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盛莞莞凌霄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上当了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上当了

        秘书皱紧眉头,一边试图安抚着刘凯文的情绪,一边不解的望向凌霄。

        他实在搞不懂,此时凌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怎么可能真的不怕死?

        可是如果他真的恐惧,那又何必要故意激怒刘凯文呢?

        最终,秘书心中的困惑也没有被解开。

        他按照吩咐,不得不拨通了报警电话。

        当听到秘书竟然真的报警,这栋别墅之中,好像没有一个人惧怕自己似的,秘书彻底失去理智了。

        之前凌霄对他百般讽刺,说他是“怂货”的这句话,此时更是深深烙印在了刘凯文的心间。

        怂货?

        难不成,自己因为顾全大局,迟迟没有动手,这种行为在凌霄看来,就这样的好笑吗?

        既然如此,那么他不如放下所有,最后的替自己拼搏一次,至少要证明,他并不是什么“怂货”啊!

        “凌霄,我本不想真的破罐子破摔,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不管我今天做出什么举动来,这件事你都要承担一半的责任,明白了吗?”

        刘凯文此时一双眼睛空洞无神,好像他根本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被别人操控的玩偶般。

        闻言,凌霄的脸上,露出慢慢鄙夷的讽刺表情来。

        “废话少说,你到底要不要动手啊,实话告诉你吧刘凯文,我就是故意针对你,害你失去工作,让你没有经济收入,谁让你得罪的人,是我凌霄呢,你活该倒霉!”

        事到如今,凌霄的语气依旧十分刻薄。

        他朝刘凯文冷哼一声,并将脖颈对准了他锋利的匕首,语气中满是讽刺和挑衅。

        秘书此时的心脏仿佛都悬了起来,这个凌霄,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嘛,还是说他根本没从刘凯文对这个世界丧失信心的表情中,看出他的不顾一切呢?

        “对,我活该倒霉,谁让我遇到了你,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块下地狱吧!”

        愤怒的低吼一声,刘凯文攥紧了匕首,准备狠狠地朝凌霄的脖颈上刺去!

        此时,只要他一不做二不休,用最大的力气划破凌霄脖颈上的动脉血管,那么他将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凌霄竟然故意伸手抓住锋利的匕首,并且毫不费力地将匕首从刘凯文手里抢了过来?

        随后秘书也不顾自身安危扑上前来,成功的将刘凯文扑倒在了沙发上。

        等到刘凯文被秘书压在身下,门外的其他保安们也蜂拥而至时,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难怪从刚才开始,凌霄就不断地用各种语言挑衅他,试图将他激怒,做出一起赴死的选择。

        原来,从一开始,凌霄就暗中做好了思想准备,只等待刘凯文的“最后一击”,好将匕首从他手里抢夺过来吗?

        换句话说,或许打从一开始,凌霄就猜透了刘凯文的心思。

        他知道他根本经不住言语的挑衅,却还是要故意这样做。

        现如今,刘凯文不得不背负上“杀人未遂”的罪名,被警察带上警车了。

        想到还独自一个人留在医院里,没人照料,并重的女儿小莉莎,刘凯文对凌霄的恨意就更浓了。

        “凌霄,你害的我变成现在这种地步,难道你以为这样做,就能够跟盛小姐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了吗?”

        刘凯文知道,凌霄之所以这样做,一大半的原因肯定是为了盛莞莞。

        不过,他又怎么会知道,就算凌霄不这样做,刘凯文也已经认清了自己跟盛莞莞之间的距离跟差别?

        他只是心疼盛莞莞,想要尽自己所能的照顾她,帮她保住腹中的孩子,仅此而已。

        可是,现在恐怕不管他怎么解释,凌霄都不可能相信他的辩解了吧?

        果不其然,看着被警察带走的刘凯文,凌霄阴冷的眼神中,迸发出一股令人胆战心惊的寒气。

        “我跟莞莞以后的生活会如何,这点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事,刘凯文先生,看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我给你个实用的忠告,那就是想想看,用你身上所剩无几的那点钱,找个怎样的律师,才能让你被少判几年吧。”

        说完,凌霄更是恶作剧般,朝刘凯文挥了挥手。

        等到警车离开凌霄的豪华别墅后,他脸上的冷笑,这才消失无踪。

        看到凌霄前前后后的表情变化,一旁的秘书都感到毛骨悚然。

        果然,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选择得罪凌霄。

        但凡是有点头脑的人,有怎么可能会跟如此危险的他去作对呢?

        “凌少,属下这就去封锁刘凯文被抓进警察局的消息,否则一旦这件事被夫人得知,恐怕她很难不会生气吧?”

        此时的盛莞莞正在医院安胎,正是最需要安静以及情绪平静的时候。

        一旦刘凯文的遭遇,被人传到盛莞莞耳中,恐怕她很难还会保持心情宁静下去吧?

        “恩。”

        并没有多余的面部表情,凌霄答应了秘书的提议。

        其实就算他不这样说,凌霄也是打算下一步就做出这种安排的。

        将刘凯文送进监狱,这件事对于凌霄来说,不过只是除掉一个看着碍眼的“情敌”罢了。

        当然不需要因为这点小事,就惊动正在安胎中的盛莞莞啊。

        殊不知,即便没有人告诉盛莞莞,刘凯文的遭遇,深更半夜,正在睡梦中的她,却还是被一阵阵孩子的哭闹声惊醒了。

        刚开始,盛莞莞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毕竟都这么晚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孩子在哭泣呢?

        可是,当她闭上眼睛,仔细一听,却又发现这并不是幻觉。

        难道真的有一个女童在哭泣吗?

        带着这种好奇心,盛莞莞穿上拖鞋,离开了病房,顺着哭声传来的方向,一点点搜寻了过去。

        令她倍感诧异的事,这阵哭声,竟然是从小莉莎病房里传出来的?

        最让她感到困惑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小莉莎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而且明知道她有天显性心脏疾病的情况下,却没有一个医护人员来安慰她呢?

        而且这个时间刘凯文又去了哪里,怎么在病房里,除了小莉莎稚嫩的身影外,就再也见不到第二个人了呢?

        盛莞莞本就心疼小莉莎从小失去母亲,却还要每天被病痛折磨的遭遇,因此在得知小家伙在哭泣后,想也没想,就直接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莉莎,你为什么要哭啊,这么晚了,你不困吗?”

        刚开始听到推开门的声音,正埋头哭泣的小莉莎被吓了一跳,赶紧用棉被裹住自己稚嫩的身体,就像是刚刚看过恐怖片的人。

        但是,如同小莉莎这个年龄的孩子,是根本不允许看恐怖片的,就是为了防止在她稚嫩的心间,留下不好的影响或者是阴影。

        对于这种最基本的常识,作为父亲的刘凯文肯定心知肚明。

        只可惜他现在并不在这间病房里面,否则的话,盛莞莞真的很想亲自闻一闻。

        随后,小莉莎在听出盛莞莞的声音后,这才悄悄将小脑袋从棉被里面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