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家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家

        “……我不想等到晚上了,妈妈,我想现在就看到爸爸。”

        男孩扣着呼吸罩的脸上,嘴唇上有些发白,瓮声虚弱着出声再说着,眼底渐有些了焦急,不禁在病床上挣扎着身子。

        “乖啊,乖啊……爸爸晚上就过来了,宝贝睡一会儿好不好,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好不好,等睡醒了,爸爸就过来了。”

        女人眼眶不禁有些红着,低着声音,哄着孩子。

        “……爸爸还要工作呢,挣钱呢……宝贝累了就睡一会儿吧,等睡醒了爸爸就过来了……”

        “……妈妈,我想看到爸爸……妈妈,我想爸爸了……”

        男孩虚弱瓮声的话语声,却愈加显得急促,眼底带着些焦躁。

        旁边的生命监护仪也随着男孩的焦躁,响得稍急促了些。

        只是墙上挂着的钟,依旧毫不留情,滴答滴答往前跳动。

        站在床尾,陈沦目光平静,落在男孩和男孩母亲身上。

        旁边的束柔紧盯着男孩和男孩母亲,再顺着陈沦先前转过的目光,朝着那墙壁上挂着的钟望去,

        钟表上的时间已经从8点40渐逼近九点。

        “……我知道你想爸爸了……可是宝贝你得在医院好好看病,知道吗,不然爸爸知道了,会生气的,妈妈也会难受的。”

        “爸爸昨天晚上还来看过你呢,等着爸爸今天下班了,也会过来的。”

        看着男孩有些焦躁,脸上苍白,瓮声说着话的模样,女人的眼眶止不住再有些红,

        却也只是再低下些身,轻轻拂拭了下男孩的头发,擦了擦男孩额头上这会儿浸出来的汗水,温声对着男孩出声说道。

        “你就在医院好好治疗,好不好。等宝贝你的病好了,爸爸之前还说,要带我们一起出去去公园,动物园玩呢。”

        男孩眼底焦躁褪去些,却流露出些委屈,

        “……妈妈,我就是想爸爸了……”

        眼底多了些泪光,抿着发白的嘴唇,隔着呼吸罩,男孩望着他母亲,再瓮声说着。

        “……妈妈,你能给爸爸打个电话吗?”

        男孩眼底带着些泪水,望着他母亲,再出声问着。

        “好。”

        女人听着自己孩子的话,再轻轻拂拭了下孩子的头发。

        出声应着,就要从兜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来。

        男孩也稍侧着些头,望着。

        只是女人刚将个有些老旧的手机摸出来,拿在手里。

        病房门边打开了。

        护士端着托盘,放着输液瓶,走了进来。

        “……有福小朋友,换药了哦。”

        护士走近病床边,对着床上躺着男孩露出些笑容,温声说道。

        “……护士姐姐,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男孩转过头,对着护士,有些虚弱瓮声地问着。

        护士拿着输液瓶,要换药的动作不禁停顿了下,

        再将输液瓶换了瓶,才再低下些身,对着男孩露出些温和的笑容来,

        “放心吧,只要好好配合治疗,很快就能好了。”

        护士对着男孩温声说了句,再端起了托盘。

        “我再去给你倒杯温水过来,你把药也吃了,好不好。”

        “谢谢护士姐姐。”

        “谢谢,麻烦您了。”

        “不客气。”

        护士对着男孩应了声,再对着男孩母亲摇了摇头,

        拿起托盘,重新出了病房。

        “妈妈,给爸爸打电话吧……”

        躺在病床上的男孩,再对着自己母亲,有些期盼着望着。

        “好……”

        女人转过头,对着男孩露出些笑容,再低下些头,刚要按开电话。

        先前的护士,却又端着杯温水回来了。

        女人自然停住了拨打电话的动作。

        “先把药吃了吧,把药吃了再给爸爸打电话。”

        “……不要,妈妈,你现在就给爸爸打电话吧,我想爸爸了……”

