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法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生死赌注

第二章 生死赌注

        神曦女帝是千年历史上最耀眼的人物,是无数百姓和战士心中的精神丰碑。

        因为她不仅有冠绝天地的武道修为,还有令人敬佩的人格品质。

        她心怀善良却不优柔,杀伐果断却不冷血,一身傲骨却无傲气,坦荡真诚,胸襟宽广,令人信服。

        所以即使此刻被掐住了脖子,易寒也并不惊慌。

        他只是看着眼前这个从画卷中走出的女子,轻轻道:“寡妇是你,翠芬是你,我的女人也是你。”

        官兆曦面无表情,手渐渐用力,寒声道:“看来你不怕死。”

        易寒笑道:“如果这些都不是你,你就只能是官兆曦,然后被他们抓走。”

        沉默了片刻,官兆曦缓缓放下了手,眼神疲倦,微微喘着气。

        近距离观察下,她的脸反而更加精致,皮肤吹弹可破,如白雪凝脂,找不到任何瑕疵。

        只是秀眉微皱,丹唇轻启,似乎承受着痛楚。

        不知不觉,易寒激动的心情渐渐冷静下来。

        他知道,自己需要做一个选择,一个关乎生死的选择。

        要么转身离开,当一切没发生过,然后慢慢修炼,迎接十年后的挑战。

        要么抱紧她这条大腿,承担她所带来的一切风险,这些风险都有可能让自己丧命。

        易寒并没有犹豫,反而笑了起来,他当然会选择后者。

        于是他缓缓道:“刚才的玄捕旗官姓吴,是我父亲的朋友,待我如亲子。”

        莫名其妙的话,让官兆曦抬起头来,满脸疑惑。

        易寒道:“他并非庸才,刚刚必然已经认出了你,只是我强行站出来保你,众目睽睽之下,他害怕我被牵连,才不敢拆穿,故意撤走。”

        官兆曦看了一眼门外,道:“怪不得他刚刚脸色变幻不停,走得那么匆忙。”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目光锁定易寒:“所以你为什么要保我?”

        她的目光清澈却又敏锐,像是可以洞察一切。

        我总不能说是为了抱大腿吧?

        易寒苦笑,思虑片刻才道:“我心有大志,欲上九天揽月,但青州毕竟是小城,没有人能帮我认识外面的世界。”

        “你见多识广,可以做我的领路人。”

        官兆曦忍不住冷笑道:“我现在仇家遍布,随时都有杀身之祸,还能做你的领路人?”

        易寒道:“我护你安危,助你渡过难关,你做我领路人,这样正好共赢。”

        官兆曦摇头道:“不现实,你没有能力保护我,我也不会信任一个陌生人。”

        易寒笑了起来,指了指她腿上的被子,道:“你没有其他的选择,但凡你还能走动,还有一丝反抗的能力,都不会坐在床上听天由命。”

        “你已经走投无路了,选择我,是目前看来最明智的选择。”

        官兆曦脸色黯淡,沉默不语。

        易寒看着她,叹声道:“日月圣宫的光明神官,修炼《日月圣法》,境已入灯,玄心至诚,双眼为秋水所洗...你应该看得出我没有撒谎。”

        官兆曦闻言,点了点头,道:“坦白说,你无法带给我希望,我也不想带给你灾难,这是我拒绝的原因。”

        易寒突然一步跨出,站到了她的跟前,凝声道:“蜗居小城,庸碌一生,苟活不是我之所求。”

        “给我一个实现抱负的机会,给你自己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官兆曦双眼微眯,看着易寒,却不说话。

        易寒一把拉开她的被子,看到她双腿,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腿血肉淋漓,青黑腐烂,这种痛楚她怎么做到面不改色的?

        这就是女帝的风范吗?

        “你做什么!”

        官兆曦一把拉起被子,颇有防备地看着他。

        易寒道:“腐毒侵蚀血肉,寒毒冻结经脉,奇痒奇痛,灵气无法消除,这是腐阴花毒。”

        官兆曦的脸色微微一变。

        易寒继续道:“腐阴花往往伴生于尸体之旁,吮吸尸体寒气、死气而生,故有腐寒之毒,极为罕见。”

        “这种情况,可以用‘地底极阳草’祛除寒毒,用三生藤蔓的汁液遏制腐毒,二者并用,五日可解。”

        官兆曦看向易寒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连忙道:“你能帮我祛毒?”

        易寒洒然一笑,道:“我喜读书,许多方面的知识都懂一些,自然也有一些手段。”

        “所以...跟我走吧,我能保你。”

        这句话是易寒故作高深,事实上域外恶魔也有腐寒之毒,所以极阳草和三生藤蔓在后世被广泛运用,是个人都知道。

        但官兆曦却思索了很久,才终于抬起头来。

        她目光灼灼,看着易寒道:“你说得没错,我的确走投无路,别无选择了。”

        “我可以跟你去,但你要想清楚,我真的会给你带来灾难。”

        “我不想连累别人。”

        易寒终于松了口气,大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做我的领路人,多帮助我,以此报恩。”

        他用被子将官兆曦裹起来,背在背上,大步走出房间。

        ......

