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法之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杀伐之宗

第四十九章 杀伐之宗

        夕阳,黄昏。

        血光映照城阙。

        灵玄司对面的茶楼上,萧三弯着腰,低声道:“天地楼名声臭了,不但客户流失严重,甚至之前的订单也面临大量的退货,忙了个鸡飞狗跳。”

        “这一战他们恐怕完了,但昨晚天地楼的掌柜齐原过来了,言语之中尽是威胁,表示如果我们不公开诬陷他们的行径,就会采取必要措施。”

        他抬起头来,道:“易老大,咱们怎么办?天地楼的高手太多了,我们顶不住啊。”

        易寒沉默了片刻,才淡淡道:“神易玄宫不怕威胁,他们要使阴招,我们奉陪便是,你最好镇定一点,不要在言语上露出破绽,让他们抓到把柄。”

        萧三点了点头,苦笑道:“可是老大,我手底下没人啊,杀手要是真来了,我们挡不住啊。”

        易寒道:“有人暗中盯着天地楼,你不必担心,做自己的事即可。”

        萧三微微瞪眼,想起了辛妙娑的模样,顿时反应过来,连忙道:“好好,属下明白了。”

        他抱拳鞠躬,转身离开。

        直到这时,曲烟妃才从旁边桌子上走过来。

        她眼神变幻,表情有些疑惑,轻轻道:“天地楼可是罗天巨擘,大陆超级势力,即使是驻扎在青州的强者,也不是你可以抵挡的,你哪里来的信心?”

        易寒想了想,才叹声道:“我的势力,叫神易玄宫,这个‘易’字,代表了我。”

        曲烟妃道:“然后呢?‘神’和‘玄’呢?”

        易寒道:“‘神’代表了神曦,‘玄’代表了...阴煞玄衣。”

        曲烟妃瞳孔一阵紧缩,忍不住道:“我真搞不懂,你是哪里来的魅力和本事,竟然能把她们两个心高气傲的女人拉到一起做事。”

        “你救了官兆曦的命,她又是个正义的榆木脑袋,倒是可以理解。”

        “但阴煞玄衣,那可是做事不择手段的女杀手...”

        易寒看着她,缓缓道:“本事与魅力?或许日后你会明白吧。”

        曲烟妃摇头道:“不需要了,今晚一战,无论结果如何,明早你都会跟我去神罗帝都。”

        “到了那个地方,你活命的机会很渺茫。”

        易寒想了想,才道:“最近两天我很忙,但我也回忆了一些信息,我想...即使是到了神罗帝都,贺兰都铎也不会杀我。”

        曲烟妃笑道:“虽然他有七十多个儿子,但贺兰耀祖毕竟也是皇族血脉,你能给他什么?让他可以选择舍弃儿子?”

        易寒站了起来,叹声道:“我能给他打造一支军队,一支全部由武道第二境修者组成的精锐战队。”

        曲烟妃当即脸色一变,然后道:“绝无可能!武道第二境,对于各大势力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平民来说,却绝对是强者。”

        “他们完全可以在一个小地方活得很好,不至于去军队受苦。”

        易寒轻轻道:“如果,我能把由平民组成的军队,在半年之内,全部变成武道第二境呢。”

        曲烟妃道:“天还没黑,别急着说梦话。”

        易寒朝外一看,西方只剩残红。

        黄昏将逝,空气都变得寒冷起来。

        “是战斗的时候了。”

        他直接从阳台跳了下去,大步走进灵玄司。

        曲烟妃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紧紧皱起,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凭什么有这个自信,能处理这么大规模的一场战斗。

        她心中有着无限的好奇,决定亲眼目睹这一战的经过。

        寒风呼啸。

        灵玄司四周的百姓几乎撤离得差不多了。

        驼背老妪和山羊胡中年男子,已经在数里之外布下了阵法,防止能量外泄。

        这个茶楼的人,也陆续撤离。

        天终于黑了。

        易寒来到了司主楼,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所有的玄捕也撤了,只剩下易寒、唐蕴芳、杨武、四大供奉等核心人物。

        魏伯明坐在原地,不停喘着粗气。

        他眼神凌厉,双拳紧握,咬牙道:“景王回绝了我,他说其他人都能对付,但唯独对付不了邪龙命骑士。”

        唐蕴芳脸色也不好看,道:“我们不需要他了。”

        “今日之战,由易寒主持,没意见吧?”

