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学习变质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柳施婷】

第三十五章 【柳施婷】

        “差点忘了这茬。”

        之前自己还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找个大一点的图书馆,把这个传送阵放置在那附近。

        如今看来,放置在这片墓地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想着,陆鲤便四下扫了一眼,随后在墓园深处,找到一片未开发的墓地,这里杂草丛生,基本不会有人经过这里。

        陆鲤确认了这里足够隐蔽之后,便直接使用了这张小型传送阵卡。

        随着陆鲤发出使用的命令,眼前的视野里顿时出现一个虚幻的圆形法阵,在地上大概1*1米的大小。

        【请选择设施卡的安置地点】

        眼前弹出提示。

        陆鲤立马会意,开始用意念控制地上的这个虚幻法阵。

        最后把这个法阵放置在一片最隐蔽的位置。

        “就是这里了。”

        随着陆鲤确定位置,眼前的虚拟法阵消失,系统卡包里的卡牌顿时有一半化作光尘散落开去,光尘在杂草丛中凝成一个实体的圆形法阵,法阵上布满复杂的符文。

        好在这里杂草很多,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倒是很难看到有个法阵。

        加上这里本来就是墓地,平时更没有多少人会来到这里了。

        不过,这还是陆鲤第一次看到法阵这种东西,不由蹲了下来仔细端详,更是拿出手机,把法阵拍下。

        确认无误之后,陆鲤才收拾东西。

        骑单车回家。

        骑单车回家的路上,路过饶水河的时候,陆鲤便看到,桥上围观远处饶水河大桥的人越来越多了。

        都是各种奇装异服的网红。

        一个个拿着摄影机,自拍杆,长枪短炮的,似乎是在准备瓜分这场流量盛宴。

        毕竟在安全区域里出现灵兽,概率很低。

        一旦出现,都能成为大新闻。

        饶水河底有灵兽这事,已经传遍了当地的朋友圈。

        不仅是网红主播们,就连附近的居民也都专门开车过来,想凑第一手的热闹。

        于是便有了桥上人满为患的景象。

        陆鲤路过桥上的时候,也往大桥那边望了一眼。

        随后便惊讶的发现,大桥那边跟早上看到的时候,又不一样了。

        才四五个小时的功夫,大桥四周封锁的铁墙,居然又高筑了很多,比饶水镇上最高的一栋建筑还要更高一点,并且封锁得更加严实。

        已经彻底无法从地面看到里面的情况了。

        只有从空中往下看,才能看到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不过这附近百里内已经禁飞了。

        “照这个趋势,怕是后面还要盖顶?”

        陆鲤越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如此大费周章,还动员了这么多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要讨伐灵兽。

        那河底到底有什么?

        那紫气团又是什么?

        陆鲤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了。

        总觉得,短期内就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

        回到家里。

        陆鲤刚把单车放好,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一个有点陌生的女声,有说有笑的。

        “家里来客人了?”

        陆鲤推开防蚊纱门,进入客厅。

        随后便看到自己老爸老妈以及妹妹都在客厅里,泡茶看电视。

        而在妹妹陆铃的旁边,还坐着一位跟她差不多年纪模样,长相颇为水灵乖巧的女生。

        女生一看到陆鲤走了进来,便非常有礼貌的向陆鲤点头唤道:“陆鲤哥。”

        陆鲤这也才认出了对方。

        是自己从小就认识的一个邻家妹妹。

        柳施婷。

        陆鲤一家还在城南老屋那边住的时候,她的家就在附近。

        两家人的关系很好,父母经常到彼此家里打扑克牌。

        玩法是一副扑克牌牌抽掉大小鬼,四个人玩,每人十三张,2最大,方块3先手。

        因为每人十三张牌,所以当地的人又称这种玩法为“十三张”。

        小时候,陆鲤就经常在晚上写作业的时候,听到她父母推开自己家的门,一进来就喊:“十三张了十三张了,来打十三张了。”

        他们来的时候,就会带上柳施婷。

        后来他们搬新家了,两家也经常有往来。

        “施婷。”

        陆鲤也是向柳施婷点头微笑。

        这时陆妈开口道:“施婷最近几天都在我们家住,饶水河那边被封锁了,他们家离得太近也被封锁了。”

        柳施婷小时候也经常在陆鲤家里过夜,陆鲤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不过,听到柳施婷的家里被封锁了,陆鲤却是有些意外。

        “被封锁了?呃,我记得他们家离河挺远的。”

        施婷的家离河那里,至少隔了有五百米了吧?

        离这么远居然也被封锁了,看来封锁的范围,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

        柳施婷道:“是啊,昨天晚上还没封到,就是今天早上突然要我们家先搬出去,我爸妈他们在亲戚家暂住。”

        陆鲤点头道:“这样啊,看来这次事情蛮严重。”

        “是啊,施婷这几天住我们家,到时候学习上的事情,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问你陆鲤哥哥。”

        陆妈微笑着对柳施婷道。

        陆妈这幅微笑的表情,让陆鲤想起了前世,江小谷来自己家里做客的时候。

        也是这样,一脸“我要撮合你和我儿子”的表情。

        让陆鲤几次陷入尴尬。

        这时,一旁的陆铃却是撇了撇嘴,道:“问他?学习上的事问他就完了,还不如问我。”

        “怎么说话的?有你这么说你哥的吗?”

        陆妈不满地对陆铃嗔道。

        柳施婷忙道:“铃铃开玩笑的啦。我是怕会太麻烦陆鲤哥了,路李哥要开始高考了,每天复习很忙的。”

        “还是施婷会说话,我们家铃铃要是有你一半的会说话,我就不愁她嫁不出去了。”

        陆妈说着,脸上笑得更开心了。

        就连陆鲤自己,也觉得柳施婷很会说话。

        却听陆铃嘟囔道:“他才不忙呢,他今天就出去玩了一整个早上才回来。”

        “你又知道我出去玩了?”

        见陆铃老想黑自己,陆鲤不由有些不爽地走上前去,怒撮陆铃的狗头。

        陆铃誓死抵抗。

        “本来就是,还不让说了。”

        陆妈见了,也是劝解道:“你们两个别闹了,让人家施婷见了多尴尬啊。”

        却见一旁的柳施婷,正掩嘴偷笑着。

        显然她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陆鲤兄妹俩这么闹了。

        陆鲤把陆铃撮到求饶之后,才肯罢休。

        随后才问老妈厨房还有没有吃的,他还没吃饭。

        “你这么晚回来,我还以为你吃饭了呢,冰箱里还有点面。施婷你吃午饭没有,没有阿姨顺便再给你煮一点。”

        柳施婷道:“不用了阿姨,我吃过了的。”

        陆鲤也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弄就行,老妈你休息着吧。”

        说着,陆鲤便自己去厨房捣腾起自己的午饭来。

        煮好后盛入海碗里,正准备吃。

        就听到客厅里,老爸老妈正在问柳施婷关于河边的事情。

        就听柳施婷道:“城卫队的人说,近一个月内,可能都不能回去了。我爸又说,可能房子要被拆掉了。”

        陆爸听了不由疑惑:“被拆掉?这又是怎么回事?”

        陆鲤闻言,也是不由好奇。

        直接端着海碗,来到客厅,边吃边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