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传说中的卖腐

第一章 传说中的卖腐

        五年前。

        碧水论坛的某张帖子已经飘红了,无数网友对着帖子里的截图冒星星眼。回贴里出现的最高频率的三个词分别是——萌、好腐、颜好正。

        这三个词应该不需要特别解释了吧,在这个被宅男腐女攻占地球的时代,全球影片似乎都开始有意无意的卖腐。众所周知,某部美剧最初只是想拍兄弟捉鬼的都市怪谈,但却因为两位男主角太过可爱,以至于阴森的鬼故事被硬生生地扭曲成一部以腐点为看头的美剧。

        碧水论坛飘红的这张帖子,是《妖物志之狐变》的剧情楼。

        《妖物志》是jbf电视台自己制作做的一档节目,类似《聊斋志异》这样的单元剧,讲述妖怪神仙们的故事,每天凌晨一点半播放,一集25分钟,一单元差不多八到十集。这样的夜间剧制作成本并不高,除了撑场面的二线明星,其他全是三线艺人或根本没有演艺经验的新人。

        《狐变》是其中一个单元剧,总共只有八集,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窜红起来,最高段创下了19.3%的收视率。要知道,这是夜间剧,平均收视率能够达到1.93%就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剧情讲述的是狐妖和神仙之间的爱情故事。扮演神仙的男主角是当红偶像组合“squt”的主唱唐尧,扮相飘逸俊美,非常有神仙的气场。另一个主角是由新人扮演——七百年前,狐妖阿檀被情敌下了恶毒的诅咒,白天会变为男性,到了晚上才会恢复本体,忽男忽女,性情古怪偏执。

        飘红的帖子,就是在讨论狐妖阿檀。

        《狐变》的剧情腐到让人不得不想歪的程度,就差没写到几个字——我们就是在卖腐了。比如男性阿檀戏弄神仙时说的台词——

        “你不会杀我,因为你喜欢我。”

        “如果你可以为了我不做神仙,我就勉强娶了你。”

        暧昧的台词,销魂的场景,这时候不需要再怀疑了,他们就是在卖腐!而女性阿檀根本就是打酱油,前后出现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观众a:编剧你写个女性阿檀出现,是怕这剧被和谐吗?\(^o^)/没关系,其实我们都懂的,那啥女性阿檀我们会自动无视的!

        观众b:你们不卖腐就不能活是不是啊。

        观众c:举手,我想知道扮演狐妖的新人是谁,(⊙ο⊙)演得太好了,太给力了,和唐尧是绝配!心水啊,捧心尖叫!!

        观众d:楼上的不要乱拆cp,唐少是莲美人的,拆cp请自重。

        总之,不管是褒是贬,阿檀这个角色红了,无数人认为阿檀的女装扮相婉约美丽,男装扮相妩媚风流,而且新人的演技非常有水准。但jbf在这个时候却玩起了神秘,新人的资料并没有公布,真实性别未明。

        舒锦,演员表上只写了这个名字。

        虽然只是从小透明到粉红,但对于刚出道的新人来说,舒锦这样的成绩已是斐然。大概就连舒锦本人也想不到,只能说,是运气吧。

        化妆间。

        jon抱着一束玫瑰花走进来:“阿锦,沈老板又送花来了。”

        并不宽敞的化妆间,人却不少,除了正在看剧本的舒锦外,还有三四个艺人在上妆,加上助理、造型师等等,至少不下十个人。jon抱着玫瑰花一进来,大家的视线就投向了安安静静的主角。

        有人艳羡,有人嫉妒,有人恶意猜测。

        沈老板,沈靖,行三,和他交好的人都称呼他一声沈三。他的家底不是简单的用“有钱人”可以形容的,他们这些人知道的仅是冰山一角。《妖物志》剧组的艺人大多是jbf培训班出来的,当初他们的老师就曾经严肃的警告过他们,想在这个圈子混得久,眼睛就要放亮点,不要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沈三,就是其中一个。