        魏伯明看了易寒一眼,眯眼道:“想不到你还懂阵法,这一战看你的了。”

        易寒没有说话,只是看向门外。

        他感受到了强者的气息,虽然很隐约,很微弱,但却绝不可忽视。

        唐蕴芳似乎看出了他的忧虑,郑重道:“师尊已然到达,他不喜客套,故未现身。”

        易寒站起身来,沉声道:“我嗅到了杀意,强者已至!”

        说话的同时,他大步走出门去,冷冷道:“走吧,看看是哪些牛鬼蛇神来找死!”

        其余众人对视一眼,也跟着走了出去。

        唐蕴芳刚刚走到门口,耳中便响起了声音:“你的这个手下,不简单。”

        唐蕴芳一愣,随即压着声音道:“师父,您是看出什么了吗?”

        耳中的声音很淡:“这种大战,连魏伯明都有些紧张,他没有紧张,反而充满了战意,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压力。”

        “他不会是一个毫无过往的普通修者,他应该杀过人,而且是杀过很多人。”

        唐蕴芳沉默了很久,才道:“师父,我明白了。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事已至此,我信他。”

        说着话,她大步走出门去。

        天黑,长街人空,灯火尽灭。

        月出,皎洁的月光把人影拉长。

        唐蕴芳、杨武、四大供奉、魏伯明,加上易寒一共八人,并肩站在灵玄司外,冷冷注视着前方。

        前方的街道在混沌的黑暗中,似乎有能量在不断涌动。

        唐蕴芳穿着黑色的公服,勾勒出完美的身姿。

        她冷眼如电,大声道:“既然来了,就现身吧,大家心知肚明,何必一直掩饰。”

        随着话音的落下,前方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道黑影,一股强大的气势轰然席卷而来,化作冷夜寒风,呼啸而至。

        街道的地板碎开了,被这一股力量刮起,无数片石块激射,将四周房屋墙壁打得千疮百孔。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众人的衣袍也飘舞起来。

        唐蕴芳大袖一挥,将寒风一扫而灭,眯眼道:“杀伐之宗?”

        声音刚出,黑雾涌动,一共十多道身影瞬间出现在十余丈外,每一个人都散发着惊人的气势,以至于一股股狂风震荡在四周,吹散了所有的尘埃,似乎连月光都黯淡了几分。

        唐蕴芳瞳孔一阵紧缩,倒吸了一口凉气,眯眼道:“想不到堂堂西晋王朝的太子,竟然会来我这个小小的青州城。”

        四周众人也是接连变色,眼中多了几分凝重。

        西晋王朝的太子名为万江流,天资卓绝,才华出众,是当世极为出色的新一代强者,他不过三十岁,便已然窥见穴灵神祇,武道修为绝对是顶尖中的顶尖。

        据说最多二十年,他便能继承皇位,成为罗天世界最具权势的人物之一,没想到却也来青州抢古法石板了。

        他代表着的是西晋王朝的意志啊,难道这一次青州之劫,躲不掉了吗?

        众人心中翻起滔天巨浪,也有些释然,若非西晋太子亲自出马,又怎么可能请得动黑夜之泪呢。

        西晋王朝文道昌盛,和平繁荣多年,万江流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一副儒生打扮。

        他剑眉星目,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唐司主,把禅劫佛砂交出来,这一战就不用打了。”

        唐蕴芳冷笑道:“我说是谁有本事能集结这么多强者呢,现在合理了,只是禅劫佛砂就在这里,你敢出手吗?”

