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新一代的影后

第十二章 新一代的影后

        十月末,奥卡斯电影金像奖拉开了序幕,舒锦因为《一剑天下》这部电影被提名“最佳女主角”,受邀前往星城参加颁奖典礼。

        值得一提的是,《一剑天下》被提名的奖项除了“最佳女主角”、还被提名“最佳动作设计”、“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等十项提名,引得媒体纷纷追逐。作为导演的原韶景一出场,镁光灯就跟着他闪个不停,虽然原大导演的毒舌又刻薄,但是他的美貌也足以秒杀菲林。

        往年原韶景走红地毯都是一个人,但今年他的旁边多了一个人。

        舒锦挽着原韶景的手,一袭露肩的白色长裙,手上串着白色花环,除了这点装饰,身上就没有佩带其他首饰了,比起其他明星的盛装,这样的打扮太过简素,但是却非常吸引大家的眼球。

        走红地毯是一门学问,明星们的着装也是粉丝热衷的话题。

        比起女明星,男明星的打扮就简单多了,中规中矩的黑白礼服,甘做衬托鲜花的绿叶。当然,得把原韶景排除掉,他的着装打扮向来深受时尚杂志的青睐。去年他走的是儒雅而成熟的英伦学院风,今年是纯手工定制的深v银色西装,有种低调的华丽,就像世代隐居在城堡里的贵族大人。

        无疑,这晚风头最盛的,就是看似低调但实则张扬的舒锦和原大导演。

        不少人联想到原大导演和舒锦之前的诽闻。

        他们一起走红地毯有什么深意?

        其实舒锦和原韶景只是在门口恰巧碰到,原韶景认为她居然一个人走红地毯实在太可怜了,鄙视了一番,然后傲慢地表示可以当她的男伴;舒锦认为他竟然一个人走红地毯,实在可怜了,然后大方地表示可以当他的女伴。俩人又非常的互相讽刺了一通,最后同样可怜的俩人一起走红地毯。

        “听说你被沈三金屋藏娇了,怎么放出来了?”原韶景的声音很好听,放低的时候,会显得更华丽,也更刻薄,让人只想把自己的耳朵给堵上,不然最后被气得心脏病发作的人一定是自己。

        舒锦显然是习惯了他的语调,不冷不淡避开这个话题,讽刺了回去:“听说jbf的公关活动做得不错,新签了几个艺人。还听说你吃下了鼎天,怎么还有时间来走红地毯?”

        原韶景收购鼎天是计划的一环,但是因为颜建国的辞世,接着她被沈三关了起来,后面的计划她没参与,只是从报纸上看到原韶景已经入主鼎天。颜泽忙着收拾jbf的烂摊子,还要注意原韶景在鼎天的动作,大概现在烦透了。

        “阿锦……”

        他们正说着话,一个声音插了进来。舒锦朝声源看去,见到夏莲生和唐尧。舒锦注意到唐尧的脸色很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着一套深灰色的修身西装,才把他的脸色被映衬得这么难看。

        出声喊她的人是夏莲生,一见着她就冲了上来:“你终于出现了,我当你要一直失踪下去,是不是沈三那个混蛋把你藏起来了!”说完,看到原韶景,和他打了个招呼,又悄悄的朝舒锦挤眉弄眼地问,“你和原导有奸情?”

        “不要把我和非人类扯到一块。”舒锦没好气地回答。

        原韶景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这时有几个很有名望的导演刚好来找他,他和夏莲生唐尧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你和原导的交情很好。”夏莲生肯定道。

        “你从哪里得这么可怕的结论?”

        “切,用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你去问问整个剧组的人,是不是只有你顶撞了原导之后还安然无恙的活着。”夏莲生也没多纠结这个话题,盯着她打量了片刻,“沈三是不是虐待你啊,怎么瘦了这么多。”

        舒锦避开了这个话题:“前段生病了。”

        夏莲生猜测是他们的感情出了问题,不然沈三为什么会对他们下手,然后没多久那些负面报道又全部消失,之前被拿走的广告代言也回来了,就像是为了补偿他们一样,代言费用也比之前高了不少。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夏莲生被同公司一个女明星给拉走了,这时候就剩下唐尧和舒锦两个人。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他们默契的去了外面的小阳台,明星们都在忙着走红地毯,没人会注意到少了两个人。

        阳台的光线很暗。

        唐尧细细看着舒锦,她清瘦了很多,虽然化了妆,但是眼神里透着怠倦,怏怏的像是生病,他顿了顿,问:“前段听说你住院了,是怎么回事?外面关于你的传言很多。”

        “都是什么传言,说来听听,”舒锦笑问。

        “有说你得罪了沈三,被他关起来;有说你怀孕了,在家养胎;还有说你流产住院了,另一个住院的说法是,你被沈三家暴了。”唐尧微微笑起来,“不过我觉得都不是。你和沈三吵架了,因为你要跟我去美国?”