        男孩眼底却愈加有些焦躁,急切,出声说着。

        “……乖,我们先吃药吧,好不好……”

        女人眼眶有些红,温声对着男孩说着。

        “……小朋友,水接来了,把今天的药吃了啊。”

        护士也温声对着男孩说着。

        男孩眼底渐再有些委屈,红着眼眶,噙着些泪水。

        想要打出的这个电话,总是会有变故打断。

        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滴答滴答,毫不留情,渐跳过了九点整。

        病房里,周遭的景象,

        也在那生命监护仪的滴答声,和那时钟的细微响声中,渐再变换。

        “……这一幕景象有些熟悉啊,可惜这男孩不是诡啊……诶,这环境还真是适合睡觉啊,想当初……”

        陈沦身侧的饶常,抬着头嘀咕着,紧跟着又再转过些头,琢磨起些莫名的事情来。

        “诡界中的景象,某种意义上,很大程度都是堕落成诡者意思的映射。”

        “不是男孩想回去,而是冀成安想看到自己孩子,不是男孩想打电话,是冀成安这时候想听到自己孩子和自己妻子的声音。

        但是他又害怕,害怕自己孩子,妻子,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

        束柔紧盯着身前已经要渐变换着景象,出声说着,再转过头,望向那墙壁上挂着的,已经快消失的时钟,时钟的时间还在不停往前跳动。

        陈沦未曾转过头,也未曾答话,

        似乎听不到饶常和束柔的话语声,只是目光落在身前,眼底平静,

        任由映在眼底的周遭景象渐变换着。

        周遭景象再变换了。

        ……

        “……妈,我给你买了件衣服,你要不这会儿试试吧。”

        “……好,我去拿来穿上试试,刚才我摸了摸料子,摸着还顺滑着呢,花了不少钱吧,下次回来,可别乱花钱了,知道不知道!”

        “……吃着饭呢,换什么衣服,吃了饭再试吧。”

        “孩子给买得,我去试试怎么了……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乖孙,吃这个鸡腿啊……”

        “……谢谢奶奶。”

        一处有些老旧屋子的堂屋里,

        堂屋地上只是粗抹着水泥,却收拾着很干净,

        透过堂屋门的院子里,也似乎才打扫过,看不到几片落叶,多少灰尘。

        堂屋里,摆着张方桌,桌边,围着一家人,正吃着饭。

        陈沦三人,就出现在了这堂屋门前,身前正好对着堂屋里。

        陈沦身侧,束柔朝着那屋里几道坐在餐桌旁的身影紧盯着,旁边的饶常转动着头,来回张望。

        陈沦只是平静着站着,未曾挪脚,也未曾转过目光,

        只是脸上依旧平静着,目光落在身前,这身前堂屋里的景象,身影,自然映在了陈沦眼底。

        这堂屋里,

        餐桌旁,围坐着的一家子,自然就是冀成安一大家子。

        方桌上,摆满了满满当当一桌子菜,弥漫着些热气,

        方桌旁,四面也坐满了人。

        冀成安父母两人坐着一侧,冀成安妻子的父母坐着一侧,

        冀成安夫妇两人坐着一侧,男孩单独坐着一侧。

        “……妈,我们也给您买了一件,你也试试吧。”

        男孩的奶奶给男孩夹了筷子菜,再回身走进了卧室里去换衣服。

        冀成安的妻子也转过头,对着自己母亲出声说了句。

        “……我先前看着就好看……行,我也换来看看。”

        男孩的外婆脸上带着笑容,也映着。

        “亲家,来,她们试衣服去了,我们就喝喝这个孩子买得酒……”

        “成……这酒好啊……”

        两个老头就凑在一起,各自抿着个小酒杯里的酒,眼底也噙着些笑。

        旁边,冀成安脸上不禁浮现着些笑容,转着目光,朝着餐桌旁,自己的妻子,父母,孩子,家人,一点点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