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中道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见有而为无,见难而为易

第三十二章 见有而为无,见难而为易

        肝失疏泄、脾失健运、心失所养,就会表现为心神失养、心血不足、心阴亏虚,具体症状就是抑郁。抑郁久了,会阳气不振、精神衰退,更严重的会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甚至想要自杀。

        抑郁的人都想去死了,还会有兴趣谈恋爱?有谈恋爱的心思,就没有抑郁。

        不说卢西洲言谈举止上的表现,就是她的气色和状态,郑道就可以认定她丝毫没有抑郁的倾向,而且她知道他的名字和年纪,又慕名而来,她不是一个普通的患者。

        不,她根本就不是患者!

        至于是慕他的帅名还是才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卢西洲的目的是什么?

        莫不是杜天冬派她而来?不过她应该不是杜天冬的女儿,杜天冬就一儿一女。也不可能是私生女,那么她到底是何许人也?

        “难道我长得就这么众望所归?”郑道双手揉了揉脸,假装要保持清醒,“没开美颜就是一见钟情的帅?”

        “自恋也是一种品德呢。”卢西洲像学生一样伏在桌子上,歪头看向郑道,“郑大夫单身吧?”

        怎么说呢,郑道有些为难,他是有何小羽,但未来的岳父不同意,关键是他还是杜葳蕤的“恋人”和两个孩子的“爸爸”,也是怪了,本来挺清白的一个人,怎么一理下来他就成了渣男了呢?

        “不重要,你要是单身,我光明正大追你。你要是有女朋友,我横刀夺爱追你。你如果已婚,我当小三先破坏你的家庭,再不顾一切追你。”卢西洲眼神中迸发的光彩不像是假装,“人这一生,总要为一件事情拼命。能治好我的病,郑大夫,你是唯一的药方。”

        郑道感觉脸有些发烫心跳有点快,得承认,还从未有人如此大胆直接地对他说出这样的一番惊心动魄的情话,如果是何小羽所说,他会当她喝多了。如果是杜葳蕤所说,他会以为她内心戏太多自我感动了。

        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对他倾诉衷肠,他还没有自恋到真的以为卢西洲对他一见钟情再见痴情并且非他不嫁的地步,他是优秀,但不是人见人爱的神兽。

        “不好意思卢小姐,我是心理医生,不是精神病人医生。”郑道也没客气,卢西洲进攻的速度过快,他得小小的反抗一下,不能让她以为他面对美人计时很容易投降,“不说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单身爸爸,就算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障碍,我们之间也没有可能。”

        “单身爸爸?两个孩子?实在是太完美了!”卢西洲惊呼一声,“岂不是说和你在一起,直接就可以省了怀孕的过程和生产的痛苦当上妈妈,不要太幸福哟。”

        “先不要说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先说你是不是心理医生?”

        “是。”郑道只好老实地点头,他越来越猜不透卢西洲的目的何在了。

        “如果我聘请你担任我的专职心理医生,月薪3万元,随时随地负责疏导我的心理问题,你愿意吗?”

        以郑道目前的状况,3万元的月薪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够养活两个孩子交清房租还绰绰有余。

        郑道慢条斯理地又泡了一壶咖啡,趁卢西洲不注意,多加了一些他特有的配料进去,也为卢西洲倒了一杯:“我从小就牙硬胃好,只爱吃硬菜不爱吃软饭。”

        “医生的天性和职责是治病救人,渴望爱情也是一种感情饥渴的心理疾病,你不能见死不救呀郑大夫。”卢西洲见郑道被她挑逗得有几分慌张和尴尬,不由更得意和开心了,“和你在一起,我不但不会抑郁,还会吃得好睡得香。我开心了,我部门的员工都会被我感染,然后工作就会出色,他们的文章就会写得更好,就会影响更多的人保持积极向上的健康习惯。”

        “你看,郑大夫,你只不过是和我谈了一场正常的恋爱,却可以为无数人带来健康和快乐,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卢西洲继续魅惑或者说调戏郑道,她倒要看看郑道能够把持多久。

        如果她继续单纯地保持感情攻势,以犀利和一往无前的冲锋来进攻,郑道还真有可能招架不住。幸好楼上还有何小羽几人坐镇,否则他非得沦陷不可。毕竟作为一名和何小羽青梅竹马并且拥有两个孩子的单身爸爸,他的感情经历苍白而简单,经历的爱情少,对爱情病毒还没有产生抗体,很容易中招。

        但卢西洲话中透露的一个细节,被郑道捕捉之后,立刻如一股清凉剂让他清醒。

        “卢小姐在是什么部门的领导?听上去好象是负责公司的对外宣传?”郑道忙喝了一口自制的咖啡压惊提神。

        “不不不,我说错了,我是在家族公司的一个部门担任负责人,同时,自己也创业了一家小公司,叫声东击西文化传媒,主要是经营几个公众号,对,就是现在最新兴最有前景的自媒体行业。”卢西洲浑然没有察觉她所透露的信息已经引起了郑道的高度警觉,并且被他联想到了什么。