        这人家底不清白,但权势通天,和jbf老板的关系又不错。不过私生活方面却是极为放纵混乱,养在外宅的情人有好几个,还时不时的捧个小明星什么的,但等新鲜劲儿过了就懒得看人一眼。jbf的艺人,也有好几个是毁在他手上的,所以那个老师每次提起都是痛心疾首,千万交代这些新人远离沈三。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看到沈三对舒锦的高调追求,还是让这些小艺人又是嫉妒又是羡慕,恶毒的甚至猜测舒锦早被沈三潜规则了,不然上次怎么得了那么好的角色,肯定是沈三在给她当靠山。

        事件的女主角却神情自若道:“扔了。”

        舒锦打扮成古代公子哥的样子,一身华服。因为《狐变》的意外窜红,所以下个单元剧也加了舒锦的戏份。和阿檀的角色类似,但这次是扮演从小就被母亲打扮成男孩子的女配角,性别意识模糊,和两个男主角的对手戏还是充满了暧昧,依旧是充满腐点和狗血的商业剧。

        “沈老板怎么没亲自过来?今天可是有阿锦的戏啊。”说这话的是和舒锦同期的一个新人,叫苏紫涵,长相甜美可爱,眼睛又大又漂亮,加上和导演关系不错,所以经常是由她担任单元剧的女主角。

        在同期的新人当中,苏紫涵的人气算是遥遥领先。

        苏紫涵一开始根本没有把舒锦放在眼里,虽然长得不错,但没有背景,而且还总是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让人看着就讨厌。但自从jon出现就发生了变化,凭什么金牌经纪人看上的人是她?

        虽然公司没有表态,但要培养舒锦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这么好的花扔了可惜,呵呵,阿锦是因为沈老板没来闹情绪吗?”苏紫涵的话是棉里藏针,谁都听得出她的讽刺。

        舒锦“啪”的一声合上剧本,不冷不淡地看她一眼,众人以为她要发怒,却只听她淡淡道:“你喜欢,那就送你吧。”

        苏紫涵已经换好戏服,一副古代女侠的打扮,俏皮可爱,好似天真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笑盈盈道,“那怎么行,这可是沈老板对你的心意。”眨了眨眼,暧昧道,“现在剧组上下,谁不知道沈老板喜欢你。真让人羡慕,说不定就这样嫁进豪门,不用再像我们现在这样辛苦的拍戏。”

        这话一听,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舒锦你装什么清高。

        舒锦站起身,眉目秀丽却着带几分锐气:“他喜欢我,难道我就要配合他的闹剧?甲之蜜糖,乙之砒霜,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说吗?”

        潜台词——苏紫涵你自己没眼光到喜欢那种流氓,不要当人人都像你一样急着抱他的大腿。

        舒锦的这话可比苏紫涵直白多了,当下她脸上的笑容就挂不住了,大步走到舒锦的面前:“你什么意思?”

        舒锦却是理都没理,直接越过她:“jon,戏看够了没?”

        经纪人笑眯眯的,看着是一副憨厚的大叔样,道:“够了够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你怎么还穿着戏服,下午还有你的戏?”

        “不是。”舒锦边说着边把玫瑰花扔进垃圾筒,“夏莲生迟到,我今天唯一的场景就是和他和搭档。现在差不多到了,我去隔壁和他打声招呼。”

        “咦?那等下的采访怎么办?都约好时间了,夏莲生怎么又耍大牌,喂阿锦等等啊,我话还没说完……”jon边说着边追了出去,声音渐渐远了。

        苏紫涵冷着脸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眼底闪过怨毒的光芒。舒锦凭什么嘲笑她、无视她,等着看好了,不就一个沈三,她就不信以她的相貌手段抢不过来,到时候有她哭的!

        squt组合的成员只有两个人,《狐变》的男主角唐尧是俊朗阳光型的美男,性格成熟稳重,在圈内和粉丝群中的口碑都很不错,从未传出他耍大牌迟到之类的负面新闻,而且私生活方面也干净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兴趣是打游戏,所以又有“宅神”之称。