        舒锦看着夜空,看不见星星,只有弯弯的月牙挂在半空中。听见他的话,转过头瞥他一眼,笑着说:“不要说得这么暧昧,只是借你的地方度假而已。”

        “好吧,只是借住。我和莲生都被你们卷进来,是否有权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唐尧的话里没有怪责的意思,和舒锦失去联络的这段时间,他很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直到苏紫涵的出现……

        舒锦皱了下眉,似乎很为难,想了想:“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莫名其妙的吵了一架,然后就分手了。”顿了下,不等他说话又忙说道,“你不要乱想,我和沈三分手,和你无关,和你们的负面报道也没有关系。”

        唐尧心里一动,“他没为难你?”

        舒锦的表情有点烦躁,晶亮的眼睛似乎在说“你怎么问这么多”,想了想,她还是乖乖回答:“……没有。”

        她不想提她和沈三之间事情,回忆起那晚医院的场景,她心里有点不舒服。哪怕问的人是唐尧,她也不想多说。她对沈三的感情不是喜欢或不喜欢这么简单,可是让她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她又说不出来。她并没想过和沈三会这么快分手,她以为,他们就算最终会分手,但在一起的时间会久一点。

        唐尧转移了话题,“我已经定好了机票,这个月的十三号。公司那边的手续也办好了,只是对外还没宣布息影……”

        “我不能去美国了。”舒锦打断了他。

        唐尧的眼神一黯,“为什么?”

        舒锦很难对他解释是因为沈三的关系,如果她执意和他一起去美国,沈三可能真的发疯地追杀到美国把唐尧干掉。不知道沈三是怎么想的,难道世界上的男人除了他就只有唐尧,她必须在他们之间二选一吗?上次的事情是沈三的警告,她不想为唐尧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反正度假哪里都能去,换个地方就是了。

        “到时候我会送你去机场的。有机会到美国玩的时候,你得招待我。”舒锦微笑着转移了话题,微暗的光线里,她没有看清唐尧失望的神情。

        这天晚上,发生了两件大事。

        其一是舒锦拿下了奥卡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女主角”的奖项,成为新一代的影后。颁奖典礼在网上也有直播,舒锦刚领完奖,网上就热闹起来,有人做了一个视频回顾舒锦演绎过的角色,称她是史上最幸运的女主角。一出道扮演的狐妖就人气十足,结束了《妖物志》系列,就被原韶景选中,成为了《一剑天下》的女主角,诽闻不断,八卦不断,但是总能化险为夷。

        稍微一提,当晚《一剑天下》包揽了五个奖项,抢足了镜头。原韶景也毫无悬念的再次拿到“最佳导演”的奖项,加上今年,他已经连续拿了三年拿到“最佳导演”这个奖项。

        其二是当晚凌晨三点半,即将息影的唐尧出事了。

        因为发生的时间段比较晚,所以舒锦到了翌日早上才从新闻里知道唐尧在医院抢救的消息。舒锦马上打电话给夏莲生,但是电话却是关的,打给他们的经纪人leo大叔也同样关机,她有点慌了神,记下新闻里说的医院,马上赶了过去。

        昨晚在颁奖碰到的时候,唐尧看起来还很好好的,虽然脸色有点难看,但是什么病会隔了几个小时就进医院抢救了?在车上的时候,舒锦担忧地想道。

        医院门口围了很多人,有记者有粉丝。舒锦戴着棒球帽和黑框眼镜,大半张脸都遮住了,只露出了尖细的下巴,没人认出她。舒锦没有从医院正面进去,她溜到了食堂工作人员进出的后门。

        幸好到住院部楼下的时候,舒锦终于打通了夏莲生的电话。

        舒锦坐电梯到达夏莲生说的a栋508病房,正好就碰见leo大叔从里面走出来,似乎是一夜没睡,眼下发青。和她打了个招呼,就打着呵欠走了。

        夏莲生看到见她的时候,表情有点古怪:“你还是不要进去比较好。”

        舒锦呆楞下,问:“为什么?”

