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学习变质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社死现场】

第二十二章 【社死现场】

        “没想到,陆鲤同学你也喜欢这种类型的书......”

        陈思语红着脸,把她看的小说递给陆鲤。

        陆鲤也是不客气的收下。

        看那封面上,是一幅很有意境的山水画图,看着像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

        果然,女生都爱看这种。

        陆鲤点头微笑道:“对啊,我喜欢看这种古风的小说。谢谢你班长,我第一节课下课了就还你。”

        “嗯......”

        陈思语红着脸点头。

        陈思语的同桌见了,脸上挂着笑意,道:“陆鲤同学,深藏不露哦。”

        这话,陆鲤只当她是在说自己闷骚。

        毕竟陆鲤平时给人的形象,就是爱玩游戏的沉默型同学那种形象。

        突然发现还是个爱看古言小说的文青少年,自然会刮目相看。

        然而,她的这句话,在陈思语后桌的两个男生听来,却是另一层意思了。

        两人看到陆鲤如此轻松就借走了陈思语常看的小说,两人的脸上不由罩上阴霾。

        泡妞,遇到劲敌了!

        三言两语就跟陈思语建立了相同兴趣,而且还借走了她的书!

        他俩也跟陈思语借过那本小说,陈思语却是百般推脱,偏偏给陆鲤的时候,这么干脆!

        联系上陆鲤长得帅,两人心中的危机感就更强了!

        强敌!绝对的强敌!

        陆鲤自然不在意他们怎么想。

        如今小说到手,他抬腿就走。

        回到座位上。

        江诩已经竖起大拇指,对陆鲤道:“牛逼了我的鱼!我还寻思着你问我要课外书干嘛?原来是为了师出有名啊!”

        “什么师出有名?瞎起哄啥,一边去。”

        陆鲤哪能不知道江诩的意思,就是说自己故意找借口去接近陈思语呗。

        毕竟陈思语长得这么漂亮,自己这么主动上去借书,会被误会,也很正常。

        陆鲤不理会江诩。

        直接把这本名为《巫山寒》的小说,放在桌面上。

        正准备翻开,眼角余光便瞥到远处的陈思语,她此时正一脸红扑扑地往他这边看来。

        陆鲤向她看去,两人四目相对,陆鲤向她微笑点头示意。

        她却是回以闪躲的眼神。

        “她不会也以为自己想追她之类的吧?”

        陆鲤不由暗暗想到。

        很有可能,毕竟,小女生嘛,对感情的事情很敏感,会有误会也很正常。

        想着,陆鲤便不再多想。

        翻开小说。

        随便扫了一眼目录,就直接翻开正文。

        随后是第一章。

        第二章。

        陆鲤慢慢发现不对劲,怎么这书,是男主视角的?

        难道自己猜错了,陈思语喜欢看的是男主视角古代权谋类小说?

        这时,上课铃响了。

        陆鲤继续翻开第三章,第四章......

        看着看着,陆鲤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书里的男主怎么老是跟另一个男角色眉来眼去的......

        陆鲤皱着眉头又看了几章,顿时忍不住地瞪大了双眼,一副大受震撼的模样。

        尼玛!

        这特喵的竟是一本脆皮鸭文学小说!

        这一刻,他突然理解了陈思语刚才的扭捏。突然理解了陈思语同桌那意味深长的笑,也理解了她最后那一句“深藏不露”的意思。

        “卧槽!”

        陆鲤不由抬眼看向陈思语的方向。

        陈思语好像感应到什么,也回过头来,两人再次四目相对。

        同样的角度,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四目相对,但陆鲤此时的心情,却已经发生了翻天地覆的转变。

        坑爹呢!rnm退钱!

        “可恶!他们又对视了!”

        陈思语后桌的两个男生,注意到了陈思语上课期间总是时不时的看向陆鲤。

        这已经让他们心里非常不爽。

        如今,两人居然不顾上课,开始当着其他同学的面,眉来眼去!

        两人心态崩了啊!

        “太气人了!”

        “啊!我的班长!”

        两人在心中痛苦哀嚎。

        “啊!我的三观!”

        陆鲤也在心中大声吐槽。

        什么破书!狗都不看!

        ......

        三十分钟后,陆鲤合上这本《巫山寒》。

        【学习点+233】!