        另一个成员则是夏莲生,定位是腹黑美人型,长发,桃花眼,完全是不分雌雄样的妖孽男,个性比较跳脱张扬,最大的爱好是泡夜店。诽闻对象一箩筐,从男性艺人到女强人,上至八十岁、下至十八岁的小女生,简直就是男女通吃,而且就算被记者偷拍到,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所以娱记对他的诽闻都麻木了。

        这次的单元剧《艳鬼》的男主角就是为夏莲生量身定造的。剧中他出演一只艳鬼,红衣墨发,眉目自有凌厉之色,让人惊艳之余又生惧意。造型师和他商量了一下,又在他的眉心缀了一点朱砂,顿时妩媚之色更重。

        舒锦进来的时候,夏莲生的戏服都换好了。

        “果然是美人啊,难怪粉丝一看到你们靠得近一点就尖叫。”舒锦玩笑道,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唐尧和夏莲生总是时不时的暧昧一把,次数之多让人都要怀疑他们在卖腐了,不过,他们的粉丝似乎很吃这套。

        他们的相处越暧昧,粉丝就越激动。

        红衣美人笑意盈盈,大方地把她的揶揄当赞美收下:“废话,我全身上下就这张脸最宝贵了,我家唐唐都说了我是靠脸吃饭的。……哎,你们都先出去,我和阿锦要练习剧本,没事就不要来吵我们了。”后面的话自然是对工作人员说的。

        舒锦黑线:“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啊。”

        工作人员离开了squt专用化妆间,门也被体贴的关上。

        夏莲生是完全无视她的讽刺,照着镜子,很满意道:“那是,公司还为了我这张脸买了重保险。不过你也不需要太嫉妒,你就比我差了那么一点。”

        舒锦:“……”

        “对了,你怎么跑我这来了?又被那些小明星欺负了?”夏莲生幸灾乐祸。其实他还挺喜欢舒锦的脾气,看着温顺秀气,从来都是不卑不亢,但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她就跟猫似的,一惹就炸毛的那种,可爱得要命。

        “是苏紫涵找她麻烦了吧。不过以她的脾气,苏紫涵肯定也没讨得好。”说话的人是唐尧,他推门进来,刚好听到夏莲生的最后一句话。

        男人的相貌和身材都是无可挑剔的,窄腰长腿,面孔俊美。深v领的毛衣,里面没搭衣服,裸露出大片的颈部肌肤,显得性感无比,比起时下性别模糊的中性美少年,多了几分沉稳从容的明星气场。

        “喂喂,我就是过来和你们打声招呼,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舒锦郁闷道,她和squt组合的成员是在拍《狐变》的时候熟起来的,准确来说,应该是和夏莲生混到一块去了,唐尧对她似乎有一些意见,虽然没有表现出来。

        “我刚路过的时候,刚好听到隔壁的几个艺人在说你的事情。还没出道的新人闹出这种诽闻,影响不太好吧。”唐尧把一个纸袋递给夏莲生,“你要的蛋糕,是草莓味的对吧,奶茶没有你平常喝的口味,我换别的口味了。”

        “唐唐你果然是我的多拉a梦!”夏莲生接过纸袋,拆开一看,果然是他喜欢的慕斯蛋糕!吃了一口,才抱怨道,“阿锦你都不知道我多可怜,leo那个恶魔,居然要我减肥,我好几天没吃到好料了。”

        leo就是squt组合的经纪人。

        舒锦看了一眼唐尧,心说,唐尧又在明嘲暗讽了,说得那么直接,无非是想让夏莲生和她离得远点。淡淡笑道:“谢谢你的提醒。”又和夏莲生说了几句话,舒锦就找了个借口走了。

        唐尧对她的态度一看就知道,她又不是不识趣的人,干吗要留在这招人烦。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得罪了唐尧,貌似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对她就一直是那副不冷不淡的态度。

        舒锦离开后,化妆间就剩下squt。

        “运气这东西,有时候也要看有没人在后面推波助澜。”唐尧忽然道。

        在吃蛋糕的夏莲生看他一眼:“你说话不要总是绕圈子,这里又没外人在,你装什么高深啊。”

        夏莲生的脾气比较直,虽然包装出来的形象是腹黑美人类型,但是实际上腹黑高深的那个人是唐尧。

        唐尧的年龄比夏莲生大,也习惯当他的保姆了,现在看他还是这副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就有点无力,但还是细细解释道:“你也应该瞧出来了吧,狐变的剧本根本就是为舒锦量身定造的。”

        “……?”