        “唐唐就是因为你才生病的,虽然不是你的错,但是等下他看到你,又受刺激了怎么办。”夏莲生抓抓脑袋,很烦恼的样子,又可怜兮兮地瞅着舒锦说道,“唐唐说你和沈三分手了,要么你和唐唐在一起吧。”

        舒锦困惑地皱起眉:“能不能先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唐尧现在怎么样?我是在看电视知道这事的,又是抢救又是绝症。”

        “现在没事了。”夏莲生坐到椅子里,走廊上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在医院守了一晚上,精神看起来也不是太好,“唐唐没有告诉你吗?他当明星赚钱就是为了治病……对,你问我出了什么事,昨天颁奖典礼结束后,唐唐心情很不好,拉着我陪他喝酒,喝到一半他就吐血了,吓死我了,一声不吭地倒下,我还以为他死掉了……”

        舒锦揉揉额头,有点无力:“夏莲生你能不能讲重点啊。还有唐尧生了什么病,不要转移话题!”

        夏莲生打着马虎眼,拉着舒锦坐到他身边,“你别站着,抬头和你说话太累了。啊,对,讲到唐唐喝酒喝到一半吐血了,他心情不好是因为你不和他一起去美国……好像也不全是,他喝得醉熏熏的,还提了几句苏紫涵……对了,你知道唐唐和那个苏紫涵有什么关系吗?我听说她暗恋唐唐。”

        舒锦本来说夏莲生你不要再转移话题,但是听到苏紫涵的名字,微微呆楞了一下,脸色沉了下来。夏莲生一直瞅着她看,自然也把她的神情变化看在眼底,一拍手,兴奋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啊?”舒锦随口问。

        “之前唐唐就说要去美国治病,他肯定有先向你告白了,想让你陪他一起去美国。然后你答应了唐唐的告白,为了他甩了那个土匪,所以那个土匪把怒气发泄在我和唐唐身上,但是后来你ko掉了土匪。”夏莲生脑补着各种狗血场景,“苏紫涵喜欢唐唐,就设了一个仙人跳,把唐唐给上了,然后沈土匪就告诉了你,所以你就生唐唐的气,不陪他去美国。”

        “一半对,一半错。把狗血的部分去掉,剩下的就是真相。”舒锦瞥了他一眼,顿了顿,“你还有精神八卦,那就说明唐尧现在没危险,但是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一声,唐尧生的是什么病,严重吗?”

        夏莲生还在装傻,“啊,你说的狗血是哪部分,我觉得都很狗血。”

        “我去问医生好了。”舒锦站起来。

        夏莲生果然拉住她的手,低声说:“全身器官衰竭症,目前他的肾和心脏都已经不行,近期就要做手术。好了,换你说。”

        “全身器官衰竭症是什么病?”舒锦不是很明白。

        “就是身体里的器官会慢慢的全部衰竭,唐唐说是家族遗传,他的父亲就是因为这种病,三十多岁就逝世了。”夏莲生的眼睛露出担忧,“唐唐已经联系上美国一家医院,那边成功治疗过这类的病例。不过要花很多钱,唐唐不许我帮他,也不许我陪他一起去美国。”

        说到这里,他委屈地望住舒锦:“为什么唐唐让你陪他去美国,却不让我去,怎么可以区别对待。”

        “……我怎么知道。”舒锦茫然地答道。

        她想到在村子里的时候,唐尧曾经对她说过“你不接受我,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我能带能给你的也仅仅只有平静”,他这么说,指的就是他的病吧。或许唐尧知道她不会接受他的感情,所以才会那么直接的告白。

        她相信,如果她陪他一起去美国,他也只会隐瞒他的病情到底。陪她过完在美国的假期,然后再平静地把她送过国。

        “好了,换你说了,苏紫涵和唐唐出了什么事吗?你和沈土匪分手又是怎么一回事啊。”夏莲生八卦兮兮地凑到她面前。

        舒锦把他的脑袋推开:“我可没保证一定满足你的好奇心。”

        夏莲生愤怒的炸毛了。

        舒锦对他幼稚的行为进行了鄙视,然后走到门边的窗户望进病房。隐约能够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戴着氧气罩,手上插着细细的管子,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睡着了,一动也不动的。

        为什么向她告白?

        为什么因为她不去美国度假而醉酒?

        舒锦有点茫然,她一直以为唐尧是最理智冷静的,任何疯狂的事情都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

        唐尧是在第二天傍晚恢复意识的。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坐在一旁看书的舒锦,斜晖洒了进来,落了她一身,也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这样安静地坐着的舒锦,是可以捧在掌心的小动物,很乖很温顺。当然,他已经说了,这只是错觉,舒锦不是食草类动物,而是有着锋利爪子的小兽。