        易家位于青州城一个不起眼的胡同内,除了易寒之外,还有老爹易敛和妹妹易小安。

        在易寒的印象中,老爹是一个少言寡语、严厉敏锐的瘦老头,平时冷着个脸,随时都是苦大仇深的模样。

        这也是这个“易寒”一直胆小自闭的原因,对这个爹是实在怕。

        至于妹妹易小安...可以说是...一言难尽。

        易寒一想起她,就有些头疼。

        背着官兆曦,易寒推开了老旧的木门,走进了自家院子。

        不出所料,吴远山穿着公服,提着刀,正站在小院中间,冷冷看着他。

        凉亭之中,易敛的脸色也不好看,他站起身来,拿起了身旁的棍子。

        易寒从小没少被这根棍子教育。

        “你还真敢带她回家!易寒!你小子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吴远山提着刀大步走过来,口吐芬芳:“你是不是以为老子认不出她?你以为我跟你爹混了这么多年,只会吃干饭吗?”

        “那么多人在场,老子一旦拆穿你,你小子现在已经被关进大牢了。”

        “色迷心窍,把这个祸害带回家,你活得过三天吗!狗日的。”

        说到这里,吴远山连忙捂住嘴,回头尴尬笑道:“老大,不是骂你啊,就是一时嘴快。”

        易寒心中暗笑,却是低着头不说话,他知道这只是前菜,真正做主的还是老爹。

        果然,易敛缓步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官兆曦,沉声道:“光明神官不但武道修为冠绝同辈,而且容貌倾城,有沉鱼落雁之姿,如今总算是见识了。”

        官兆曦面色平静,按照事先约好的内容,并不说话,只是臻首示意。

        易敛目光冰冷,这才看向易寒,冷冷道:“学武你不成材,学文你不正统,干什么都不行,现在倒好,背个女人回来,你怎么想的?”

        易寒苦涩一笑,无奈道:“那个...老爹,我没办法,我中了她的毒,她要是死了,我也得死。”

        听闻此话,易敛脸色一变,一把扣住了易寒的脉搏。

        然后他低吼道:“脉象虚浮,三波三折,是五脏衰竭之相。”

        说到这里,他看向官兆曦,道:“光明神官,我儿子只是个普通人,你害他有什么好处?”

        官兆曦这才开口道:“他能让我有一个栖息之所,还能请灵玄司旗官为我掩盖消息,这不好吗?”

        易敛眯眼道:“你不怕我大义灭亲?”

        官兆曦道:“你就是个退休的玄捕,我和你八竿子关系打不着,你犯得着为了我大义灭亲吗?”

        吴远山急得跳脚:“怪不得,怪不得我侄儿平时老老实实的,突然就色迷心窍了,原来是中毒了。”

        “老大,这可不是易寒的错,你不能怪他啊,快把棍子放下。”

        他连忙跑过来,又对着官兆曦笑道:“那个...光明神官啊,我家易寒中的是什么毒啊,该怎么解啊?”

        官兆曦道:“人间奇毒,青州无人可解,药王馆都做不到。”

        “我要在这里住下,待恢复修为之后,会为他解毒,然后离去。”

        “在这期间,你们最好别耍什么花样,不然...”

        吴远山连忙道:“不会不会,绝对不会,我们把你当儿媳妇伺候!”

        官兆曦渐渐瞪大了眼。

        易寒也愣住了,还是咱吴叔给力啊,这句话听得老子都一阵舒服。

        但做主的,毕竟还是易敛。

        众人都朝他看去。

        思考了几个呼吸,易敛才淡淡道:“背她进房间吧。”

        易寒这才松了口气,赶紧背着官兆曦进屋,总算是熬过了老爹这一关啊。

        躺在床上,官兆曦盖住了被子,看着易寒道:“你爹不是一般人,他的眼神很锐利,灵识很敏锐,你确定骗过他了?”

        易寒点头道:“我爹啊,以前是灵玄司的旗官,修为已融脉髓,达到武道第三境,而且机敏凌厉,几乎是无案不破。”

        “只是他没有背景,一直升不上去,最后因为一件案子,被逐了灵玄司。”

        官兆曦想了想,才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件案子涉及到某位大人物了吧?”

        易寒道:“差不多吧,他很固执,得罪了人,自然没好果子吃。”

        “所以这些年打铁为生,脾气不太好。”

        官兆曦道:“好吧,但你是怎么做到骗过他的?我还是很好奇。”

        易寒道:“银针刺激膻中、神府、关元三穴,可以短暂令脉象错乱,三波三折,造成五脏衰竭之相。”

        官兆曦忍不住道:“看来你平时看书,还是有用的。”

        房间安静了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官兆曦的眉头皱了皱,突然轻轻叹了口气,道:“可是易寒,你救我回家这件事,真的想清楚了吗?”

        易寒也沉默了下来。

        初次见到神曦女帝的激动早已冷却,回来的路上,他也彻底想清楚了。

        他缓缓笑道:“这是我下的赌注,一个关乎生死前途的赌注。”

        “我赌我能护住你,也赌你能恢复修为,迅速崛起。”

        “若是输了,无非一死。若是赢了,则有了一条通往九天揽月之路。”

        “我觉得我能赢。”

        同时,易寒心头想着,我传你神曦运法,你绝对起飞。

        官兆曦看着他,眼中散发出充足的自信。

        她微微扬起下巴,郑重道:“我也觉得你能赢。”

        直到这一刻,易寒才看到了她依稀的女帝风范。

        两人对视一笑,尽在不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