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骄战纪在线阅读 - 第3021章 曦前辈 好久不见

第3021章 曦前辈 好久不见

        季氏是永恒神族,在第九天域亘古长存。

        没有人会蠢到在季氏的老巢前惹事,因为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老者就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才会小心翼翼地“提醒”林寻。

        却见林寻笑了笑,道:“出什么事情我兜着,可若你闹出什么幺蛾子,那我就说咱俩是一伙的。”

        老者脸都绿了,这什么世道啊,还能这么诬蔑人?

        “放心,只要进了山门,我就放你离开,并且保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牵累到你。”

        林寻随口道,“不过,若你选择向季氏泄露消息的话……”

        “绝对不会!”

        不等说完,老者就拍胸脯保证,开什么玩笑,人是自己带进去的,若让人识破,他自己也脱不开干系。

        这就叫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走吧。”

        林寻收起手,和老者并肩一起朝起源神山山门行去。

        一路上,老者显得无比老实。

        他可是涅神境道行,可却根本都来不及反应就被制服,这让他无比清楚,一旦自己稍有小动作,首先遭殃的注定是自己!

        很快,两人抵达山门前,随着老者出示请帖,很顺利就走了进去。

        山门后,是一个堪称世间顶级的洞天秘境世界,极其广袤,到处都是弥漫着混沌气的山峦。

        “前辈可需要引路?”

        一名少年奴仆走上前,不卑不吭问道。

        老者摇头拒绝,和林寻一起朝远处行去,直至四下无人时,老者才禁不住传音问道:“道友,敢问你此来是为何而来?”

        林寻拍了拍他肩膀,道:“最好不要知道。”

        老者脸色微变,似意识到什么,沉默许久,他才说道:“道友,虽说咱们萍水相逢,可小老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这是起始神山,是永恒神族季氏的地盘,就是永恒境人物来了,也得老老实实地低眉敛目,你……可千万不要做一些不合时宜的事情。”

        林寻似笑非笑道:“你是担心我牵累到你吧?毕竟,之前有不少眼睛都看到你和我是一起进来的。”

        老者脸上尴尬之色一闪,就肃然道:“小老也是为道友你着想,听与不听,全在道友。”

        林寻笑道:“你是个聪明人,肯定也不会做什么蠢事,好了,咱们就此别过。”

        说着,他踱步朝前掠去。

        “也对,这可是永恒神族季氏的老巢,谁敢在此闹事?”

        仿似自我安慰般,老者心中喃喃。

        只是一想到林寻那淡定从容的样子,他心中就不免有些不安宁。

        总感觉今日似乎有事情要发生……

        ……

        今日的季氏一族,热闹无比,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前来恭贺的宾客犹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地抵达,呈上精心准备的各式各样的贺礼。

        一路上,林寻负手前行,并未引起多少注意,因为今日的季氏,前来拜访的宾客实在太多了。

        根本不必林寻打探,从那些宾客和季氏族人的交谈中,就让林寻了解到,作为明天就将嫁往太昊氏的新娘子,季曦如今栖居在

        “文竹峰”上。

        文竹峰很容易找。

        只是,这里已经被化作禁地,禁止外人靠近。

        这自然难不住林寻。

        随着他前行,一路上镇守在文竹峰附近的护卫,都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气息。

        “这就是文竹峰么?”

        林寻抵达一座灵气氤氲的清幽山峰前,抬眼已看,从峰顶开始,一盏盏流光溢彩的红灯笼悬挂,一直蔓延到山底,火红喜庆。

        林寻拾阶而上,一路上见到许多奴婢小厮之流的角色,但都不曾注意到林寻的踪迹。

        很快,他就来到了半山腰处。

        这里有着一座古色古香的楼阁,四周并没有护卫看守。

        想一想也是,这里乃是季氏一族的核心重地,又有神阶秩序覆盖,根本不需要有人镇守。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朝楼阁走去。

        此时的楼阁内。

        红毯铺地,香炉袅袅,各种喜庆的摆设琳琅满目。

        一道绰约的身影端坐在铜镜前,铜镜中是一张美丽到极致的清丽脸庞,美眸如星,鼻梁挺翘,粉润的唇轻抿,如瀑的青丝洒落盈盈一握的腰际,就那般静静坐着,便呈现出一种足以惊艳众生的美。

        只是,在她眉宇间却萦绕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清冷之意。

        “姐姐,你真已决定了?”

