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第十三章 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三年后,香港

        “沈老板又来了,真感人,都守了三年了。”

        “不知道他老婆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听我们主任说她是被卷进什么恐怖事件里,子弹打中了脑袋,不知道当初是谁给她动的手术,居然真能活下来。”

        “哎,不知道该说她命好,还是命不好。”

        两个护士说着话走远了,走廊里恢复了安静。这层楼只住了一个病人,而且一住就是三年,她叫舒锦,今年是她变成植物人的第三年。全医院的人都知道,他们医院有一个睡美人,睡美人的老公是香港很有名气的人物。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才会醒啊?”稚嫩可爱的嗓音让病房多了几分生气,粉嫩嫩的小宝宝趴在病床边,圆溜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瞅着睡美人。

        沈三走过来,把可爱的小宝宝抱起来,笑着哄道:“很快就会醒。”

        小宝宝很鄙视地看着自己的爸爸,奶声奶气地说:“你每次都这么说。”一本正经的语气别提多可爱了。

        小宝宝今年虚岁四岁,大名沈书,小名小包子,裴文取的,当年他一见着沈书就说:“这孩子怎么长得和包子似的。”于是他的小名就这么诞生了。

        裴文很是怀疑这孩子的来历,不过沈三坚持说这孩子是舒锦给他生的。裴文回了一句扯淡,怎么看都不像舒锦会干的事情,而且沈三当初找到舒锦的时候,当时舒锦已经变成植物人多久了。

        小包子坐在沈三的身上,跟睡美人妈妈说话,比如今天在幼儿园发生了什么事情,裴文叔叔交了新女朋友,郑于叔叔去追老婆了,还有今天早上吃了什么,他长高了多少厘米,全是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

        说完话,就乖乖地爬下去写作业。

        显然这对父子都是经常来医院的,病房里还安装了小书桌、小椅子,还能见着不少小孩子的玩具和故事书。沈三大多时候是在病房里过夜,刚把舒锦转到香港医院的那段时间,他生怕一眨眼她就没了,哪里敢离开她半步,完全把医院当家,就在她的病房里安个小床过夜。

        “你们父子真把医院当成家了。”

        随着这个声音的落下,一个清俊的男人走进了病房,赫然是狗头军师裴文。在写作业的小包子一见到他,就蹬蹬地跑过来,抱住他的腿,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裴文叔叔,显然小包子和他的关系是很好的。

        裴文捏捏他的脸:“喊得这么甜也没用,我今天可没买蛋糕。”

        小包子那个失望啊,不死心地瞅着裴文看,瞧了老半天没找到蛋糕,就郁闷地继续写作业去了,裴文被他的表情逗乐:“沈三啊,把你家小包子送给我吧,我看小美人也不像是喜欢小孩子的人。”

        沈三在给舒锦擦脸擦手,头也不回头道:“小包子是舒锦生的,她怎么会不喜欢,你少造谣了。”

        裴文叹气地摇摇头:“纸是包不住火的,等小美人醒了,真相就大白了。”

        他是怎么看小包子都不像舒锦生的,就说那长相,和舒锦哪里像了,就连和沈三也没有相象的地方。脾气更不用说了,又乖又可爱,哪里像他们了。说起来,小包子的长相,和唐尧苏紫涵却是极像。唐尧生死不明,苏紫涵嫁进豪门不久就神秘死亡,她生下的孩子也没在人前出现过。

        当年沈三做的糊涂事,裴文也是知道那过程,所以小包子是苏紫涵和唐尧的孩子,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但是沈三不说,他就当不知道吧。反正小美人以后醒了,他的这个谎要也是圆下下去的。

        沈三骂了一声滚蛋,问:“你又来做什么?”