        舒锦发现他清醒,按铃叫了护士,自己站在一边看着,也不说话,神情看起来有点冷淡。唐尧觉得,她似乎是在生气。

        之后几天,唐尧验证了他的猜测。

        虽然舒锦每天都来医院陪他,但是她不和他说话,每次来的时候都带着书,坐在窗户边看得认真。等到太阳下山了,她就收起书,走了。

        唐尧试图和她聊天,但她完全将他当成空气。

        夏莲生没通告的时候也待在医院,不过不像舒锦那样就跟上班一样准时,每天中午的时候过来,到傍晚的时候离开。当然,以夏莲生的粗神经,压根没察觉到舒锦和唐尧在冷战。

        唐尧被单方面冷战了三天。

        这天挂完输液,唐尧靠床头上,和舒锦说话:“按照偶像剧定论,女主角知道喜欢她的男人得了绝症,就会眼泪汪汪的守在他的病床前,并且表示一定陪在他身边度过最后的时光,哪怕是天涯海角也跟着他走。”

        舒锦抬头冷冷地瞥他一眼,“你演多了脑残的偶像剧。”

        唐尧见她肯说话了,眼睛里露出了笑意,但却故意用失望的语气说:“怎么这戏码换到你这儿,就半点福利也没有了。”

        “你需要的是圣母。”舒锦冷冷地讽刺道。

        她合上了书本,唐尧看到封面上的英文名字。

        是医科方面的书籍。

        唐尧当下就忍不住扬了扬唇,怎么就这么别扭啊,老老实实地说一句“我很担心你的病况,你不应该瞒着我”很困难吗?嗯,或许对舒锦来说,这种直接的话的确太为难她了,他也想象不出她眼泪汪汪是什么模样。

        大概会很可爱,像毛茸茸的小动物,眼睛红红的,委屈地瞅着人看……唐尧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幻想下去,因为严重与现实不符,并且这类的幻想让他即将罢工的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你的病很严重是不是,好吧,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向我告白?是不是等到有一天,你死了,而我回想起你的时候,需要内疚的打上这么一个标签——曾经被我狠心拒绝的好男人。”舒锦此时的语气和原韶景相似得微妙,那尾音轻飘飘的带着嘲弄又冷漠的味道,顿时噎得唐尧说不出话。

        虽然穿着难看的病服,但是照样俊美无铸的唐少沉默了许久,说:“向你告白的时候没想这么多……那个时候你看起来很像无处可去的流浪猫,让人很想把你带回家养着……完全没有什么准备就告白了……”

        “哦?原来你是这么打算的?”舒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唐尧面上一热,手握成拳移到嘴边咳了一声,有点尴尬的样子:“本来是想治好病再告诉你的,可能那个时候你和沈三也分手了,这样你就不会有压力。如果我的告白给你造成了什么困扰,你可以当做没有听过。”

        “现在我和沈三已经分手了,你就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舒锦现在的表情和我们的原大导演也非常相似啊,那种华丽又刻薄的微妙气场再次噎得唐尧说不出话。果然近朱则赤,近墨则黑,小狐狸跟着毒舌傲慢的美人导演混久了,连讽刺人的调调都往他靠了。

        “……想过,装可怜把你骗去美国。”唐尧想了想,坦白了,“但是首先你不是偶像剧里圣母女主角,你可能会认为直接请个专业的看护照顾我更好;其次,你要是真的不小心喜欢上我,可我死在手术台上,你一个人该多可怜啊。”

        说到最后,他的语调带上几分揶揄。

        “分析得很不错。”舒锦似笑非笑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站起来,看看窗外的天色,又道,“我回家了,你好好休息。”

        唐尧默默无语了半天,看着打开又关上的房门,躺回床上去了。

        真是别扭的脾气,还在气啊?

        秋天的傍晚很舒服,温度不会太高也不会太低,斜晖暖暖地落在身上。从住院部出来,舒锦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唐尧的主治医师问问情况。她后来也稍微查了些关于“全身器官衰竭症”的资料,有点担心唐尧的身体。

        简单来说,这种病会让唐尧全身的器官慢慢衰竭,一个人哪怕是一个内脏出现问题都不行,何况是全部。不过一时半会想死也有难度,只要砸钱好好保养,哪个器官出问题治哪个,再活个几十年也不是问题。

        舒锦穿过交叉的几座大楼,到了林姓医师的办公室门口,却碰到了苏紫涵。舒锦呆楞下,猜测她是来询问唐尧的病情。

        苏紫涵喊住她,“有没时间,有点事情想和你聊下。”

        舒锦点点头,跟着她走了。出了医院,她们找了家咖啡馆坐下,苏紫涵点了两杯咖啡,然后就开始长久的沉默。

        舒锦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电视上看到苏紫涵了,较之从前,容色艳了几分,倒没了刚出道时的甜美。不过眼神看起来很疲倦,没有什么精神。舒锦打量完,正要收回目光,却发现她左手的无名指戴着钻戒。