        万江流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语气也依旧平淡:“唐司主,你今年三十二岁,年纪轻轻,便是一州司主,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何必要追求所谓的虽死犹荣?”

        “当真杀起来,事态万一控制不住,青州会死人的。”

        魏伯明忍不住道:“万江流,这里是青州,灵武国的青州,不是西晋王都,轮不到你来当教书先生。”

        “黑夜之泪都请出来了,还废话什么,要么你走,要么就出手。”

        万江流微微眯眼,轻笑道:“你开始急躁了,看样子景王并没有给你们提供帮助,今晚你们输了。”

        魏伯明脸色一白,咬着牙不再说话。

        他知道自己没法儿和读书人比嘴皮子。

        而朱天照则不同,他直接开口道:“万江流,你他妈搁这儿废什么话呢,看你这小胳膊细腿儿的,跟青楼里的兔儿爷似的,看着都恶心。”

        万江流瞳孔顿时一缩,脸色直接沉了下来。

        读书人说歪理的确有一套,但顶不住直接口吐芬芳啊。

        他深深吸了口气,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在找死。”

        话音落下,他的身旁,一个精瘦矮小的老者宛如一片落叶,翩然朝前飞来。

        在半空中,他右手轻轻朝下一挥...

        天地四方!风云突变!

        一道道灵气在瞬间汇聚,刹那间规则涌动,积成一股恐怖的狂风,吹得虚空震荡,狂暴的力量凭空形成。

        整个天地都像是被无形的狂风覆盖,大地颤抖龟裂,四周的房屋都莫名解体。

        这是大道宗师的规则之力!

        唐蕴芳低吼一声:“退!”

        众人退后的同时,虚空突然出现了一道道水波,一道拇指粗细的白光从水波中透出,宛如定海神针一般,直接将沸腾的天地生生镇压。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司主楼房顶飞了过来,脚踩虚空,衣袍飞舞。

        他右手伸出双指,轻轻一划,便是白光天瀑,宛如切断了虚空,将一切风暴完全阻断。

        “灵武剑宗公孙寂!”

        瘦小的老头咧着嘴,深然一笑。

        公孙寂仙风道骨,花白的长发飘舞着,淡淡道:“循天地之势,观五行之态,悟自然之力,求杀伐之道。”

        “风行奇,这是你曾经的座右铭,你可还记得?”

        瘦小老头显然愣了一下,道:“原来公孙老头从灵武国都赶来,是为了叙旧啊!”

        公孙寂道:“你风行奇也算是不小的人物了,放着五行宗师不做,却要做西晋王朝的走狗,真是可笑。”

        风行奇冷冷道:“我本就是西晋王朝的子民,听命于陛下和太子,有什么奇怪的?倒是你公孙寂,满口的淡泊名利,还不是滚到青州来帮忙了?”

        “罢了。”

        公孙寂一声叹息:“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我便来试试你这个五行宗师的实力吧。”

        说话的同时,他右手二指轻轻一弹,灵气狂涌而出,激射三尺剑芒,直接朝前斩去。

        整片天地的虚空都在震荡,那三尺剑芒瞬间化作百余丈璀璨的光幕,恐怖的气息席卷四周,众人只觉肌肤发寒,似乎要裂开一般。

        风行奇面色不变,双掌运力,朝下轻轻一拍。

        大地发出轰然爆炸之声,整个街道直接坍塌,一块块巨石飞天而起,在宗师规则的引导下,凝结成一道道石墙。

        白色剑芒没入石墙之中,宛如泥牛入海,再无声息。

        天地寂静一片,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所有人都愣住了。

        而公孙寂却是淡淡道:“五行之土,还未臻至圆满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虚空上数道石墙颤抖了起来,然后轰然爆开。

        无数道剑芒从石墙内部激射而出,宛如密集的大雨,刹那间穿刺天地。

        杀意无穷,似乎要洞穿一切。

        四周众人骇然,连忙疯狂退后,以免被残碎的剑芒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