        裴文心说,沈三现在真有了“舒锦才是一切,其他都是浮云”的意思,吐槽归吐槽,也没忘了正事:“原韶景追到香港来了,说不准真能找到这里。还有颜家那边也来凑热闹,说什么要找小美人回颜家。”

        “有他们什么事啊,舒锦现在是我老婆。”沈三满不在乎地说。

        裴文默默吐槽,你们根本没领证吧。

        “我只是提醒你一声而已,我敢打赌,原韶景对小美人绝对有别的心思。”裴文很是肯定地说,“你别不相信我的话,说不定他有什么阴招,最近他不是有上什么节目吗,一直在炒作他和小美人的八卦……”

        他想了三年,终于把原大导演的心理给琢磨清楚了。一开始他是以为原大导演在帮徐曼云开脱,寄母带给沈三是为了帮徐曼云赔罪,毕竟徐女神是他的御用女主角,要是被沈三整了可是他的损失。

        但后来又一琢磨,他要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地把母带寄给沈三,他们谁也不会查到徐曼云的身上。难道他会好心到是为了舒锦着想,想帮他们解开这其中误会?这更离谱了,原大导演什么时候改走圣母路线?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原大导演非常明白舒锦的脾气,她说分手了就是分手,不可能再回头,所以他非常放心地把母带寄给沈三,无非是想刺激沈三。想也知道沈三知道真相该多么痛苦纠结。得到结论,原大导演喜欢舒锦,所以他不很爽舒锦和沈三交往过。

        ……所以说,军师大人真的研究了三年原大导演的心理?

        裴文说了这么多,沈三却完全没有听进去,他盯着舒锦,用一种小心翼翼得过分的语气打断了裴文的话:“舒锦的手,刚才动了一下。”

        “肯定是你的错觉,你说过很多次了……小包子,继续写你的作业,你爸爸那是着火入魔了。”裴文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凑近了看,瞧了半天,做出总结,“沈三你又出现幻觉了。”

        沈三没反驳,只是盯着舒锦的看。

        在床上躺了三年,舒锦除了皮肤白得过分了一点,清瘦了一点点,看起来和三年前没有什么差别,。可以看得出,她被照顾得很好,肌肉也没萎缩。事实也的确是被照顾得很好,虽然沈三有请看护,但是大多时候是沈三亲自照顾她。

        “你再看看,舒锦的手真的动了……”沈三连呼吸都轻了,“还有她的睫毛也动了好几下……不是幻觉,舒锦好像真的要醒了。”

        裴文再次凑上来,这次也呆楞住了。

        舒锦睁开眼睛的刹那,沈三高兴得几乎落泪。他抓起她的手,一声又一声地喊着她的名字,满心满眼全是舒锦这个人。等了三年,守了三年,沈三终于等到了他的奇迹,他想,这个世界或许真的有上帝的存在。

        但是,下一刻沈三又掉进地狱深渊里。

        “……你是谁?”太久没有说话的嗓音微微沙哑,舒锦的眼睛只露出茫然一种神色,“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医生的结论是,舒锦失忆了,无法确定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

        除了自己的名字,舒锦把全部的事情都给忘得一干二净。沈三刚开始很痛苦很纠结,舒锦怎么可以把他给忘了?但是经过裴文的提点,他觉得舒锦失忆是件好事情,因为她也不记得他们分手过。

        裴文每次来医院,总能看到沈三像伺候太上皇一样伺候着舒锦,从最开始的吐槽到现在已经麻木了,习惯了。其实裴文很怀疑舒锦到底是不是真的失忆了,那脾气那说话的语调,真看不出失忆的样子。

        比如说,一般人失忆的话,肯定会很茫然无措,然后会对自己的“亲人”产生依赖,再有就是拼命地想要恢复记忆。但舒锦却非常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没有向他们追问她以前的事情。要说多古怪就有古怪,不过这也不能判定舒锦没有失忆,因为舒锦也有因为失忆而暴躁的时候。

        当然,她暴躁的时候折腾的人肯定是沈三,绝对不会自己一个人纠结。裴文就郁闷了,怎么都失忆了,脾气就没变得温顺可爱点?前几天郑于他们三个来探病,也被舒锦几句话给堵得哑口无语,不过那事得怪他们三人,以为舒锦失忆就会变成小猫,不怕死的去戏弄她。