        “你要结婚了吗?”舒锦随口问。

        苏紫涵却把手放到桌子下面,似乎不太愿意让人看见钻戒。轻轻地“嗯”了一声,又不说话了,搅着咖啡,心神不宁的样子。

        “你找我想说什么?”舒锦问。

        苏紫涵喝了口咖啡,似乎在组织语言:“我要结婚了……在结婚前,我想见唐尧一面,他不肯见我。”

        在苏紫涵的神情里,却是看不出即将结婚的喜悦。

        舒锦没有接话,喊来服务员点了一份中餐和小麦茶,她一下午都在医院,肚子有点饿,幸好这家咖啡厅也提供餐点。不大一会儿,年轻的服务员就将她点的东西送了过来,他兴奋地看了舒锦好几眼,似乎是认出了她是明星。

        舒锦朝他和气地笑了笑,结果长相秀气的服务员脸红着跑掉了。

        这个插曲让舒锦的心情稍稍愉快了点。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能不能认真一点。”苏紫涵不满道。心里又愤恨的想,那个服务生是什么眼神啊,怎么光认出了舒锦!

        “有啊。嗯,你现在的语气正常多了。”舒锦不冷不淡地回了句。

        苏紫涵被她的话噎了下,如果不是有求于人非马上走人不可。顿了顿,把怒气压了下去,“我还是从头说起吧。大概一个月前,沈三派人把我找了去……他让我帮他做什么事情,你应该知道,他这么大费大张地设计唐尧,不过就是为了让你对唐尧死心……喂,你有在听吗?”

        舒锦抬头瞥她一眼,“继续啊。”

        苏紫涵深深呼吸几下,舒锦肯定和原韶景有一腿,让人不爽的态度都是这么相似!她组织了下语言,继续说:“我不答应,还有其他人帮他设计唐尧……我本来就喜欢唐尧,他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舒锦一直没吭声,安静地吃着饭。

        “昨天我在公司碰到夏莲生,他说唐尧病得很厉害,是被我害的,你本来答应陪他去美国治病,但是因为我和他的事情,你不肯去陪他去美国……他还说,你和沈三早就分手了,如果不是我破坏,你和唐尧早就在一起了。”苏紫涵看着她,神情带着求证的意思。

        舒锦喝完小麦茶,抬头看她,“如果是这样呢?”

        苏紫涵说了这么多话,但她还是没明白她的目的是什么。

        “虽然我很讨厌你,真的,在jbf培训班的时候就很讨厌你。我为了得到一个角色,付出的努力是你想象不到的。你的命好,从一出道就有人帮你铺好路,再后来有沈三帮你保驾护航,谁敢给你脸色瞧。”苏紫涵转回了话题,“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和唐尧能有一个好结果。唐尧没有对不起你,他被下药了,把我当成你。”

        舒锦靠着椅背,淡淡道:“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说,唐尧和你上床是沈三设局陷害他,并不是唐尧的错……所以你希望我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能够陪唐尧去美国治病。”

        苏紫涵很艰难地点点头:“我希望他过得好。”

        舒锦默默无语了片刻,低声地说了一句:“真是圣母啊。”她迟疑了下,觉得应该和苏紫涵解释一下他们的关系,“我和唐尧没有什么暧昧,我很支持你追他,或许你可以放下事业,陪他一起去美国什么的。”

        她对苏紫涵的印象有点糟糕,但是听了她这番话,又觉得自己太主观了。虽然她可能有百般缺点,但是她对唐尧的感情倒是真真切切的。

        苏紫涵听了她的话,却是一呆,露出了慌张的眼神。她把舒锦的话理解成她和唐尧撇清了关系,所以她爱追就追去,与她无关。

        “我要结婚了,怎么会追着他去美国。”苏紫涵把左手放上来,秀出她华丽的大钻戒,“而且我快当妈妈了,孩子的爸爸已经在筹办婚礼了,日子就定在下个月三号,到时候我会寄请柬给你们。”

        舒锦有点遗憾,却没有多说什么话。

        “……可能因为要当妈妈的关系,还有要当别人的老婆了,所以也希望身边的人能够有圆满的结局。不管怎么说,唐尧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可惜他喜欢的人是你。”她微笑着说,语气里带着一点羡慕。

        这是舒锦和苏紫涵的最后一次见面。

        这年秋天,东立新签的三名艺人选择息影。这年秋天,夏莲生开始了他的单飞的生涯,在东立的造势下隐隐有了大红大紫的苗头。

        舒锦和东立签的合同是三年,她签到东立之后还没开始接片,一直处在休息状态。这次她拿下“最佳女主角”的奖项,东立的老板非常高兴,亲自召见了她,但是舒锦在这个时候却提出解约。

        违约金不算高,舒锦还拿得出来。

        老板见舒锦铁了心要走,而且她再三表明自己不会跳到别家,只是要离开这个圈子,于是他就同意放人。只是这中间手续麻烦,就让她过几天再来公司商谈这事儿。

        离开公司的时候,老板说了一句话,“好姑娘都不会来当明星,走了就不要回来。嫁个好人家才是正经。”

        同样一句话,要是从原韶景嘴巴里说出来,那绝对是刻薄而讽刺的,但是换成他家老板说,那就是长辈的语气。

        大概过了两天,舒锦再次到公司商谈解约的事情。

        法务部的经理笑着说,“违约金已经帮你付过了,你签了这份文件,以后和东立就没关系了。当然,我们随时欢迎你回来。”

        舒锦微微一楞:“谁帮我付的?”

