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绝世萌宝:天才娘亲帅炸了叶楚月夜墨寒在线阅读 - 第1829章 万般苦命百般的难,饿殍满地鸦吞人间

第1829章 万般苦命百般的难,饿殍满地鸦吞人间

        楚月垂眸望向了陈苍穹裙摆下的右腿,狠狠地咬紧了牙关。

        走出鬼森回到大陆,必要与现如今的药神宗主不死不休!

        几十载的恩怨和仇恨,那些在旧时光里被伤害被辜负的人,总要有个了断,有个说法!

        “前辈……”

        楚月想到雪素衣这些年的鲜衣怒马,风华万丈,再想到陈苍穹、母亲她们的遭遇,心口像是插上了一把钢刀。

        暴戾的恨,翻涌的怒,犹如火光惊涛,填满了她的整个胸腔。

        人生苦,武道难,但这万般苦命百般的难,让人不得不叹一句天道不公武道无眼!

        楚月的眼球爬满了血丝,无法想象陈苍穹是如何承受这条狼腿,每时每刻都要面对曾经最不堪的回忆!

        “小月,你有没有想过,武道的尽头是什么?”陈苍穹问。

        “武道尽头,是我叶楚月!”

        楚月近乎脱口而出,蔓延绯色的眼,宛如狂奔丛林的狼,透出丝丝野性和不羁。

        陈苍穹微微睁大眸。

        只见身披灵魔披风的女孩,黝黑的眼瞳赤红到可怕的看向了她。

        “若我走不到武道尽头,我必毁了世间武道。”

        “若世上没有道义可言,倒不如让那饿殍满地鸦吞人间。”

        “凭什么她祸害遗千年,做尽坏事却享荣华富贵受万民尊敬,凭什么好人就得无怨无悔的付出到头来家破人亡也不得有半声怨言?”

        “陈苍穹前辈。”

        “晚辈叶楚月,愿与前辈,共踏出‘苍穹之下无人能敌的’锦绣乾坤,必不负前辈二十年的囚徒之苦。”

        楚月立起身来,缓缓弯腰,朝着陈苍穹拱起了手。

        烈烈狂风吹拂而至,掀起那灵魔披风。

        她们一站一坐在血红树下,满地都是酒壶,犹如定格的画面处处透露着极致的美好。

        陈苍穹提着酒,仰起头,两行泪水滑过面颊。

        百鬼之森,中州大地,无人知她陈苍穹多年艰辛步步泣血,无人知她陈娇痛失满门从而改头换面苟且偷生。

        无人知……

        无人知!

        只有眼前的女子懂她!

        犹记得那年桃花盛放,她笑着取出楚月之名时,有多么期待云凰的第二个孩子。

        第五长虹无法生育,让她无法与云凰、叶天帝一家结下娃娃亲是最大的遗憾。

        但她曾也面对星海城的和平繁华,想象着日后要陪伴着小楚月长大。

        陈苍穹笑得满面泪水,丢掉了酒壶,狼腿屈膝跪在地上,赫然猛力的抱拳,高声震彻四野:“鬼蜮为证,中州为信,属下陈苍穹,必追随我主叶楚月征战四方,歼灭仇敌,愿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愿刀山火海,烈火烹油,永不言悔!”

        这一声高喊,吸引来了整整四大城区的围观者和立在血鹭之上的十名九级护卫队。

        无数的人,包括西城区在内,都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

        年轻的鬼使树下弯腰抱拳。

        多年的奴隶屈膝跪地。

        像是在履行某种羁绊牵引后庄重的契约使命。

        但更多的人是不解是嘲笑。

        陈苍穹啊,不就是那个废了的南城鬼使。

        奴隶生涯十几载,也敢口出狂言谈那征战四方?

        四周的视线,充满着异样和嘲弄。

        楚月和陈苍穹却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真。

        他们在走同一条路,在同一片天地下的战场并肩作战。

        楚月伸出了手,将陈苍穹扶起来,“前辈,无需如此。”

        “我宿命如此,何来的无需?”陈苍穹笑:“热血沸腾的事,非你们年轻人才有,我虽年迈,但体内鲜血,愿为三爷热一回!”

        “好!”

        楚月拍了拍陈苍穹的肩膀,“叶某,需要前辈。”

        “被需要的感觉啊……那可真好……”

        陈苍穹自言自语,目光透过天穹看向了远方和流年。

        楚月将陈苍穹带回了西城区的阵营。

        柳妖妖侧眸,诧然地望向了他们。

        虽然还是这两个人,但总觉得,再回来时,隐隐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然而她说不上来,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壮汉罗瀚极其的不喜欢陈苍穹。

        他靠近秦铁牛,低声说:“牛小弟,男人的直觉告诉罗某,陈苍穹会给西城区和月鬼使带来厄运,得想个办法把这丧门星给扫地出门才行,南城的母子,可都是狠角色。”

        秦铁牛瞪着眼睛看向罗瀚。

        他们,很熟吗?

        “罗兄,不如我为你吟诗一首?”秦铁牛一时兴起。

        罗瀚两眼放光,面颊发红,不好意思的抓耳挠腮了一番,“罗某是个粗人,诗那什么东西过于文雅,其实吧,罗某的骨子里,是个风流文雅的少年。”

        秦铁牛万分诡异的恶寒,而后清了清嗓子,吟诗一首:“罗兄罗兄你顶呱呱,横看像个盘,竖看像个蛙。”

        罗瀚的笑脸顿时一收,见鬼似得看着秦铁牛,眼睛瞪得像铜陵,一副被人辜负信任而怀疑人生的大惊表情。

        这他娘的也叫诗?

        那他娘的母猪都会上树啊。

        好气!

        罗瀚跺了跺脚,远离了这位新认识的朋友。

        而秦铁牛的吟诗之声非但没有压低,反而拔高得很。

        于是,四大城区的鬼灵和武者都在这鬼蜮边沿风中凌乱。

        当然了,秦铁牛也不会想到,从此之后,诅咒之城中将要流行一句话:

        “武道可以废,中州可以破,秦铁牛必须死!”

        诚然,那是后话了。

        此时的秦铁牛,还没有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楚月听到那恶心的诗,虽是无奈,但也嘴角上扬。

        一抬眸,便发现陈苍穹也是忍俊不禁。

        其实吧,身边有个秦铁牛,倒也不错。

        秦铁牛平日里贪生怕死,不务正业,懒得像条虫,但大难临头,就算尿裤裆了也不会逃。

        四舍五入也算是个真男人。

        “楚爷,这里,真会有九级鬼灵的出现吗?”

        凌天武者刀疤王和许云歌走到楚月身边,疑惑地问。

        “会有的。”

        楚月望向鬼蜮深处,眉眼渐而温柔。

        这人见人怕的鬼蜮里面,都是她的战友和臣民。

        “轰!”

        忽然之间,沙尘暴来袭。

        狂风掠过大地。

        黄沙穿梭鬼蜮乱人眼。

        恐怖古老的气息从最深处传来。

        这时,不知哪个城区的人惊喜地大喊:“是九级鬼灵!九级鬼灵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