        郑道一直坚信一个观点,世间万事万物之间都有某种隐蔽的联系,比如说一天之内发生了三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三件事情看似毫不相干——东边刮风,西边有一匹马奔跑,南边有一头牛产奶,三者外在完全没有关联,内在肯定有不为人所知的共性。

        就像人体得病也是一样,中医向来辩证地看待问题,眼睛有病,有可能是情绪问题、心脑血管问题,也有可能是肝的问题。不管是哪里的问题,追根溯源还是气血的问题。而气血再上推,则是情志的原因。

        情志就是心理,百病由气生。

        至于为什么风马牛不相及也有内在联系,郑道也想不明白,只知道在心理学上叫情绪共振,用老子的话说是“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当然,再用科学的术语解释就涉及到量子纠缠了。

        所有表面上有联系或是内在里有联系的事情,都可以归类为量子纠缠。

        郑道决定纠缠一下苏木和卢西洲的内在联系:“如果我的女友苏木没有意见,我也不介意再多一个女友。”

        不好意思了苏木,借用你一下来掷个骰子。

        卢西洲却没有郑道期待中的惊讶,她毫无表演痕迹地笑了:“行啊,等你介绍我们认识一下,相信我可以说服她。”

        难道她真的不认识苏木?郑道不信,继续加大纠缠:“她很有才华,写的文章极有灵气,她的公众号叫合抱之木,你的呢?”

        卢西洲的表情依然是波澜不惊,眼神甚至都没有闪烁:“我们公司的公众号也叫声东击西……苏木她漂亮吗?有我高吗?有我白吗?”

        咦……他和她的关注点好象真的不在一个维度,难道卢西洲和对付苏木的团队真的没有关系?郑道有点迷惑了,到底是真没关系还是卢西洲演技太好了。

        问题是以他超常的观察力,卢西洲只要说谎就会多少露出一丝马脚,她如果真的撒谎而不被他发现,她可以问鼎影后了。

        “漂亮、白、高。”郑道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看了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卢小姐,我现在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没有任何心理和身体上的问题。”

        “内心没有力量的人,驾驭不了红衣衣服。内心没有自信的人,穿不了黄色。内心小气的人,撑不起绿色。内心欲望过多的人,搭配不了白色。你所抗拒的颜色,就是你内心缺失的部分。”郑道将卢西洲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红裙、绿包、白鞋、黄发带,几种颜色在你的身上和谐共存,组合得非常自然,并且赏心悦目。说明你的内心充满了力量、自信、大方和纯净,你不但没病,还很阳光灿烂。”

        “郑大夫,你的敷衍太潦草也毫无诚意,既漫不经心又药不对症,如果有一天我因为你的误诊而走向绝路,你就是罪魁祸首,哼!”卢西洲似乎真的生气了,脸色说变就变。

        郑道依然淡定:“只要你以后不要急躁,少发火,遇事不急,保持稳定的情绪,就会一切顺利。”

        “废话,如果我能自己保持情绪稳定,我还要医生做什么?”卢西洲站了起来,摆出一副要吵架的姿态,然后她的电话响了。

        接听了电话后,她气呼呼地走了,扔下一句:“你还欠我两个小时……”

        说得好象也有道理啊,病人如果都能自己保持情绪稳定,医生不就没用了?可说到底情绪是个人的事情,只能自己控制,别人和药物也帮不了多少忙。

        不对,怎么还欠她两个小时?不是说好了只要解决了问题就一次一清了吗?不过又一想卢西洲前后总共付了8000块,才霸占了他一个多小时,也就释然了几分。

        回到二楼,何不悟午睡还没有醒来,何小羽带着两个孩子也在休息,只有李别一人在露台的茶桌上打盹。

        “妞儿呢?”李别迷迷糊糊中醒来,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介绍我认识一下,哥,她老好看了。”

        “走了。”郑道没好气地敲打了李别的脑袋一下,“别天天不想正事,她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女孩,懂?”

        “意思是你能呗?”李别斜着眼歪着嘴嘿嘿一笑,“你有小羽了,哥,别太贪心,让给我好不好?不让我就冲小羽告你的状。”

        让就让,反正他对卢西洲也没有所有权,郑道顺水推舟踢过去一个大球:“她叫卢西洲,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经营了一家名叫声东击西的文化公司。现在她归你了,调查清楚她的来历和身份,你就可以出手了。”

        “遵命。”李别乐得跳了起来,人还没落地,手机响了。

        接听了手机后,李别一脸愁容:“哥,我爸身体不舒服,我回家看看他去。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犯病,有气无力的。这不正赶在要提拔的节骨眼上,竞争对手以他身体不行的理由希望他能主动退出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