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中道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第五十三章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不行,郑道告诫自己,他必须坚守节操,原则问题不能动摇,正要摇头拒绝——他只是一个正经的心理医生加一个隐藏的中医技能,对于鬼神之事一向是敬而远之。

        何二狗将郑道拉到了一边,双眼放光声音放低:“余婶和柳婶可是支书和村长的婆娘,都有钱,家里有十几套房子,每个月光收租金就有大几万。”

        关我屁事?支书和村长就了不起呀?郑道还要开口以正义的名义拒绝成为神棍,何二狗下面的一句话瞬间打动了他。

        “她们出手大方,每人能上供500块……”

        每人500块,两个人就是1000块,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称,威武不能屈……此所谓大丈夫也,但大丈夫生于世,当有所为有所不为,何况是身为医生,治病救人本是分内之事职责所在,郑道顿时清醒,努力拿捏了态度,微微点头:“不是上供,是诊金。态度要恭敬姿态要端正,才能保证疗效。”

        何二狗当即朝余婶和柳婶转述:“听到没有?郑大夫本来不想帮你们看,你们的问题太严重了,他会损耗功力,至少少活10年。可是架不住我苦苦哀求,你们等下态度要认真一些,听到没有?”

        也别说,何二狗狐假虎威的作派还挺到位,他站在郑道身边,微微弯腰,既谦恭又倨傲,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

        真特么是一个人才!李别眼睛都直了,他既是夸郑道又捎带了何二狗,妈呀,配合得简直无懈可击。作为未来的神探,他特别欣赏并高看演技高超的人,好人演技高超,会如鱼得水。坏人演技高超,会屡屡得手。

        不走了,李别当即拿定了主意,他要看看郑道怎么忽悠老年妇女,怎么帮她们解决心里的鬼……见鬼一说,他才不信,世界上要是真有鬼,还会有破不了的命案?鬼早就自己报仇雪恨了。

        余婶和柳婶见向来在庄里作威作福的何二狗在郑道面前恭敬低调得像个孩子,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尽管心里还在嘀咕郑大夫也太年轻了,而且长得也不像是大夫,像是小鲜肉小狼狗。

        郑道还是第一次同时接待两名客人,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何二狗不但要在场,何小羽和李别也提出了旁观的要求。开什么玩笑,当他是什么了?他不是街头摆摊的卖艺的耍猴的。

        “让他们在吧,也好做个见证。”余婶发话了,不动声色地拍了6张百元大钞,“我多加100块,人多好说话,我怕吓着你。你这么年轻,吓着了可怎么办?他们也可以帮你出出主意。”

        看在钱……不,看在余婶通情达理的份儿上,郑道立刻改变了主意,不是钱的问题,主要是他得尊重客人的意见,尽管他也听了出来,余婶对他还是不够信任。

        走着瞧,郑道很不服气地为自己打气,目光在余婶和柳婶的脸上扫了几眼,又落在了二人的脖子和肩膀上。广场舞没白跳,气色很好,健康度挺高,除了余婶的脸色微有蜡黄应该是胆不太好之外,柳婶的脸色微有发青,是经脉堵塞气血不通之象,其他方面都还不错。

        正常人的面色是红黄隐隐、含蓄明润的,当然,只是特指国人,不包括老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气色对应肤色以及饮食等习惯,与地域息息相关。所以就有要吃应季应地食物一说,应季是指当季下来的食物,春吃芽夏吃瓜秋吃果冬吃根,应地是说当地所产的食物对人体最为受用。

        “两位大婶,说说你们见鬼的事情呗。”李别站在何二狗的身旁,有几分迫不及待了,作为刑警,他对鬼神等传闻格外感兴趣,主要是想破解所有的见鬼事件,让所有的鬼都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不是活人在故弄玄虚,就是幻觉或是心理作用。

        郑道坐在了古典装修的一边,他故作威严地白了李别一眼,暗示他现在是他的主场,不要乱说话。

        李别还想反抗,被何小羽拧住了耳朵,他一缩脖子退到了后面。

        “余婶、柳婶,你们谁先说?”郑道有点后悔没有乔装打扮一番了,没有胡子和白发,总感觉镇不住场,还是太年轻呀,在久经风霜的大妈面前,他忽然莫名有一丝担忧,不是担忧他的专业领域会被大妈攻克,而是害怕大妈会固执地认为她们真的见了鬼并且还要说服他相信。

        柳婶有几分扭捏地拿出500元放到了桌子上,声音中透露出几分不信任和不舍:“500块也太贵了,就是聊聊天也收费,二狗,你们是不是合伙骗我们?”

        何二狗急了,跳了起来:“柳婶,你觉得我何二狗像是缺你几百块的人吗?垃圾车一响,黄金万两懂不懂?我二狗什么时候连500块也骗,你特么看不起我可以,但不能看不起郑大夫,他是神医,能救命知道不?你的命还不值500块?”

