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复仇的亡魂

第二十一章:复仇的亡魂

        “那个人握着一把全身漆黑的剑,好可怕!”

        被魏庸指出来的村民,全身都在战栗。

        盖聂:“黑色的剑?”

        “虽然那人总是在黑夜现身,那把剑还是能看清的,它经过的地方,周围的光,仿佛都会被它吞没一样!”

        盖聂有些凝重:“周身漆黑的剑,确实罕见,不过我倒是想起了一把。”

        盖聂话音刚落,灵堂周围的白联忽然无风自起,夜晚本就气温不高,此时却骤然下降,森森寒意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传来。

        “杀气!”

        如此浓郁的杀气,盖聂卫庄也是鲜有所闻,不由得万分警惕。

        魏庸被吓得,躲在角落里不敢出来。

        一点寒芒先至,随后剑气如龙。

        一把黑色的剑锋,转瞬便到达了盖聂卫庄面前,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向着他们二人斩去。

        鬼谷两人联合奋力抵挡,也只是僵持了一下,双双就被击退。

        稳住身形后,盖聂抬头凝视,由于他背对月光,看不清来人的容貌,只是他身上那股锋寒的锐利,让人无法直视!

        铺天盖地的杀气仿佛能让人窒息!

        “当真是恐怖如斯!”

        那人将盖聂卫庄击退后,不但停止了攻伐,更是莫名其妙的离去了。

        盖聂二人立即追了出去,出了房门,卫庄正准备继续跟过去,被盖聂拦了下来。

        “不能追!”

        话音刚落,一道无形诡异的剑气,从他们面前斩落,泥土翻滚,在地面上形成一道很深的沟壑。

        而他们身后的围墙,在刚刚激荡的剑气冲击下,逐渐崩塌陷落,成为了一堆砖石土粒。

        “下一次,再有多管闲事之人,下场如同此墙!”

        幽冷的声音,回荡在盖聂卫庄耳中。

        卫庄:“看到那把剑了。”

        盖聂:“从剑身特质上看,应该就是你我所想到的那一把。”

        “只是,不该只有一把黑剑才对?”

        卫庄有些疑问。

        魏庸看此时,生命并无危险,便上前说道:“两位认识那把黑剑?”

        “一黑一白,玄翦双刃,正刃索命,逆刃镇魂。”

        从卫庄口中说出的,就是和计余同属于,罗网天字一等的玄翦。

        盖聂:“玄翦出自欧冶子铸造的越王八剑,在其中排列第四,有黑白两剑,黑色为玄,白色为翦。”

        “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的手背,那是罗网特有的蜘蛛纹身。”卫庄的观察总是很细致。

        “魏庸,你一开始就以为我们是秦国人,莫非你知道,罗网一开始是为你而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用剑之人,总是可以追寻到事物的本质,卫庄也是如此,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所谓的族长,恐怕就和这次考试有关联。

        魏庸真假掺半:“实不相瞒,老夫乃是魏国大司空,这几年,秦军几次兴兵来犯。

        都是因为老夫坐镇帷幄,运筹有度,才今秦军无功而返,秦国上下,恐怕早已视老夫为眼中钉,肉中刺。”

        卫庄不置可否:“那罗网怎么会对你的族人,如此了解?”

        “凶手在石碑上,所刻族人的名字,既能做到无一遗漏,那必定对你们极其熟悉。”

        魏庸所说的话,漏洞过于明显,盖聂继续问道。

        魏庸被问的,有些哑口无言,只能强行解释道:“杀手手段残忍,说不定是故意为之,让六国看看,与秦国对抗,是怎样一个悲惨的下场。”

        自己的生死,恐怕都得依靠这两位,在死亡面前,尊严又有什么用,魏庸丝毫不顾及,一丁点自己的颜面,没有一丝犹豫,当即跪在了盖聂卫庄面前。

        “如今能与罗网抗衡,救我族于危难的,就只有你们二位少侠,还望能看在,众多的无辜性命上,能施于援手,匡扶正义!”

        ………

        次日清晨。

        卫庄对于昨晚魏庸所说的,丝毫不感兴趣,讽刺道:“匡扶正义?哼,正义二字,见仁见智,况且,这四个字,最容易让人自以为在做正确的事情。”

        盖聂:“留下来帮助他们,你认为会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只对那把黑色的剑感兴趣。”卫庄是高傲的,黑白玄翦,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

        一处十字街道,四辆马车驶向,不同的四个方向,可是玄翦,岂能让他这么容易逃离,四两马车无一列外,全部灭亡!

        一处树林中,盖聂卫庄带着魏庸走了出来,原来马车只是诱饵,魏庸做了另一手打算。

        “魏大人,你们这招金蝉脱窍,实在是太拙劣,我都不忍心拆穿,这就是鬼谷的兵法?”

        前来接应魏庸的车夫,此时却变成了玄翦,他看着他们三人嘲笑道。

        但是卫庄却说:“不拙劣,怎么引你上钩。”

        玄翦感到了一丝不妙,在他看来是魏庸的人,一把掀开自己头上的斗笠,发现却是一个假扮的。

        四周出现了一群,魏庸雇佣的杀手,把他围在中间。

        玄翦忽然一笑:“原来不是金蝉,而是黄雀。”

        盖聂:“玄翦,此时收手,尤未晚已。”

        “玄翦以死,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一个复仇的亡魂,这把剑就是我,它只能杀戮,而我只有复仇!”

        卫庄对盖聂道:“师哥,他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你我都不可能改变。”

        玄翦先发制人,左右互搏,同时面对盖聂卫庄的攻伐,竟然丝毫不弱。

        剑气激荡,杀气纵横,鬼谷两位弟子,联合交手玄翦,竟然反被压制!

        狂风吹舞,落叶横飞,盖聂卫庄被玄翦击落在地上,稍有异动就会被无形的剑气,划出一道道伤口!

        玄翦:“你们要阻止我,我偏要你们做我复仇的见证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