        “阿檀这个角色的性格非常鲜明,整个故事都是了衬托阿檀。艳鬼这个单元剧也是,舒锦看起来只是演了一个配角,但是分量却不比女主角轻,性格鲜明,非常容易让人记住。而且你没发现舒锦参与的单元剧都是重点宣传?”

        “有吗?只是巧合吧。”把最后一口蛋糕吃掉,夏莲生漫不经心道。

        唐尧反问他:“如果之前是巧合,但这次呢,公司专门找了影后徐曼云来担任女主角,和舒锦搭戏。”顿了下,直接道,“早上我去策划部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份文件,是为舒锦量身定作的造星计划,她进剧组的时间,角色性格,服装和造型这些都是由专门的策划小组制定出来的计划。”

        “你是说,《妖物志》这个剧本其实是为了阿锦才弄出来的,我们这些人只是陪太子念书?”夏莲生惊诧道。

        “可能性很大。”

        没过片刻,夏莲生又高兴地说:“阿锦长得好,演技好,脾气也好,公司要捧她也是正常的……喂喂喂,你那副表情算怎么回事啊。”

        “你喜欢舒锦?”唐尧问。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放心放心,我和你才是官配,我是绝对不会移情别恋的,就算真的别恋了,你也是正宫娘娘。”夏莲生玩笑道。

        “别转移话题,我是认真的!”唐尧严肃起来的样子,挺有威慑性的,“舒锦是什么人,别说公司现在对她不正常的上心程度,就说眼前的诽闻,沈三早放话出来要她的人,有谁插足他们中间,就是和他对着干。”

        夏莲生叹气:“我又没插手他们的事情。唐尧你才26岁吧,怎么越来越有leo的大叔气质了。”

        “你要是知道轻重,leo就不用那么操心……”

        “好了好了,拜托放过我的耳朵吧,又要说教了。”夏莲生可怜兮兮的讨饶。真是怕了唐尧,怎么就这么爱对他说教,不就比他大两个月吗,装什么稳重,看吧,装出问题了,都快成罗嗦的大叔了。

        阿锦有什么不好,聪明、可爱、脾气好、又重情,比那些乱七八糟的艺人值得深交多了!而且被沈三那种强盗土匪缠上又不是她的错。夏莲生在心里默默为好友辨白,他是很希望唐尧也能喜欢阿锦的,可惜总是事与愿违。

        拍完戏,舒锦就离开了剧组。

        对舒锦这个人,jon到现在也没看透。

        当初在公司第一次见到舒锦,她还是培训班的练习生,也没上心。没想到几天之后自家老板就把他安排给了舒锦做经纪人,而且特别交代不能告诉她事实,只说是他看中了她的资质,所以放下金牌经纪人的架子来带她。

        论相貌,舒锦的相貌在盛产俊男美女的圈子里不算顶尖;论脾气,以他的观察绝非看起来那么温和,骨子里大概比谁都冷,但又很懂得察言观色,给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舒锦更像小狐狸吧,聪明,心狠,记仇,对人充满戒备。

        但太过骄傲自负,并不适合在这个圈子生存。

        舒锦最大的优点应该是她的演技。

        她的演技够硬,而且戏路宽,狐妖阿檀这个角色并不好演,忽男忽女,女装扮相要带三分英气,男装扮相又需要七分妖气,这个尺度要是没掌握好,只会让人充满违和感,变成逗人笑的丑角。但若演得好,这个角色会成为经典。

        如果说一开始他对老板的安排不满,但经过这两个月的相处,却对舒锦的印象改观了很多,甚至有信心让她成为影后。当然,至于老板和她是什么关系,这就不是他该关心的范围了。

        “沈三今天怎么没来剧组?”舒锦忽然问。

        沈三没有出现,她的心情自然也变得愉快。她实在怕了那个土匪,完全不能沟通。最开始,她还看在他和自家老板关系不错的份上,不想开罪他,所以被他纠缠的时候都是尽量忍耐,但忍了两个月后,就忍无可忍了。

