装置早就已经探索到了那艘潜水艇,这种扮演遇难人员试探然后进攻的桥段实属精彩,若自己只是个普通商人,真就着了他的道。

        “你有那本书,翻开第十七页,找到第二十二条。”

        畸形男人站起身来,透过窗户看着外面黑夜中的大海。

        “一旦事物被赋予形体就会毁灭,对无形之物的追求只能寄载于其创作过程。”

        “赋予这世界短暂的,最完美的形体,一味前进着的……自由的力量么?”

        海盗头子笑了起来,他不知道w.l.u.f的领导人是何方神圣,但不得不说,或许他并不具备革新世界的军队,但他有着革新世界的……魄力。

        “所以又到了最经典的疑问环节,因为这个疑问太过典型,福音书里并没有记载,对人来说,究竟是耻辱的活,还是漂亮的死,两者之间哪一个更正确。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懦弱也没错,勇敢也没错,都是正确的。但要我来选择的话,我会为了主席而死。”

        畸形男人打开门,邀请海盗头子一起去甲板上透透气。

        “主席?”

        海盗头子走在甲板上,w.l.u.f的成员见到畸形男人只是点头示意,并没有太多繁文缛节,没有太多的阶级之分,组织内部看起来是很平等的。

        “就是你们口中的神秘人。”

        畸形男人最后船尾的围栏上,靠着护栏吹着海风。

        “他什么样?”

        海盗头子问出了一个全世界都关心的问题。

        “很遗憾的是,我也没见过他,只有幸通过无线电联系过两次,第一次成功说服了我,第二次让我去炸卡斯罗特,就是现在。”

        畸形男人不再避讳,放开了来,蛇信子般的舌头因为病症往外倾斜的吐息着。

        “你为一个没见过的人卖命?”

        海盗头子虽然这样说,但心底已经知道了答案,因为自己就连联系都没联系过,只是听到畸形男人的措辞话语,都有为他卖命的冲动,不过也仅是冲动罢了。

        “我穿着神职人员的服装,光明教会神官的服装,是的,没错,以前我给教会做事,算是大神官。”

        畸形男人答非所问,抓挠着额头,流淌出些许血液。

        “哈哈……”海盗头子夸张的笑了起来,说道:“光明教会可还行,你的那些宠物,恐怕违背了教义,不仅仅是违背这么简单,甚至是亵渎。”

        “教义?”畸形男人嗤之以鼻,说道:“何止宠物,我还杀人全家,最后还找了个替罪羊,现在想来真是可惜,反正我最后都会离开,真是一个悲剧,他的牺牲毫无价值可言。”

        “的确是个悲剧,但这和之前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海盗头子给畸形男人一支烟,两人在甲板上吞云吐雾起来。

        “到后来我发现,并不是神明创造了人类,而是人类创造了神明,人总得被什么支配,人被安全需求所支配,创造了信仰,所谓光明女神,不过是幽界中的某个存在而已,说不定还是他吗一个浑身脓疮的丑八怪。我渴望真理,被真理支配,所以选择了光明女神,直到我终于知道宗教都是骗人的垃圾,真理是无法他人告知的,只能通过自身抵达根源。而那个男人……主席,他的魅力就在于此。”

        “比如说?”

        “很复杂,你可能不会理解,壳中之王的理论,壳中的人终其一生无法探寻壳外的事物,在神明和世界的面前,只有强者有权力贯彻它的意志,不如说,他就是那样的强者,定义世界和篡写世界的强者,世界上根本没有具体的真理,但能定贯彻世界的,壳中之王,他的意志,即是真理,很复杂……我不知道我阐述清楚没有,尽管我说得很通俗。”

        “令人惊讶的是,我理解了,可能是因为我抢过几个探索幽界的那种疯子,和他们沟通过很多。即是被关在果壳之中,也是无限空间之王,这个意思么?”

        “没错,很正确,你很有趣,我开始喜欢上你了,那么,你要怎么做呢?时间大概还剩下一个钟头,你的人就会来劫掠我们,你可以慢慢考虑。不,即使你回去之后,我的提案依然有效,你随时可以加入。”

        海风清冷,月光明亮,倒映在海面上的粼粼波光温柔无限。

        “我决定加入,完全认真的。”

        “嚯?我以为没那么轻易说服你,是因为什么呢?”

        “不太清楚,但这种念头却很强烈,我对世界解放概论之类的也没兴趣,或许只是……纯粹的想要见一见那个男人。”

        “是吗?倒是和我最开始一样,一旦产生这种念头,就会慢慢的被他的哲学所折服,那本书一定要留着,你会爱上它的。”

        “我只是替我自己做了决定,我的手下们,他们自己选择自己的去路。”

        “我会去动员他们。”

        “那结果不是已经定了吗?”

        海盗头子苦笑着,自己的手下都是亚人,这里才是他们的归宿。

        “要下雪了。”

        畸形男人说着。

        “你怎么知道?”

        海盗头子不解。

        “冬天……已经来了啊。”

        畸形男人抬头望着皑皑的夜空。

        鹅毛大雪没有任何征兆的席卷了海域,在风中飘零撕裂着的雪白,似是这破裂世界所叹息而出的冰凉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