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从笑傲江湖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真相大白

第一百八十五章:真相大白

        “再不滚下来,我便让你人头落地!”易鹏面无表情的看着田归农,淡淡说道。

        田归农贪生怕死,最是惜命,最终他妥协的走下了马车,扶着南兰又回到了屋内。

        见南兰浑身都湿透了,脸色也不好,马春花心善,连忙带着她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回来之后,她待在田归农身旁,有些惶恐不安。

        她不明白,为什么易鹏要处处针对她的爱人,田归农。

        他们似乎没有得罪过他吧?

        南兰不解的问田归农道:“阿农,你以前得罪过他吗?”

        田归农摇了摇头,“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田归农也很纳闷,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田归农不敢问,因为易鹏对他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恶劣的让他胆战心惊。

        此时,他只得搂着南兰,惶恐不安,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一步都不敢动。

        这样的感觉,太憋屈了,可是他毫无办法。

        因为,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就在田归农不知道该如何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门外。

        这是一个身形又高又瘦的大汉,大汉的手里抱着一个包裹,里面是一个两岁大的小女孩。

        此时,这小女孩正沉沉睡去,可爱的眼睛旁挂着几滴泪滴。

        马行空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大惊道:“打遍天下无敌手,金面佛,苗人凤!”

        是的,这个瘦高男人,便是苗人凤。

        他手中抱着的小女孩,便是他与南兰的女孩,苗若兰。

        在原著中,苗若兰也是一个容貌秀丽,声音娇美,遇事不慌,天真善良,端庄大气的好姑娘。

        可惜,这女孩如今只是一个两岁大的小女孩。

        田归农看到苗人凤,吓的面如死灰,浑身发颤。

        他知道,在对方手里,自己弱小的如同一只蚂蚁,随手便能被捏死。

        而他,正拐骗了对方的老婆,私奔了。

        苗人凤看着南兰,沉默不语。

        此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人刚见面时的往事。

        那一年,南兰遭遇了劫匪,正是苗人凤挺身而出,救她于危难之中,南兰感谢对方的救命之恩,又被对方无敌的身姿所吸引,最终嫁给了他。

        可惜,婚后,苗人凤醉心武学,对她十分冷落,这让多情的南兰终日郁郁寡欢,体会不到女人的快乐。

        而就在这时,英俊潇洒,能言会道的田归农出现了。

        相比起犹如木头人一般,只知道练武的苗人凤,田归农的嘴巴就要甜多了,像抹了蜜一样,百般讨好南兰,最终南兰深陷在他的温柔之中,不能自拔,彻底移情别恋,爱上了他。

        于是便有了这一次的私奔。

        苗人凤没有说话,一双眼睛犹如老鹰一般,目光锐利的注视着自己的妻子。

        当看见南兰一脸深情的看向身旁的田归农时,苗人凤心生一颤,他叹了一口气,满脸失望的便准备离开商家堡。

        他来这里,只不过是不明白,自己的妻子为何离自己而去。

        但是现在,他已经看明白了。

        妻子的心,早已经不属于他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勉强呢。

        他风度翩翩,气度宏大,准备成全这一对璧人。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苗大侠,请留步。”

        苗人凤抱着女儿,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回头看了一眼,见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约莫二十来岁的书生。

        这书生,自然便是易鹏。

        “苗大侠,听闻数年前,你与辽东大侠胡一刀比武,失手伤了对方,而对方却蹊跷的中毒死了,是不是有此事?”易鹏淡淡说道。

        苗人凤心生一颤,这件事情,是他心中一直留存的痛。

        他与胡一刀虽然是世家仇敌,但是却惺惺相惜,感情极好。

        胡一刀的离奇死去,他到现在都无法释怀。

        听闻易鹏重提旧事,他不由点了点头,“不错。小兄弟重提此事,莫非知道些什么?”

        易鹏微微一笑,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可谓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苗大侠想不想听听,胡大侠是遭了何人暗算,中毒身死的?”

        苗人凤突然一惊,连忙问道:“是谁!”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他一直都想不通。

        易鹏一脚踩在阎基的脸上,说道:“胡大侠是怎么中毒的,这家伙最清楚不过了!”

        易鹏居高临下,看着阎基,缓缓问道:“如果不想再受刚刚那番生不如死的折磨,你便把当年,是怎么在胡大侠和苗大侠刀剑上摸毒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遍!”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他们没有想到,辽东大侠胡一刀的死,其中竟然还有这番曲折。

        苗人凤死死看向了阎基,平阿四和胡斐也神情激动的看向了阎基,就连一旁的田归农,同样神情紧张的看向了阎基。

        田归农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不正是当年,在他的授意下,在刀剑上涂毒的那个医师吗?

        他心里暗叫一声‘糟糕’,某非他暗害胡一刀和苗人凤的事情,败露了?

        被眼前这个书生发现了?

        田归农回忆着数年前的那次暗害,他自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其中知道事情原委的,也不过只有阎基一人,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那么,这书生是怎么知道的?

        田归农看着易鹏,他实在是搞不明白,易鹏究竟是何来历,怎么之前从未见过这个人。

        按理说,以易鹏如此高强的武功,在江湖上不可能没有名气。

        除非,他是一个常年隐居深山的隐士。

        而隐士,又怎么可能知道他暗害胡一刀的事情呢?

        田归农想不明白。

        他虽然想不明白,但是却知道,今日恐怕要遭了。

        这书生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手段极其狠辣,在他的手中,阎基是不可能保守秘密的,肯定会供出自己,这样一来,他哪里还有活路!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南兰,把心一横,不由握紧了腰间的佩剑……

        在易鹏的折磨下,就算是意志力再坚强的铁汉,也能被他驯化的犹如爬虫,更何况,阎基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而已,易鹏只是稍微折磨了一下他,他便立即把事情的原委,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包括是田归农逼迫他,让他在苗人凤和胡一刀的兵器上涂毒,等等。

        顿时,苗人凤双眼锐利的盯上了田归农,田归农吓的面无人色,直接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