        ……

        舒锦很不喜欢那个叫做裴文的男人,可是让她说出为什么,她又说不上来。她对现在的状况充满了违和感。好吧,这可能是因为她没有过去的记忆,但是她不认为沈书是她的儿子。

        看着镜子中的人,舒锦微微皱起了眉。

        小包子抱着她的腿:“妈妈。”

        舒锦低下头,看一眼这个漂亮的孩子,再看看镜子中的人,有点烦恼地蹲下来对小包子说:“我们长得一点也不像,我真的是你妈妈?”

        小包子眨着眼睛,小睫毛扑闪着,奶声奶气地回答:“爸爸说,我和妈妈小时候长得很像。”小手伸到裤子上的口袋里,掏啊掏,终于掏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舒锦接过来一看,照片里是个四五岁的女孩,和小包子的模样真有几分相似。

        “这是我的照片?”舒锦完全没有印象,不过小孩子肯定不会说谎的,那就应该是了吧,但还是没有半分真实感。

        小包子很用力地点头,生怕舒锦不相信似的。

        舒锦看着小包子无辜的眼神,叹气:“好吧,暂且就认为你是我生的。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

        用舒锦的比喻,沈三是大狼狗,他儿子是刚断奶的小狗崽,完全是同一种品种的产物,都黏人得紧。就算她上厕所,这孩子也要蹲在洗手间外面等着。

        小包子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瞅着舒锦,一副无辜的模样,却不答话。

        舒锦无语地走出洗手间,躺回到病床上。

        没过一会儿,护士小姐拿着输液瓶子走进来,利索地把瓶子挂到架子上,“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恭喜啊,明天就能出院了。”

        舒锦现在挂的输液是营养液这类,因为舒锦刚醒,身体还是比较虚弱,所以清醒后没有马上出院,还要做小腿复健。舒锦听到护士小姐的话,微笑着说了声说谢谢。裴文说错了一点,其实和三年前比,舒锦温和了很多。

        如果说三年前的舒锦是防备心很重的小兽,现在的舒锦就更像是猫,大多时候是温和而无害,虽然偶尔会暴躁的抓伤人,但是已经没有以前的攻击力了。忘记了那些仇恨,忘记自己手上曾经染过血,舒锦已经不需要那些攻击手段。

        护士小姐给舒锦扎完针,逗了一会儿小包子才离开。

        医院上下全部人对舒锦的清醒都表示了欢喜,沈先生专一又深情,小包子可爱又孝顺,现在舒锦醒了,他们一家三口终于圆满了。只是稍微有点遗憾的是睡美人失忆了,不过这并不重要,医院的女同胞一致认为舒锦很快就能重新爱上沈先生,而且他们之间还有小包子这么可爱的孩子。

        不过,为什么小包子长得一点也不像沈先生和舒锦?

        传闻中专一又深情的沈先生,下午才到医院,提着装汤的保温桶来的。连续喝了半个月的骨头汤的舒锦,终于忍不住抗议了:“我讨厌大骨头汤。”

        舒锦不是不喜欢大骨头汤,而是喝得实在腻味。

        沈三把汤倒到青花瓷碗中,“今天不是骨头汤,是鲈鱼和中药一起熬的,不过中药的味道很淡,肯定吃不出药味来。”把碗递给舒锦,笑着说,“以前我受伤的时候,你就是熬大骨头汤给我喝,我以为你喜欢大骨头汤。”

        舒锦喝着汤,中药的味道的确很淡,不知道怎么熬的,只有一股药香味:“我已经喝了整整半个月的骨头汤了。”

        喝完鲈鱼汤,沈三又给她剥了橘子压压嘴巴里的味道。

        沈三看看舒锦,再看看睡在小床上的小包子,顿时生出一种满足。然后就想起了三年前的一些事情,从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有点粗鲁地抓起舒锦的手,准确无误地套到她左手的无名指,然后握着瞧了半天,笑得非常流氓。

        舒锦也看着戒指,“这是我们的婚戒?”

