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鸿蒙道尊在线阅读 - 1484.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证道上古(二)

1484.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证道上古(二)

        随着楚歌与秦煌的离开,这瑶池盛会,顿时冷清了几分。

        本来瑶池盛会的主人公是秦煌与叶清扬,楚歌这一番大闹,万众瞩目,相比之下,连叶清扬都黯淡无光,虽说两人交手,是楚歌开口说是甘拜下风,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分明是那楚歌占据了上风的。

        可以预测,瑶池盛会过后,诸天世界大帝强者的排名必将洗牌,秦煌和楚歌之名必然位列其上。

        叶清扬凝望着三人离去的方向,眼神幽森阴冷,捏碎了玉杯。

        “秦兄,你跟上来作甚?”瑶池之外,楚歌止住步伐,转身问道。

        秦煌大笑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管我?”

        秦弦静静地立在秦煌身侧,一双美眸好奇地端详着楚歌,她实在想不通,似楚歌这般年轻的人,竟是和其父秦煌一个层次的绝世强者?

        楚歌失笑摇头,刻意地回身转了一个方向,继续行走。

        不出所料,稍微过了片刻,秦煌父女又跟了上来。

        见到楚歌面无表情的神色,那秦煌便道:“实不相瞒,我与楚兄一见如故,想结识一番,并无他意。”

        初时,秦煌听闻叶清扬说,楚歌一直都在其女秦弦身旁,秦煌是暴怒生气的,秦弦是秦煌的逆鳞,容不得他人伤害,更何况还是这么一尊不知来历的神秘强者,但后来,秦煌感觉到,楚歌站了出来,挑战诸天大帝,最终故意输给他,这一系列动作,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他,秦煌。

        楚歌是为了他秦煌!

        “传闻中的血帝秦煌,可不是一个善于结交的人啊,你是想问我为什么那么做吧?”

        楚歌笑道。

        被楚歌无情地揭穿,那秦煌略微尴尬地笑了笑。

        “听说,北域那边有很多人死于邪术?”楚歌眼眸微闪,“而秦兄是世间最擅长邪术的帝境,故,世间之人皆是怀疑此乃秦兄所为,叶清扬替天行道,召集诸天大帝,设宴瑶池盛宴,邀请秦兄,看似款待,实则陷阱,秦兄如何看待?秦兄明知那是陷阱,依然毫不畏惧,是无畏,还是无知?”

        “北域之事,我听说过,那里发生的一切,都与我无关。而叶清扬及瑶池盛宴的目的,我也知晓,我秦煌一生行事,快意恩仇,光明磊落,问心无愧,有何不能来?即便是死,又有何惧?”秦煌坦坦荡荡。

        秦弦闻言,却如哭如泣。

        秦煌赴宴,是怀了必死之心的。

        故,秦弦才会在竹林中那般伤心。

        “北域之事有蹊跷,秦兄可否调查过?”楚歌问道。

        秦煌摇头。

        楚歌颇为无语。

        这秦煌......脑筋不太好使啊。

        后世,楚歌与血帝秦煌相处时间不短,但秦煌对楚歌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极为高冷,但此刻,楚歌却了解到了秦煌的另一面,一根筋的一面,他忽然想到,这次,楚歌使用的是真名,也未易改容貌,那三十六纪元的秦煌按理说,早就把楚歌认出来了啊!

        秦弦保持骷髅身的时候,记忆缺失,后来才记起楚歌,还曾对楚歌说过莫名其妙的话,但秦煌自苏醒之后,便拥有完整的记忆,他一直都装着不认识楚歌。

        “我们去北域看一看。”楚歌说道。

        北域之地,有一城,名曰太仓。

        太仓城是北域边缘地带的一个小城,但由于交通位置十分关键,故,往来人流甚多,当然,这都是以前的事了,而今的太仓城,变成了一座死城!

        全城百万人口,一个不剩!

        全都化为枯骨!

        远远地,楚歌都嗅到了那漫天飘扬的血腥味道,蔓延千里,鲜血,染红了天空与大地,入目之处,鲜血淋漓,那古老的城墙之上,满满的都是使用鲜血画出的咒文,那一个个咒文,形成一种颇为诡异的力量,不断地吸收着这天地间的怨气,使得这太仓城成了一座充满怨气的古城,气息阴森森的,如降临在阳间的阴曹地府。

        到处都是白骨。

        这些白骨的形状诡异,可以想象,他们死前十分凄惨,不知是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

        “这是?”

        秦煌面色微变,指着那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咒文,“血符?”

        “什么是血符?”楚歌问道。

        秦煌吸了一口气,道:“我之所以自称是血帝,是因为我自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修炼方式,那就是发掘血肉的力量,尤其是鲜血,蕴含着极为充沛的生命能量,拥有无穷无尽的奥秘,甚至,我找到了一条可以永生的法子......”

        永生的法子?

        楚歌神色一凛,这就是秦弦活到三十六纪元的缘故吧?

        血道么?

        怪不得秦煌父女全都成了骷髅!

        秦煌忽然意识到说漏了嘴,话语一转,说道:“基于血道,我开发了数之不尽的法门,这血符就是其中之一,其功能是,汇聚方圆万里之地的血气能量,凝结血灵珠,血灵珠益于修炼,通天秘境之下的修士,吞噬炼化一颗,可直接突破一个小境界,纵然是圣人、大帝炼化血灵珠都是极其有效的,但一颗血灵珠,需得一百万人的鲜血凝结而成,此外,还能利用怨气,催动死尸傀儡......”

        听秦煌滔滔不绝地介绍血符的功能,连楚歌都不免心动了!

        他不由得对秦煌刮目相看!

        果然啊,能证道成帝的强者,都不是泛泛之辈!

        “只有你会血符么?”

        楚歌问道,若是如此,那秦煌的可能性的确是最大的,连楚歌都要怀疑秦煌了。

        秦煌摇头,道:“推行血道,乃我心愿之一,故,有一些人跟我学了一点血道,但一来血道知识复杂,二来,连我这个创始者都不太太懂呢,所以修炼的人不多,但绝非仅我自己。”

        “施展血符之人,三日前来过这里!”

        秦煌忽然说道,“他来这里,收走了怨气。”

        “有办法找到他么?”楚歌问道。

        秦煌的脚下,有一具白骨。

        观其模样,是一个八九岁孩童的骨骼。

        秦煌嘴中念咒,手指一点少年白骨,那白骨下巴动了动,下一刻,竟然站了起来,摇头晃脑,他转身望着太仓城,全身白骨都在颤抖,仿佛在痛哭。

        秦煌说道:“血气与怨气,都是你身上的一部分,感知到在哪里了么?带我们去。”

        少年白骨愣了半晌,忽地拔腿朝着一个方向疾奔。

        楚歌三人慌忙地跟上。

        在一个村庄里。

        田里有人耕种,树下有人乘凉,远处有儿童跳跃,近处有田妇烧饭,一切都看似平凡无常。

        但楚歌三人细看之下,却心脏猛地一颤。

        这些人,动作僵硬,全部都是死尸傀儡!

        他们全都死了!

        仿佛察觉到楚歌三人的到来,那些傀儡,不约而同地望向楚歌三人,眼中,绽放着绿色的的幽森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