        那名经理却不回答,只催着她赶紧签了文件。舒锦草草签了字,离开了公司。她心底多少是有点底的,除了沈三还会有谁。想到这个男人,舒锦的心情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沈三最近的生活过得很不好,自从和舒锦分手后,他就从天堂跌进了黑不见底的地狱深渊,并且摇身变成了变态跟踪狂。晚上他也不回家,就把车停在她家楼下,专注地看着从她家透出来的灯光,等到她关灯睡觉了,他就坐到车里,有时候整夜整夜地抽烟,偶尔实在困了才睡。

        到了早上七八点多,他就开车去“美味早餐点”买舒锦喜欢吃的小肉包和绿豆汤,然后随便拉个人,给点钱,让人假装是送外卖的。舒锦以前的早餐都是他买的,所以她不会知道那家店没有外卖这项服务。

        这样就算知道他定的早餐,也不会拒绝。

        裴文知道沈三做的事情后彻底无语了,这根本就是无药可救。他觉得沈三这样的心态很不行,要是哪天舒锦离开了这个城市,或是和别人在一起了,到那个时候他会不会发疯?

        沈三没想那么远,他就这样每天跟着舒锦,假装他们还没有分手。

        他的一颗心全扑在了舒锦身上,每次看到舒锦去医院看唐尧,他就憋得内伤,好几次都差点下车拉住舒锦。可是每次想到舒锦的眼泪,就硬生生地控制住,左手拉着右手恨不得把双手绑起来。

        沈三现在就像吸毒一样,只要见不着舒锦就无法安心,可是见着了,那点满足和快乐过后,又是更加剧烈的痛苦。他不想承认他们已经分手了,更不想看到舒锦和别人亲密的画面。

        那晚,他守在她的病床边。

        舒锦醒过来了一小会儿,或者应该说,她是半梦半醒。如果真的意识清醒的话,她不会哭。就像受伤的小兽,蜷缩了一团,默默地流着眼泪,没有发出一点儿的声音。

        他摸摸她的额头,还是烫得厉害,隐隐听到舒锦说了什么。他把耳朵凑近,这回终于听清楚了,舒锦在哭着喊疼,那声音颤颤巍巍的,简直就是在挠他的心肝。到了后半夜她不喊疼,但却喊了赵雪的名字,眼泪也流得更凶了,一直说胡话,把他吓得不轻。

        之后几天舒锦的病情一直反复,没再清醒过。

        舒锦用这样的方式逼他妥协,而他也不得不妥协。舒锦出院那天,是自己走的,她说不想见他。

        他不明白他们怎么就糊里糊涂的分手了?

        舒锦说的那些,他都可以改,可是她不愿意给他机会。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和舒锦会走到这一步,舒锦怎么就烦了他?

        ……

        大概晚上十点多,舒锦下楼来了。她穿了一件宽松的棉质t恤,脚下蹬着一双人字拖,懒洋洋地提着一袋垃圾出现在沈三的视线里。沈三没想过大晚上的她会下楼,所以才将车子停在她家楼下,冷不定地和她撞个正着。

        舒锦看到他的时候,神情呆楞了下。

        沈三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着凑上去:“我是来帮你倒垃圾的。”伸手接过舒锦手上的垃圾,殷勤地提着垃圾走去扔掉。

        舒锦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点难受。等到他走回到她的身边的时候,她才回过神,皱了皱眉:“你这几天一直跟踪我?”

        这话虽然是疑问,但是语气却是肯定的。

        每天被狼一样的眼神盯着,怎么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

        沈三马上保证道:“绝对没有这回事。”然后想了一下,格外真诚地说,“偶尔有那么一两次刚好碰到你,不过你说不想见我,我就没敢出声喊你,怕又招你烦了……”

        沈三这话说得委屈又哀怨,但舒锦是不信这话的,倒是沈三的语气让她听着难受。舒锦不擅长处理这种情绪,她以前也没有经历过,没人教过她应该怎么处理这样的感情事件。

        “我和东立解约了。”她说道。

        “我知道。”

        “违约金是你帮我付的?”