        沈三抓着她手亲了亲,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谎:“嗯,我们的婚戒。但是你出事前,我们吵了一架,你跑到美国去,还把戒指扔掉,我趴在我们家草坪上找了好久才找到,以后生气可不能再这么干了。”

        舒锦微微蹙着眉,过了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然后问道:“意外是怎么发生的?我听护士说,是因为我被卷了恐怖事件里。”

        沈三轻描淡写地回答:“三年前,我们之间发生了误会,你一个人跑去了美国度假,被美国黑手党误伤。我在道上发布了悬赏花红找你的下落,才知道你是被博维斯家族的伤到。”

        沈三没有细说这里头的事情,找人哪里是那么简单。当初他在道上发布了悬赏花红,价码提到了一千万美金,才有人说出舒锦的下落。但仅仅是下落。他追到了博维斯家族,但是舒锦已经不在美国。她被颜辞镜接走了。

        误伤舒锦的是博维斯家族的一个重要人物,当初她和唐尧被卷进博维斯家族和其他敌对家族之间的血拼当中。根据博维斯那边的话,唐尧可能已经死了,但更有可能是被他敌对的黑手党家族顺手给救了。如果不是因为博维斯家族也救了舒锦一次,沈三当时就想灭了他们。

        当然,沈三对于唐尧的下落并不关心,他一心惦记着舒锦,从博维斯家族那里知道她是被颜辞镜接走,又满世界地找颜辞镜的下落。他倒是不难找,产业什么的全部在英国,而且他对舒锦肯定没有恶意。

        颜辞镜虽然不难找,但是要见他也不好见。好不容易打听到他在法国,他追了过去,但人家根本不承认接走了舒锦。沈三也没动什么坏主意,就每天跟着颜辞镜,后来不知道他是烦了他还是相信了他的诚意,就把真相告诉他——舒锦变成植物人了。

        当时沈三就回答了一句:“就算她变成植物人,我也要她。”

        沈三近来的心情非常好,因为失忆后的舒锦,脾气变得温和了许多。这样安逸平静的生活,一直是沈三想要的。但他也明白,一旦舒锦恢复了以前的记忆,恐怕这一切就会成为镜中花水中月。

        所以私心作祟,他不希望舒锦和外界接触太多,免得碰上不该碰上的人。

        原韶景已经到了香港,估计找上门也是迟早的事。还有夏莲生,以他今时今日的身家地位,不可能不知道舒锦清醒的消息。前几天他才看到杂志报道,说夏莲生赴港参加一个颁奖典礼,但他肯定夏莲生的目的是舒锦。

        论权势,他沈三从来没怕过谁。

        他只是不希望有人在舒锦的面前说些不该说的话,扰乱他们的生活。当初找到变成植物人的舒锦,隐瞒住消息将她转到香港的医院,也是存了这心思的。和那些人隔得远了,也就不会出什么妖蛾子。

        沈三千防万防,担心的事情还是在不久后发生了。

        那天是舒锦出院,他开车来接她回家。小包子要参加幼儿园的活动,没有和他一起来。车子开到半路,舒锦忽然喊停车。

        沈三靠边把车停了下来,疑惑的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看到某张广告牌皱了一下眉,怎么到处都是这个人的广告?

        那是一款手表的广告,上面写着几行简洁的广告语,以及——著名演员夏莲生这几个字。那个叫做夏莲生的男明星,只露出一张侧脸,细目微挑,轮廓的线条看起来有几分犀利的艳色,但绝不会让人错认性别。

        ……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她是这个男人的粉丝?

        舒锦微微握紧了手,脑袋忽然有些疼,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但到最后记忆还是空白一片。那种感觉是什么?这个男人,和自己是认识的吗?为什么会心跳这么快,类似恐惧的心跳声,为什么?