        流氓、土匪、死变态!她对沈三只剩下这样的印象。

        “听说他在忙西郊的土地开发案,估计要忙得分不开身了。”jon是清楚舒锦的脾气,看着和气,性子却是极为骄傲自负,沈三追求她的方式只会被她归到“轻浮”里去,进而更加厌恶这个人。

        “最好一辈子都别出现。”舒锦低声道。

        “沈三家大业大,还是尽量多忍忍,得罪他没好处。”jon提醒道。舒锦是老板亲自交给他的人,但想到老板和沈三的关系,说不定这其实就是沈三的主意,正等着哪天向舒锦来邀功。

        “我知道。”舒锦不冷不淡地应下,“对了,我下午的行程能空出来吗?”

        “如果是半个小时前问我,肯定是不行,现在倒是可以了。”jon笑着解释给她听,“刚才接到公司电话,你原定要上的几个采访全部取消,虽然具体安排还没出来,但策划部那边的意思是,暂时还是不要曝光,继续保持低调神秘。”

        舒锦也没提出反对意见:“公司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

        jon满意地点头,接着意味深长道:“那些新人就没你这份悟性和从容,那个苏紫涵,走不远。你是我相中的人,眼光可得放远点,策划部那边既然开了口,说明他们对你的出道是上了心,肯定是要给出更好的方案。”

        舒锦心里一惊,但隐隐也知道要公司捧她,jon不会平白无故地找上她。她的相貌不算顶尖,只有演技拿得出手,但演技好的小艺人多得是,何必大费大周地安排一个大牌经纪人给她。

        “jon,你老实告诉我,当初你为什么会相中我?”舒锦直白问道。

        “哈哈哈,不都说了是因为你演技好,脾气也对我的胃口。”jon打着马虎眼。

        舒锦见他这副态度,知道再追问也问不出真相。把帽子压低,淡淡道:“那我先走了,有事再联系我。”

        jon听出潜台词——没事不要来打扰我。心里好奇,舒锦下午是想做什么?和男朋友约会吗?不过据他所知,她父母双亡,感情空白,这段时间除了和squt组合的成员走得近了点,就没有接触甚密的异性。

        “你自己注意点,别被记者发现了。在正式出道前,你的一切资料都是对外保密的。”jon不放心地交代。

        “知道,我会小心的。”

        舒锦将百合花放在墓碑前,摘下墨镜,面无表情地蹲下身,凝视着墓碑上的照片:“你们死了,但我活着。颜家欠你们的东西,我会替你们索取。”

        距离惨剧发生的那天,已经过了十一年,整整四千零十五天,她没有得到片刻的安宁,每日每夜,分分秒秒,她都痛苦得恨不得死去。她的心底已经长满怨恨的藤萝,已经入了魔,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她一直在想,为什么世界那么多人,只有她如此悲惨?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公理、正义这种东西存在,为什么那些双手染血的人却一直活得好好的?权势大过天,就能为所欲为吗?既然天与法理不能还她公道,那么她就亲自还自己一份公道。

        那个人把她推进了地狱,她也定要拉他下来。

        她曾经信仰公理正义,但公理正义却没有帮她得到安宁。

        “舒锦?你怎么在这里?”这个响亮的声音带着几分惊讶,舒锦怔怔地朝声源看去,脸色蓦然一变,戴上墨镜,转身就想离开。

        ——居然是沈三,真是阴魂不散。也不知道他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后面还跟着几个下属模样的人。

        “哈哈,我们这是注定的缘分。”沈三大步走了过来。

        舒锦暗道,那也是孽缘。下次出门一定翻黄历,奇怪了,jon不是说他去忙什么地方的开发案,怎么跑来墓园了?

        “你有亲人葬在这里?怎么不和我说,我下午也好陪你过来。”沈三凑上来,看了眼墓碑上的字,“原来是你父母啊,难怪看起来这么伤心。那个,你也别太伤心了,这人都死了十多年了,节哀什么的吧。”

        舒锦听得火气直蹭上去,摘了墨镜,怒道:“沈三你不要太过分!”

