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法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恶魔附体

第二十六章 恶魔附体

        漆黑的暗室,亮着昏黄的烛光,四周墙壁因常年潮湿而布满青苔。

        水缸里的沉积物结成了厚厚一层茧,随着惨叫声,清水震荡,泛起波澜。

        “小寒哥,他还是不说,怎么办?”

        周凡把鞭子放在一旁,气喘吁吁跑过来,擦了擦汗水,道:“要不直接杀了他算了。”

        易寒缓缓摇头,看向陈麻子,淡淡笑道:“你在坚持什么呢?流沙帮都已经覆灭了,赵山虎能把你怎么样?”

        陈麻子全身鲜血,咧嘴笑道:“有本事就把老子杀了,废什么话,反正我宁愿死在你们手里,也不愿意得罪赵山虎。”

        易寒倒是愣了,疑惑道:“他到底是怎么整人的,把你怕成这样?”

        陈麻子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都白了起来,双眼无神道:“他...他...他是个变态,得罪他的人,无论男女,都会被他亲自虐杀。”

        看他的表情,易寒心中大概有数了。

        原来这个传说中的虎爷,是个基?

        那确实有点恐怖,后面开花飙血谁顶得住啊。

        易寒对着周凡挥了挥手,道:“隔壁郭老头家的公猪最近有些悸动,似乎是到了配种的季节了,你给牵过来。”

        周凡瞪眼道:“小寒哥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明白。”

        易寒笑道:“咱们陈大侠十分硬气,我想看看是他屁股硬,还是公猪的武器硬。”

        此话一出,陈麻子当场脚一软,几乎瘫倒在地。

        他牙齿都在发颤,指着易寒道:“你...你这个...魔头啊!你要遭天打雷劈的!”

        易寒道:“你要是能承受它两天的征伐,我就放了你。”

        陈麻子连忙摆手道:“别别...我说还不行吗...赵山虎的确有一个秘密的据点,在瓷器街窑洞背后的瓦房中,很隐秘,而且机关重重,易守难攻。”

        易寒哼道:“早他妈这样不就行了,老子这就去找他,要是找不到,我会牵一头马回来。“

        陈麻子吓得大叫道:“一定能找到,一定能!”

        “希望命运对你好一点吧。”

        易寒笑着,缓步走出地窖。

        萧三已经等了很久了,看到易寒,连忙道:“怎么样?开口了吗?”

        易寒沉声道:“走吧,去瓷器街会一会这位纵横青州十余年的地下老大,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萧三跟了上去,皱眉道:“易玄捕,我说句实话,赵山虎人称虎爷,那名声不是开玩笑的,他的实力恐怕远高于我。”

        易寒道:“你什么实力?”

        萧三道:“融脉髓中期,他很可能是融脉髓巅峰,而且一身灵气磅礴霸道,战力很强,我们两人恐怕不是对手。”

        “我的建议是,把辛姑娘叫上,有她在,必然手到擒来。”

        易寒摇了摇头,道:“什么事都靠她,那反而会被她看不起。”

        萧三想了想,继续道:“那派灵玄司其他旗官出马,易玄捕如今是灵玄司炙手可热的人物,大家肯定会卖你面子。”

        易寒笑道:“不了,我这次就是想好好打一场,试试我的万古大灭剑。”

        萧三无奈,只好跟着易寒过去。

        而没想到的是,刚刚来到瓷器街,易寒就遇到了意气风发的杨武。

        今天的杨武那可是衣衫周正,戴着官帽,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

        他带着十余个玄捕,从瓷器街出来看到易寒,顿时就喊了起来。

        易寒疑惑道:“杨大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武叹了口气,道:“流沙帮的帮主赵山虎在这里,杀了好几个人,又跑没影儿了,我们把这里翻了个遍,把他秘密的据点窑洞也端了,但就是没找到他本人。”

        易寒懵了,特么的,竟然来晚了。

        杨武又道:“你来得正好,跟我回灵玄司,见一见上面来的长官,他们对你都挺感兴趣的。”

        易寒眉头微皱,沉声道:“赵山虎修为不低,逃了是个祸患。”

        杨武道:“我们会派人追查他,灵玄司有专门的追踪高手,他跑不了。”

        易寒心中有点不安,这种高手要想干什么坏事儿太容易了,万一趁自己不在,跑到自家屋里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建议封城,只进不出,两三天内把他抓住再说。”

        听闻此话,杨武不禁笑道:“放心吧,我们封城好些天了,从孩童失踪案开始就没开过。”

        他摆了摆手,道:“走,去见见白王殿那些人,娘的,他们傲得很,你看能不能想办法杀杀他们的威风。”

        易寒无奈,只能给萧三打了个招呼,跟着杨武往灵玄司跑。

        白王殿是灵武国的秘密机构,由灵武王的亲弟弟,也就是白王李玄夜统领,是真正的皇家供奉聚集地,专门负责处理极其复杂的案件和刺杀行动,以及拱卫核心皇亲国戚的安全。

        殿内人数极少,但各个都是强者中的强者,此次第一批就来了四个,说明灵武国对古法石板的重视超乎了想象。

        杨武道:“这四个人本来态度挺好,对我和唐司主也挺尊敬的,后来知道孩童案的详细案情之后,就在那儿风言风语,说什么要是他们在,第一天就能破案。”

        “那趾高气昂的态度,真是让人想抽他们,你要是能找到机会打他们脸,就千万别留情,唐司主会保你的。”

        易寒笑道:“唐司主能保得住吗?”

