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法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地藏死神

第五十七章 地藏死神

        “天下八道,皆有其独到之处。”

        “武道,专注于杀伐,人人皆可修炼,上手难度低,见效快,同时是最具毁灭性的体系。”

        “文道,是智慧的合集,虽然极难转化为战斗力,但若是突破了窠臼,那就是言出法随,天下归一。”

        “丹道,是天地的物藏馈赠,是改命之术。”

        “阵道,是大道的衍生,虽然对天赋要求极为苛刻,却更接近最本质的道。”

        “驭道、象道、器道,同样有它们的特点...”

        说到这里,易寒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沉声道:“但灵道呢?了解它的人太少了,仅仅是通过千古以来的传言,便将其打入禁术邪法之属,这会不会是一种偏见?”

        曲烟妃道:“如你所说,了解它的人太少了,我同样不了解,所以是不是偏见谁知道呢?”

        易寒道:“恰巧,我对灵道有着浅薄的理解。”

        “灵道,亦为死道,核心本质是以死为相,以命为途,探究灵魂的奥秘。”

        “它的体系发展极为完备,可以说是堪比武道。”

        曲烟妃眉头皱了起来,疑惑道:“天下八道,目前还在传承的七个体系中,只有武道体系最完备,已然将大道宗师以下的阶段,精细到了五个境界。”

        “其他六个体系,大道宗师之下都是一片混沌,没有明显的境界节点,所以没有划分境界。”

        “你的意思,灵道在大道之下,也有境界划分?”

        易寒点头道:“当然有,而且同样是五个。”

        曲烟妃道:“说来听听,如果我感兴趣,说不定真的会与你合作呢。”

        她脸上带着笑意,表明了要白嫖。

        易寒只能无奈一笑,道:“灵道前五境,分别是魂语、傀儡、诅咒、阴司和守门人。”

        “每一个境界都有各自的奥秘,我也是看一本古籍才知道的。”

        曲烟妃想了很久,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她郑重道:“坦白说,这种术的确该被禁止,傀儡、诅咒,哪个不是修炼界大忌?就算是最邪恶的门派,也不该触及这两个方面,否则必然遭到天下围攻。”

        易寒道:“那我们就更不能让古法石板被其他人得到了,若是一个大势力,得到了这些手段,它会不扩张吗?会不掀起腥风血雨吗?”

        曲烟妃冷笑了两声,显然对易寒的说法很不感冒。

        又沉思了一会儿,她才道:“先压制诅咒,古法石板之事,以后再说。”

        “我现在就想知道,什么阵法手段,能压制诅咒。”

        易寒皱起了眉头,低声道:“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我对阵道的造诣有限,只是能照着古谱依样画葫芦而已,没有创造性的手段。”

        “所以目前的想法是,通过阵法让禅劫佛砂觉醒,利用佛砂来镇压诅咒。”

        曲烟妃摇头道:“这样太冒险了吧?且不说禅劫佛砂觉醒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就单说神器觉醒本身,就具备危险性。”

        “真正的神器,只有神灵能掌握,我们所谓的控制,只是唤醒神器的灵而已,这个灵我们把握不住,就很可能被反噬。”

        “而这种反噬,比诅咒更加可怕。”

        易寒深以为然,最终叹声道:“看来只有第二个办法了,先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诅咒,再对症下药。”

        曲烟妃道:“连灵武国都不知道这个诅咒具体情况吧?你莫非是要去问武道先天山?”

        易寒笑了起来,轻轻道:“我想有一个人一定知道这个诅咒。”

        “谁?”

        “前日月圣宫光明神官,官兆曦。”

        易寒站起身来,大步朝外走去。

        曲烟妃坐在凉亭中,皱眉道:“你去哪里?”

        “找辛妙娑,她能联系到官兆曦。”

        ......

        精致的装饰,雅致的格调,这房间的奢华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在这里住一晚的价格,恐怕比平常人家几个月的花销总和还多。

        易寒不得不感叹辛妙娑真是个富婆,要是娶到她,这辈子直接不用奋斗了。

        “你还没走啊?”

        见面第一句话,辛妙娑就很扫兴。

        易寒脸色一黑,坐到椅子的软垫上,舒舒服服躺下,叹道:“没给我辛姐姐找到古法石板,我哪里舍得走啊。”

        辛妙娑反而撑起了身子,眼睛发着光,不禁道:“好弟弟,莫非古法石板有消息了?”

        易寒道:“没消息,但至少我不走了,你可以放心。”

        辛妙娑看了他一眼,有些不信,轻笑道:“不走了?曲烟妃能同意?”

        易寒淡淡道:“我留在这里,不需要别人来同意。”

        辛妙娑愣了一下。

        然后她开始鼓掌,拍手道:“说得好呀,有骨气,也有霸气。但本姑娘认为,曲烟妃就是可以决定你在哪里,至少能决定你的尸体能在哪里,对吗?”

        易寒无奈道:“行了,我过来不是为了和你斗嘴的,我想问,上次兆曦让你给我递了封信,你们是怎么联系的?”

        辛妙娑下意识应道:“微型阵法啊!”

        但马上她又反应过来,秀眉一掀,大声道:“姓易的,你好不容易过来看我一次,就是为了问小曦?”

        易寒道:“顺带也看看你嘛。”

        “谁要你看了,臭不要脸!”