        沈三一脸无辜:“我又哪里做错了,我这不是在安慰你吗?”

        “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什么叫做‘人都死了十多年了’,你平时纠缠着我还不够,居然还跟踪我到这里,在我父母的坟前说这么过分的话!”

        舒锦的小脸已经气得发白了,她是真以为沈三是故意在刺激她,但她不知道沈三是真心想安慰他,只是他安慰人的话还不如不安慰。

        沈三看她气得全身发抖,也不管对错,先陪小心,“你别气了,是我说错了话还不成吗?我这人说话就这么粗糙,但绝对没有恶意。”想了想,又加上去,“不过我绝对没有跟踪你,这全是天意。”

        “是啊,舒小姐,我们是来看土地的,商量西郊开发案。”沈三的秘书也出声证明老板的清白,林白跟在沈三身边的时间最长,也最得沈三心意,哪怕沈三咳嗽一声,他也能立刻明白沈三需要什么,堪比古代的太监总管。

        舒锦呆楞了一下:“你刚说什么了?”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看土地,商量西郊开发案。”林白重复了一遍,以为舒锦终于肯相信老板的清白,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就见舒锦炸毛了。没错,在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看到一只猫炸毛了,然后猫爪子直接拍上自家老板的脸。

        沈三的火气也上来了,怒道:“舒锦,你不要以为……”这脾气才发作,可是看到舒锦红通通的眼睛,又把话给吞了回去,“你脾气怎么越来越坏了,不说一声就直接打我巴掌……行了,别瞪了,眼睛都红了,下次你想打我,你开口说一声,我帮你打,成了吧。”

        林白和其他几个下属在旁边拼命忍着笑。

        “笑什么笑,一边去!”沈三转过头,冲他们怒喊道,他巴掌挨得憋屈着,下属居然还有胆看他热闹,真是反天了,“该干吗干吗去,不想回家吃自己,给我滚得远一点,耳朵和眼睛都给我闭上。”

        “是,老板。”几人光速消失。

        “好了,说说你又怎么了,我刚又哪里惹着你?”沈三其实挺无奈的,他是真心喜欢舒锦,但估计是他以前的名声太坏了,所以她对他一直没好脸色,这花也送了,也低声下气地告白过了,可她就是一点反应也不给他。

        难道这是以前滥情的报应?

        “你要开发西郊?那这里的墓地怎么办?”舒锦盯着他问。

        “当然是移走,西郊这边要建影视城,怎么可能还会保留墓园。”说到这,沈三才回神过来,“你是介意你父母的骨灰也要移动?”

        ……难怪老板不招舒锦的待见,这话说得太不合时宜了。一旁偷听他们说话的林白无奈地想。

        舒锦脸色还没缓和过来,怒道:“都说死者为大,你怎么就这么混蛋,占用墓园建影视城,也不怕有什么报应!”想到沈三的背景,这人肯定是用什么乱七八糟的办法拿下这边的土地,要不好好的墓园怎么会卖掉。

        沈三很流氓地笑道,“不在这里建影视城也行,你亲我一下。”

        舒锦的回答是在他的脸上再拍出一个猫爪子:“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流氓!

        沈三也不在意,笑着凑近她:“我要是正经,你就肯喜欢我吗?”

        舒锦冷冷淡淡地看他一眼,脸上明摆着写着“你是白痴吗”,退开几步,和他保持了一小段距离,“你可以试一下。”

        “我觉得吧,要是我变成绅士,估计连你的头发也碰不着了,还不如继续当流氓好点,好歹见得到你的人。”沈三真诚道,“真的,我一天没看到你就睡不着,要么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就从了我吧。”

        舒锦怒道:“那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不能。”沈三回答得干脆。

        “不可能的事情就不要拿出来问,让开,我要回家。”舒锦气得都忘记了最初的话题,只想赶紧离流氓远一点。

        “我送你回家。”沈三跟在她身边,像狗皮膏药一样,甩也甩不开,气得舒锦又想揍他。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可以吃,她那天一定会小心地避开沈三,断绝任何和他碰面的可能性。