        沈三忙解释:“这回可不是我调查你。是东立的老板打电话来恭喜我,他以为你息影是要和我结婚来着。”

        舒锦有点烦躁的样子,“回头还你钱。”

        “不用,就当是分手礼物。”沈三的脸色有点难看,见她还是没应下,语气里就带上几分恼怒,“你就这么不想承我的人情,非要断得一干二净你才舒服是不是。但我送出去的东西,断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舒锦沉默了好半天,才淡淡道:“随便你。”说完,转身就走了。

        沈三见她要上楼,想也不想的上前箍住她的手,等到舒锦的眼睛瞥过来的时候,想松开,又舍不得放手,期期艾艾了片刻,“那啥……以后不当明星了,你有什么打算?”

        “……还没想好,可能过段时间到外面走走,以后就不回岚岛市了。”舒锦有点迟疑地回答着。

        舒锦没有想过未来,也没认真地计划以后要怎么过。颜建国的死并没有让她得到平静和安宁。她的手上沾了血,每晚只要闭上眼睛,赵雪就会出现她的梦境里,浑身是血。

        她记得,那个女人长得是极美的,尤其一双眼睛生得极妖,轻轻看着人就好似在蛊惑你。从知道赵雪自杀那一刻起,她以后的日日夜夜注定无法得到安宁,时时刻刻要被噩梦纠缠。

        住院的时候,她烧得迷迷糊糊的,甚至有了偿命的念头。出院后,她悄悄打听到赵雪家里的情况,帮她还了债……舒锦很难受,恍惚之间她已经变成自己也认不得的人,为了报仇,她用尽了心计,可是到最后颜建国却先一步逝世,让她满心的仇恨都落了空。

        她做的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

        舒锦不想见沈三,不仅是因为无法原谅沈三对夏莲生和唐尧做的事情,还有无法说出口的原因……整个报复计划里,她利用得最多是沈三,看着沈三就会记着自己所做的事情,然后便是自我厌恶。住院的那段时间,她也想明白了,不管她喜欢不喜欢沈,她都没有办法和他在一起。

        就像她想离开岚岛市的心情一样,她想把和这段仇恨有关的一切都远远地扔掉,连同沈三也拒绝在她的世界之外。如果沈三知道她是这么想的,大概会郁闷纠结得吐血,他一直以为舒锦是为了唐尧和他分手。

        事实上,他们的分手和唐尧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导火线是那张被剪过的光碟,还有之后沈三的自作自受。这一连串狗血的误会加上沈三的找虐,弄到最后导致舒锦下了决心分手。

        或者说,是这些事情给了舒锦分手的借口。

        “你要去哪里?”沈三心里一急,手上的力道就失了分寸,舒锦忍不住皱了下眉,挣扎着把手抽出来,沈三一见她手腕一圈红通通的痕迹,又是心虚又是心疼,可是一想起她刚才的话,又忙追问,“你要去哪里?还是要和那个小白脸明星去美国吗?”

        舒锦揉着手腕,淡淡道:“还没决定好去哪里。”

        沈三盯着她,张了张口,过了半响才发出沙哑的声音:“真的不是和那个小白脸去美国?那么为什么还要和我分手。”

        “我们分手和唐尧无关。”舒锦有点烦躁的皱起眉,“为什么你非要认定我会和唐尧在一起?算了,这些都不重要,反正我们都分手了,就算我真和他在一起,也和你无关。”

        沈三见她又要上楼了,情急之下追上去从背后抱住她,“我们和好吧,我后悔了。”

        “……”

        沈三抱得那样的用力,似乎生怕她下一刻会跑走。他就像委屈的大型犬,脑袋在她的脖颈附近磨蹭,急切的告白着,“以后我再也不会吃醋,也不会对你的朋友下黑手,更不会再关着你……”

        舒锦的心里很难受。她恍惚地想起父母下葬的那一天,她的心情也是这样难受。她茫然地想,或许有天会后悔离开沈三。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比沈三更爱她的人,也不会有比沈三更加纵容她的人。

        “……对不起。”舒锦低低地说,“沈三,对不起。”

        沈三明白了她的意思,可是他舍不得就这样放开她。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只有一个舒锦,满脑子就只有这么一个人,但为什么还是分了手?得到过再失去,该是这世上最难熬的痛苦。

        十月十一号,唐尧出院。

        十月十二号,东立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唐尧宣布息影。媒体和粉丝都震惊不已,粉丝守在公司的门口等待他们的偶像,但唐尧却像人间蒸发。