        沈三喊了她好几声,舒锦这才回过神,她看着广告牌,迟疑着问:“……我是不是认识这个明星?”

        沈三心头一跳,无比自然地回答她:“嗯,你们认识。你以前也是明星,还拿过最佳女主角,但是和我结婚后,就没再演戏了。”

        舒锦转过脸盯着他:“真的?”

        沈三哈哈大笑两声,凑到她的眼前亲了她一下:“当然,我怎么会骗你。我当年追你追得那么辛苦,结婚以后当然是要把你藏在家里。”

        舒锦有点出神,没再说话。

        沈三把窗户给摇上,开车回家,一路上舒锦有点沉默,沈三怕她胡思乱想,就一直和她说话,但是舒锦老半天才应上那么一声。

        大概开了半小时的车子,到了沈家庄园。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就是这里了,你当时才九岁,怯生生地跟在你父母的后面,一开始还以为你很乖,结果我就说了一句话,就被你给咬了。”走到庭院的时候,沈三很自然的提起他们的“过去”。

        “你说什么了?”舒锦随口问道。

        沈三哈哈大笑两声:“我就问你,以后给我当媳妇好不好?”

        “流氓。”

        “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你。不过你脾气很坏,从来没有给过我好脸色,总骂我是流氓啊土匪啊,把我送的东西也全扔了……”沈三的神情满足而温和,抓起来舒锦的手亲了亲,“小时候你很可爱,长得和小包子很像。”

        舒锦安静地听着,没吭声。

        她对沈家庄园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就像对小包子,充满了违和感。以前她或许真的喜欢过沈三,因为她并不排斥他的亲近。

        “你十一岁那年,你父母出了意外过世,我就把你接到我家,每天陪着你上学下学,把你当祖宗一样供着……不过你还是不待见我,后来我们再大一点,我家也出事了,老头子过世了,我被正房太太逼到了南非。”

        “……”

        “我当然舍不得你吃苦,怎么可能让你跟着我一起逃亡。”

        “……”

        “我把你托给裴文照顾,不过你也不喜欢裴文,因为裴文以前老是欺负你。我是偷偷走的。后来我听裴文说的,我走的那天你哭得很伤心,不过也因为我一声不吭地走了,你记恨了我好几年。”

        “……”

        “我在南非当了雇佣兵,过得很辛苦,也不能联系你,不过最担心的还是你喜欢上别人,把我给忘了。”

        ……

        舒锦出院的这天,沈三带着她走遍庄园的每个角落。沈三说,他们从小就认识,他们彼此钟情,但是因为她的别扭,他们之间的情路走得很坎坷。沈三说,她跑去当明星,是因为和他闹脾气,报复他当年一声不吭地丢下她去南非。沈三还说,他们是在拉斯维加斯领的结婚证,因为她怀孕了,他们不能让小包子当私生子,所以在他第三十二次求婚的时候,她终于答应嫁给他。

        “……我们的证婚人是裴文,还有当时还在你肚子里的小包子。那年你摘下影后的桂冠,并不想这么快就息影,所以我们起了争执,你把我们的婚戒扔了,跑去了美国。如果我知道你会在美国遇见意外,我一定会阻止你的。”

        沈三最后一句话是真的,如果他知道她会在美国出事,就算她生气,他也一定用强硬的手段留住她。舒锦听到他带着懊悔的语气,居然出声安慰了一句:“我现在也很好,只是忘记了以前的事情。”

        沈三与她十指相扣:“对不起。”

        如果不是他的多疑和不信任,她或许不会去美国。如果她没有去美国,就不会遇到意外,吃了那么多苦头,睡了三年才醒来。

        “我以前脾气那么糟糕,那你为什么还喜欢我?”舒锦转移了话题。

        “因为你心善,还有长得好看,会熬骨头汤给我喝。嗯,还有你很会演戏,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当然生气也一样很可爱。”沈三的眼底有很柔软的情绪,“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你是舒锦。”