        “你就不能去做点正事吗?”她怒道。

        “我这不就在做正事吗?这天底下哪里还有比送你回家更重要的事情。”沈三眼睛眨不眨的说着调戏人的话,结果又惹得舒锦炸毛。但沈三偏偏就喜欢看舒锦生气的样子,比那副不冷不淡的样子可爱多了,多像小猫啊。

        舒锦住在五层,是比较早建的公寓,也没安装电梯,刚爬了两层的楼梯,她就觉得心跳加速,不是累的,而是被气的。——这个流氓到底要跟她到什么时候?为什么她会被这么无赖的危险份子缠上?

        舒锦头次有了想砍人的冲动。

        “喂,我已经到家了,你还要跟到什么时候?”舒锦开了门,发现沈三居然还站在原地盯着她看,似有登堂入室的意图,于是神情马上变得警惕起来,引狼入室什么的是笨蛋才会做的事情。

        “我这么辛苦送你回家,你就不请我喝口茶吗?”沈三试图将自己的语气装得可怜一点,但破坏力恐怖的大狼狗怎么伪装都不像吉娃娃啊,所以,沈老板你真的不适合走无害温顺的忠犬路线,就算是忠犬,那也是变异的品种啊。

        舒锦的回答很干脆,进去,关门,将流氓挡在门外。

        沈三摸摸鼻子,还真狠,差点就撞到了,不过舒锦肯让他送她回家,也就是说其实有那么一点点接受他?不得不说,沈老板的自我感觉是不是太好了一点?分明是他硬追着人家回来的啊,舒锦哪里同意了?

        和流氓只有一门之隔的舒锦,是憋了满肚子的怒气。

        舒锦和沈三的对战里,她是从来没占过上风。流氓不可怕,就怕不要脸不要皮偏偏还有权有势的土匪。从某方面来说,沈三追求人的方式虽然不入流了点,但是对舒锦这样的人其实很有用,先不说喜不喜欢,关键是她记住了你这个人。

        和舒锦的心情截然不同,沈三是笑眯眯地回了公司。

        林白一行人比他们的老板早一步回公司,然后开始大肆宣扬老板刚才和舒锦的巧遇,又怎么巴巴地陪着小心把人送回家。不少人产生同一个怀疑“真的是巧遇而不是跟踪吗老板是在说谎吧”,于是林白等人也开始动摇了。

        老板养情人不稀奇,稀奇的是老板居然开始正经八百的追人。

        而且——

        据说那个人从来没给老板好脸色过,看吧,这就是平时太风流的报应。众人不厚道地产生这样的想法。

        而太过热衷八卦的下场,往往是很悲剧的。

        “你们很清闲吗?那就全部去做开发案的计划,下班前我要见到它出现在我办公桌上。”沈三冷声道,老板发威了,众人马上散开,各干各的,假装很忙碌,果然看老板的八卦是会有报应的。

        沈三愤恨地坐电梯回顶层了。

        跟踪这么不入流的手段,像他沈三会做的事情吗?他和舒锦那叫缘分,命中注定舒锦得是他老婆。他娘的好不容易正经追个人,怎么就这么困难,虽然逗她炸毛很可爱,但是再炸毛下去,她估计更不待见他了。

        “哟,怎么舍得这么快回来?”

        刚进办公室,沈三就听见裴文的揶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裴文还真把他办公室当自家院子逛了,“我可是全听林白说了,你在墓园那边遇见了舒锦,一路护送到她家里去了。”

        沈三笑着把西装外套放到椅子里:“她害羞,不好意思请我进去喝茶。”

        裴文“噗嗤”一声就笑了。他的相貌生得好,五官精致,风流显于色,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这么一笑,就更显得好看:“得了,你就装吧,我看那位小美人是巴不得离你远远的。”

        “滚蛋。”沈三笑骂道,“资料留下,人可以滚了。”

        “有你这么过河拆桥的吗。”虽然这么说着,但裴文还是把资料扔给他。他开了家侦探事务所,最经常接到的案子就是帮正房跟踪老公揪出小三,前段沈三说调查舒锦的背景,他自然是要义务帮忙。