        合上书的那一刻,陆鲤也捂住自己的双眼,企图忘记刚才看到的剧情。

        他感觉自己不干净了。

        “思语,你看。”

        远处,陈思语身边的同桌突然用胳膊肘子撞了撞她。

        陈思语很快顺着同桌的目光看向陆鲤,就见陆鲤桌子上的小说已经合上,并且陆鲤还捂着眼睛,一副很悲伤的样子。

        难道,他是被小说里两位男主的故事给感动到了吗?

        “老鱼,班长在看着你呢。”

        江诩不由提醒陆鲤。

        陆鲤闻言,心态更炸了。

        想起刚才在陈思语面前说“我很喜欢这本书”,“我经常看这种类型的书”,陆鲤无法想象自己在陈思语心中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陆鲤切身体会了一把什么叫社会性死亡。

        .......

        好在,一切都如陆鲤所想。

        即使看的是与学习关系不大的文学小说,也一样可以增长学习点。

        而且,这样一来的话,这个学习系统的可发展空间,就非常大了。

        这世上小说千千万,其他的散文集,诗歌集,杂文集,还有各种财经学,社会学,建筑学,设计学,什么学什么学的书那么多,自己就是看到天荒地老,也看不完。

        至少自己以后不用再为找不到书看而发愁了。

        想着,陆鲤便立刻拿起其他的教科书。

        先看点正常的东西,洗洗眼睛先。

        很快,下课铃响。

        陆鲤主动把书送还给陈思语,并道:“谢谢。”

        陈思语脸颊红扑扑的从陆鲤手里接过书,原本阳光开朗的她,此时显得有些娇羞。

        她道:“陆鲤同学,你如果喜欢的话,我家里还有.......”

        “不用了不用了.......”

        陆鲤连忙摆手,又不能失态,他硬扯出笑容,道:“这样太麻烦你了。”

        陈思语摇了摇头:“不麻烦的。”

        “麻烦!很麻烦的!真的不用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陆鲤连忙逃也似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随后拿起地理书,继续翻看起来。

        他能感觉到陈思语那边有目光在看他,但他不想抬头。

        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思语和她的同桌了。

        太社死了!

        好在他和陈思语本来就没什么交集,前世两人毕业后也再也没有过交流了。

        接下来就只要跟以前一样,像空气一样,在班上待到高考结束,世界就清净了。

        想着,陆鲤便更加心无旁骛的继续看书了。

        直到第二节课下课。

        班主任来到班上,当着全班的面,公布了陆鲤和江诩已经成功报名灵武班。

        闻听此言,全班哗然。

        纷纷向陆鲤和江诩投来艳羡的目光。

        本来他们这样的普通班,能有一个学生能进入灵武班,就是非常稀奇的事情。

        现在却出现了俩。

        虽然加入灵武班只需要180点灵力指数,但对于普通学生而言,能在高考前达到150点灵力指数,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情况了。

        对他们来说,150到180之间,已经是高中毕业前都无法达到的鸿沟。

        每个人都在跟时间赛跑,但跑赢的人只有那么几个。

        所以他们才格外羡慕陆鲤和江诩。

        ......

        “你们两个,以后每天下午放学,都要去五楼502课室里集合。”

        离开前,班主任特地叮嘱两人。

        陆鲤和江诩都是点头应是。

        “对了,班长,你过来一下。”

        这时,班主任好像想起什么一般,对远处的班长陈思语招了招手。

        陈思语闻言,便从座位上起身,走了过来。

        与陆鲤和江诩并排站着。

        班主任指了指陆鲤和江诩,对陈思语道:“今天放学就由你带他们俩上去。他们俩就坐你旁边那两个空位吧,同班同学坐一起。”

        “嗯,知道了。”

        陈思语点了点头,随后转头冲陆鲤和江诩露出友好的微笑。

        陆鲤这一刻才尴尬地发现,原来陈思语也是灵武班的成员,而且加入灵武班的时间,比自己和江诩要早好几个月。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自己以后天天都要跟她有交集了!

        想起那本脆皮鸭文学,陆鲤就脸上布满黑线。

        “对了。”

        这时,班主任又蹦出一句:“陆鲤的物理和数学成绩不太好,班长你有空的时候,就辅导辅导他。”

        陈思语闻言,也是点了点头。

        随后转身对陆鲤伸出手,道:“那陆鲤同学,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多,多多指教.......”

        陆鲤心中苦涩,挤出笑容,伸出手与她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