        “这叫什么话!”

        杨武郑重道:“唐司主可是唐家的人啊,咱们灵武国四大股肱之臣,当朝宰辅唐源,就是唐司主的父亲,你说保得住你么?”

        “只是唐司主身份敏感,不适合计较这些小事,撕破脸皮误了之后的行动,这就不好了。”

        “但你作为后起之秀,又初出茅庐,自然是不必怕他们的。”

        易寒微微眯眼,点头道:“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看你的了。”

        两人相视一笑,大步走回灵玄司。

        刚刚来到司主楼,易寒就眯眼道:“你先进去,半刻钟之后我再进来。”

        杨武眼睛一亮,知道易寒有点子了,连忙点头。

        半刻钟之后,易寒轻轻敲了敲门,道:“司主大人,易寒求见。”

        “噢?易寒你伤好了?快进来。”

        唐蕴芳的声音很热情。

        易寒大步走了进去,扫了一眼,果然,除了唐蕴芳和杨武之外,还有四个中年人,三男一女,都打量着自己,眼中还带着轻蔑。

        易寒抱了抱拳,道:“参见司主大人,属下有要事禀报,还请大人屏退无关人员。”

        听闻此话,杨武的眼睛顿时亮了。

        而那四个中年人,脸色则沉了下来。

        唐蕴芳摇头笑道:“易寒,这四位是自己人,不必屏退。”

        易寒装傻,大声道:“自己人啊,那失礼了,不过我要禀报的事比较高级,不是什么闲杂人等就可以听的。”

        说完话,他指着四人道:“那个,你们回自己的岗位吧,新来的要守规矩,这司主楼是你们来的地方吗?”

        “而且招人纳新,怎么尽招这种半老不老的,真是奇怪。”

        这一番话,差点让杨武忍不住拍手称快。

        而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已然低吼道:“小子,你找死!”

        他大步朝易寒走来,却被唐蕴芳拦住。

        唐蕴芳道:“朱大人息怒,他初出茅庐,不懂人情世故,同时还不认识你们,不知者不怪嘛。”

        说到这里,唐蕴芳看向易寒,道:“易寒啊,他们四位,是白王殿的供奉,咱们灵武国的高手,算是你的上峰。”

        易寒愣了愣,随即挠头道:“啊,原来是上峰啊,失敬失敬,刚才是我口不择言,实在对不住啊。”

        四个人对视一眼,憋着一肚子火,又不好发作,实在难受。

        而易寒看向朱大人,瞪眼道:“朱大人你...你最近是不是运气不好?我看你印堂发黑,眉心有凹陷,喉结下有横纹,莫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盯上了?”

        朱大人名为朱天照,算是灵武国比较著名的强者了,只是在十余年前被收编进了白王殿。

        他脾气向来暴躁,听到易寒阴阳怪气的话,顿时大声道:“你是故意找我茬儿,对吧?”

        说完话,他看向唐蕴芳,道:“唐司主,看来你这个手下不怎么聪明,他要惹我,我就替你好好教训他一番。”

        唐蕴芳道:“朱大人你误会了,易寒博览群书,或许对占卜、邪阴这方面也有所了解。”

        “孩童案时,正是靠着他对西极密宗佛寺的了解,我们才最终战胜那个罗汉。”

        “他说这些话,很可能是...你真的被什么脏东西盯上了。”

        朱天照脸色变幻,心中也有些疑惑。

        他看向易寒,道:“你说出个所以然来,我或许会放过你,不然挨几个巴掌是少不了的。”

        易寒笑道:“朱大人,要判断有没有脏东西附你的身子很简单,只需要按住神府穴即可。若浑身发寒,则有恶灵跟随,若无,则无。”

        朱天照哼了一声,随即按上了神府穴,于是他的脸色渐渐变了,全身的寒意都冒了出来。

        四周众人都看着他,而他则是冷汗直流,喃喃道:“真的全身发寒!”

        废话么,点天灯境界以上,所有人都这样。

        这是穴位和灵气的共振,神府穴和大地之阴相互关联,只是这个时代的人还不知道。

        唐蕴芳还不知道易寒在搞怪,连忙道:“被恶灵附体,有什么危害,怎么祛除?”

        易寒道:“朱大人修为高绝,一般的恶灵奈何不得他,只是...恶灵是有思想的,它会倾听人的内心和秘密...”

        话音刚落,门突然被推开,把众人吓了一跳。

        只见魏伯明大步走了进来,脸色森寒,低吼道:“古法石板的消息,在修者之间疯传!是谁走漏了风声!”

        易寒懵了,自己只是想坑一下朱天照,没想过立刻就能收到这个消息,这也太巧了吧。

        而听到这句话,几乎所有人都看向朱天照。

        恶魔,倾听了他的秘密。

        朱天照双腿发软,这个罪名,他担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