        “别说这小美人的背景还真不简单,她母亲是颜家的二小姐颜殊。这关系算起来,颜泽还得喊她一声表妹。”

        颜泽和他们也是一起混到大的发小,要是知道沈三这流氓把爪子伸向了自己家的表妹,虽然不至于闹翻脸,但肯定得有意见。不过幸好这段时间颜泽在la,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不然沈三动作那么大,早该知道了。

        沈三看完资料,满不在乎地扔到一旁:“她要是肯回颜家更好,我直接向老爷子提亲,老爷子肯定乐意。再说,颜殊只是颜家的养女,嫁的又是普通人,估计老爷子早忘了这个外孙女。”

        颜家可以说是真正的名门世家,家风严谨,极其注重教养。

        在岚岛市,颜家的声望非常高,不仅因为颜家从政的子弟颇多,也因为颜家的产业遍布各国。但颜家最出名的不是财、权、势,而是风华绝代的美人,颜家的人,无论男女,无一不是绝色。

        当年一个颜殊,倾迷整个岚岛市的上流社会,一句“娶妻当娶颜殊”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盛况。但在众多追求者中,颜殊却选了普通木讷的教书匠。据说颜老爷子也不满意这桩婚事,所以颜殊嫁人后,就没有再回过颜家。

        “裴文,你小子歪主意最多,来帮我想个法子,我没辙了。”沈三点了根烟,“我都送了两个月的花了,也告白过了,但舒锦怎么越来不待见我。”

        裴文看他苦恼的样子就乐了:“原来沈三你也知道人家不待见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要不干脆换个人追。”

        “扯淡,这能随便换人吗,能随便换人的还能是喜欢吗。要早知道会碰见这么一个人,我肯定把自己的感情史整得跟白纸似的,也不至于现在这么不招她待见。”沈三挺苦恼的。

        “就算你身家清白,人家也不一定就非得喜欢你。”裴文随口打击道,见他一巴掌就要拍过来,赶紧补救道,“按我说,小美人现在也算无亲无故了,颜家是肯定不会插手她的事情,颜泽呢,也不会为了陌生的表妹和你闹翻,你就放心大胆的下手,用权利压压她,搞个封杀什么的,不信她不妥协。”

        “你小子一肚子坏水,真这么干,她不就更讨厌我了。”沈三一巴掌拍过去,裴文灵敏地躲开,笑道,“哪能真让你这么干,我这不是在变相的提醒你吗?那啥怕你暴躁脾气一上来,对小美人强来,没地方后悔去。”

        沈三半眯着眼,若有所思:“有段时间还真想这么干。”

        “这是下策,真走到这步就是死局。”裴文脑袋一转,想到主意了,“你去找个女人来演演戏,看看小美人有没反应,要是她嫉妒了吃醋了,就证明你有戏。要是她没反应……最坏也就是现在这样。”

        “不行,要是舒锦误会我是滥情没节操的流氓怎么办?”沈三回答得很快。

        裴文在心里吐槽道:她已经这么认为了。

        不过还是认真地帮他想新主意,过了片刻,他又说:“对小美人那种骄傲自负的脾气来说,你越是逼她,恐怕她的反弹越大。你应该用温情攻势,而且不要追得太紧,给她一点自由的空间。这办法的目的是要你不知不觉渗透到她的生活里,所以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见效,你确定你忍得了吗?”

        沈三紧拧着眉:“可是我一天见不着她就不安心。”

        裴文摊手:“那我没办法了。”打了一个呵欠,道,“就知道你肯定搞不定那个坏脾气的小美人,所以昨天我帮你研究了一晚上的言情小说。……不行了,我得先回家睡会儿,晚上还得参加拍卖会。”

        说着,裴文又从沙发后面搬出一个箱子:“我帮你定了一百本言情小说,你自己也研究研究。不管是什么人都会有他的弱点,攻心为上才是上上计。”

        然后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沈三神情纠结的看着那箱子的言情小说,喃喃自语:“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