        辛妙娑抄起一个茶杯就砸了过去。

        易寒顺手接下,无奈道:“好了我的辛姐姐,我现在急得很,身中诅咒,危在旦夕啊。”

        辛妙娑正要揍他呢,听闻此话,却是微微变色。

        她看向易寒,眼中闪出璀璨的绿光,一道道规则自她体内涌出。

        仅仅过了几个呼吸,她便腾地站了起来,惊声道:“怎么会这样!”

        她急忙几步走到易寒跟前,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喃喃道:“为什么你的体内全是黄泥?你的骨骼和肌肉都在退化,一股死气不断侵蚀生机,这样下去你熬不过五天,就会成为一个泥人。”

        易寒笑道:“别紧张,这种诅咒很可怕,所以我要联系兆曦,问问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啊!”

        辛妙娑双手朝他肩膀按来,同时说道:“我知道昨晚灵玄司败了,但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旗官,万江流他们没必要对你下毒手啊!”

        易寒连忙躲过她的手,急道:“别碰我,会被污染!”

        辛妙娑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她深深吸了口气,左手一转,一张信纸已然出现。

        她低声道:“这是微型阵法纸,以灵气刻字,写好之后激活上面的阵法,它会自动解体,融入天地规则之中,最多半个时辰,就会破碎虚空,到达光明神都。”

        “这种阵法纸造价极为惊人,我也没有几张,只在最关键的时候用。”

        易寒接过阵法纸,伸出右手食指,灵气透指而出。

        他愣住了。

        想起官兆曦那张脸,他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沉默。

        沉默了很久,他才摇头叹了口气,缓缓写道:“武道先天山曾经镇压着一个传承万年的死道诅咒,在两百多年前转移给了灵武国,以禅劫佛砂镇压。”

        “如今我已得禅劫佛砂,误中诅咒,所以想知道这个诅咒的来历。”

        写到这里,易寒停下了。

        他将信纸交给辛妙娑,道:“好了。”

        辛妙娑眼神极为古怪,疑惑道:“不是吧?你就这样写信?”

        易寒道:“有什么问题么?”

        辛妙娑大声道:“当然有问题啊!连一个称呼都没有,连一个简单的问候都没有,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说!”

        “喂,你就算明白自己配不上小曦了,也不至于卑微到这种程度吧?大家至少还是朋友啊!”

        易寒闻言,不禁闭上了眼。

        他沉声道:“你想多了,我知道我该写什么内容,帮我寄出去吧。”

        “你...”

        辛妙娑一边激活阵法,一边无奈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哎?你明明...”

        她看到了易寒的脸色,最终选择闭嘴,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房间里,一言不发。

        气氛变得很微妙,两个人都搞不懂为什么会闹成这样。

        还好,过了一个多时辰,房间内虚空有了波动,无数道规则从次元空间中激射而出,扭曲汇聚成一张白纸。

        易寒连忙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赫然写着:“我问了一个长辈,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大约是一万五千年前,光明神国一个年轻的郡王爱上了一个身份低微的女子,两人一见钟情,约定厮守终生。”

        “因为女子的身份,年轻郡王饱受争议,但他却从不在意世俗的看法。”

        “直到五年之后,年轻郡王为了继承父亲的亲王爵位,抛弃了女子,并派人灭口,将女子抛尸悬崖。”

        “那个女子当然没有死去,因为她正是天下屈指可数的灵道强者,地藏死神。”

        “她用尽了毕生修为,给郡王下了一个诅咒,名为——君埋泉下泥销骨,妾葬地狱火焚身。”

        “从那天起,郡王一脉数百口人,被死气缠绕,被黄泥侵蚀,三个月内全部死绝。”

        “当时这件事惊动了整个光明神国,连国主亲自出手,都没能挽回。”

        “于是,光明神国将这个诅咒镇压,在许多年后,送到了武道先天山。”

        看到这里,易寒心中终于明朗。

        他皱眉道:“堂堂灵道地藏死神,竟然以生命为代价,种下诅咒,这是得多恨啊。”

        “怪不得这个诅咒连神灵都逃不过...”

        易寒拿起信纸,继续朝下看去,娟秀的字迹有些潦草,似乎官兆曦当时的情绪很紧张。

        “这是诅咒的来源,只是目前为止,包括光明神国在内,都不知道这诅咒的祛除之法。”

        “目前唯一可以尝试的办法,可能就只剩下一个,就是去西极域宗什喀巴寺,让冈仁波齐菩萨以《大日顶经》的佛力洗涤。”

        “但宗什喀巴寺从不对外开放,冈仁波齐菩萨也闭关多年,早已不见外人。”

        “易寒,尽量用禅劫佛砂镇压诅咒,能拖多久是多久。”

        “我猜,真正能祛除这个诅咒的唯一办法,是找到古法石板。”

        “它是灵道真正的死书,是所有灵师的信仰,一定能破除诅咒的。”

        看完之后,易寒小心翼翼将信纸折叠起来,放进了储物戒。

        他深深吸了口气,对着辛妙娑一笑,道:“我回去了,在禅劫佛砂上想想办法。”

        辛妙娑点了点头,看着易寒离去的背影,突然喊道:“易寒!”

        易寒回头,满脸疑惑。

        辛妙娑勉强一笑,道:“如果没有效果,就赶紧来找我,我带你去物藏森林,或许有救。”

        易寒沉默了片刻,才眯眼道:“还是我辛姐姐疼我啊!”

        “去你的。”

        辛妙娑翻了个白眼,道:“赶紧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