        沈三是明白舒锦的别扭脾气,就算失忆了也是一样,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的时候只会转移话题这一招,不过……沈三看着脸色还有点苍白的舒锦,心里头涌上一种叫做满足感和欢喜的情绪,三年前的舒锦和三年后的舒锦,还是一样的脾气,眉目那股子骄傲自负也依旧在。

        只是三年后的舒锦,没有记忆的舒锦,笑的样子明朗多了,不用再因为背负着仇恨而郁郁寡欢。沈三一直记得舒锦说过的话,也一直记得她那个时候的表情,那是他第一次在她的眼睛里看到痛苦和挣扎。

        她说,如果没有车祸,没有自杀,现在的舒锦会有什么样人生,可能她的生活很平淡很无聊,按部就班的念书,毕业,结婚,但是会很平静。可是颜建国毁了这一切,让她日日夜夜被噩梦折磨,痛苦不堪……

        既然舒锦忘记了一切,那他就给她编造一个最美丽的谎言。沈三不希望舒锦恢复记忆,并不是因为害怕舒锦恢复记忆就会离开他。当然,这个原因多多少少会有那么一点,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因为舒锦跑了,他可以再追回来。

        舒锦变成植物人的三年,沈三并不是没有反省,为什么当初舒锦会执意和他分手?后来他终于想明白,唐尧的事情只是引子,舒锦更想把和那段仇恨有关的事物都扔掉,也因为她母亲的自杀给她造成的阴影。还有赵雪的死,让舒锦充满了内疚和罪恶感,这些事情她没有对他讲过,全是他琢磨了三年想明白的。

        失去记忆的舒锦,会活得高兴,他希望舒锦过得好。

        春去夏来,转眼舒锦已经出院了快两个月。

        她一直没弄明白沈靖的身份,只记得来庄园拜访他的人,是喊他“沈三”,对于这个称呼,舒锦却感到几分熟悉。沈三很少提起工作上的事情,她也没有兴趣知道,只知道他的事业似乎做得很大,即便这样,男人还是每天抽出大量的时间陪在她身边,虽然她并不需要。

        放了暑假,小包子就整天围着舒锦打转,就跟小尾巴似的。

        舒锦也渐渐习惯了身后的尾巴。

        她没有告诉沈三,她偶尔也会想起一两个以前的片段,比如他们曾经遇见过泥石流,他把她护下身下,他说“只有我会毫不犹豫的为你去死”,然后从梦里清醒后,她发现自己似乎哭了。她也曾经梦见沈三发脾气的样子,急吼吼的,一点耐性也没有,但是她一生气,他就会马上来哄她。

        还有几次脑子里闪过的片段似乎是在美国发生的,一个金发男人纠缠着她,然后一个亚洲男人赶跑了老外;还有他们一起吃饭的场景,他对她说“你是不是在等沈三追来美国?你其实在等他”,但是她别扭地否认了。

        “妈妈,有个漂亮叔叔在看你。”小包子拉拉舒锦的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不远处的叔叔,神态可爱极了。

        舒锦朝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有个男人在盯着她看。优雅,漂亮,尤其一双丹凤眼睛生得好看极了,戴着金丝眼镜的样子很闷骚。舒锦想到这个词,然后第二个念头就是,这个男人长得很眼熟。

        男人走到她的面前:“听说你失忆了?”