        “呸!”何二狗吐了一口,“我特么两条狗每条买来时还要3000块呢。瞧不起谁呢?你要没钱,我帮你出。你要不信,现在就走,当我放屁。”

        “狗哥别这样,柳婶不是小气,也不是看不起你,她是不信我。”郑道作为正主必须得出面了,他其实才不在意柳婶是不是看得起他,毕竟他的名气还没有真正打开,他还真的连500块也骗,不,也要赚。

        “在开始之前,我先帮柳婶梳理一下心情,免费的……”为了保证效果,郑道先打了埋伏,“柳婶,你没有和狗哥说过你最近的身体状况吧?”

        柳婶有几分不好意思,郑道在庄里没什么分量,何二狗不同,虽然也确实都看不起何二狗,但也没人敢惹他,都不愿意得罪他,她讪讪一笑:“没有,没有,哪里跟二狗说得着这些。你说吧,小郑,我听着呢。”

        “柳婶最近有没有跳广场舞?”

        “有,天天跳,和我一起的。”余婶抢答了。

        既然余婶主动送上门,不拿她当个支点也对不起她的热情,郑道就问:“余婶跳舞后是不是浑身发热,手脚出汗?”

        “那肯定要出汗的,蹦蹦跳跳了半天,不出汗不就是个死人了?”余婶有口无心,话一出口,柳婶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时机正好,郑道顺水推舟:“柳婶跳完舞后,是不是手心出汗,但脚还是凉的,就算出一点儿汗,过一会儿也会觉得冰凉?”

        柳婶张大了惊恐的嘴巴:“啊、啊!小郑你说对了,就是这么个情况,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了,快要死了?还是因为见鬼撞邪的原因?”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柳婶,在‘见鬼’之前您就有症状了。”郑道不顾李别和余婶震惊加疑惑的目光,开玩笑,如果没点真本事就出来混,他还真没那个脸皮和胆量,“没大事,您别担心,就是经脉不是很通畅,虽然经常锻炼,对血脉畅通有帮助,但是如果再每天热水泡脚,用三七粉泡水喝,效果会更好。”

        “小郑,不,郑大夫,有没有什么药可以更快地见效?”柳婶忽然觉得郑道的形象不但高大了几分,连带模样也比刚才更有魅力了。

        “也可以适当服用《当归四逆汤》(注1)。”郑道戒骄戒躁谦虚谨慎地点了点头,注意到柳婶眼神中的怀疑和轻视逐渐消失,心里飘浮在半空的人民币慢慢落地,“服上几副药,再坚持泡脚,很快就能血脉畅通,精神饱满。”

        “我呢,我呢小郑大夫。”余婶激动不已,抓住了郑道的手,“我最近总觉得浑身不得劲,虽然跳舞后很通畅,但过一会儿就又不自在了……”

        “是不是每天早起都会觉得嘴苦?嘴里还有黄水?”索性好人做到底,在谈鬼神之前先把人事聊透了也好,郑道忽然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余婶和柳婶的见鬼之事,应该隐藏着什么契机。

        人体生病时,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感冒,有时病急之下也会吃多种药,再加上多喝热水,最终是哪种药起到了效果还是自愈,真不好说。许多事情也是同样的道理,你并不知道生活中哪一件意外的小事,会起到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而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当然,郑道最根本的出发点还是善良加单纯的,毕竟余婶和柳婶是他的客人,二人又是广场舞的常客,如果折服了她们,不愁以后没有轰动性的广告效果。

        “是,是,小郑大夫你不要太神了呀,我这是什么问题呀?”余婶也激动了,看向郑道的目光充满了母性的光辉和关爱,心中顿时闪过了不少于100个念头,其中最强烈的一个是小郑大夫还没有对象,要不要介绍她的外甥女和他处处?

        “没大事儿,应该是吃得不合适,胆汁分泌过多。注意睡眠,适当减少饮食,很快就好了。”郑道有点受不了余婶过于殷切的目光,总觉得有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热烈。

        “小郑大夫还没有对象吧?我有一个外甥女,还有一个侄女,还有一个……”果然被郑道不幸而猜中了,余婶立刻图穷匕现了。

        “余婶,咱们还是赶紧聊聊鬼的事情吧,你的大龄剩女亲戚们,郑道都不喜欢,他只喜欢21岁以下的……”何小羽忙不迭打断了余婶,“我正好没到21岁呢。”

        “dei,dei,赶紧说鬼。”李别赶紧帮腔,他可不想看到因为何小羽的恼羞成怒而错过了一出见鬼的大戏。

        “行吧。”余婶见好就收,也没勉强,她下意识看了柳婶一眼,目光中突然流露出畏惧之意,“说到见鬼,一共见了两次,两次,都是我和柳婶同时看到的,而且还是同一只鬼!”

        两个人,两次,同一只鬼……郑道怔了怔,这可不是幻觉和心理作用了。

        (注1:情节需要,请勿效仿。如有用药,谨遵医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