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在线阅读 - 第一章:金蚕蛊

第一章:金蚕蛊

        一阵阵刺痛似海水般涌来,计余感觉自己似乎躺在了地上,脑子仿佛放进了洗衣机中,除了眩晕,还伴随着一阵阵的疼痛。

        “啪”

        一道鞭子带着尾部传来的尖啸声,狠狠地抽在了计余的身上,剧痛来得非常突然,比之前的还要猛烈。

        前所未有的清醒,一道长长的血痕出现在了计余的背上,额头上的青筋蹦起,计余的忍耐力超乎常人,只是发出了一声闷哼,刚刚才艰难站起来的计余,忍不了剧烈的疼痛,单膝跪在地。

        “别人都在站着,谁让你趴在地上?干什么,找死吗?先给你长长记性,下次再犯直接处理掉!还有你们,把你的身份全部都给我忘掉!

        不管你们之前是流民还是各国有名有姓之人,来到这里,你们都在同一起点上,并且只有一个目的淘汰你周围的人,并活下来!”

        一个人目光冷冽,身穿黑色锦衣,手指着计余他们厉声喝道。

        计余背部剧痛已经过去,只有一阵阵火辣辣的灼痛之感。

        这时计余才缓过神来,刚刚发生的事情太过迅速,他的头绪还停留在鼠标指针悬停在选项上,还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就遭到了皮肉之苦。

        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身体,抬起自己的手掌,手指泛黄发黑,计余甚至感觉到似乎有一点变形,薄薄的衣衫也只能勉强蔽体,

        抬头看向周围,满眼都是半大点的孩子,最大不过十四五六,最小不过八九岁,分不出性别,大部分都和计余身穿一样,甚至有的只有一条破烂的裤子。

        此刻他们正都望向计余,眼中大部分都充满了恐惧和害怕,不过还有少数人面带讥笑和幸灾乐祸。

        “果然!我这是穿越了吧?只不过这种开局貌似有点难啊!四周也没有镜子水洼一类的,也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模样,这具身体年龄也太小了吧,感觉最大不超过14岁。”

        计余满脸苦笑道。

        这时似乎感觉到脑子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计余呼吸都开始变的缓慢起来。

        (夺命十三剑的基础剑法和十三套剑招)

        计余知道这个剑法出自于三少爷的剑来自于燕十三。

        并且他知道燕十三的剑法是不祥毒龙的死亡神通变化——绝对静止,绝灭生机

        只是计余感到非常可惜,自己脑海中的夺命十三剑并不全面,第十四剑和第十五剑,并没有显现。那才是真正的杀招,敢叫大罗神仙血染裳。

        真是太可惜了,如果有了最后的这两剑,只要这个世界没有达到拳镇山河,一剑分海的地步,这天下之大也能任自己随意行走。

        书中也描写到,天下第一剑谢晓峰见到这套剑法后,感到剑意未尽,认为「第十三剑」后必定还有「第十四剑」,那才是绿叶后的红花,才是这套剑法中的精华,后谢晓峰代创「第十四剑」,教会铁开诚,并亲手破去了这一剑。

        后来果然又被燕十三发现了「第十四剑」。

        谁知,「第十四剑」仍不是此剑法的最后变化,在燕十三与谢晓峰决斗之前,悟出了「第十五剑」。

        而对这一剑,谢晓峰束手无策,闭目待死。

        燕十三突然发现这一剑的杀气太重,要带来的将只有死亡和毁灭。

        为了不做武林中的罪人,燕十三回转剑锋,自断咽喉而亡。

        可以说燕十三的夺命十三剑,就是为了杀人而创造的杀神之剑。

        ……

        “你们一共是一百二十三人,但是我只要一百人!”

        身穿黑色锦衣的男人再次开口说道。

        手轻轻往上一抬,五六个头戴斗笠,身穿黑色长衫的人冲进计余所在的人群中。

        从说话到抬手不过两息的时间,顷刻之间血液四溅,残肢遍地,计余他们一点还手的能力都没有,犹如猪狗般被血腥的屠宰!

        计余看着他旁边一个孩子,被冲上来的人,一剑枭首,掉落在地,面目还带着极度的恐惧。

        青铜剑一转,煌煌的剑光直冲向计余而来,还没反应过来,锋利的剑刃已经落到了他的脖颈处。

        “慢着!这个人可以先留下来。”

        “是大人!”

        黑色锦衣男子看着计余饶有兴趣的开口说话道。

        停留在计余脖子上的剑锋便归于长鞘,计余的脖颈上沁出来一道血珠。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计余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竟然没有疼痛。

        计余抹掉额头上的冷汗暗道:“好险,这群人什么来历,绝非善类!”

        其中一人,单膝跪在黑色锦衣男子面前:

        “大人现在剩余一百人,多出来的二十三人已全部处理掉!”

        他也没有搭话,只是一挥手,其他人见状都纷纷退后。

        “好了,不要怕,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从现在开始把你的名你的姓通通给忘记。在这里,没人会记住你的名字,

        至于如何称呼,你们现在暂时还不够资格,你们接下来会有一点小小的考验,至于能不能活下来?那就看你们自身的造化了。

        哦,对了,

        忘了告诉你们了,这次我们只要十个人,剩下的不用说,你们应该也明白了吧。”

        声音倏然变得十分戏谑。

        这一大片空地上,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空地周围都设有屏障。而且还有之前身穿黑袍的人在那警戒,计余想估计跑也跑不到哪里去,要是被追到肯定必死。

        众人踩着泥泞的血水。听完这番话后,显得十分焦躁不安起来。他们以为这就结束了。可万万没有想到,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且每个人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

        他们自己心里也十分清楚。被人带到这里,想出去肯定是不可能的。

        如果想活下去的话……

        这时每一个人看向周围人的目光,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为首之人看着周围发生的变化似乎很满意:

        “不错,不错,就是这个样子,现在我来说一下接下来的游戏规则,其实非常简单,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样,你们当中只有剩到十个人还活着的时候,

        这个游戏就结束了。当然你们也不要想着拖延时间,酉时一到,所有人一个不留!!!”

        话不多,计余听完,就算提前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禁暗自咂舌,头皮发麻。

        这不就是变相的金蚕蛊吗!把他们当做蛊虫,自相残杀,只不过金蚕蛊只能活一个,计余把两者相比较,发现他现在所面临的,更加的残酷血腥。

        (金蚕蛊是来源于民间传说,将多种毒虫一起放在一个瓮缸中密封起来,让它们自相残杀,吃来吃去,过了那么一年,最后只剩下一只,形态颜色都变了,形状像蚕,皮肤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