        他说话的语气,让舒锦更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语调似乎就是在鄙视你讽刺你怎么会这么傻,把自己给整得失忆了。

        舒锦不冷不淡道:“是忘了一些事情。”

        潜台词,我不认识你。

        男人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盯着她看了片刻,然后又看看小包子,被镜片遮住的丹凤眼闪了闪:“沈三有没有告诉过你,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舒锦的神情却没变化:“我生的。”

        男人笑了起来,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玩的笑话。他摘下眼镜,那双丹凤眼更显得漂亮,少了几分犀利,只是语调还是那么的……嗯,高高在上和傲慢,还有让人很容易暴躁的轻蔑和鄙视,“比沈三自己生的还没真实性。”

        别看小包子年龄小,但是这孩子聪明得很,男人的话说得那么直接,他马上就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小包子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发黄的老照片,抗议道:“我和妈妈长得很像!我的名字是妈妈取的。”

        漂亮的男人瞥了一眼发黄的老照片,没理小包子的抗议。他的视线又转回到舒锦的脸上。较三年前略嫌清瘦许多,但她还是那副散漫又冷淡地模样,只是眼神变得明朗,少了那种压抑和刺人的防备。

        “我记得一些事情,关于沈三的。”舒锦摸摸小包子毛茸茸的脑袋,这孩子已经炸毛了,但被她这么一安抚就马上安静了,和沈三根本就是同种生物,“沈三对我的话未必全部是真的,但是我相信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比他更爱我。”

        “因为他是最爱你的人,所以你就不问因由地留在他身边?”

        舒锦摇摇头:“快清醒那段时间,我是听得见外界的声音。我那个时候有点不想清醒,但是我怕沈三伤心。”

        那段记忆有点模模糊糊,但是她记得沈三痛苦地抽噎声,一个大男人,却像小孩子一样抓着她的手哭。她听着,有点难过,她记不起这个男人是谁,但是她不愿意见到他这么伤心。后来她经常能见他的声音,有意识的时候,总能感觉到他抓着她手,叨叨絮絮地说着他们的故事。

        有时候他说到一半声音就更咽住了,亲着她的手说,“舒锦,你什么时候才愿意醒过来?是不是还在怪我?我答应你,以后什么事情都听你的,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一定躲得远远不打扰你。”

        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因为他经常喊她的名字。

        有时候他也会抱着她出去晒太阳,告诉她现在是什么季节,什么花开了;有时候也会一声不吭地抱着她,感觉很伤心很失望。不能动的时候,一直是沈三陪在她身边,他希望她醒来,所以她就醒了。

        “我忘了很多事情,但是我记得沈三对我的感情。”舒锦的语气变得柔软,她牵住小包子的手,“沈三很好,小包子很好,我喜欢现在的生活。以前的记忆,大概很糟糕,所以我才会忘得彻底。”

        漂亮的男人因为她的话而呆楞了下,然后又笑了起来,没再说什么话,戴上眼镜走了。舒锦觉得他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失落,以前他们大概是认识的,于是她就张口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没有转身,“原韶景。”

        舒锦记下这个名字,然后牵着小包子的手回家,转身却看见傻乎乎站在她背后的沈三,显然是听见了她刚才的话。舒锦脸一热,语气却十分不友好:“你怎么又跟着我出来了?”

        沈三本来是在家修理小包子的玩具。那是舒锦之前给他买的,小包子宝贝得很,早上的时候却被家里的那只大狗给弄坏了。小包子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怎么哄也停不下来,所以他今天没去公司,留在家里给小包子修理玩具。舒锦被小包子的哭声吵得脑袋疼,就带他出门玩去了。

        他把玩具修理完了,但是舒锦还没回来。他在家等了等,就坐不住了,干脆出来找舒锦,刚巧就赶上了原韶景和舒锦在说话。他本来冲出来把舒锦带走,就怕原韶景这满肚子坏水的人把舒锦给拐走了,或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但是没想到舒锦会说那么一番话,把他兴奋得找不着北了。

        沈三扑上来抱住舒锦,就和家里的那只大狗一个样:“舒锦……”

        他兴奋地想表达爱意,但却被缠得烦了的舒锦一巴掌拍了过去。沈三非常流氓地抓着她的手啃下去。小包子捂着眼睛蹲在他们的身边,小爪子中间还留一条缝隙,笑咯咯的样子很讨喜。

        这一刻阳光正好,夏蝉在树梢里发出悠远的鸣叫声。梧桐树下,他们的影子被剪辑成画,最后定格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