        十月十三号,岚岛市飞往美国的航班。

        唐尧提着行李上了飞机,送行的人只有夏莲生,舒锦没有来。她在唐尧出院那天离开了岚岛市,就连夏莲生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自从夏莲生知道唐尧对舒锦的感情,就很懊悔自己怎么没早看出来,如果他早知道的话一定帮唐尧追到舒锦。现在舒锦人也跑没了,唐尧又只身去美国,这下子两人肯定没戏了。

        此时夏莲生并不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他更无法预测到,他和舒锦这次的分离,也几乎成了永别。

        ……

        唐尧下飞机的时候,是当地时间的九点半,天气有点阴沉。以前他来过洛杉矶好几次,但是这次的心境却截然不同。医院已经联系好,下个礼拜才动手术,他还有一周的时间来调整时差,还有心情。

        以后可能见不到小狐狸了。唐尧有些伤感地想。

        “喂,上车。”

        唐尧听到这个声音,先呆楞了几秒,才不可置信地朝声音的方向看去。车子停在他的身边,那人靠在车窗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的,就像小猫似的让人看着格外的心动。

        “阿锦……”唐尧怔怔地喊出声,“你,你怎么在这里?”

        舒锦打开了车门,示意他上车,“我来度假啊。”

        唐尧把行李塞到后面,钻到车里。扭过脑袋望住舒锦,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脸,舒锦气恼地拍掉他的手。

        唐尧眉目带着笑:“真是阿锦。”这话说得真是含情脉脉。

        舒锦有点不自然地转移了话题,“我这段时间没和莲生联系,他有没有气得炸毛,我手机丢了,他的号码我也没记住。”

        唐尧微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航班?”

        舒锦瞥他一眼,“你自己说的,在医院的时候,罗嗦得要死,从来不知道你那么能说。”她边说着边发动车子,“我行李还在酒店,先回酒店去拿我的行李,然后再到你家。”

        唐尧微笑着,“那时你和我在冷战,我说个不停是为在向你求和。”

        两人就这么聊了起来,唐尧没有问她,为什么她来美国;舒锦也没有告诉他,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对唐尧来说,舒锦的出现就是最大的福址,如果能活着走下手术台,他会再一次把自己的感情告诉她。

        ……

        同年十一月,夏莲生在某次节目访问中,无意透露了唐尧在国外定居治病,而新一代的影后舒锦在其身边陪伴。一时间,关于唐尧和舒锦结婚的消息被炒得沸沸扬扬,气得土匪差点直接追杀到美国。

        而对于国内的一切,舒锦和唐尧毫不知情。

        唐尧刚动完心脏的手术,但并发症差点要了他的命。舒锦这段时间一直守在医院,并没有告诉夏莲生这个坏消息,他们不想夏莲生跟着担心,所以几次他要来美国探望,都被他们打着马虎眼拒绝了。

        ……

        舒锦离开岚岛市的第三个月,沈三收到了一张光盘。

        沈三看完光碟,整整两天没有离开放映室。

        裴文接到管家的电话后,非常无奈的赶到了沈家。看完那张光盘,他就了解为什么沈三又发疯。敢情他们被人设计了,舒锦从头到尾就没有要和唐尧私奔的意思,但这件事情却成了他们分手的导火线。

        裴文是干什么的,开侦探事务所啊,一个电话下去就把事情查得七七八八了,不过母带却不是徐曼云寄的,而是原韶景。不知道他是怎么拿到母带的,更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心理,居然把它寄给了沈三。

        裴文没仔细研究原大导演的心理,他这会儿纠结上了舒锦的心理,不管怎么想,他都无法相信那句“你说的生活让我很心动,但是我离开的话,沈三会伤心”是从舒锦嘴巴里讲出来的。

        出于谨慎心理,他把母带拿去做了鉴定,结果真是没有剪过的痕迹。

        可想而知,沈三知道这个真相后,是多么的痛苦而愤恨啊!如果不是因为那张乱七八糟的光盘,他就不会关着舒锦,更不会对唐尧他们下黑手,更不会强上了舒锦,更不会害得舒锦生病,最后导致失望地和他分手。

        反省了两天,沈三决定去把舒锦找回来。

        舒锦对他是有感情的。

        只要他有毅力有恒心,一定可以把舒锦追回来。

        沈三以为查到舒锦的具体下落是很容易的,他知道她在洛杉矶,而且经常出现在某家大医院。只要从医院入手,很快就能找得到人。但是事情却没有沈三想的这么简单,因为舒锦失踪了。

        失踪的意思就是,舒锦生死不明。

        与舒锦一同失踪的还有唐尧,他是因为手术失败死亡,还是被人绑架了,没人知道答案。问起曾经他的主治医生,更是一问三不知,在医院里找到的线索,唐尧在十二月初离开了医院,但他没有并未办理出院手续。

        唐尧和舒锦,在美国彻底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