        一侧的圆凳上,季山海忍不住问出声。

        她穿着素色宽袖长裙,明净如玉,恬淡如兰,论风华之盛,比之其姐姐各有千秋。

        “嗯。”

        曦神色平静地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清冷如冰的眸子仿似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季山海一咬贝齿,长身而起,道:“姐,要不我去求季禾老祖,让我代替你出嫁太昊氏好了。”

        曦一怔,道:“他们是为我而来,你可别去做傻事,更何况,只有我答应这门婚事,才能保住父亲的族长之位。”

        季山海玉容一阵明灭不定,满心的悲怆和凄凉,道:“什么时候,连族长的位置都需要拿你的婚姻大事来做交易了?那些老家伙……简直欺人太甚!”

        曦轻声道:“在他们眼中,宗族利益胜于一切,如今只是牺牲我一个而已,就能让季氏和太昊氏形成联姻关系,他们自然乐意而为。当然,在他们眼中,我也应该感激他们,毕竟,把我嫁给了太昊氏的少族长,是莫大的荣幸。”

        声音带着冷冷的讥诮。

        “为何……为何成这样了……”季山海喃喃,她无法看到姐姐就这般嫁出去,这简直和毁了姐姐的一生也没有区别!

        “早在很久以前,这件事就该发生的,只不过因为当年我擅自离开了宗族,才会拖延到现在。”

        曦的神色太平静了,仿似在说着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而也因为当年父亲暗中送我离开的缘故,以至于在这无数岁月中,一直受到族中那些老人的指责和偏见。”

        “这一次,我若再拒绝,已不是被禁足一生那般简单,更会让父亲丢掉族长这个位置。一旦父亲失势,我们在宗族中的处境注定将变得更不堪。”

        “作为女儿,若能帮上忙,哪可能会让这些事情发生?”

        说到最后,她才怅然一叹,“有时候想一想,生在这永恒神族中,外人看来风光无限,可于我们而言,却是何等不幸,纵然才情再惊艳又如何?纵然踏足不朽道途又如何?在涉及到宗族利益时,也注定只是一枚任凭摆布的棋子罢了。”

        “姐姐……”

        季山海心痛,说不出的悲伤涌遍全身。

        曦起身,轻轻抱住妹妹季山海,拍了拍她背部,柔声道:“好了,别多想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等明日我出嫁后,你和父亲在宗族的地位就稳固了,一定要好好修行,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便在此时,房门忽地被轻轻叩响。

        曦和季山海一怔,彼此对视一眼,这时候谁还会来登门拜见?

        曦径直坐回铜镜前,而季山海则朝房门行去。

        “不是说了吗,没有事情不得前来……咦!”

        季山海说着,将房门打开,当看到门外那一道身影时,顿时就愣在那,秋水似的美眸睁大,写满错愕和难以置信。

        这反常的一幕,让不远处的曦忍不住扭头看去。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就响起来,“山海姑娘,这才多久没见,就不记得我了么?”

        紧跟着,林寻那峻拔的身影就走了进来。

        季山海呆呆道:“你……你怎地来了?不对,你是如何进来的?这可是文竹峰,是我家的核心重地,你……”

        她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实在是骤然间见到林寻出现,让她太意外,都有些不敢相信。

        与此同时,曦也悄然起身,清冷的眸泛起一抹恍惚之色,原来……是这小子……

        多年不见,他模样依旧和当年一样,只是身上的气质却早已变得完全不一样,淡然从容,沉静如孤峭之山,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一股无形的威严。

        那是久经世事浮沉的磨炼才能拥有的气质。

        可想而知,这些年里,他定然是经历了许多许多的事情。

        与此同时,林寻也怔住了。

        眼前的曦,一身火红的凤冠霞帔,肌肤白皙胜雪,映衬得那绝世美丽的容颜多出一种端庄娇艳,那是一种林寻从不曾见过的装扮,故而在此刻显得格外的惊心动魄。

        但紧跟着,林寻心中就一阵隐痛,因为曦当前所穿戴的是嫁衣!

        “前辈,好久不见了。”

        林寻深呼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情绪,拱手见礼。

        一如当年少年时!

        曦眼神中的恍惚之色消褪,变得冷静,道:“山海,把门关上。”

        季山海也如梦初醒似的,连忙上前,将房门关上,而后这才走上前,上下打量着林寻,道:“林兄,居然真的是你!”

        直至此刻,她似乎才敢相信这一切,旋即眸子发亮,语气都有些微微的激动,道:“该不会你这次……是来救我姐姐的?”

        林寻认真点头:“不错。”

        只是,曦那绝美的神色间却不见一丝喜色。

        她凝视林寻,斟酌片刻,才轻声说道:“今日不同往昔,我季氏的事情,也不是你所了解那样,最好……还是不要掺合进来,否则,连我都保不住你。”